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情聖兵王護花行之桃花劫

正文 第18章 楊佳遇險

書名:情聖兵王護花行之桃花劫 作者:言悟 本章字數:322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05


莫雲龍這次可真火了,但是想到王愛妮平常不是這樣的人啊,平常的時候是個非常穩重的人,而且家教也非常好。上次都跟她說的很明白了,自己跟本不可能跟她有什麼好結果的。其實王愛妮這些天一直在糾結著她和莫雲龍的事,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心情特別的不好。妹妹看到此情況後,就偷偷的把姐姐的情況向母親說了。做為母親聽道愛妮用情這麼深,也是深深的感動了,但是王賓早都說了,絕對不允許她和高波來往,這讓做母親的特別為難。

妹妹愛彤把事又跟姐姐說了,愛妮真的沒想到做為母親,而且同樣是女人,她應該能感受到自己對莫雲龍的愛,沒想到母親聽道後,只是哎聲歎氣,這讓王愛妮很生氣,於是就跑出來到劉姐處。沒想到看到了莫雲龍和一個女人在一起,這讓她失去了理智。

莫雲龍看到王愛妮的樣子,大聲的說道:“你真的不可禮遇,向個潑婦一樣。”這一句話不要緊,氣的王愛妮眼淚就向斷了線的珠子,直往下掉。然後王愛妮拽起莫雲龍的一隻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後,跑來出去。看到莫雲龍胳膊上的深深牙印,李雲鶴臉上的肌肉動了動。文哥說道:“坐下來,沒想到你這麼招人喜歡。”莫雲龍想跑出去追也不是,不追又怕她出事。聽道文哥的話,莫雲龍說道:“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胡攪蠻纏的人。”說完後看了看上來送菜的劉姐。

李雲鶴看到莫雲龍坐下來,並沒有去追。也跟著坐了下來,說道:“你的胳膊沒事吧。”劉姐把菜放在桌上,看了看莫雲龍的胳膊,什麼表情沒有,轉身走了。“沒事,這還叫事。”說完後拿起一瓶白酒說道:“文哥,咱們喝白的還是啤酒。”“喝白的吧,聽說你挺能喝的。”“文哥您聽誰說的啊,我就一瓶啤酒的量。”“那好,我們就喝啤酒。我到要看看你的酒量是多少。”

劉姐送完菜後,從後門跑了出來。看到王愛妮在道邊上哭的很厲害,於是上前說道:“愛妮,走,我領你去一個地方,我有些話對你說。”

王愛妮現在很聽話,她現在唯一的想法想找個人安慰一下自己。倆人從後門走到樓上劉姐的辦公室,劉姐給王愛妮倒了一杯水說道“你先喝口水,我有些話想跟你說。”王愛妮接過水,一口氣喝完後說道:“姐,他怎麼那麼無情啊,我對她的心意您是知道的。”平常的時候,王愛妮也來過幾次,她知道莫運龍常來此處,一定跟劉姐不是一般的關係。

“你聽姐說,高波現在的工作很危險,上次你在他的大門口看到他的時候,他就很緊張。今天你沒看到樓下的那兩個人嗎,他們都是高波的領導。。。。。”劉姐慢慢的勸著王愛妮。莫雲龍跟文哥和李雲鶴接連喝了三瓶,莫雲龍感覺自己的酒量怎麼突然之間就提高了。要知道平常三瓶,差不多就好倒下了,沒想到現在臉不紅心不跳。難道是自己超常發揮嗎。

李雲鶴喝完三瓶後說道:“我不能喝了,一會我還要開車呢。”文哥說道:“那好,我和高波今天喝個痛快。”說完後又每人打開兩瓶,加起來就是每人五瓶了。劉姐菜上完後,再也沒有露面。李雲鶴看到倆人喝的差不多了,於是說道:“我們出去唱歌吧。”“好,文哥咱們先不喝了,到歌廳在喝。”文哥雖然冷靜,但看表情,現在已經多了。“不喝了,我們回去。”李雲鶴看了看時間,現在快半夜十一點了。於是說道:“那好吧,我們走。”莫雲龍走到吧台前,結了帳後,李雲鶴開車,莫雲龍和文哥坐在後面。

到了公司後,沒想到看到了瑪沙,這讓文哥酒醒了一半。“董事長,您怎麼在這。”瑪沙看到三人回來,也沒有說什麼,轉身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文哥跟著瑪沙朝裡面走去,莫雲龍和李雲鶴則回到自己的住處。走到樓下的時候,李雲鶴說道:“高波,那個叫王愛妮的女孩挺好的,看樣子你有點不滿意啊。”李雲鶴沒有一點吃味的意思,莫雲龍說道:“我們是不可能的,我的事你是知道的,睡吧。”說完後莫雲龍打開自己的門,走了進去。

