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Ⅰ The Girl 第二幕 鎖鏈以及第一夜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514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56


第二幕  鎖鏈以及第一夜

  1

  我看了一眼艾米,而後把她抱了起來,她比想像中要聽話,也比想像中要輕。

  就好像抱起一隻小貓。

  我估計她的身材也屬於嬌小的類型,可能只能到我下巴的位置。

  但是抱起一個女孩多少還是有點麻煩的,我咬了咬牙,把她扛在了肩膀上,這樣就方便的多了。

  她穿著白色絲綢的長裙,說實話這種顏色的裙子在下層很難見到,價格也是非常高昂,這裡的人大都穿著黑色或者深褐色的衣服,白色的衣服在這裡太容易弄髒了,也太容易被像我這樣的人盯上了。

  “那個……”她輕輕地說,“有點痛……”

  “相信我,一會兒就不會再痛了。”我小聲地說道,語氣像是安慰,又像是命令。

  我走上了階梯,但是我又注意到了身邊小櫃子上擺放的東西,那是一些透明的小玻璃瓶,裡面裝著黏稠的藍色液體。

  我沒有看錯,那絕對是“冰冷”。

  我拉開了口袋,把它們全部都塞了進去,

  艾米有點怪異地看了我一眼,沒說話,但那時的我沒有去思考,也沒有去看她的眼神。

  那時的她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同類。

  “你要帶我去哪?”她有點艱難地別過頭,小心翼翼地看著我的臉,就像是受驚的小鹿。

  “出去。”

  “去到哪?”

  “等會你就會知道了。”

  “你見到了我的父母了嗎?”

  我愣了一下,踏在階梯上的腳也停頓了一下。

  “見過了。”我繼續跟她聊著,向上走著。

  “除了父母以外……我很少能見到別的人呢。”

  “你這次看見了我。”我說道,“覺得很奇怪嗎?”

  “父母幾乎不會讓我見其他人,從好幾年前開始……就是這樣了。”艾米嚅囁著,那副模樣真讓人憐愛。

  我認為她似乎還沒有意識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兒,或者說,還沒有意識到現在發生了什麼,她應該還是迷迷糊糊的,不過她馬上就要迎接殘酷的事實了,事實應該能一個悶棍把她打醒吧?

  還真是滿腦子惡趣味的想法。

  此刻我已經回到了主臥室裡,

  “你的父母死了。”我低聲說道,而後看向了她的臉……

  但是她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悲傷的表情,甚至可以說毫無表情。

  “啊……”她輕輕地歎了口氣,像是發呆一樣地看著前面,黑色的柔軟長髮蹭到了我的胸口,就像是衣服裡柔軟的羽毛襯底。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從門縫裡看到了那個女人的屍體,熱氣還在繚繞,鮮紅的血液就像是綻開的花朵。不知為何,我伸出了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你在幹什麼!”她忽而尖叫,身體開始亂晃了起來。

  “我不希望你看這些……”

  “他們是……你殺死的嗎?”

  我感覺到了指縫裡滲出的溫熱液體,那種透明的,帶著鹹味的溫熱液體,正隨著她身體的扭動而不斷從我的指縫間滴落。

  我咬緊了牙齒,扛著她,跨過了那個女人的身體,快步地走了起來。

  “我來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死了。”

  “……”

  她的身體在瞬間放鬆了下來,我也松了口氣,悄悄地張開了一下手指,讓她能看到外面一瞬的景象。

  讓她見到她父親最後一面……算是我的一點私心吧。

  或者說……最仁慈的殘忍。

  反正都是一時性起的惡趣味。

  因為……反正她之後也要落到阿道夫手上吧,這樣好看而嬌弱的女孩可是施虐狂們的最愛,應該能賣個好價錢。

  我帶著她,走出了家門,而後迅速地消失在了黑暗的街道上。

  就像是鬼影一般。

  2

  城市的夜晚很黑,幾乎沒有人會注意到我,就算是帶著這樣的一個女孩,也很少有人看向我,因此我非常快速地到達了家門口。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白天和黑夜有什麼不同,或許夜晚只是稍稍暗一點,但我沒什麼感覺,

  那是一條極深的狹窄巷道,只夠一個人行走,小道兩邊的牆壁上有著詭異的黏稠液體,那是污水和油煙堆積多年的結果,下水道的氣味不斷擴散著,初次到達這裡的人,都會感到些許不適。

  我抬起頭,兩邊牆壁的中間夾著“高塔”和“光”,但那又毫無疑問的是遠處的東西。

  艾米被我扛得太久了,她在路上偶爾都會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如果一個人被扛了這麼久還保持清醒,放下來之後估計會吐得一地。

