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食來孕轉:老公,來吃!

正文 第四十四章鬼啊啊啊!

書名:食來孕轉:老公,來吃! 作者:鳳梨茄子 本章字數:3442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4日 10:54


他立刻就石化了。運動能力出色,又能怎麼樣?遇到了曉青這個水貨神廚,他的運氣只能說是一等一的差。

“小老闆!”林曉青跑過來,一手捉著呆鴿,一手掰他的嘴巴,“吐出來,吐出來,快點吐!你怎麼想起來突然站起來用嘴接!那是鳥屎蛋蛋啊!”她痛心疾首,一副很不能理解的樣子。

小老闆眼淚汪汪的,被她摳得直嘔。

“林曉青,你讓開!”劉東強歎了口氣,接過一旁宮女手裡的茶水,捏過小老闆的嘴巴,直直地往下倒。

許久之後,小老闆終於回過神。

眼神複雜地看看林曉青,大袖子一揮,面色鐵青地勉強一笑:“哎,今日我實在沒有了食欲,小青青,下一次,期待你的廚藝展現。”

踢踏踢踏,他踢著木屐,走得儀態萬千。走幾步就忍不住用手捂著嘴幹幹地嘔吐,身後的傭人不知道給他奉了多少次茶水。

劉東強的眼睛眯了又眯,面上波瀾不驚,半晌以後,轉過頭來看滿頭鴿毛的林曉青:“回去給我削一百根胡蘿蔔!”

她是個惹禍的體質,就算呆在烹飪實驗室的洗碗房,也能招惹到這麼棘手的人物,他決定了,要一刻不停地看管她,一個月一到,就趕她出去。

因為,他不知道,這麼沒完沒了地“突然”下去,他會不會有精神崩潰的一天!

“哎?胡蘿蔔煮熟了連皮吃才有營養!”她反駁,眼睛一翻,看見劉東強大人滿臉冰渣渣,於是識趣地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自己的嘴巴,做了個閉嘴的動作。

一陣風過,她不禁打了個哆嗦,中午的時候出來,太陽最是熱烈,所以她只套了件烹飪實驗室小助手的罩衣,底下就是單薄薄的衣服,這個時候,太陽落山,風吹過來,完全不同於中午。

陰冷得很嚇人

“真是二貨!”劉東強瞄瞄她,哭笑不得,不動聲色地走在了她的前面,為她擋去襲來的冷風,風不小卷起他的廚師袍子,露出袍子反面上的牌子……飛甩雞毛。

這可是一個逼格高得掉渣的法國牌子,在TVB的電視劇裡面經常出現。

“頭兒,廚師袍用這種大牌,是不是太浪費了呀?”林曉青跟了上去,縮在他後面,諂媚,“我平時在家裡用的否是九塊九的圍裙,髒了也不用洗,直接就扔了,你這名牌扔了可惜。”

“哼,囉嗦!”劉東強大人頭也不回,冷冰冰地回她,嘴角卻一點一點微微地揚起。

林曉青現在的工作就是每日站在劉東強前面被監視著,不停地削蘿蔔絲,土豆絲,豆干絲,香腸絲,等等絲。

“曉青,吃飯了!”

“哎!”

她摸索著拿出個盆,自己去舀飯,眼睛對在一處,水戶洋平斜著眼也去舀飯,兩人的勺子,總能在自己期許的範圍之外打架。

“林曉青,你什麼意思?”水戶洋平大怒。

“對不住,奶茶妹妹,我眼睛對焦了,看到的東西都比原來的近!”林曉青對著雙眼睛,像木偶一樣看斜眼的水戶洋平。

她也不願意這樣啊,不過從早到晚不停地削各種絲絲,她的眼睛已經嚴重吃不消了,看什麼東西都能對在一處。

看什麼都跟變形金剛一樣,比如鍋蓋能和瓦缽對在一處,菜刀能和鯰魚對在一處,又比如,此時劉東強能和木頭對在一處,冰冷而木然。

“你明明就是在學我!”水戶洋平咬著筷子,眼睛更斜幾分,伸腳去踹林曉青,一腳踹上了副廚,副廚看看她的斜眼,又看看一臉淡定的劉東強大人,忍住了火氣,端個飯盆,往邊上靠了一靠。

“你真狠啊,被踹著了也不吭一聲啊!林曉青,我說,你是鬥不過我的!”水戶洋平很得意地壓低聲音,斜眼看來,向林曉青挑釁。

林曉青眼睜睜地看她的影子和旁邊的同期選手重合,眨巴眨巴眼,很糾結的繼續對著空氣舀飯,一邊舀空飯,一邊很無奈地搖頭:水戶小姐的斜眼症比以往又嚴重了,她明明是對著烹飪實驗室的木柱子在發狠,就連她這練對眼的都看得出來。

“浪費時間!”橫來一隻手,將她的碗接了過去,盛上滿滿的飯遞了過來。

“謝謝大師!”林曉青甜甜一笑。

“又亂說話了!”劉東強的目無表情地夾來一小塊菜,擱在她的碗頭,廚子們的臉上都露出了曖昧的笑,卻又怕嚴厲的劉東強看見,紛紛低頭扒飯。

水戶斜眼一看,醋意橫生。那個酸的……

筷子一敲碗邊,

將碗斜斜地遞到副廚跟前,撒嬌:“表哥,人家也要!”

