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沉浮錄:利欲場

正文 第十六章甜蜜

書名:官場沉浮錄:利欲場 作者:寸心歸來 本章字數:343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1:12


好不容易到了初八,張為康在家裡實在呆不住了,就趕一早的班車回了平遠。回到學校,跟看門的李大爺夫婦拜了個晚年,就上了三樓辦公室。簡單收拾了一下,看看時間,上午十點鐘左右,楊敏父母應該不在家。聽著電話裡等待的“嘟”聲,張為康忍不住有點激動。

“誰啊?”等了好一會兒,電話裡才傳來了一個女生慵懶的聲音。

“我—我是大灰熊,小紅帽在家嗎?”張為康甕聲甕氣地,故意拖長了聲調。

“大灰熊?大灰熊是誰?”電話那邊女聲聽起來有點清醒,聲調也變了,顯然不是楊敏。

張為康一聽就傻了,趕緊說:“對不起,我打錯電話了!”

接電話的其實是楊敏的表姐,這幾天一直住在楊敏家裡。電話鈴響了老半天,楊敏也清醒了,就問,“誰啊?”

“誰!誰知道是誰?說是大灰熊,找小紅帽,神經病!肯定是打錯電話了!”

楊敏“咯咯”的笑了起來,“大灰熊,小紅帽,這人……”楊敏突然停住了笑,“大灰熊!”楊敏突然明白了,她“呼”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我得去找他!可是仔細想了想,楊敏決定還是給邵紅她們打個電話一起去,這樣誰也看不出來。

可是沒想到,表姐居然先看了出來,楊敏在洗漱間忍不住的後怕,心想幸虧把表姐搞定了。

表姐疑惑的看著她,再看看楊敏床頭的玩具熊,忽然就明白了!“噢!”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真的是大灰熊啊!是不是啊,小紅帽?”表姐取笑著楊敏。楊敏羞紅了臉,“哪有啊?誰知道是誰啊?”說著,楊敏趕緊又鑽回了被窩。“好啊!我看你不說!”表姐說著把手伸到了楊敏的被窩裡呵她的癢,楊敏忍不住笑,也起來呵她的癢,一時間,滿室春光。

等兩個人有點精疲力竭了,都躺在了床上。表姐問:“死丫頭說吧,是個什麼樣的毛頭小男生?你要不老實交待,等舅舅舅媽他們回來,我再讓你交代!”

“姐,你別啊!你可千萬別告訴我爸,我求你了!我告訴你,你可別告訴他們啊!”楊敏沒有辦法。楊敏躺在床上,從過馬路的驚心動魄,到送她回家的溫馨,談到他的幽默風趣,誠實淳樸,讓楊敏沉浸在了美好的回憶裡。

知道了“大灰熊”居然是楊敏的老師,又聽了楊敏的描述,楊敏表姐多少有點放心,但最後囑咐她,現在你們條件還不成熟,一定要把握分寸。最後表姐一臉嚴肅地說:“還有件事一定要記住,作為女孩子一定要守住自己,要不然將來吃虧的是自己!”這句話說得楊敏臉紅心跳,心裡不禁想:“表姐也比我大不了幾歲,說起來還挺有經驗的!”當然,在這種情況下,她也就只敢想想,說是不敢說的!

終於說服了表姐,楊敏一陣輕鬆。趁著表姐在洗漱的功夫,楊敏抓緊給張為康打電話。

聽著張為康在那邊“喂”了一聲,楊敏捏著鼻子說:“是大灰熊嗎?”

“小敏!是你嗎?”聽著張為康在那邊有點激動地聲音,楊敏覺得很受用。忍住笑,楊敏一本正經的說:“我不是小敏,也不是小紅帽,我是專打大灰熊的獵人!下午我就去打你這只大灰熊!”說完,楊敏終於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張為康說了聲“小壞蛋”,接著遲疑了一下說:“來的時候注意學校有沒有人!”

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讓張為康覺得有點刺激,想到能很快見到楊敏了,想著她那柔軟的腰肢,醉人的唇舌,張為康心裡麻酥酥的。在辦公室裡激動地來回走了幾圈,才覺得自己肚子餓了,這個時候外面沒有小商小販,沒地方買吃的。幸虧來的時候,張為康他娘讓他帶了好幾個饅頭和一些香腸炸菜之類的,讓張為康吃的香甜可口。

很快吃完了,楊敏還沒來。張為康打開電腦心不在焉的練習著五筆,心想自己這是怎麼了?他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初戀時的感覺。

那還是在初中一年級的時候,坐在他的斜後排有一個圓臉的,紮著兩條馬尾辮的女孩,張為康覺得非常得漂亮,就經常的側過頭去看她,有時候會碰見女孩的目光也朝她看過來,慢慢的兩個人的眼神就有了交流,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張為康只要看她一眼,就覺得心裡暖洋洋麻酥酥的特別的舒服,他覺得對方肯定也是和他一樣,因為每一次的目光接觸,張為康都覺得女孩的眼睛亮晶晶的,而且幾乎每一次自己的眼光看過去,總會有那雙亮晶晶的眼神等著他。即使下了課,兩個人也會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偷偷的你瞟我一眼,我瞄你一眼,有時候張為康連撒尿也憋著不去。那段時間,這簡直就

是張為康的精神食糧。

少年時代的感情總是來得快去的也快,特別是張為康,興趣轉移特別快,幹什麼事總是不能堅持,這是張為康後來自己總結的。一段時間後,張為康又把心思放在了自己的一個新同桌身上,這個同桌長得白白淨淨,手也長得特別的好看,張為康總是想,能用什麼辦法把這雙手握住摩挲呢?

