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擔任狙擊手的我不小心幹掉了帝國公主

第一卷 開始,我只是打算混口飯吃 Chapter 3:看起來捲進了什麼麻煩事(2)

書名:擔任狙擊手的我不小心幹掉了帝國公主 作者:藍雨頌歌 本章字數:306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8


我背著背包稍微站過去了一些,對騎兵隊長說:“先給我看看唄。雖說兄弟的話我信,我也要按住慣例先驗驗貨嘛。”騎兵隊長招了招手,背著公主的騎兵走到了他身邊:“我們什麼也沒做,就是給她套了個狗圈,阻斷「安吉拉」的聯繫。”

果然,公主脖頸上套著一個精緻的金屬項圈,前面還有一截鐵鍊。我伸手打算去接,卻被騎兵隊長攔了下來。

“哎,這人也在這裡,你得總該給我看看你的錢吧?”

“哦,哦,放心~放心~五千萬又八千金幣,這八千金幣就給你的手下和那四個誤傷的兄弟吧。”

我滿臉堆笑地把包背在胸前,然後從包裡掏出了兩把特型MK23手槍……

這看起來很笨重的玩意是我從一位功勳卓著的美軍特種兵那裡獲得的,據說是他的定制武器,他叫它們為「仲裁者」,美帝真有錢!採用最新複合材料的改良版本,和USP那種閹割版向去甚遠,這款特製版不僅保留了MK23全部的優點,外表也比大眾貨“高端”了很多,白銀色的電鍍外殼十分華麗,其中一把在槍筒套上還刻哥特體的英文,Lthuriel(神的發現),而另一把則用BP體刻著Zephon(神的探索),其下則是使用者的行動代號:Epaulette(肩章),它們的使用者信教,半信不信那種,本來和我還挺談的來,可惜了,他倒在了撤往實驗室的路上——很老套的為了救一名日本女孩。他被失去理性的士兵撲倒,雙腿砸了個稀爛。

我只看見他把槍丟給了我的時最後遞給我的微笑,然而我卻沒有接住,兩個槍械丟光了的自衛隊成員把它們搶了去,然而即使使用後座力已經削弱,重量也已減輕的MK23,自衛隊那夥軟骨頭一用這玩意居然弄傷了手指,他們丟在了地上,往其他方向跑了,我當時居然不要命地搶回了它們,好在我的戰友們也陪著我不要命的掩護,雖然把我罵了個半死,等我再回頭看那位重傷的戰士,他已經消失在了手雷爆炸的火光中了……

當我抽出他它們的時候,騎兵隊長還在發愣,我的子彈已經出膛,強勁的衝擊力粉碎了他和旁邊另一名騎兵的心臟,並把他倆給打得倒飛出去,我則乘機搶回了優莉卡公主,背上背包,趕緊跳上了上馬,絕塵而去……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疲憊的馬和我來到了我當時在山裡找到的一個山洞,離熾天使要塞還有一段路程,在異世界的夜晚趕路可不是什麼好選擇,我只好在我當時藏了一部分彈藥和金幣的這個山洞裡下了腳,洞穴深處還有一汪地下泉眼。我把馬掛在石壁的一個凸槽中,讓它去喝水,我則在外面拾到了些乾柴,用打火機點著了火。

“呼……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沒想到,還是觸發了野外住宿劇情啊…哈哈哈…只是我的肩膀好痛啊…”

使用了MK23這種有大口徑的武器,帶著公主和一背包的裝備驅馬狂奔了十多公里,我肩膀上纏著的繃帶已經被再度湧出來的血所浸透了,我忍著痛重新上了藥和繃帶,該死…再過度使用左臂的話…它真的會廢掉的…

鋪好了帶著的毛毯和被子,我把優莉卡公主給拖了進去。

“啊啊啊…好想進去和公主一塊睡啊…可是…”

我實在太累了,最後披著我的大衣,抓住公主項圈上的鐵鍊綁在手中以防不測,靠在火堆旁的石壁上昏睡了過去…

————

(暫切到公主視角)

作為帝國的第三公主,我一出生就受到了無數大臣貴族的羡慕——不是因為我的身份,而是因為我母親留下的銀狼族的血脈。血脈帶給我的是我強大的身體回復能力,以及據說食用了我的血肉可以長生不老的傳說。母親在我四歲的時候就離開了我,我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後來問父皇,他也不願告訴我。

優莉卡是母親給我取的名字,我也繼承了她的美貌,而阿娜絲塔西夏則是天使教的教皇給我取得教名,首次羽翼覺醒,我就獲得了帝國最高首次覺醒的羽翼數——四片羽翼,「四翼加護」。

