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Ⅱ The Monster Of Darkness 第一幕 屍體以及疑問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357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55


第一幕  屍體以及疑問

  1

  阿道夫在告訴我數小時後再次來訪,他看上去比較著急,神色裡透著煩躁和緊張。

  我頭一次見到他露出這種表情。

  “走吧。”他說,“事情比較麻煩,跟我走一趟就是。”

  我回頭看了一眼艾米,關上了門。

  她應該可以照顧自己的。

  “那麼走吧。”

  “要快。”

  2

  阿道夫的下家住在下層,我們花了點錢才從關所處通過。

  下層區的整潔度很明顯要比底層要高,而且有維護治安的人,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高昂的物價和更複雜的規矩。

  “這件事情我希望保密一點。”阿道夫說道,“注意點,知道嗎?”

  “我明白。”

  隨後阿道夫帶我走進了一條小路。

  說實話我挺喜歡下層的建築的,大多是乳白色的磚瓦,視窗的裝飾清新乾淨,嫩綠色的植物散發著柔和的光澤。這裡也比底層要明亮一些,至少不會有像前幾天水井那樣的地方。

  但這裡的天空依舊是昏暗而空洞的。

 

  十幾分鐘之後,我和他走到了一處背光的宅邸。

  宅邸很大,在整個下層中也是數一數二的,或許就是因為這個,阿道夫才必須提起足夠多的關注。

  “進去的時候注意點兒,而且我們要檢查快一點,再晚一些的話,他就會被收屍人給帶走。”阿道夫說,之後掏出了一把詭異的小鑰匙,在門口套弄了好一會兒,才把門打開。

  宅邸內部的裝修比艾米家中的還要豪華得多,暗紅色的地毯,黑木的書架與書桌,香爐的煙霧仍然在繚繞,微光與燭光顯得室內的氣氛靜謐安詳,羊毛毯還齊整地搭在沙發背上,要不是隱隱約約飄來的血腥氣味,我都快忘記此行的目的了。

  這家的主人叫奧蘭多,算是個比較有名的財主了,在外也沒有什麼負面的評價,在外算是比較光鮮的,而在私下裡,卻又和阿道夫有著不少交易。

  就像阿道夫交給我的那種任務一樣。

  我走進了臥室,推開門的瞬間……我感覺好像碰到了些東西。

  那是一本被血染紅的書,別說閱讀了,現在連翻開都很成問題。

  整個臥室的慘狀足以讓我銘記終生。

  那是一個接近被撕裂的軀體,一個被“撕爛”的悲慘身體,能看到的只有落在窗簾和床單上的血和碎肉,折斷的白骨在此時顯得更加恐怖刺眼,空蕩蕩的胸腔裡已經什麼都不再剩下了,那些臟器或消失不見,或落在了銀色的燭臺和慘白的花瓶上。“該死的……”我皺起了眉,因為天氣比較冷的原因,屍體還沒有那麼大的臭味,我還記得去年七月幫人收拾屍體的時候,也是一具殘屍,那味道我三天都吃不下飯。

  我拉開了窗簾,試圖讓室內明亮一點,而後摸到了一個黏糊糊的東西,那是一節小腸,我條件反射般地把它甩了出去。

  “真他媽噁心。”我抓住了窗簾,用力地擦了一下,不悅地說。

  “好了好了……”阿道夫也掩住了鼻子,“快點檢查一下。”

  我想先把這個人儘量拼起來,雖然他被撕得很碎,但似乎大部分骨頭和碎肉還在這個房間裡。

  接下來的工作就非常噁心了……

  我和阿道夫開始在房間裡收撿奧蘭多的“身體”,說實話雖然身體散了一地,但並沒有那麼難以收撿,不過我們也花了十幾分鐘,才大致把他“拼”了出來。

  “少條右手……”我歪著頭,看著他的軀體“拼圖”後說道。

  “不過差不多了。”阿道夫說道,“你好好看看吧。”

  “說起來,他的家人呢。”

  “據我所知,住在上層。”

  “怪不得……所以他是一個人獨居咯?”

  “對,不然也輪不到我們來玩拼圖。”阿道夫攤手,不可置否。

  我聳了聳肩,翻了一下他本人的手腳,說實話……有點幹,就像是被強行吸幹了一樣。

  地獄來的東西才有這種行徑吧?

  我把手臂放了回去,看了一下他血肉模糊的臉,已經看不出任何屬於五官的輪廓了,就像是被幾十條野狗殘暴地啃噬過,如同夢魘一般的慘像。

  “眼睛也被吃掉了。”我叨咕著,把頭擺正,“連閉眼安息都做不到嗎?”

  第一點,被吸幹。

  第二點,缺失的手臂。

  “很奇怪……”我敲了敲腦袋,自言自語著。

  “你讓我想起了一個人。”阿道夫說,“現在看上去……真的很像。”

  “誰?”

