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Ⅰ The Girl 第五幕 清晨以及忍耐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43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55


第五幕  清晨以及忍耐

  1

  我醒得很早。

  我每天都是休息,更不用說出門走路了。

  我從很早以前就是這樣了。

  但他看上去很累,身心俱疲,就像是被擰成幹抹布一樣。

  居然一開始就騙我啊……真是……

  我不會在意那個的呀……

  因為我在意的……

  是你……帶我離開這件事啊。

  你能給我意義嗎?

  意義……

  意義……

  我摸到了那個手錶,看著時間,現在僅僅只是早上6點37分。

  我捏著它,把它放到了我的手心上,看著秒針哢嚓哢嚓地轉動。

  分針會在秒針跳動六十次後前進一格,分鐘移動六十次後,時針會再前進一步。

  我要看著它跳動多少次呢……

  我掰著手指。

  “六千五百四十次。”

  我要等這麼久啊……

  那在這之前……就請讓我繼續注視著它吧。

  我伸出了手,用力地擦去了鼻尖上的血痕。

  “還是……好痛……”

  我發過誓了哦……

  我想要得到意義。

  你給我的意義。

  屬於我和你的意義。

  2

  我的背好像被她戳了一下。

  我勉勉強強地睜開了眼睛,映入眼中的依舊是那會讓我反胃的微光,我皺緊了眉,再次用力地閉上了眼睛。

  “應該起床了哦……”她在我的耳邊呢喃著。

  “煩死了。”我推了她一下,但還是掙扎著起身了。

  每次起床的時候,頭髮總是亂糟糟的,梳理的時候總能感覺頭皮發疼,還能聽到頭髮斷裂的輕響。

  我的容貌並沒有給我帶來任何東西,除了莫名的欺侮,那是一個高個子的傢伙做的,也是蠻久以前發生的事了。

  看著那個人的臉被我打爛,我覺得很有成就感。

  艾米半蜷縮著身體,依偎在我的手邊,純真可愛的小臉讓人提不起任何傷害她的念頭。

  她輕輕地笑著,就像是在說著“早安”一樣。

  鐵鍊和紅紅的鼻尖此刻是如此刺眼,幾乎要灼傷我的眼睛。

  “沒辦法沒辦法……”我在心裡告誡著自己,“你是沒辦法的……”

  她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安靜地看著我。

  “好了好了……我去出去了。”我說著,穿上了外套,“可別亂跑。”

  她輕笑著,晃動了一下手上的鐵鍊。

  我走了出去,用力地關上了門。

 

  今天我還是去往了昨天早上的那個麵包店,但這次我學聰明了,只給了他一枚銀幣和七枚銅幣。魁梧的老闆握著尖刀,不悅地看向了我,而我也用兇狠的眼神回敬了他。

  我和他沒有一點點的交流,但是氣氛卻是劍拔弩張的。

  但他沒有說什麼,像昨天那樣把食物打包好,遞到了我手上。

  “哼……”我出了口氣,心情好了一大截。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艾米正抱著她的膝蓋搖晃著,哼著不著調的歌。

  “拿好。”我把麵包扔了過去,看了看牛奶瓶,稍稍遲疑了一下,也扔了過去。

  “謝謝您……”艾米低著頭,還是用著她那輕柔的聲音,“您……很溫柔呢。”

  “這東西和我不搭邊。”我說著,坐到了椅子上,“這是和我最不搭的詞。”

  “但是事實如此。”她挑了挑眉。

  艾米其實很聰明,言辭禮貌但是非常犀利,但她可愛而嬌弱的外在形象卻隱藏了這一點。

  “很犀利的言辭。”我說道,“看樣子我要對你改觀一些了。”

  “抱歉。”她聳了聳肩,又退回了她的小角落,用手撕著麵包。

  “我第一次照顧人。”我喝了口水,繼續說道,“但我見過別的像你一樣的女孩子,她們大多都很膽小,每天擔驚受怕地生活,害怕被賣掉或是死去,或是想盡一切辦法逃跑,但你很鎮靜,至少我感覺你表現得很鎮定。”

  “謝謝……”

  “你受過極好的家教……認得字嗎?”

  “認得……”

  “我寫個名字都麻煩。”我把最後一點麵包吞進了肚子裡,然後猛灌了一大杯水。

  她依舊盯著我,目光從未有過遊移。

  “我有什麼好看的?”

  “我在找一些東西。”

  “找什麼?”

  “意義。”

  我看向了她的臉,那是極其認真的表情,認真得讓我感到了惶恐。

  “什麼意義?”

  “我的意義。”

  “我可沒有什麼意義值得你去發掘。”我說道,別過了頭,“我的意義就是繼續活下去,繼續……一直活下去。”

  “現在定論還為時過早。”艾米說著,語氣就像是一個成熟的大人。

  “還真是令人討厭的論調。”我撇了撇嘴,“反正也就一個星期,到時候你就知道你要面對的是什麼了。”

  她低下了頭,黑色的柔順髮絲也耷拉了下來。

  我沒理她,走出了家門。

  3

  我去往了市場。

  那是個很大的廣場,市場的邊上就是關所,那個連通著下層的入口,同時也兼備著運送貨物的作用。說起來,耕種區有很大一部分在底層,每天都有運送上去的糧食,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紡織品和畜牧業產品。夜眠城與其說是一個城市,不如說是幾個被強行合併在一起的小鎮,它們的經濟並不是一體的,而是各自分散的。