  “好難受……”那是她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聲音,她快要堅持不住了。

  “乖乖乖……就快到了。”我安撫道,再用力地顛了顛她。

  或許是她身體太過纖細了,等到我走到家門口時,她的長裙上也沒有沾染上任何污漬,反而是我的左肩上沾滿了這種噁心的東西。

  “該死的……”我咕噥著,“又要花好大的勁去洗了。”

  阿道夫就在門口等著我,他依舊是那套讓我討厭的裝束,筆挺的黑色襯衣,還有高帽子和手杖,帽檐下的眼瞳閃動著,在我看來就像是老鼠的眼球。

  “您好……歡迎回來。”他笑著,挑了挑眉,而後把煙盒裡的煙遞給了我,那是比我煙盒裡煙好的多的煙,價格是可能比我的要高上數倍。我接過了他遞來的煙,點燃了它,用力地嘬了一口。

  艾米這個時候很乖巧,一動不動,也不發出任何聲音,就像是被我打昏了之後的樣子。

  阿道夫伸出了他的手,我也很自然地把大多數首飾遞給了他,這算是一個不成文的小規定,我要交出所有搜刮來的首飾——的確我也不敢把它們輕易賣掉,如果被人發現是殺手,之後的日子就很難有安寧了,而像阿道夫這樣的人,大都有處理這些首飾的方法。

  但我仍然可以留下個別首飾,還有搶來的錢,阿道夫知道這一點,但也不會說什麼。

  “不錯……”阿道夫笑著把它們揣進了自己的口袋裡,“清道夫們都沒有你這麼仔細。”

  “得了吧,我只是隨便拿的。”

  “但你拿走了絕大多數的……唔……不過我們今天的話題並不是這個。”他說著,踢了一腳腳邊的空罐子,“而是這個可愛的傢伙。”

  “我知道……暫時放在我這裡。”我有點不屑地說道,“然後呢?放多久。”

  “誰知道呢?”他聳了聳肩,“或許一兩天,或許一兩個星期。”

  “真夠煩人的。”

  “但報酬還算滿意吧?”

  “還行……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他有點神秘地笑了笑,在我耳邊低語道:“還得請你把房間借我用用。”

  “怎麼?”

  “到時候你就知道

了。”他揚了揚下巴,“把她也扔進去。”

  “好好好。”我有點無奈地把門打開了,“有什麼事情可別找我。”

  說著,我把艾米扔到了自己的床上,她驚叫了幾聲,但她似乎太虛弱了,連掙扎起身都很困難。

  “我可不想看你。”我說道,有點不耐煩的意思,“快點,以你最快的速度搞完。”

  我的第一反應是他想要強暴她,但是我又不可能去說什麼。

  “我很快的。”他低笑著,走進了我的房間,摘下了帽子,順手關上了房門。

  我轉過了身,望著通向這裡的小巷,用力地抽著煙,讓青色的煙霧在自己的肺裡打轉,而後再吐出一個煙圈。

  背後的房間裡傳來了艾米連續的驚叫聲和喘息聲,她銀鈴般的聲音在此時變成了哀鳴,說實話這種女孩也真夠可憐的,在失去自由前,還要被這種傢伙侵犯。

  我皺起了眉,把這根煙的最後一點抽了個乾淨,而後把煙頭扔到了地上,把它碾滅。

  我摸到了口袋裡的小瓶子,每個小瓶子都抵得上我兩次的用量了,而我一下子就收到了接近五瓶,這可能是我這次的最大收穫了。我還沒緩過神,阿道夫就推門走了出來,手上抱著艾米的絲綢長裙,這個裙子的價格並不菲,被搶……倒算是理所應當。

  “行了。”他大聲說道,像是在宣告勝利一般,“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還真是‘扒皮抽筋’呢。”我嘲諷般地說道,“連這個東西都要搶走。”

  “呵……不過我不太理解你,明明有不少報酬和錢,卻還一直住在這種小地方。”他戴上了他的禮帽,與我擦身而過,“可真蠢。”

  “我可沒必要管你,混蛋。”我毫不猶豫地反擊道。

  不知道為何,我開始擔心起在裡面的嬌弱女孩了。

  “哦對,差點忘記了。”他拍了拍手,把鐐銬和鎖鏈遞到了我手上,“看你沒什麼東西……算我送你的。”

  接著他就快步離開了。

  我看著手上的鎖鏈,有點懵逼,稍稍思考了一下之後,我推開了房門。

  關於這個女孩……我有點疑惑。

  她此刻蜷縮在我床鋪上的一角,裹著我的新被子,不用想也知道她此刻是沒穿衣服的。身上多了幾個紅色的印子,像是被掐或是被毆打過後留下的痕跡,眼角的淚痕還沒有散去,我握緊了手,眼淚流過之後的粘粘的手感還在。

