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Ⅰ The Girl 第六幕 男孩以及傷口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436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56


第六幕  男孩以及傷口

1

  早晨的敲門聲比什麼都煩人。

  但是能敲我門的,一般只有阿道夫,或者阿道夫的手下。

  我滿臉煩躁地打開了門,而門口的也確實是那個名字叫做“阿道夫”的混蛋。

  “早上好,卡洛。”他低聲說道,微微低頭,像是紳士的禮節。

  “嗯嗯嗯……”

  我用力地撓著頭,頭髮蓬亂得就像是雞窩裡的稻草。

  說實話我真想把他高傲的鼻子打得凹進去。

  “你看上去過得不錯。”

  “別他媽的給我廢話。”

  “沒什麼事情特別的事情,不過今天你得來我這一趟,就在老地方。”阿道夫說著,探頭往裡面看了看,“她應該還好吧?”

  我突然打了個冷顫,睡意一下就被驅散了。

  我是因為他詢問艾米的情況才感到惶恐的。

  “挺好的……不過你得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才能把她領走?”我低下頭,吞了吞口水,小心地問道。

  口是心非。

  我根本就不想讓她被這個混蛋帶走。

  “別著急啊。”阿道夫縮回了脖子,拉了一下帽檐,“到時候會有答覆的。”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我回到了家裡,此時艾米已經起床了,穿著舊衣服。

  她看著我,打了個哈欠,衣服滑落了一些,露出了她瘦小的肩膀。

  “早上好。”她揉著眼睛,歪頭看著我,睫毛在微光與灰塵中顯現出異樣的朦朧感。

  她一直都是笑意盈盈的,為什麼呢?我一直沒法理解。

  “等一會我要出門。”我拍了拍自己的黑色外套,而後把它披到了身上,“可別亂跑。”

  她還是微笑著,晃了晃手上的鎖鏈。

  “呼……”我有點無奈地看著她,轉身打開了櫃子,把針管和小瓶子放到了桌上。

  之前那個用光了的小瓶子我沒有扔掉,而是把小袋子裡的液體擠了進去。這種藥品對我意義重大,而放在骯髒袋子裡,則會讓我感到心煩。

  “或許我會回來得很晚。”我說著,握緊了門把手,“如果撐不住了,就用它吧。”

  “嗯……”她乖巧地點頭。

  “可別讓我擔心……還有……櫃子裡的東西也可以吃。”

   鬼使神差地,我說出了這句話。

  為什麼……

  我打開了門,巷口的風吹向我的臉,卷起的臭味讓我向後推了一步,腥臭味道與房間裡少女的體香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我甚至產生了回頭抱住艾米的念頭。但我不能,我必須為那個男人賣命,不然我會死去。而後變成灼熱的,連收屍人都不敢觸碰的,令人恐懼和憎惡的屍體,最後只能在陰溝裡慢慢腐爛崩潰,直到被老鼠吃掉眼球和內臟,肉體徹底從骨頭上剝離,變成空蕩蕩的骨架。

  我忽而想到了阿道夫預支額外報酬的原因了,他肯定是知道艾米情況的,之所以給了我雙倍的毒藥,是因為她也需要它活命。

  但我願意……去給她,而不是把它們全部獨佔。

  並不單純只是為了雇主的要求,還有一些……

  私欲。

  或許我該察覺到我那骯髒的私欲了。

 

  2

  有一點很奇怪,就是我要找阿道夫的時候,他如果不想見我,我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他的,而當他來找我的時候,無論我怎麼躲藏,他總能找到我。

  我真懷疑他長了個狗鼻子,哦對……還有一個老鼠的身體。

  還真是滑稽的形象呢,我差點笑出了聲。

 