  “一個老朋友。”阿道夫歎了口氣,“別問太多了,你繼續檢查。”

  “幾個點我都找到了……

但還是很疑惑……”我起身,把手擦乾淨了,“讓我想想。”

  我抬起了頭,看到了夾縫中的一個畫卷。

  我順手取出了它,將它緩緩展開。

  難以言喻的厭煩感和恐懼感再次爬滿了我的大腦。

  那幅畫就是我在艾米家中所見的那幅……天使,一個折翼的天使,一個被玷污的天使。

  “該死的。”我順手把它扔了出去,卻被阿道夫穩穩地接住了。“那個女孩的父親是個畫家。”阿道夫淡淡地說,“你那天漏掉的,也是最珍貴的東西,就是這幅畫。奧蘭多對這幅畫可是日思夜想呢。”

  “切。”

  我沒繼續理阿道夫,轉而走近了窗臺,那個白色的大理石磚上,除了多了幾滴血之外,還多了幾個黑色的腳印。

  不對,確切地說是藍黑色的,只是因為多了些爛泥和黑血而變成了深黑色。

  “從窗戶來的嗎?”我小心翼翼地檢查著。

  窗臺和玻璃都有非常嚴重的破損,那是怎麼樣的怪力才能打破的?但就這樣看的話,對方的體型跟普通人應該差不了多少,不然就不可能從窗戶裡進入,而且整個窗臺並沒有垮塌的跡象,不會是龐然大物。至於腳印,不可能是什麼野狗野狼,更像是人,但這又更加說不通了,因為進出這裡的腳印似乎……

  第三點,人形。

  我看了一眼門口和門外,並沒有腳印,也就是說,整個戰鬥僅僅只發生在這個房間裡,而且對方殺完人馬上就跑路了……

  “挺麻煩的,沒什麼好的想法。”我有點暈,整個事件的線索太碎了,沒辦法串聯起來。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說來為難你的。”阿道夫說道,“我接下了奧蘭多家人的委託,就是調查兇手。”

  “還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撇了撇嘴。

  “沒事兒,慢慢來都可以。”阿道夫說,“說實話這樣的案例在近期不止一起,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可不想惹麻煩。”我皺起了眉。

  “隨你怎麼說。”阿道夫聳了聳肩,“走吧,差不多了。”

  “我也不太想在這裡呆了。”我起身,走了出去。

 

  我在客廳裡看到了一個相框,似乎是一章全家福,照片中的男人在爽朗地笑著,女人溫柔地靠在他的肩膀上,調皮的小兒子抱著他的肩膀,小女兒則牽著他的手。

  溫馨,美好

  如同存在於我記憶中那般真實,儘管如今只剩下悲傷的回憶,如同破碎的玻璃。

  無論這個男人怎麼樣,但這份真摯的親情,即便是隔著無數年的時空,我也能感覺到。

  就像是冬日的火爐。

  我有些困惑……能露出這種笑容的人,不該是會發派殺人越貨這種骯髒任務的人。

  我順手把它按倒了,不讓自己再去看它。

  那存在於記憶中的幻夢,不應當……再次被記起。

  之後我看到了阿道夫臉上一閃而逝的悲哀。

  僅僅一瞬。

  3

  我和阿道夫走了出去,當然,順帶著地搜了點東西,不過奧蘭多的家裡人還要來的,不能做的太過火了。阿道夫找到了一些以前賣給奧蘭多的飾物,把它們都收了回來,用他的話講,這叫“物歸原主”。

  我也沒閑著,拿了一袋金閃閃的金幣……怎麼說呢,雖然有點搶劫的嫌疑,但我不太在意。

  死人可不需要金幣。

  但我需要。

 

  我留意了一下窗戶所對那邊的草坪和石磚,那上面還是有一些腳印的,而且還有一些血跡,但是到一定位置之後,它就徹底中斷了。

  有些不對地方。

  我踮起腳,看到了屋簷上的手印……和腳印,就像是憑空出現在那裡一樣。

  但是屋簷離地面有好幾米高,它是怎麼上去的?跳上去的還是飛上去的?

    “怪物……”我抽了口煙,走到了下層的邊緣處。

  雖然下層比底層高不了多少,但從這裡,可以直接看到底層的破爛房屋,擁擠紛亂的市場,抱著箱子的中年男人,沿街爬行的斷腿老人,大打出手的小混混。雖然我所能見的,僅僅只是底層的一角,但這一角,就像是整個底層一樣。

  下層的市場井然有序,身著白衣的行人抱著紙袋而行,街角的木箱和乳白色的磚瓦交相輝映,小孩子坐在地上,看著在微風中搖曳的細嫩小草。

  每個人都按照著某種規律而活著,每個人都是。那是為了適應環境而做出的改變和行動,也是為了生活而改變了自己。

  我也是。

  阿道夫看了我一眼,悶聲不響地離開了。

  我望著天空,那依舊是和底層所見一樣的天空。

  灰暗而又空洞的天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