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沉浮錄:利欲場

正文 第十章工資

書名:官場沉浮錄:利欲場 作者:寸心歸來 本章字數:247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1:12


張為康失魂落魄的回到學校,也沒上辦公室,就直接去了宿舍,坐在床上發呆,一時之間也不知是憂是喜。像楊敏這樣活潑開朗、漂亮可愛的女孩子可以說是好多男人鍾情的物件,這對張為康是一個巨大的誘惑。在石健康的意識裡,城市裡長大的女孩子,都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傲氣,他真沒想到,楊敏這樣漂亮可愛的女孩子,會這樣主動對自己是愛。可是現在兩者的關係,卻不容許張為康坦然地接受。他必須在道德和欲望之間做出選擇。張為康又惶恐,又是期待,但理智告訴他,這不可以!他糾結了好一陣,想的腦袋都疼了,索性睡覺吧!沒想到楊敏又出現在了他的夢裡,而他終於沒有忍住,畫了地圖。

起床後,張為康還是為自己找到了可以高興的事,就是自己有獨立的辦公室了,而且還有電腦,張為康馬上興奮起來了。簡單洗了把臉,張為康就上了自己的辦公室。先給胖子、劉長山打了個電話,讓他們下午到這裡來玩。胖子有事來不了,張為康就給劉全新、張德勝打了電話讓他們過來玩。他們兩個是張為康初高中同學,他們兩個是同村,而張為康的姥姥家也是這個村,張為康和他們鄰村。三個人在初中高中可是幹盡了壞事。但是,他們三個卻同時考上了大學,這在當時也引起來附近的轟動,大家都說這三個傢伙平常不好好學習怎麼就考上大學了呢?那誰誰學習這麼刻苦,還不是回家種地了。張為康有時候想起來,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三個人都是同年的,最巧的是三個人都是陰曆11月份的生日,張為康最小,張德勝最大,但相差了不到十天,又同時考上了大學。但是張為康知道,他們三個能考上除了有點小聰明,再就是有點運氣了,要不然他們三個都是考上的三流院校。張為康是本省的農業院校,劉全新是本省東部的一所城市大學,張德勝在平遠市的一所評價最差的建築大學。

趁著他們沒來,張為康打開了電腦。電腦是ibm的,奔騰2處理器,256記憶體,10g的硬碟,作業系統是最新的win97。這在當時是配置算很好的了,張為康心想可不能讓這台電腦浪費了,得好好學習一下電腦知識。

三個人到下午兩點左右,才陸陸續續的來到。張德勝和劉全新一見張為康就罵罵咧咧的打招呼,劉長山則叫“騷貨”,三個人一看就樂了,都不是外人。四個人開始打升級,打到四點鐘,張德勝直說沒意思,提議大家打麻將。他這一提議,大家都興奮了,劉全新當即跑到外面市場上買了副麻將。張為康一開始有點擔心,但想到今天週末,沒人來,再把門關死,拉上窗簾打開答錄機聽著歌,外面肯定不知道。

這一打就打了個天昏地暗,一直打到第二天中午,幾個人簡單吃了點飯,就分頭走了。張為康回到辦公室躺在沙發上就睡,直到辦公室的電話鈴響,張為康打了個激靈,接起電話來,是財務室的李珊穎讓他到財務室去一趟。張為康這才明白,原來自己一覺睡到了星期一,這幸虧是自己一個人一個辦公室。張為康趕緊把麻將裝起來,把滿地的煙頭掃到門後,拉開窗簾,用手整理了一下頭髮,胡亂洗了把臉,這才出了辦公室。

原來是自己的工資單下來了,是農行的存摺,每月17號發工資,直接發到卡上。張為康看到

工資單上的1200塊錢,心裡就一陣激動。李珊穎看了他一眼,“別太高興了,這是兩個月的工資!不過你也沾光了,你是12月10日參加工作,上半個月參加工作,就按一個月發,要是下半月參加工作就是半個月了,現在1月18日,所以是兩個月的工資。”

“謝謝李老師。”張為康還是很激動,這可是自己第一次拿到正經八百的工資啊~

“不用謝,請客就行!”王豐霞逗他。

“行啊!中午的飯我給你和李老師買!”張為康慷慨得說。

“呵,市場上的破飯就能打發我們啊!這樣吧,你現在就給我們到市場的西南角,那邊有一個賣烤魷魚的!請我們吃魷魚吧!”李珊穎也在擠兌他。

“也得有我的啊!”洪皓正好進來。

“真是饞人腿長啊!李珊穎笑話他。

張為康說了聲沒問題,轉身就出去了。市場上果然有個賣烤魷魚的攤,還拉著招牌,上面寫著“西部第一鐵板燒”,牌子挺大,可張為康一看那字可就沒法看了,歪歪扭扭的,比小學生寫的好不到哪裡去。站在旁邊等的功夫,張為康就對老闆表示了自己的看法。老闆滿臉煙灰火氣,抬起頭看了看他,甕聲甕氣地說:“小兄弟,你要是給我寫個招牌,比對面那家門頭的字好,以後你來吃魷魚,我免費!”

張為康扭頭看了看,對面是一家賣酒水的,叫“茂昌酒水”,書法一般情況,只是人家是鐫刻在木匾上的,金色溜邊的,所以顯得有氣勢。張為康就對老闆說:“行,等回頭我給你寫一幅,你要覺得可以就裱一裱,看看怎麼樣?”

張為康本來要了10串,老伴一聽這話,豪爽的說:“行,小兄弟,就沖你這個態度,我送你兩串!”就這樣,張為康10塊錢買了12串。回來的路上,張為康還順便買了毛筆、墨汁和宣紙。

回到財務室,張為康還沒放下,幾個人忍不住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張為康吃了兩個,味道確實不錯。大家邊吃邊聊,張為康感覺和他們幾個熟悉了不少,主要也是年齡差不多的緣故。但張為康覺得自己恐怕很難達到他們之間的隨便程度,洪皓張嘴閉嘴就是“穎穎”“萌萌”,李珊穎和王豐霞動不動就是“死洪皓”,李珊穎也就罷了,可王豐霞以前可是洪皓的學生啊!張為康有點佩服,腦子裡不禁想起楊敏和自己了。

發了工資,張為康最想告訴的就是自己的父母了。撥通了電話,那邊響起了父親熟悉的聲音,這讓張為康很激動。聽到張為康拿到工資了,父親在那邊樂得笑了起來,張為康仿佛又看到了父親熟悉的笑容。這回母親該放心了,自己沒找到正式工作前,母親整天心事重重的,晚上睡覺都睡不好。放下電話,張為康眼睛濕潤了。張為康的父母是典型的中國農民,父親初中畢業後一直在村裡幹會計,每個月工資不到100塊錢,而要供養著張為康和石建勇兩個大學生很是吃力。幸虧,90年代初期,家裡地多,糧食價格又高,加上親友的幫助,總算撐到大學畢業。張為康的哥哥去年通過考試,考取了平遠市公安局的公務員,現是市中車管所民警。張為康今年總算是解決了工作,老兩口才算松了口氣。想到這些,張為康在心裡說,一定要好好工作,不能對不起二老。像昨天打麻將這樣的事,以後再也不能在單位搞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