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Ⅰ The Girl 第一幕 毒藥以及女孩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417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56


第一幕 毒藥以及女孩

1

我坐到了地板上,這個狹小的空間只夠擺下一張桌子和一張床,櫃子也是破爛貨,櫃門都蓋不上。

地板有點冷,但我差不多也習慣了。

窗戶很模糊,看不到外面,就像是蒙上了一層灰,但外面卻也是灰暗的,僅僅只有微弱的光透射進來。

我拉起了袖子,露出了黑色皮夾克下的的手臂,白皙的手臂上並沒有傷口,但是卻有更加詭異的東西。

就像是藍色的線,或者說血管,就藏在皮膚之下,蜿蜒得如同真正的得就像是血管……或者說,它就在血管裡面。

我只知道我大概活了十六年,但我差不多快要忘記自己的生日了,就像快要忘記自己是如何離開家人的了,就像是忘記這麼多年是如何活下來的了。

但我還記得很多事,還記得自己手上血線是怎麼來的。

我有著像是女孩一樣的姣美面容,還有柔順的黑色長髮。也正是因為這個,我曾一度是男妓的人選,有不少闊佬很好這一口——有什麼能比侵犯一個可愛的男孩子更有趣的呢。

我把手伸進了抽屜裡,胡亂地翻動著,我能感覺到從身體深處上湧的熾烈溫度,那種如同熔岩一樣的東西會把我燒成灰燼,就像是其他人一樣……變成滾燙的屍體。

“這個死人還記得我的時間……真是夠了……”我摸到了一根細小的針管,外殼已經被黑黃色的物質浸染,那是被使用多年的象徵。

我脫下了皮手套,繼續把袖子拉高,咬著衣服,鼻子因為用力而扭曲。同時把頭髮挽到一邊,然後把針筒插進了之前的塑膠袋中,那個骯髒而妖異的小袋子裡,裝著我的“生命”。

那是能讓我“冷卻”下來的東西,也就是我工作的報酬。

“該死的阿道夫……”我咒駡著,推動針筒,把那些藍色的黏液吸進針筒,“……不過這次,也幸虧他預付了工資。”

我不想體驗那種能把人腦髓都燒穿的痛苦,那種感覺我一次都不想再體驗了。

泛黃的針管尖端散發著詭譎的光。

我用力地把針插進了自己的左臂,就像以前那樣把那些液體注入我的血管。

這是名叫“冰冷”的毒藥。

混亂的快感和寒冷在迅速地從我的手臂上擴散。

五年過去了……明明已經無數次注射這種東西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呻吟喘息……

還有微笑……

五年前,底層流傳了一種毒品,它的名字叫做“冰冷”,也正如它所言,那是如同冰冷一樣的快感,但如果斷吸的話,身體就會變得非常灼熱,就像是火燒一樣,最後死去,變成一具滾燙的屍體。

在注射“冰冷”之後,吸毒者的身體會快速冷卻,能活下來,也能繼續享受這病態的快意。我猛的抽出了針管,抓起了床底下的劣質酒,仰頭痛飲,粗糙的酒液灼燒著我的咽喉,也在不斷地燒毀我的神經。

但是在那之後,這種毒品已經消聲滅跡了,絕大多數的吸毒者也變成了屍體,這種曾經廣為流通的毒藥,在短短幾天內徹底消失了。

但我是倖存者,也是……最不幸運的人……

我碰到了阿道夫,他以這種毒品作為報酬雇傭著我。很明顯,如果我要活下去,那我就要聽這個男人的擺佈。而我也沒有勇氣去面對死亡,或是面對那火焰遍佈全身的痛苦。

或是……抗拒這種快感。

我作為他手下的殺手和小偷已經接近四年了,我所要的報酬僅僅只有這個,而我也能多少控制一點毒癮了,或許三四天才用得著“一次”。

錢都算不上什麼……已經算是……像是蟲子一樣活著了。

我把空蕩蕩的酒瓶扔到了床板上,有點煩躁地甩了甩手。床板是我前天換的,一同換的還有純白色的被子,它可能是這個房間裡最好的東西了。而之前的那個棉絮已經用爛了,早已經被我扔到了臭水溝裡。