從小父皇就很愛護我,見我有銀狼族的血統體征,就讓帝國首席

法師給我打造了一件護身法器「空無之戒」,它能掩蓋住我身為銀狼族的特徵,並寫入了一道上級魔法防禦術式,可以抵禦傷害。於是,從那時起我就沒有用真面目示過人。

托它的福,國民們不知道我的血統,但是一些大臣卻不知道是怎麼知道了這件事。

於是,我十歲那年,前來為自己或自己兒子求婚的大臣就跪滿了議政大廳,他們的眼裡只有欲望,其他什麼也沒有。也有一些外國的大使向父皇以極高的利益許求聯姻,我的大姐戰死沙場,二姐在我小時候就因為一次意外而失蹤,大哥又已經婚配,所以,這個聯姻的目標直指著我。這其中的追求者,以最大鄰國——尤艾斯埃自由王國最為甚,不僅許以財寶、技術、土地甚至提出了由我誕出的王子可以在我的國家接受教育的條件以示誠意,前兩天,他們以一塊領土渡讓為代價,獲得了與我見面的機會…這真是…

在民眾的呼聲下,父皇也很為難,我便自願前往,以拿下這塊土地,又不是必須結婚,怕什麼?

我帶上衛隊和八名四翼騎士出發了,衛隊裡還有一名新來的弓手,他的箭術可以不用「安吉拉」就能和帝國首席法師打個平手,但他只接受了帝國的封號「破魔之箭」,卻不要爵位,看起來是個不錯的人。

我自信滿滿的出發了,但是,在約定的地點,我卻遭受了不明人士的攻擊,我拼命的敲打著馬車廂,想出去參加戰鬥,但是馬車上銘刻下的封印法陣,連我自己都無法解開,我只能坐在裡面看著他們一個個死掉…可是沒想到,敵人居然還有人在最後的爆炸中倖存,他們靠近了我的車廂,他們甚至還在討論如何利用我的身體做那些淫穢之事…哼!我抓住了我的匕首,憑我四翼的水準,一對五勉勉強強還是能做到的。

在我躍出車門的一刻,我聽見了不遠處山地上的幾聲微小的異響,那五名歹徒應聲而倒,是「破魔之箭」嗎?我還沒來得及驚喜,便感到胸口一陣刺痛,我被一股力量擊倒在地上,摸了摸胸口,那裡是一片紅色…

怎麼會…連你都是叛徒麼…

身體的回復能力在發揮作用,我感覺意識被灼燒的模模糊糊地,防禦法陣被擊破了,我的真正面貌也暴露了出來…可惡…不知過了多久,我看見了一個黑綠間雜的影子朝我走來,我抓緊了匕首,他卻莫名其妙地抱著我哭了起來,還在念叨著什麼…

嗯?我怎麼…似乎聽見了銀狼族的語言?難道是我出現了幻聽了麼…

但我的手仍揮起了匕首,一刀紮進了他的肩膀。

他一吃痛,把我給丟了出去,轉身拿起了他的武器——像是一把弩箭的東西,沒錯他,就是「破魔之箭」洛凝隼!

哼,就算我的匕首不在了,我也不會讓你得逞!

可是我的意識卻越來越模糊,銀狼的回復能力治療致命傷害時,會使軀體陷入沉睡之中。

不行了…真的撐不住了…

我再次暈倒在了地上。

待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睡在一個簡易的地鋪上,「破魔之箭」睡在一旁,身上披著他那件奇怪的大衣,他的傷口上綁著繃帶,還滲著血…

他到底是敵是友?我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還好,一切正常,身體恢復完成,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液體…咦?為什麼我會帶著這個項圈?他居然還把另一段綁著手上!可惡!果然這個傢伙不僅是個壞人,還是個變態嗎?這個鬼玩意…居然限制了我的「安吉拉」!

我把他的武器放在了我身邊,又看向了我的「空無之戒」,其中鐫刻的法陣已經破壞嚴重,偽裝術式勉強運行著,好在附帶的記錄功能沒有壞掉,一路上的事情都有好好記錄下來…

它記錄下來的事情直接傳達進我的記憶中,就像是我在看著一樣,於是我看到了這傢伙和那個騎兵隊長罪惡的交易,他肯定是沒錢,殺了那人跑路!真是好算計,還特地對我這麼好!沒想到…帝國內部叛徒如此之多,他們的雇主是誰?待我稟告父皇…

就在這是,那個「破魔之箭」洛凝隼伸了個懶腰,看來是醒了,我趕緊抓起了他的武器,指著他的腦袋說:“喂!變態!給我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