  我把鎖鏈扔到了桌子上,理了理頭髮,看著艾米的臉,那副表情很平和,但我的疑惑感卻越來越重。

  我疑惑的是,她為什麼不哭不鬧,為什麼只是瑟縮著,為什麼她這麼快就接受了命運。

  有一個不切實際的猜測出現在了我的腦中

  “他對你做了什麼?”我問道。

  “那個……他只是把我的……衣服搶走了。”

  我突然煩躁了起來,十分暴力地扯開了她身上的被子,她驚聲叫著,手忙腳亂地從我的手上搶回了被子。

  她的身上沒有被侵犯的痕跡,內衣內褲都還完好,白色的布料帶著些許清純的感覺。不過說實話要是阿道夫這麼快就折騰完的話,我倒是有新的方式嘲弄他了。

  我還在懷疑……她還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

“你知道你接下來……要做什麼嗎?”

  “大概……也算知道吧。”她清澈的眼瞳看著我,讓我不由自主地收回了目光,“我會被賣到哪裡去呢?”

  “我不知道,我也沒必要知道。”我轉過了身,“我也不想知道。”

  她低著頭,沒有繼續說話,食指交錯著,但目光偷偷地飄向了我。

  “但在這之前,由我來管理你。”我特意用了“管理”這個詞而並非“照顧”,我也不想對跟自己毫無關係的人負太多責任。她很聰明,明白很多事,也很懂事……但是為什麼……我感覺她身上缺少一些東西。

  或者說,幾乎沒有東西。

  就像是被“剝奪”了意義一樣。

  3

  我給她找了一件我的舊衣服,寬大的上衣幾乎能遮蓋到她的大腿中央,怎麼說呢……可能是因為容貌精緻而且纖細可愛吧,這樣穿著倒也不顯得難看。

  我看了看手錶,已經接近晚上十一點了,幸虧換了床鋪,新床鋪比之前那個大了一圈,雖然不算大,但好歹能睡下兩個人了。

  我不知道阿道夫要怎麼安排她,而且怎麼說也是個女孩子,我不可能直接把她扔到地上,可能會使她生病壞掉,就算不出於這一點,沖著她的可愛和乖巧,也不能把她隨隨便便地“弄壞”了。

  她經常會盯著我看,說實話那清澈見底的眼神讓我感覺極度不自然,就像是用刺眼的光照射爛泥一樣。

  “很晚了。”我說道,吹滅了蠟燭,“就在這裡睡吧。”

  背後就是女孩的柔弱身軀,還有那份溫暖和香氣。

  她一直很少說話,也不說自己餓不餓,只是坐在床腳,一直盯著我看。

  “嗯。”她輕輕地回應,但我知道,她還是在一直看著我。

  我閉上了眼睛,漸漸進入夢鄉。

  4

  我很少能睡得安穩,這是這麼多年做殺手和小偷的後遺症,還有……一次半夜的毒癮發作。

  我的神經仿佛在那一瞬間被徹底燒毀,就像是被滾燙的烙鐵翻炒一樣。

  我不知道我那一晚吐了多久,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撐到白天阿道夫來的。

  今晚,我依舊敏感,一點點聲音都會讓我醒來。

  身邊的熱度似乎慢慢地消失了……

  我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微光下那個女孩的身影,黑色的髮絲如瀑般垂落,細嫩的手指扣著牆壁上的凹痕,纖細的雙腿輕輕地顫抖著,跌跌撞撞地在地上走著,用力的喘息著,吐出的白霧在夜晚凝結,微卷的睫毛也在微微顫動。

  她正在吃力地向門口走去,手臂和雙腿在不斷發抖。

  “艾米。”我喊住了她,“過來。”

  她愣了一下,乖巧地轉過了身,雙腿依舊在顫抖,眼神就像是犯了錯的孩子,躲閃著,帶著羞恥感,像是認錯一樣,讓人發不出火。

  “你想幹什麼?”我放緩了語氣。

  “只是……走走……”她扭扭捏捏地說,聲音低得像是蚊子哼哼。

  “好吧……”我猛的起身,鉗制住了她的手臂,把鐐銬的一段扣了上去,把另一段扣在了床頭上,鎖鏈在此刻發出了清脆而詭異的聲音。她因為重心不穩,而一下子癱坐到了地上,抬起頭,呆望著我。

  “就這樣。”我沒有繼續理會她,閉上了眼睛。

  在幾分鐘後,我又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音,而後又再次感覺到了女孩溫熱的體溫。

  “抱歉……”我聽到了她的聲音,如同幽夢一般輕柔。

  我的心猛然一縮,就像是被一隻無形大手攥緊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