  阿道夫在老位置等著我。

  那是在一個十字路口,可能這裡的地勢比較高,屬於比較乾淨的地方,至少沒有該死的排泄物。

  還有一個類似於標誌一樣的東西。

  站在路口,稍稍仰望,就能看到那個明亮的“塔”。

  此刻阿道夫就在那個塔的微光之下,他的影子,切割了泛著光的地面,就像是落於棋盤的棋子。

  “我來了。”我朝他揮了揮手,走到了他的面前。

  旁邊店鋪的鐵匠還在用力地錘著燒紅的鋼鐵,黑色的煤油點沾滿了他的手套和圍裙,手臂上的肌肉因為用力而緊繃,黑色的短鬍子幾乎和他的黝黑臉合為一體。

  一錘,又一錘,目不轉睛,如機械般富有節律。

  “很是時候。”阿道夫看了看手錶,“跟我來吧。”

  “嗯。”

  “說起來……關於‘那個’,不會有事兒吧?我身上可沒帶藥。”

  “我自有分寸……”我說道,“比起這個,這次的任務是什麼?”

  “放心,這次也就是讓你放個哨而已,又不是什麼殺人越貨的事情。”阿道夫吐了個煙圈,看著我的手掌,“但是你的手在流汗,有那麼緊張嗎?”

  我縮回了手,咬緊了牙關。

  “別那麼緊張……報酬也會給你的,”阿道夫略帶歉意地說,“雖然這次沒有‘那個’給你,但是能給你不少錢,說實話你該換個地方了,那個地方實在是太差了。實在不行就由我給你換個房子,明明拿到了錢,卻一點都不知道享受。娼婦館也不去,每天都是這個模樣……明明知道自己隨時會死,卻一點都不懂……”

  阿道夫後來就一直喋喋不休。他說的話我都懂,但是……

  “下次我帶你去個有漂亮姑娘的地方。”他說著,把煙頭扔進了臭水溝。

  “行。”我有點不耐煩地應道,不過阿道夫似乎並沒有聽出我語氣中的不耐煩,還在繼續說著。

  嘛……倒也不算很討厭。

 

  幾十分鐘後,他帶著我到達了一個廢墟。

  說起來很奇怪,這個廢墟其實很靠近下層的中心地帶,藏於下層與上層的陰影之中

。按道理這裡應該是人比較多的地方,但是這裡卻很荒涼,幾乎沒有人在這裡走動,房子也是空蕩蕩的,黑漆漆的門如同野獸的的嘴。

  而這個廢墟高聳而尖銳的護欄和斷裂的木板,則像是怪物背上增生的尖銳骨骼。

  “你就在門口看著,別讓任何人進來,必要時殺了也可以。”阿道夫收回了之前嘮嗑家常的表情,轉而變得認真而嚴肅。

  “好好好……”我握緊了腰間的刀,“感覺還是殺人越貨呢。”

  “切……”阿道夫笑了出來,“我會儘快。”

  說完,他便走了進去,走進了那個連手指都看不到的廢墟中。

  我轉過了身,守著唯一的通路,點燃了一根煙,又想了想,把它扔進了下水道裡,戴上了面罩。

  雖然我很討厭這個混蛋,但是四年以來的默契,卻是無可比擬的。

  3

  短火槍其實算是很少有的武器,其他的火器大多都是長管的獵槍。但說老實話,夜眠城無論是城內還是城外,都少有可以狩獵的野獸。所以它基本上只有保護自己的作用了,或者傷害別人。

  我的短火槍來自一個富人家的收藏,那是放置於一個羊頭之下的火槍,黑檀木價值不菲,而這種火槍的確也是稀有物品。那時的我拿走了它,並在它的上面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摸到了那個火槍的手柄,光滑的木把上多了幾道刻痕,就像是女孩肌膚上的傷口。

  “應該不會有什麼人……吧?”我自言自語著,把煙頭扔了出去,就阿道夫進去的期間,我已經抽了三根煙了。

  還真是無趣的工作。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有個人靠近了這個廢墟。

  那也是個身著黑衣的人,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是看到了他腰間的佩劍,那劍有著極為華麗的裝飾,看樣子只有非常富有,或者有極高聲望的人才能佩戴。