楊佳自從跟莫雲龍分開後,身上的變化不算少。尤其是胸部的變化很大,今天沒有什麼事,準備回家看看老媽老爸。這些天楊佳接到一個演出任務,準備到東北的瀋

陽演出。在走之前,想回家看看。開車到公路上,楊佳就感覺到身後有人跟蹤,楊佳很緊張,加大了油門,但是後邊的車也跟著加速。齊放跟在楊佳的車後面,也發現了跟蹤。莫雲龍走的時候交待過,不允許隨便的暴露他的身份,現在得想辦法通知莫雲龍,但是又沒有電話號碼。

於是齊放想到一個辦法,就是製造車禍。前面是紅綠燈,楊佳把車停在紅綠燈處,等著紅燈過去。後邊跟蹤的車緊跟著楊佳的車停在後邊。看到紅燈停下後,後面的車上下來兩個人,直接走到楊佳的車旁邊,用手使勁的拉著楊佳車上的門,怎麼拉也沒有拉開。楊佳還是挺聰明的,後到有人跟蹤,有把車窗全部都鎖死了。看到有人拉門,雖然是鎖死了,但是楊佳還是挺緊張的。

齊放盯著倆人,看到紅燈變綠燈,看到楊佳狠踩油門,汽車朝著前方沖去。倆人不緊不慢慢的上車後,再次的朝著楊佳追去。在一處人比較少的地方,跟蹤人突然加大油門,超過楊佳的車後突然停了下來。楊佳來不及刹車,兩車發生的碰撞。齊放看到楊佳的車出了車禍後,馬上下車,用布蒙住臉後,下車朝著倆人跑去。倆人沒想到自己被跟蹤了,還以為這次完成任務了。倆人正準備打開楊佳的車門,就發現身後有人。想回頭也不及了,齊放朝著倆人的後腦勺打了過去,然後把倆人扶到他們自己的車上。拿起手機打了報警電話,齊放走到楊佳的車旁邊,看到楊佳身體沒事的樣子,於是自己又回到車上等著員警來。

楊佳看到一個蒙面人,站到自己的車旁邊看了看就走了。她想一定是上次救自己的人,一定是莫雲龍。楊佳的膽子就大了,直接下車走到齊放的車旁邊,想打開車門,但是裡面已經鎖死了。齊放看到楊佳下車後,就知道他想幹什麼。想對她說幾句,但是看到員警開車過來了,就沖著楊佳指了指員警。

錢飛龍也來到本市了,他不聽錢永深的話,安排人在楊佳住的地方盯著。而他自己則在酒店裡面等著美人的到來。花花公子的心態,讓他過著非常奢侈的生活。人的物欲滿足的時候,就開始想到淫欲,這也和家教有關。洗完澡後,正躺在大床上哼著小曲。一會聽道敲門聲,高興的他鞋都沒有穿,跑著去開門。打開門的一刻,讓他傻在門口。

兩名員警說道:“你是錢飛龍嗎?”“是的。”“那好,跟我走一趟。”說完戴上冰涼的手拷。

錢永深的辦公室裡面,錢永海坐在弟弟的紅木沙發上,喝著上品的龍井茶。“哥,你到說一句話啊,飛龍在看守所,用什麼辦撈出來啊。”“我的想法是什麼也不用做,本來不是什麼大事,事情都沒有成為事實,只是未遂,讓他在裡面呆幾天,要不然出來後還是這樣。”“那你也得打招呼啊,別讓他在裡面吃虧。”“吃虧是好事,這次的教訓要讓他記住這一輩子,我到是擔心,就怕他變本加厲,現在有能力幫他,到時候我們走了,誰能幫他啊”錢永海擔心的確實是心裡話,錢飛龍仗著家庭有背景,天不怕地不怕。上初中的時候,就曾強姦過一名女學生,最後私了算是完事。

“哥,你說那個叫楊佳是什麼人,飛龍在這個女人身上吃了兩次虧了。”“我調查過,沒有什麼背景。”“要是沒有背景的話,飛龍也不可能出現問題,他身邊有那麼多人保護他,怎麼可能倆個保鏢就昏倒在車上呢。”哥倆個也想不明白,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錢飛龍在看守所裡面,盯著天花板。這是他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看到門口放的一個窩窩頭和一碗湯,就想把他扔出去。“這樣的飯是人吃的嗎,等我出去後我一定會不讓你們好過。”錢飛龍大聲的喊叫。他想大伯一定會找人把自己救出來。喊累了,肚子開始叫喚起來。自己一天沒吃東西了,看到這樣的飯,誰有食欲啊。

莫雲龍早上起來的時候,看到齊放給自己留的暗號。於是他到操場上,看到文哥他們正在練功,莫雲龍坐在旁邊的椅上,看著他們。李雲鶴走過來,坐在他的身邊說道:“看樣子你有心事。”“沒有啊。”看到高波不承認,李雲鶴也懶著在說。倆人沉默了有五分鐘,莫雲龍說道:“我想出去一趟。”“最好別出去,上次到你常去的飯店,文哥可是懷疑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