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食來孕轉:老公,來吃!

正文 第二十四章憑什麼?!

書名:食來孕轉:老公,來吃! 作者:鳳梨茄子 本章字數:4041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4日 10:54


韓瞳靜了幾秒鐘,別過頭去,歎了口氣再次抬頭望著天空。

“高中吧……詳細的時間我也不記得了,而且現在問這些有什麼意義?”

也許真的沒有意義,可他不想因此失去了一個基友、失去一個事業上的好夥伴,然而強迫對方手下好人卡,也不是他的風格。

“你希望我怎麼處理……這件事?”他直截了當地問。

她頓了下,困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指什麼?”

“你知道我跟你是不可能的,”他側頭迎向她的目光,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所以,我想知道你是願意維持我們先前的友誼,還是你寧願一刀兩斷,從此當做不認識我?”

聽了他的話,韓瞳先是僵了幾秒鐘,而後自嘲似的笑了,“我已開始也覺得不可能,所以我放棄過,我真的放棄過。”

她掛著淺淺的微笑,別過頭,視線像是落到了很遠的地方,淡然地說:“你知道我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去喝你的喜酒嗎?我本來是想離職的,可是後來當我知道你們夫妻關係嚴重失和的時候,我放心不下你,所以我留下來了,我選擇留下來陪你度過這一切。”說道這裡,她的聲音有些哽咽。

宋北川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回應她,在他心裡有著厚重的愧疚感,罪惡感,倘若早知她是抱持著這樣的情懷,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把她留在身邊,甚至成了朝夕相處的事業夥伴。

“韓瞳,”他歎了口氣,低下頭道:“我很珍惜你這個朋友,但是就像我說的,我和你只能夠是朋友,再也不可能更多了,所以今天我們就在這裡把話講清楚,讓我知道以後該把你擺在什麼樣的位置。”

哦謝特,心中很想罵髒話沒錯啦,但是她忍住了,她回過了頭來,嘲諷似的勾起唇角,“哦,是這樣呀?那如果我說我只想當你的小!三呢?”

宋北川有些錯愕,但那也只是一個極短的瞬間。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種人。”她夠瞭解他,所以也一定能夠明白,他從來就沒有那種腳踏多條船的能力。

“人可以改變。”她轉過身面對他,越發激動,“我不懂,為什麼我比不上她?我很生氣,我氣你當初為什麼出個差回來,就多了一個女朋友,完全沒讓我有掙扎的機會,我也氣你讓我知道你們夫妻失和,好像給了我一個把你贏回來的機會……可是實際上呢?沒有,我還是永遠的配角,就像個傻瓜一樣,一心一意守在你身邊,就等你們兩個簽字離婚,但你看看我等到了什麼?!”

說完,她呵呵假笑兩聲,撇過頭去。

看著這樣的她,宋北川不知道自己還能再說什麼,只能暗歎一口氣,沉默不語。

“韓瞳,我沒有那個意思……”他仰起頭,閉上眼睛呼了口氣。

“夠了!宋北川!”她突然大吼出聲,一把揪住他的領口,惡狠狠地說:“如果你對我沒有興趣,那就不要再特麼的關心我,不要再說這些安慰人的話,你為什麼不乾脆讓我一個人在頂樓哭死算了?”

他不吭聲,任她揪住怒駡。

“我不懂,不明白,完全不覺得我那裡比不上那個女人?好吧,我也許沒有她那麼漂亮,但是我比她胸大吧?比她聰明吧?我比她能幹吧?是誰幫你撐起這家破公司,是我!宋北川,在你失意的時候,是我在你身邊耶!”她像是神經病發作般竭嘶底裡。

宋北川沒打算制止她,反正把一切說明白,本來就是他上樓的目的。

“韓瞳,”他伸出手,握住了她細細瘦弱的手腕,輕輕拿開,“也許整體來說你比她更好,但我就是只愛她,這種事情從來就不能混為一談的。”

“你利用我,你利用我的感情!”她憤恨地給了一個毫無理性的指控。

任誰都知道他從來就沒有迫過她什麼,她只是氣不過罷了。

宋北川靜了幾秒,“明天,”當他再次開口,語氣裡幾乎不帶感情,“我會把你該得到的那一份利潤給你,之後你想怎麼做,我不會再干涉。”

語畢,他轉身就要離去。

“你當我只是想要錢?我根本就不要你的錢!”對著他決絕的背影,韓瞳猛地哭了出來。

十年的友誼終於徹底走樣,宋北川此刻同樣也不好過,卻克制著不回頭,他明白同情是此刻最糟糕的態度。

她看著他無情地走出了她的視線,心……像是稀裡嘩啦碎了一地,指尖的煙早已燃盡,熄滅。

她怨恨、她不甘,自己明明付出得比誰都還多,卻三番兩次讓那女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奪走了她的最愛。

憑什麼她要當那個識相退出的人?憑什麼?憑什麼?!

她不自覺地緊握拳頭,瞪著宋北川離去的方向,淚水撲簌簌地掉,卻等不到他像往常那樣的安慰,會遞面紙給她、會輕拍她的肩、會試著逗她笑、會……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一個月時間,韓瞳辦妥交接事宜,毅然決然的離職。也因為如此,原先該由她負責的工作,在找到合適的人選之前,暫時全都落在宋北川的身上。

他又回到了過去那種幾乎天天沒日沒夜加班的生活。

“還沒找到人嗎?”端上一碗雞湯,林曉青忍不住關心的問了一句。

宋北川只是搖搖頭。

“那……”她拉開椅子,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要不要考慮再把韓瞳請回來上班?”