快意在如同潮水一般消退,酒意也是,這種劣質的酒,根本就是骯髒的水,卻還帶著比辣椒還重的辛辣。

我支起了身體,把頭發放了下來,有點失神地看著房門。

這是在小巷深處的,最陰暗的角落中的小房間,就該是我這種人活著的地方。

我有時候會想,作為殺手也隨時會死,但我為什麼卻不害怕呢?而我卻又為什麼……會害怕因為沒有“冰冷”而死去呢?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要活下去……

我看了一下手錶,那是上個星期從一個肥胖傢伙的屍體下找到的,那金閃閃的光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我,而這個手錶卻是也價格不菲。恰好我缺個看時間的東西,就勉為其難地“借用”吧。

已經接近日暮了,今天晚上似乎就要行動了,不過說實話我對時間的感覺很差,只能靠時鐘來確定時間。

“該死的日子。”我點了根煙,吸了一口,用力地吐了口氣。

我摸著手邊的火槍和短劍,眼神忽而變得冷厲。

2

我披上了黑色的外套,護腕和露趾的皮手套給了我一點力量感和安全感,火槍裡的火藥很足,鉛彈能在近處打爛敵人的臉。 黑色的輕甲夾層裡放著我的刀刃,在黑暗中沒人注意得到我黑色外衣下面藏著什麼。

我在街道上快速地走著,我已經習慣了這種黑暗的環境了,如果現在要我去明亮的路上走,反而會讓我感到不適,就像是把老鼠扔到聚光燈下。

腳下的髒水散發著陣陣惡臭,那是生活污水和排泄物混雜在一起的味道。

我在目的地停下了。這個房子在底層的確算是豪華,或許這又是一戶有錢的人家,到時候該進去搜刮搜刮了……反正他們也是要被我殺掉的了。

但任務很奇怪。

我敲響

了門,同時握緊了手中的火槍。

一個中年男人打開了門,他看上去有一點緊張,或是……有一點心虛。

“您好。”我輕聲說,“晚安。”

我抬起手,扣動扳機,引爆的鉛彈把他的臉打爛了。

血液,煙霧,還有爆響幾乎是在同一刻出現的。

我瞥到了他放在身後的獵槍,可惜的是他已經沒有機會再用了。

“你還不夠快。”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

如果我記得沒錯,還有一個女人……

我看向了客廳的沙發,把手指捏得劈啪響。

啊……看到了,她就在那裡。

“您好,夫人……”我輕輕地笑著,看著面前的女人,“做個好夢。”

迎來的是一個花瓶,還有一把尖刀,她直接把它扔向了我。

我側過身子閃避,非常輕易地躲開了攻擊,在女人一拳打來時欺身而進,前手控制住了她的手臂關節,後手拔出胸前的小刀,一刀刺穿了她的胸口。

迅捷而精准,我算是知道為什麼阿道夫一直讓我為他工作了。

鮮紅的血液濺到了我的臉上,也多虧我扛住了她的手臂,否則血液會噴滿我的全身。我倒不是覺得噁心,而是衣服會變得很不好清理。

我舔了舔嘴角的血液,而後吐了出去。

“真噁心。”

