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食來孕轉:老公,來吃!

正文 第四十章烹飪十強賽

書名:食來孕轉:老公,來吃! 作者:鳳梨茄子 本章字數:357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4日 10:54


“喂喂我說這位選手,你走後門進來的麼?怎麼炒個菜居然還能滿天飛。”她怒了,從頭上撥下魚和雞蛋,順手丟進自己的麵湯裡。

好了,這下連魚肉和雞蛋她都省了。

那位參賽選手臉紅成了豬肝色,一個狠心,甩起一把麵粉,開始做蘭州拉麵。士可殺,不可辱,要說他做菜難以下嚥,他不說二話,但是,要質疑他顛菜做菜的技巧,他就要發飆了。

他的麵團越甩越大,逐漸有成為飛鏢暗器的跡象,她不禁要問這位人兄你和四川唐門有幾毛錢關係呢?做廚子真是委屈你了!

林曉青躲了幾次,被他再一次打到後腦勺,終於忍耐不住,一把掐過他甩來的面,丟進了自己的麵湯:“我說,你是來調節氣氛的麼?”她怒。

“美女你好毒!我算是記住你了!”最後一道素材終於用盡,那位參賽選手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悶哭聲,捧著臉顛顛地就跑了出去。

林曉青撚著他甩出來的面,很無言地回了頭,繼續努力燉她的秘制非拉麵。

“我說老喬,你看上次那位小清新美女廚師如何?”南派廚神任我行笑眯眯地呷了一口茶,轉臉看著嘴角不斷抽搐的劉奶茶……哦,不,是一杯奶茶驚天下的法蘭西名廚劉東強。

事實上,從一開始,劉東強的眼就沒有離開過林曉青。

他對她並不陌生,事實上他對她還相當熟悉,他知道她有老公一頭,並且還生了一隻女兒,可這並沒有妨礙他對她的興趣,自上一次酒品發佈會時,他就對她做菜的手法與自己的為何這麼相似相當在意,何況又是這樣一個出色的美女?

“雖說尚未脫離家庭主婦的范,年紀也尚輕,若是得到正統的烹飪訓練,加上名師教導,假以時日聲望恐怕不在你我之下……”

劉東強的臉微微一沉,想起當日她老公……叫什麼來著?北川?就是這個粗魯的男人,竟然未經他同意就砸開他辦公室,壞了他好事這件事耿耿於懷,心裡老大地不快:“她手藝和天賦都不錯,可惜早早受到家庭的羈絆,如果她做我入室弟子,經我傳授一年……嘖嘖,可惜了……”

言下之意,不吃拱這顆大白菜,你這頭豬就不樂意了不是嗎?

“家庭和烹飪技術提高有什麼關係嗎?”那南派廚神任我行撇嘴一呸,道:“劉小子,別告訴我你是垂涎人家女娃兒美色,想用收徒做藉口行苟且之事!”

劉東強冷冷地看他一眼:“老傢伙,你可知道,此次選拔如果稍有鬆懈,對他們而言,進入卡普空飲食集團,不僅不會是福事,很可能會前途不保。”

還真沒有人當面這麼頂過他,任我行抿嘴暗怒,雙手擰得哢哢作響,雙拳氣得直抖。要不是現在是電視直播,就算是錄播,他也得當面掀了這個桌子。

“我不會選她入十強,那樣是害她,她必須到我這裡來磨練,如果想成名的話。”劉東強看看他隱忍的樣子,非常認真地又重複了一遍。

這下,任我行終於暴怒了。老貓不發威,他還以為自己是哈嘍吉利了呢。

“奶茶東,不要這麼冠冕堂皇,你選你的,我挑我的,要是這小女娃上不了,我一定會將十強的內幕爆出去!”

話說到這個地步,已經形同撕破臉皮。劉東強只是天性自我,但並不是傻子,他也抿了抿嘴,不再堅持。黑色的眸子,如同一汪深不見底的潭水,讓人看不清他心裡所想。

眼見著兩人平息下來,氣氛逐漸地又好了起來。

“你這是什麼?”

林曉青把面碗端上去的時候,劉東強還是被那碗色香味俱詭異的麵湯震撼住了。

“這是我的心情,也是我對母親菜式的回憶。”林曉青很嚴肅地回答他,眼珠兒咕嚕咕嚕地轉。

黑亮晶瑩,像兩顆上好的水晶一樣,透著靈氣,雖說略有點隱藏的賊兮兮。

劉東強看她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不禁心下莞爾,他垂下頭去,輕啖一口麵湯,掩飾掉微微揚起的唇角。

麵湯鮮中帶辣,配著略為燙人的溫度,的確讓人為之一振。

“是什麼做的配料?”他皺起眉來,稍稍斜著頭看林曉青,“這種口味相當獨特,但是,似乎鮮得稍顯過分,之後再品味,便覺得索然無味。”