  他喘著粗氣,一直走到了我的面前,都沒抬起頭,就想往我背後的門裡闖。

  “你不能通過這裡。”我推了他一把,而他則連退了好幾步。

  “我必須進去。”他抬起頭,看著我的臉,但我的臉被面罩蓋住了。這也算是一種簡單的防護,幹這種活的,都不喜歡被人輕易地認出來

而此時我也看清楚了他的臉,他的年齡可能和我差不多,甚至可能還小一點,黑衣之下的則是修剪合體的綢緞衣服,這種貴族家才有的少爺應該老老實實地在上層待著才對。

  但是他的眼神很乾淨,就像是長不大的男孩。

  而且……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為什麼呢?”我沒有拔出短刀,而是饒有興致地問道。

  “這是我的……”他停頓了一下,“第一次冒險!”

  呼……小屁孩啊。

  但他為什麼要來這個地方呢,來這種小角落?

  “夠了。”我說道,“回頭,我不是很想動手。”

  “不……”他皺起了眉,拉下了他的兜帽,還是想往裡面走。

  那是個乾淨的男孩臉,柔軟的黑色短髮,黑色的眼瞳裡閃射著天真和好奇,淡粉色的嘴唇稚氣未脫。

  他就是個小孩子……真是的……

  我拔出了刀,在他靠近的瞬間把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同時另一隻手握住了我的火槍,抵住了他的腹部。

  他的表情有點難看。

  “退去……我就當這事沒發生過。”我輕聲說道,但是語氣冰冷。

  “呼……”他吞了口口水,縮了縮脖子。

  他愣了一下,退後了幾步,而後轉身跑開了。

  我收回了刀,有點無奈地看著他的背影。

 

  在那個少年消失在我的視野範圍之後,阿道夫也從廢墟中走了出來,懷中抱著一個漆黑的匣子,手上還拎著一瓶黑紅如血的酒。

  “差不多了,快走。”他說道,把酒瓶和錢袋丟向了我,“我在下面找到的,還不錯。”

  “還真是簡單。”我接住了它們,但只是一晃神,阿道夫就消失了。

  “……”我看著手上的東西,聳了聳肩。

  疼痛的感覺……湧了上來。

  就像是以前一樣,我的手臂滾燙如火。

  我早該想起自己的時間了。

  熾熱如熔岩一般的血液……從我的身體深處上湧,幾乎要把我燒成灰燼。

  4

  我跌跌撞撞地走回了家,手臂帶來的痛感和灼燒感讓我的手腳都開始有些不受控制。

  我推開了家門,看到了艾米,她有些癡呆地抱著自己的膝蓋,柔軟的黑色頭髮披散著,黏在了她的肩膀上。

  我沒有看錯,她的身上還流著熱騰騰的汗,就像是經歷了一場激烈的運動。

  我知道那是什麼……那是我不願意想起的東西。

  “歡迎……回來。”她的聲音在發抖。

  “嗯……” 我關上了門,眼簾低垂。我把酒瓶和錢袋放在了桌子上,卷起了袖子,拿起了那個針筒。

  確實該換個了,實在是髒得過頭了。

我的關節微微彎曲,同時繃緊了大臂上的肌肉,隨後把針頭插進了進去。

  冰涼的感覺……還有快感在迅速擴散。

  這種日子還有多久?

  五十一天?

  我轉過了頭,在昏暗的微光之中,我看到了艾米如明珠一般的眼睛,而那雙眼睛一如既往地注視著我,寧靜而單純。

  我忽而變得暴躁了起來,反手握住了腰間的冰涼刀柄。

  下一刻,我看到了她眼瞳映照出的……四散的血花。

  我低著頭,看著自己手臂上的血液,還有刀刃上的寒光,有些失神。

  滾落的血珠豔烈如火。

  痛覺在此時壓制住了快感。

  我看著她,輕輕地把刀插回了腰間。

  好痛。

  但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