接下來還有一個女孩……啊……對,就是這家人的女兒。

我扯下了女人的外套,用它擦乾了我臉上的血跡和刀刃上的血液。

“差點忘了件事兒。”我拍了拍頭,自言自語道。

我回過了身,把男人翻了個身,把他身上的鑰匙串拿走了,沒這個鑰匙串,我可沒辦法翻箱倒櫃地找東西。

活動了一下脖子,把小火槍裡的彈藥填裝好,開始打量起這個屋子。

銀色的燭臺散發著微光,品紅色的羊毛地毯柔軟舒適,紅木的桌子典雅而耐用,空氣中的食物氣息還未散去,我很少能聞到這麼香的味道了。

我抓起了桌上的水果,嘎吱嘎吱地嚼著。

殺人者就是這麼讓人憎惡,他會來奪走你最珍視的東西。

而你最珍視的,不就是你這條命嗎?而他就是來掠奪這件東西的。

我注意到了一個細節,就是桌子上有一個單獨的小盤子,裡面盛放著食物,如果猜的沒有錯的話,這些食物應該是那個“女孩”的。

“啊啊啊……”我把果核吐到了盤子裡,開始在屋子裡遊蕩了起來,短靴的鞋跟輕輕地碰撞著地面,在這個安靜的空間中回蕩。

“在哪兒啊……你快出來啊……”我慢悠悠地在裡面晃蕩著,輕輕地說著,就像是幽魂。我在客廳裡看到了一幅畫,那是一副巨大的油畫,畫面上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她可能只有十四歲,或者更年輕一點。她的頭上頂著一個小小的光圈,背後的潔白翼展明亮而純潔,可她也被漆黑的鐵鍊鎖住了,那是於背後暗紅色的背景中出現的粗大鐵鍊。她的雙臂也被高高吊起,鐵鍊在她的身體上留下了黑紅色的印記。至於雙腿……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兩條猙獰的蛇尾,腐爛的鱗片層層脫落。而她的表情也是詭異的,帶著無垢的天真,還帶著享樂般的迷醉,還有苦痛,以及“超脫”。

“真夠晦氣。”我在它的前面停住了,朝著它吐了吐口水。

我想了一會會,克制住了把它扔進壁爐的火堆裡的想法。

小臥室裡並沒有人,甚至連該有的床鋪都沒有,我甚至都開始懷疑阿道夫在騙我了。

“總之……看看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也好。”我點了根煙,自言自語道。

我推開了主臥室的門,開始在裡面翻箱倒櫃地找財物了。裡面有不少金鐲子和戒指,還有點金幣和銀幣,我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去回頭搜一下那個女人的身了,說不定能拿到幾個值錢的首飾。

在我推開床板之後,我看到了……一個向下的樓梯。

我把煙頭摁在了床榻上,走了下去。

羊毛燒焦的味道可真難聞。

3

大概向下了十幾個階梯之後,我碰到了一扇門,所幸的是有鑰匙,摸黑撬門可不是件簡單的事兒。

我推開了那扇小門,悄悄地走了進去。

在進去的瞬間,我聞到了些許熏香和女孩體香混雜的味道。

這是個地下的小房間,而這裡,才是這戶人家“女兒”居住的地方。

搖晃的燭火映照出中間的那個女孩,那個如同在花朵中心綻開的女孩。

她大概比我小一點,可能有十四歲,淡粉色的嘴唇,小巧的鼻樑,以及微微閉著的眼睛,面容精緻得讓人感覺不到真實。黑色的長髮披散著,鎖骨清秀好看,細嫩的肩膀和大腿都展露在外,說實話那纖細勻稱到沒有一絲贅肉的腿的確讓人有上去把玩的衝動。就算是用誇讚的方式,她的胸部也很難稱得上是“大”,屬於比較小一點的類型,比較平坦,不過倒是很好看。

柔軟的腰肢,還有白的耀眼的肌膚,以及那毫無防備的臉,都讓人喜愛……乃至產生霸佔的想法。

“哎呀……”我吐了口氣,“在這裡呢。”

阿道夫交給我的任務是,把這家的父母殺掉,把她們的女兒帶回去,到時候再給我派發新的任務。

那個女孩抬起了眼,漆黑的眼瞳定定地望向了我。

“你是?”她疑惑而又有些興奮地問道。

我托起了她的下巴,挑了挑眉。

“先告訴我你的名字。”“艾米。”

她的聲音無比柔弱,卻又如同銀鈴一般清澈。

“那麼……現在,艾米。”我停頓了一下,“你現在是我的了。”

我摸到了她的大腿,那光滑柔軟的腿部手感的確不錯。

而後我看到了……她的右腿上,也有著藍色的妖異絲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