你大爺的,這可是康帥傅的調味包呢,你還指望再品味?林曉青怒,咬咬唇,道:“我這個是宋家的必殺烹飪之法,你如果想學,倒是有一個方法。”

劉東強挑挑眉,清澈無波的眼眸裡激起一絲的趣味。

林曉青彈手指,示意他靠近過來,他果然乖乖地附耳。

“你可以考慮給我幾千萬,到時候我高興了就把秘笈給你,嘻嘻。”她地挺直腰杆,很哈皮地看他。

劉東強的臉一下子就釀出淡淡的綠然後就是紫,他冷著臉挺直了腰杆。偏偏任我行相當不識趣,插話問:“哎,你們談什麼悄悄話,本相爺也想聽一聽。”

林曉青瞪著大眼看劉東強,劉東強被她瞪得臉又紅幾分,舉起手來,作咳嗽狀:“好了,我算是認栽了,你準備準備,後天一起到培訓營。”

沒有這道俗掉渣的菜,他也要賣任我行一個人情的,況且幫他也是幫自己。

“啊?什麼培訓營?不去行嗎?我還得給我家老小做飯呐!”林曉青愣住了,怎麼沒聽說過進入十強後還得培訓?不是都擇日進行決賽嗎?

這神經得多大條啊?比賽規程也不看看就參加了?劉東強的嘴角又抽了抽。

他轉過身,對著助理吩咐:“這一個,分配到我身邊來,我親自帶。”她實在太非凡了,只能扣在他的身邊,近水樓臺……不,是好好地教習,這樣才能保證她……

“劉小子,這便對了,我慧眼識豬的,絕對都是精品。”任我行非常舒適地籲出口氣。這是一口惡氣,想來南北廚神,外加一個奶茶東都為卡普空做行政總廚,劉東強這小子的勢力卻越來越大,心中相當不是滋味,於是他也想招兵買馬,林曉青有著清新亮麗的外形,手藝也不差,帶在身邊也算是個招牌了。

選拔接近尾聲,劉東強實在不想對著皮笑肉不笑的任我行,索性早早地選了些人,打算離去。

“劉小子,對了,副總裁讓我問你,八十二杆的鞍山高爾夫球場,你可願意跟著他的隊去鬧一鬧?”

劉東強的眼眯了一眯,隨即笑道:“我只是個做菜的,對於高爾夫球這種玩意,實在是一竅不通,所以就不去了。”

真是個不識抬舉的,任我行的嘴撇了撇,掠過桌上的麵湯,咕咚咕咚喝了個淨,一甩鬍子,轉身就走。

明晃晃的燈光,映得家裡一片光亮,這一次,林曉青成功進入前十,獎金就拿了十萬整。

錢不算太多,可也絕不是少數目了,只要再過得最後一關,那……百萬獎金加上天價代言費就能進袋,北川的壓力就會少很多,她心中喜悅。

可喜悅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她回來找那報名先關事情看過,確實有進入前十就得去參加為期一月的烹調系統訓練營一說。

離開老公和女兒一個月,得多麼難受呀?可是不去的話,這獎金就……

“曉青啊,媽很是欣慰啊,那南北廚神從來沒有收過任何人做徒弟,這一次收了你做小助手,你一定要好好學習。”這個時候,宋媽媽突然就有了慈母的情懷。

林曉青的嘴抽啊抽,不就是做個類似於打雜的角色,她到底在哈皮什麼啊?再說,她進訓練營去,實在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她放心不下老公與西西啊啊啊!

“媽,我擔心北川他……”

“表怕,這段時間他的飲食住行,我來打理,你就放心去吧!”

“老婆,出狀況了!”

北川眼睛朝著林曉青掃了又掃,想笑又拼命忍住笑說:“聽說劉東強那貨比賽回家,突然就病倒了。”

宋媽媽眼睛一沉,道:“他病倒了,有什麼關係嗎?看你暗爽得都笑出來了。”

宋北川笑道:“這貨上吐下瀉,聽說已經被抬去醫院了,據說是吃壞了東西……”他為難地瞄了瞄林曉青。

林曉青啪嗒一下,朝著陰暗的地方挪了挪。壞了,大事不好,難道說,這事要怪在她的頭上?

“這……這十強的資格……”宋媽媽的臉抖了抖,眼睛也跟著瞄了瞄林曉青。

“據說劉東強這貨今天只吃我老婆煮的一小口麵條,然後就撲街了。”他終於忍不住笑了,“我老婆的料理,豈是一般男人可以輕易品嘗的?要嘗就得付出代價!”

“那也不能說是曉青的東西有問題!”宋媽媽的僵著臉,口氣開始不確定,“今天比賽我在當場呢,他吃了不少選手的菜,或許是其他人……”

“任我行與喬峰回家,也出現了相同的症狀!”

林曉青嚇得往大廳的邊角又挪了挪,她開始非常詳盡地回憶,自己下午那碗麵湯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