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純黑的騎士王

第一卷 請睜開眼睛吧,我親愛的王啊 序章 機械師的日常

書名:純黑的騎士王 作者:霜月凝雪 本章字數:381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b9a75616-3a43-41d7-8593-f085ea137825.png

“扭結測試,再扭結測試,油壓升高,油壓再升高,滿負荷放電,火花放電……測試通過!純黑的……騎士王!”瞳孔火炬般閃亮,隨後又暗淡下去,“可惜,只是複製了軀殼,卻沒有靈魂。”

青紫色的電弧流過鋼鐵的軀體,沉雄的鐵鎧微微顫抖,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滿頭大汗的男人長長地舒了口氣,關掉了實驗臺上的電源,一屁股跌坐進一旁的椅子裡。男人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汗珠從他的臉上滴落。他看上去二十歲出頭,與其說是個男人,倒不如說是個大男孩。他並不強壯,甚至有些女孩氣,只有他手上暴起的青筋顯示著一點點“力量”的元素。

一杯香氣濃郁的黑咖啡和一塊鬆軟的戚風蛋糕擺在了他面前,“雷澤亞哥哥,休息一下吧。”

被叫做雷澤亞的大男孩擺擺手,“不著急,馨雪,先幫我——”

“資料早幫你算出來啦!全在這裡。”女孩抽出夾在腋下的資料夾,在他面前晃了晃。

“是嗎?”雷澤亞想站起來去接那個資料夾,不過一站起來就覺得天旋地轉,一個踉蹌差點跪倒。被他稱作馨雪的女孩趕緊把他扶回了椅子上。“不要命了你!好歹給我注意下身體吧!”

“我錯了我錯了!”雷澤亞趕緊舉起雙手以示投降,堵住了馨雪即將到來的一連串暴風驟雨式的嘮叨,“甲胄滿負荷運轉的功率能達到多少?”

“初步測試在6000到8000馬力,根據材料的耐受性初步估算,還能通過過載運轉讓系統在短時間內以三倍功率運行,單是這一點就已經遠遠淩駕于其他英雄級甲胄了,不愧是……禁忌的技術。”女孩眼裡流露出介乎讚歎和恐懼之間的神色,“連蒂雅騎士的【凜冬女皇】和塞西莉亞騎士的【無盡蔚藍】的額定功率也不過4000馬力。在甲胄騎士水準相近的近身格鬥中,100馬力的功率差距就足以決定勝負,更不用說是幾千的差距了。不過……”

“不過這個世界上很可能會沒人能夠駕馭它,”雷澤亞望著鐵架上沉默的鐵鎧,“你想這麼說吧?”

“如果找到能夠駕馭它的甲胄騎士,那麼它就會成為機械甲胄歷史上的一塊里程碑,否則就只能是一塊廢鐵。”馨雪歎了口氣,“你老是這麼極端。”

“精神衝擊係數是多少?”

“無法估算,但毫無疑問會是其他英雄級甲胄的幾倍甚至十倍以上。哪怕是聯邦目前抗衝擊能力最強的蒂雅騎士,也很可能扛不下來。”“魔鬼的鎧甲,豈是凡人能夠輕易駕馭的?”雷澤亞總算恢復了幾分力氣,在椅子上坐直了,“我本來就沒指望有人能夠穿上它,櫻滿家不是想要英雄級甲胄麼,那就把這東西給他們好了。量他們那個少主也就是突然心血來潮想玩玩這種鐵傢伙吧,碰壁了也就知道知難而退了。”

“真的要和那些東方人做交易麼?”馨雪苦著臉,“感覺他們一個個都好狡猾哦。”

“你自己還不是東方人。”雷澤亞白了她一眼。

雖然馨雪管雷澤亞叫哥哥,不過他們長得一點都不像,馨雪柔順的黑髮高高束起,瞳若點漆唇若塗朱,是個正統的東方人,白裡透紅的膚色彰顯著她的健康與活力;雷澤亞的臉色有些病態地蒼白,那是因為長期呆在地下室裡,不怎麼曬太陽。他的頭髮是深棕色的自然卷,加上深邃的海藍色瞳孔和高挺的鼻樑,怎麼看都是個地道的西方人。

這樣的兩個人怎麼會是兄妹呢?

“哥哥,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麼?”良久的沉默過後,馨雪輕輕地擁抱了雷澤亞,不顧他身上沾滿了黏糊糊的機油。

“聯邦……已經讓我覺得心寒了。”雷澤亞歎了口氣,“我已經履行了我的職責,但我看不見他們有一點點要兌現諾言的意思。教團甚至還想過河拆橋……所以,我只有把最後的希望,賭在東方人身上。”

“那件事……真的非做不可麼?”馨雪的聲音細若蚊蠅,“我們離開這裡,一起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好不好?去一個能接納我們的地方。爸爸媽媽已經不在了,這個世界上……我只有你了。”

“馨雪,你明白的,”雷澤亞閉上了眼睛,“沒有她,我的人生就毫無意義。”

“是嗎……我知道了。”

“這次我要做的事情很危險,也許會被聯邦判叛國罪,”雷澤亞輕聲說,“我有幾個軍隊裡的朋友,他們會帶你去卡亞迪爾避一陣子,這樣你就可以和我撇清關係了。我還存了一大筆錢,在……”

“不,我哪裡也不去。”馨雪打斷了他的話,“我要跟你一起走。”

“馨雪,不要任性。”