  底層的市集其實很亂,不只是滿地的雜物和污水,還有小偷,混在人群中的小偷多得離譜,一個不小心錢袋就會不翼而飛。

  這裡

的市場幾乎沒有任何秩序可言,亂七八糟的攤位,小偷……還有一堆價格詭異的東西,根本就沒有人管理物價或是攤位。而在關所站著的士兵僅僅只是站在路口,

  我這次來,僅僅只是想買點火藥,家裡的那些有點受潮,不能用了,而且最近的那次行動,也廢了我不少火藥。

  那個男人被打爛的臉,在我的面前一晃而過。

  還有艾米的臉……那個純真的面容。

  “他媽的……”我皺起了眉,在人流中穿行著,尋找著賣火藥的小販。

  按道理,這種小販都只會出現在角落裡。

  幾分鐘後,我在廣場的一角停住了。

  我在黑暗的角落中找到了這個販子,那是在房屋陰影深處的角落裡,如同黑暗中鬼魅一樣的人。

  我丟了幾個銀幣給他,那個隱藏於漆黑兜帽之下的蒼白人臉稍稍抬起之後,又再次遁入了黑暗中。

  接著他把一個小瓶子遞到了我的手上。

  “感激不盡。”我說著,把小瓶子裝到了口袋裡。

  黑影中的人只是聳了聳肩,沒說話。

  我去市場裡晃了一個大圈,買了點食物和水果,說實話我很少買這些東西,我也不太理解我今天為什麼要發瘋去買水果。

  艾米的表情,神態,舉止,都在我的心中揮之不去。

  就像是一個爛掉的人,遇到了一個天使一樣。

  那時的我還沒有感覺到……我已經在開始改變自己了。

  “嗚啊……嗚啊啊……”身邊慘烈的叫聲把我拉進了現實。

  嗯……等一等,剛剛發生了什麼來著?好像是有個小偷來摸我錢袋來著的,然後……被我揪到了,好像是這樣子的。

  他驚恐地看著我,髒亂的衣服和氊帽顯現出他的窘迫,不過我可不是那種好人,一點懲罰還是應該有的。

  我想了想,手指繼續用力,掰彎了他的拇指。

 

  4

  走到家門口的時候,已經下午四點多了。

  我推開了家門,先把食物放到了桌上,之後才開始在房間中尋找艾米。

  她抱著膝蓋,把臉埋到了兩腿之間,還是那副乖巧的模樣。

  但她在發抖。

  “你怎麼了。”我問道,同時摸了摸她的額頭。就像是昨晚那樣燙,就像開水一樣。

  她抬起了頭,黑色的眼瞳直視著我的臉,但她的神色中,除了痛苦,還有歉意。

  看著她的臉,我毫無反抗之力,只想盡可能去溫柔地對待她。

  雖然可能……就只有這幾天,之後阿道夫就會把她帶走,但我心中的這種氾濫的同情心卻怎麼樣都壓制不住。

  “不像是發燒。”我縮回了手,盡可能地放緩了語氣,“你怎麼了。”

  艾米無言地看著我,而後把視線移到了我背後的小櫃子裡。

  “冰冷”就放在裡面。

  “我的天……”我頓時就頭大了起來,她的毒癮比想像中還要重。

  “抱歉……卡洛……抱歉……”她一個勁地道著歉,不停地晃著腦袋,眉毛幾乎要扭成了一團。

  “我不知道你該怎麼繼續生活了。”我歎了口氣,轉身拿出了一個小瓶子,用針管把裡面的藥液全部抽了出來。

  她愣了一下,退後了一些,在角落裡瑟縮著。

  “我不會打你的,這次。”我說道,但她更加害怕了。

  我把她拖了出來,她的身體其實很輕,很容易就能抱起來,但我更貪戀她肌膚的質感,那種柔滑的手感可以說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

  我的手在她的大腿上多停留了一下,之後才放開。

  在那條纖細到了沒有一絲贅肉的腿上,那些冰藍色的絲線正像呼吸一般伸縮跳動著,詭異而美麗。

  這便是我們的宿命了。

  我讓她翻了一下身體,把她的右腿抬了起來,而後把針頭插進了她膝蓋的上面。

  這樣或許能好一點。

  我不想再看到她昨天那那副表情了。

  那不該是這樣的純真女孩該有的表情。

  但……這次……

  她又讓我看到了那副笑容,還有……如蝦米一般蜷縮的身體。

  “停下……”我直接把她拎了起來,壓住了她的手腳,不讓她亂動,也讓我避開了她的表情。

  她的雙腿緊緊地纏著我的腰,柔軟的身體,少女的幽香,還有嫵媚的呢喃,隨時會把我變成野獸。

  “拜託……”她在我耳邊輕聲地說著,手已經掙脫了,轉而摸向了我的臉。

  難以言喻的恐懼感和抗拒感再次穿過了我的大腦,至少在這一刻,我取回了對自己的控制權。

  我突然想起了她早晨說的“意義”。

  別的我沒有多想,我只知道,她不該有這樣的意義。

  我捏住了她的臉頰,手指如同掰斷小賊手指那樣用著力,同時靠近了她的耳朵。

  “這便是你的意義嗎?”

  “你現在是我的。”

  “你沒有……這種意義。”她的身體忽而放鬆了下來。

  “我會給你意義……但絕對不是這種。”

  她的肩膀也松了下來,之後倒在了床上,身體迅速地冷卻。

  “這樣啊……”她說,“您能給我什麼意義呢?”

  “我不知道……”我說,“但絕不是你這種。”

  “是您的嗎?”

  “不……不……你不該得到我這個爛人的意義。”我的聲音在發顫。

  “真矛盾呢。”她輕輕地說。

  我的頭又痛了起來。

  我走了出去,用力地喘息著。

  我沒有可以給予的東西……卻又無比想要贈予呢。

  真矛盾呢。

  我還真是個爛人呢。

  爛透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