這後來成了張為康的一種情結,女孩子漂不漂亮,有沒有感覺,首先要看手。有的女孩子看著挺漂亮,可手指粗笨,骨節粗大,甚至凍紅腫,張為康都要給她減掉七分,如果滿分十分的話。總之,圓臉的女孩再看過來,就很難捕捉到張為康的眼神了,不僅如此張為康甚至有點厭倦了,逐漸的這段眼神之戀就結束了。到了初二下半年,女孩轉校了,後來這所學校當年只有張為康、劉全心、張德勝考上了縣一中。

而這個女生在另一個學校複讀了一年,這一年張為康在劉全新、張德勝的鼓動下,心血來潮,給這個女孩寫了封信,沒想到女孩立刻給他回了封熱情洋溢的信,一下子把張為康嚇著了,又好長時間沒給她寫信,不久就聽說這個女孩中考又沒考上,又複讀了一年才考上縣一中,這個時候張為康已經是高三了,因為一直以為是自己導致人家又複讀了一年,所以他非常愧疚,以至於在學校裡偶爾碰倒,張為康也是嚇得趕緊跑路了事。

現在想想,真是夠丟人的。但是自從這件事以後,張為康老是懷疑自己興趣容易發生轉移,所以對任何比較長遠的事情都比較擔心會變,包括對待楊敏,他也害怕到最後出問題的很可能是自己。但是不管怎樣,就是現在,他在心裡無比熱切的盼著能夠見到楊敏。

終於聽到有敲門聲,張為康趕緊起來開門。門外卻不是楊敏,是同樣年輕的邵紅,“過年好,張老師!”邵紅笑得像朵花,張為康勉強擠出了笑容。接著是第二張年輕的臉,是宋小冰,“過年好,張老師!”同樣年輕的聲音,這回張為康有點高興,因為他期待著還有第三個。

終於等到第三個人出來了,還是那張俏臉,只是更加的圓潤了,還是那頭讓人一看就忍不住撫摸的柔亮黑髮,張為康的眼睛變得從沒有過的熱切。可是那人兒卻從來沒有過的一本正經:“張老師,給您拜個晚年!”只有“張老師”這三個字加重了語氣,張為康聽出了不情願。

張為康用失望的眼神看著楊敏,意思是說她們怎麼也來了。楊敏開心的“哼”了一下,故意嘲笑的看了他一下,昂著頭就進來了,心想就是不給你機會。這讓張為康心裡癢癢的,卻又不敢下手。

這時候邵紅看見了開著的電腦,搶著就坐下了,“我先來,你們等著!”張為康疑惑的看著楊敏,楊敏用狡黠的眼光別有深意的看著他:“張老師,我們準備用你的電腦練習一下五筆,可以嗎?”

“邵紅已經都搶了過去了,還有說不行嗎?”張為康無奈的說。三個人看著張為康的表情,都開心地笑了。楊敏更是向她們做了個鬼臉,手上擺出了勝利的姿勢。

一台電腦有點少。邵紅在練習,宋小冰坐在她的旁邊看,楊敏站在她們後面,不時地和她們討論,偶爾轉個頭去看看坐在辦公桌旁的一臉苦笑的張為康,心裡說,這個笨蛋。嘴上卻說:“張老師,你過來看看這個字怎麼拆?”

張為康無奈的走過去,站在楊敏的旁邊,告訴她們應該怎麼拆,“果然是這樣拆!張老師你真厲害!”邵紅和宋小冰大驚小怪的喊道。“那當然,要不然我怎麼當你們的老師啊!”邵紅和宋小冰沒異議,倒是站在一邊的楊敏,白了他一眼,眼裡卻滿是嫵媚。看的張為康心裡又是一蕩,可隨即臉上就做出了痛苦的表情。剛想離開,覺得一隻滑膩的小手,輕輕握住了他手,張為康激動地看了楊敏一眼,楊敏臉上不動神色,卻誇邵紅說:“沒想到你挺厲害的嘛!”

“那是!”邵紅也不謙虛。

張為康嘴上也附和著,心裡卻體會著那種心意相通的感覺,不知不覺反握住了楊敏的小手,側眼看了一下,楊敏的俏臉紅了。張為康忍不住故意的用手指輕撓楊敏的手心,很快楊敏的手心就潮濕了。再看楊敏,眼波流轉,似乎要滴下水來,胸口也在不停的起伏。張為康心念一動,突然朝她的脖頸哈了口氣,接著鬆開手退了回去。楊敏忍不住輕輕“啊”了一聲,邵紅兩個人回頭看了她一眼,“怎麼還有蚊子呢?這麼冷的天!”楊敏說得有點心虛。

“屋裡空調太熱了唄!”宋小冰鄙視她。

楊敏松了口氣,惱怒的看了張為康一眼。

張為康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