“為了一個女人背上叛國的罪名都在所不惜,哥哥,你有資格說我任性麼?”馨雪苦澀地笑了笑,從資料夾裡抽出一枚白色信封遞到了雷澤亞面前。

“這是什麼?”雷澤亞拆開信封展開信紙瞟了兩行,瞳孔驟然收縮,“馨雪,你……”“哥哥,沒想到吧?這些都是我偷偷弄到的。如你所見,這是

一封檢舉信,你和櫻滿家全部的交易細節都在上面,還附了照片。”馨雪笑了笑,“這封信處於隨時可以送到聯邦議會議員桌子上的狀態,上面的每一條,都足夠你上絞刑架。你現在毀掉它也沒用,”馨雪馬上抽出了一枚一模一樣的信封,“影本我準備了幾十份。不想讓我把這封信寄出去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帶我一起走。”

雷澤亞打量著在他心裡一直是天真無邪的妹妹,眼神如同看著一隻怪獸,陌生而恐懼。

“不想帶上我也不想讓我把信寄出去的方法也不是沒有,”馨雪盈盈一笑,從懷裡摸出一把精緻的左輪,“那就在這裡,殺了我吧。”

“馨雪,你……”雷澤亞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幾個字。

“哥哥,不要怪我。這是你教給我的,你說如果心裡在乎什麼東西,就要牢牢地抓住,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馨雪湊在雷澤亞耳邊,吐氣如蘭,聲音隱隱帶著哭腔,“現在我能抓住的只有你啦,要是你也不在了,我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

雷澤亞沉默良久,長長地歎了口氣。

“太好啦!”馨雪高興得跳了起來,她知道哥哥這是妥協了,重又變回了那個活蹦亂跳的瘋丫頭,和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那這些機械甲胄怎麼辦,我們不可能帶著它們過國境線吧?”馨雪著工房裡環形排列的鋼鐵人型。

“我把圖紙帶走就足夠了,只要有足夠的材料,重鑄它們輕而易舉。這些……就當是送給島津博士的一點餞別禮好了。”

“今天哥哥做了哪些有意思的東西呢?”馨雪在昏暗的工房裡蹦蹦跳跳,隨手抄起了桌上一樣東西,“這是什麼?”

“姑奶奶!”雷澤亞發現她擺弄的赫然是一把剛組裝好的泵動式霰彈槍,嚇得差點蹦起來,“快放下!等會兒走火了我們倆都得交代在這!”

“哥哥來追我呀追我呀!”

“祖宗!快放下!求你了!”

…………

萬籟俱寂,鐘錶的時針已經指向淩晨三點。

沒有了女孩的歡聲笑語,偌大的工房在昏黃的燈光照耀下,有點陰森森的。

雷澤亞最後檢查了一遍工具箱,把它放到了牆角,和其他行李堆在了一起。明天,他就要和妹妹離開這個他們長大的城市了。

然後他坐了下來,打開了檯燈,在雜亂無章的桌面上清理出了一塊可以寫日記的地方,攤開了筆記本。

“聯邦曆1023年11月17日,陰

明天就要離開格歐費茵了,這條通往地獄的道路無法回頭。好在馨雪已經長大了,虧我一直還把她當成小妹妹……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她自己也能照顧好自己吧。”寫到這裡雷澤亞擱下筆站了起來,在空曠的工房裡逡巡,仿佛曠野的幽魂。他從一排排或魁偉或靈動的鐵鎧前走過,和它們一一輕輕擁抱行貼面禮,仿佛和多年的朋友告別。他的手指從甲胄左臂上的黃銅銘牌上滑過,上頭寫著它們的名稱和資料。

  “月牙星落,平衡型甲胄,通過超微齒輪傳動和精密軸承提升了平衡性和精密性,適合執行超遠端精確狙擊。額定功率3500馬力,核心數34,精神衝擊係數1389。”

“黯月狂神,格鬥型甲胄,通過解除安全鎖可以進行短時間超載運轉,通過強化骨骼和蜂巢裝甲提升了防禦力。移除了遠端武器,最大程度地強化了近戰能力。額定功率3000馬力,核心數41,精神衝擊係數1413。”

“……”

最後,雷澤亞來到了環形中央的黑色甲胄面前。黑色甲胄被其他甲胄拱衛著,仿佛王座上沉默的君王。它是那麼的美,軀體呈現出流暢的曲線,可又是如此猙獰,兇狠的鐵椎和鎖鏈重重束縛著它。

“就要和你們說再見啦,真是捨不得……可我別無選擇。”雷澤亞歎了口氣,摸了摸黑色甲胄左臂上空缺凹槽,把一塊銘牌嵌了進去。

這塊銘牌不同於其他黃銅的銘牌,它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竟然是黃金做的。

“純黑的騎士王”,銘牌上除了這六個字,別無他物。

雷澤亞重新在燈前坐下,拿起了筆。

“不詳的陰雲籠罩著這座城市,戰爭恐怕不會太遙遠了吧。星之十字帝國的皇帝鷹視狼顧,聯邦議會也是野心勃勃。就連櫻滿家都開始坐立不安了,他們要英雄級甲胄幹什麼用呢……呵,總之不會是什麼好事。又將有多少生靈塗炭呢……可我別無選擇。我只有賭上我的一切,才能在這場浩劫中求得一線生機。為了故去的父母,為了妹妹,為了我的愛人。妮維雅,等著我。我會親手拯救你。”

雷澤亞放下了筆,右手在胸口輕輕畫著十字,輕聲念誦著古老的證言,“願神降天譴於罪惡之人。”

窗外刮起了風,樹葉沙沙作響,起風了。

然後他揉了揉眼睛站了起來,他也要去休息了。這個時候他突然看見了桌角上的咖啡和蛋糕,這是妹妹親手為他準備的夜宵,一口不吃的話,未免太對不起她了。於是他端起早已涼了的咖啡喝了一口。

“……”

雷澤亞默默放下杯子,重新打開日記本,在末尾添了一句。

“馨雪煮的咖啡還是一如既往地難喝。”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