噗嗤,林曉青差點一口飯噴出來,回過頭來看劉東強大人,他一臉的事不關己,夾菜吃飯,動作優雅無比。

倒是副廚那貨看看水戶洋平的碗,很尷尬地抓抓頭,從板栗燒雞裡挑出個肥碩的雞屁股,屁顛屁顛給水戶洋平夾了過去。

“謝謝表哥!”她眼睛斜斜的,看著那塊飛來的雞屁股,吃得有滋有味。

副廚這貨一臉的幸福,順手又夾了塊雞肉送過來。

這次水戶洋平屁股挪了個位,眼睛斜得更厲害,看見夾來的菜,大怒:“小秦,你給我夾什麼菜!你夾在裡面鬧什麼?”

副廚那貨身旁的秦同學委屈得差點掉眼淚。

水戶同學,你的斜眼症果然又嚴重了幾分。

吃完飯,劉東強大人將林曉青拎了過去,找了塊清靜的地方,將她切的各種絲一一打開,給她看。

“怎麼了?”林曉青很無辜地看他。

劉東強冷笑:“你切的是絲還是塊?這就是林家的水準?”他原來以為再不濟,她也能切出筷狀的絲,結果,完全錯估了她的能力,她切下來的,都是手指粗的塊。

“如果你再這麼下去,我會取消你十強資格!”他冷冷地訓斥道。

林曉青苦著個臉:“我會努力!”

劉東強邪笑著,冷冷地看她,林曉青心虛,眼神游離,半晌之後,他終於不再看她,皺了皺眉頭,一言不發,轉身就走,走了兩步,頓住了腳:“這裡是烹飪實驗室,不是你家,沒有誰能夠罩住誰,就算你老公宋什麼玩意來著?也不行!”

“是北川啦!”林曉青咬咬唇,抖開廚刀,開始一點一點地練習切絲。

以前在家裡做的菜不用太考究,切絲也不真切成絲,反正家裡人吃嘛,首要是味道,外表什麼的自然是其次。

她當然知道,這個空間之下,並沒有誰能作為她的依靠,她只是一個人在戰鬥,這麼辛苦,也只不過想混滿個出賽資格,或者說拿個獎金,治好北川的病,一家子一起過平凡的日子。

前提是,她這個家庭主婦能混滿這一個月年。

一直到夕陽西下,那些其他十強選手們都散了,她依然呆在實驗室的那塊地方,一刀一刀地切絲,雖然刀法非常地慢,可是切出來的東西已經不像之前那麼粗野了。

劉東強大人站在夕陽之下,默默地看她切絲,身影隨著陽光越來越微弱,和黑暗的陰影融為一處。

“嘖嘖嘖,東強叔,真是愛徒甚深啊!”

劉東強稍稍轉頭,看見一身寬大嘻哈妝扮的小老闆,眼睛撇了撇,剛要轉身開溜,卻被小老闆一手拉住。

“你這麼悄悄地陪她,又不讓她知道,不是白費功夫了嗎?”小老闆鬆開手,搖搖手指,俊臉上一派戲謔。

劉東強斜睨他一眼,冷笑一聲:“小老闆說笑了,各盡各職,我對這烹飪實驗室裡的任何人都有責任和義務。”

小老闆微笑,贊同地點點頭:“如此說來,林廚神並不是特殊的存在?”

黑暗之中,劉東強的面上波瀾不驚,腰板依舊挺拔如昔,許久之後,他略略別過頭,搖手道:“小老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他竟然說走,轉身就走。

“哎呀,還真是無情的人!”小老闆不知從哪裡掏出了根香蕉頂下巴,小眼睛一溜,看見切完最後一片豆干絲的林曉青,邪惡一笑,漸地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曉青、曉青……青!”他輕輕地叫她,聲音悠長溫柔。

林曉青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對於鬧鬼一說,她早就通過各種電影小說看了不少,曾經一度以為自己是個膽大無比的,看再恐怖的故事片子都不會尖叫害怕。

但是親身經歷,還是有一定區別的,特別她還是個從上輩子穿越回來的人……於是,她緊握手裡的廚刀,背對著那個聲音,全身緊繃。

烹飪實驗室之外,百米之遠就有保安,輪番地執勤,她只需要堅持走出這個大門,就可以松下一口氣。 不是都說鬼怪是怕兵器的麼?雖然保安沒那根棍子有點太那啥,但總是有點人氣吧?人多了誰還怕鬼不是?

“林曉……青?”小老闆稍稍提高嗓音,依然是溫柔無比,他對自己的聲音一向自信,在ACG領域裡面,除去他人模狗樣的外表,他好歹也算第一有實力挑戰日本聲優的人,曾經有沒吃藥的動漫宅極為陶醉:得他一聲呼喚,即便是立刻死去,也是幸福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