聽到她的話,宋北川頓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怎麼可能,你在發什麼神經?”她

可是當著你的面強吻你老公呐,他真想這麼對著她大喊。

“不是啦,我只是覺得,既然你們兩個在公事上配合得那麼好,如果你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她也找不到其他比較好的工作,那我想……”

“你別再想了,”他斷然制止她那不必要的煩擾,“我說過很多次了,公司的事情你不必擔心,再怎麼爛的攤子我都收過,所以你別過度在意。”

“哦,這樣啊……”她垂下眼簾,複雜與矛盾的感覺再度湧上心頭。其實當她知道韓瞳提出辭職的時候,她雖然是松了一口氣沒錯啦,可卻也感到同情,她想起了她上一世的人生裡,目睹他們一家人和樂的畫面時,那樣的心痛幾乎能撕碎一個人。

韓瞳是否也像她一樣?獨自一人承擔著那樣子的痛苦?只要一想到這裡,她便忍不住想伸出手拉對方一把。

當然,她知道這樣的想法很奇怪、也很造作,可她就是情不自禁,因為她總會將上輩子的自己投影道韓瞳身上……

宋北川看著她茫然若失的表情,仿佛可以猜到她的心思。

“你在同情你的情敵嗎?”他苦笑。

林曉青猛然回身:“啊,不是這樣的,那應該不算同情吧?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應該還有更好的處理方法,畢竟你們也認識那麼久了,說斷就斷好像很可惜,再說……”

她自顧自的解釋了一大串,宋北川卻連一半都沒聽見去。

妻子的‘大方’讓他頗為不是滋味,但是抱怨妻子吃醋吃太少……又有點幼稚。

“如果我找她回來上班,”他突然道:“她大概會誤以為我默認了她的感情,並且有意接受,這樣你也不在意嗎?”

林曉青一愣,被問倒了。

見她呆呆的表情,他微勾唇角:“看吧?也許旁人看來會覺得我很殘忍,十幾年的交情就這樣把她踢開,但是現實就是如此,為了一時的同情,我可能會付出更高的代價。”

例如,好不容易救回來的婚姻又會因此而失去。回憶起先前那段深陷谷底的夫妻關係,他寧死都不想再經歷一回。

言盡於此,他低頭舀了一瓢湯,吹涼了之後嘗了一口,“這雞湯不錯呀,你自己不喝點嗎?”

林曉青回過神,“嗯,我有別的可以喝。”她站起身,從另一個電鍋裡端出一碗烏黑嘛漆的湯,聞起來像是中藥之類的東西。

“這什麼,看起來好噁心啊?”他好奇地看了她一眼。

“媽今天下午拿來的。”

“啥?”

“她說……”她輕咳了聲,繼續道:“她說這是催孕的秘方……”

“運?運什麼?”宋北川完全搞錯了方向。

“就是、就是提高受孕幾率啦,笨蛋!”她羞紅了臉大叫。

宋北川愣了一下,然後沒皮沒臉地笑了出來。

“你的意思是,喝下去之後有那種藥的效果嗎?”這也算是另一種提高幾率的方法吧?

“不是啦!”她白了他一眼,哼道:“要是別的女人知道你在家裡這麼不正經,我看還有幾個人會喜歡你。”

他直直地瞅著她泛紅的臉蛋兒,如果不是中間隔著一張餐桌,他肯定已經壓上去吻住她,然後……

“那也只對你不正經而已啦,別人永遠都不會看到嘛,嘿嘿嘿!”

喝過了妻子的愛心雞湯,宋北川回到了臥房,拿了衣服打算洗澡。他本來還在想著公司的煩事,卻在無意間看見浴室的垃圾桶裡躺著三只用過的驗孕棒時頓住,腦中瞬間一片空白。

驗孕棒上所呈現的結果全是一條線,也就是沒有懷孕。

他在馬桶蓋上坐了下來,若有所思,他幾乎可以想像林曉青在驗了第一次之後,不願相信自己的受孕失敗,於是驗了一次又一次。

此刻他才恍然大悟,原來懷上第二胎這件事她雖然看似輕鬆以待,但實際上卻也帶給她這麼大的壓力。

他思考著這件事該怎麼處理,直到林曉青走進臥房,發現他反常地坐在馬桶蓋上發呆。

“你在幹什麼?”她一臉好笑地看著他。

“呃,”他如夢方醒,與此同時,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海,“你有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

她愣了愣,不太明白他所說的是什麼,“你是指……”

“我剛才突然想起來,我們當初連蜜月都沒去,剛好,趁現在我還擠得出一些空擋,西西也可以暫時拜託媽照顧一下,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我來安排,就我們兩個人。”

聽見他想帶自己出遊,林曉青雙眼大睜,內心又驚又喜。

“幹嘛那種表情?”她誇張的反應,讓宋北川笑出聲來,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他老婆這麼有趣呢?

她回過神,甩甩腦袋,試著讓情緒跟上,“想是想,但是怎麼突然想去度假?而且公司的事情不是很多嗎?”

他聳聳肩,眉毛一挑,不以為然,“反正時間就像溝溝,硬擠還是會有。”

“呃?”話題轉換得太快,她完全跟不上呀。

“嗯哼,我不是指你的,你的溝溝我倒是很滿意啦,我是說我。”

“你?”她訝異地看著他,“那要不擠出來給我看看呢?”

哼哼,虧她剛才還覺得他變浪漫了,沒想到最後仍是自己的幻覺,幻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