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Ⅱ The Monster Of Darkness 第二幕 解放以及新衣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53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55


第二幕  解放以及新衣

  1

  等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不過艾米能夠照顧自己,我並不算太擔心,藥和食物都有準備,而且門口轉角那裡可以上廁所……唔,好像就這麼多了。

  不過天氣似乎越來越冷了,她總是穿的很單薄,如果一開始就知道她長住的話,我早就去準備衣服了。

  說老實話,我特別喜歡這樣的女孩,像貓一般乾淨溫順,而且……可愛。

  “歡迎回來,卡洛。”她卷著被子,在床的一角縮成一團,如黑珍珠一般的眼睛看向了我,目光一如既往地沉靜溫柔。

  “嗯……”我放緩了語氣,“還好嗎?”

  “……還好啦。”她縮了縮腳,就像是小刺蝟那樣蜷縮著。

  “很冷嗎?”我說著,把外套丟給了她。

  “確實,有一點點冷……”她看著我的臉,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我去櫃子裡翻了一下衣服,可能是之前太懶怠的原因,有不少衣服已經不能穿了,目前最好的行頭可能就是身上的這套了——有著白色毛領的厚實黑夾克,深藍色的襯衣,銀色皮扣的腰帶,貼身的深黑色長褲,以及有著銀扣的短靴。

  而她沒有別的衣服……除了我給她的那件舊衣服。

  啊……要準備把牆裡的火爐弄出來了,天氣開始變得越來越冷了,我得準備一下過冬的東西了,比如說牆裡的那個壁爐,還有木柴和乾糧。

  雖然只是十一月,並不算冷……但還是要提前做一些準備。因為如果到了冬天,阿道夫派發的任務也會變少,大部分時間只能窩在家裡休息,再說的話,我也很討厭冷天的時候出去執行任務,就算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

  “好吧……”我攤了攤手,“下次我得準備準備了。”

  “嗯……”艾米低著頭,偶爾露出緊張的神色,她似乎還在想自己的未來。

  我在想什麼時候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

  啊……兩者的欲念都得到了滿足,不是嗎?

  “卡洛……早上阿道夫先生來了一趟,”艾米小心地調整著措辭,“您知道……”

  “他跟我商量了一下你的去處。”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想知道嗎?”

  艾米忽而閉上了嘴,抬起頭,目光炯炯地看著我,那眼神中包含著期待,恐懼,以及希望。

  “照顧你的人已經定下來了。”我捏起她的下巴,擠了擠眼睛,“想知道嗎?”

  她認真地看著我,就像是早已知道答案那樣,她的嘴唇緩緩上揚。

  “對,你可能要在我這裡長住了。”我拍了拍她的頭,“喜歡嗎?”“誒……”她愣了一下,而後撲向了我,抱住了我的脖子,“最喜歡卡洛了!”

  她那一瞬間的笑容,那如夏日花朵一般的陽光笑容,足以讓我永世銘記。

  “好了好了……”我拍了拍她的背,之後鬆開了她,“我現在把鎖鏈鬆開,可別亂跑哦。”

  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樣的語氣。

  2

  但是我現在在考慮一件事情,就是關於“冰冷”劑量的問題,一開始注射這東西的時候,我跟艾米一樣,一天都離不開這東西。之後我不斷地忍耐,拖延自己所能堅持的時間,直到自己所能維持的時間一點一點延長,從一天,變成三天。

  按照阿道夫的想法和說法,艾米就算是我的人了,照顧她全靠我,而這樣說來,我就得準備多倍的藥量,但她又必須每日注射。如果我想要保持兩個人的生存,我不僅要多去找阿道夫,還要試著讓艾米堅持更久,不然我們都會很難過。

  “從今天晚上開始吧。”我準備好了針管,盯著裡面的藥液出神。

  還有八次……

  或許能讓我一個人活二十四天,或者讓兩個人活六天,明眼人都知道該如何選擇,更何況這又是關乎生死的抉擇。

  我也有過那樣的想法,但是出於私心,我不想讓她這樣死去,那樣太悲慘了,不是嗎?

  “忍耐。”我看了看手錶,距離上次她注射已經過去了二十五個小時。

  艾米坐在後面,像發燒一般地低著頭,灼熱的吐息讓她的嗓子如火燒一般,那是毒癮上湧時才有的情況。如果一直不能得到滿足,那些流於血液之中的毒素就會燒毀血管和內臟,把你變成一具灼熱如木炭的屍體,那屍體可是三天三夜都不會變涼的。

  但是艾米想要繼續活下去,就必須要堅持。

  我堅信任何毒藥都有解除的方法,也堅信我能等到那一天,但在這之前,我們必須要活著,活到我們尋求到解救自己的方法。

  那一天聖父會降臨,帶領我們脫離苦痛。

  就算那方法是解脫,那也是如同恩賜一般的解脫。

  “還能堅持嗎?”我看著艾米,輕聲問道。

  “還……還能……”她抱著頭,回答道。

  “堅持不住就立刻叫我,別太勉強。”我點了根煙,看著窗外的,“加油……”

  “嗯……”

  她很懂事理,在我解釋完之後就願意去學習如何克制毒癮,她也很堅強,至少現在是這樣的。

  其實克制的方法就是忍耐,然後忍耐,粗暴簡單到了極點。

 

  第二十六個小時了……

  艾米甚至都不再發抖了,也不再亂動,持續的灼燒感已經讓她的神經麻木了。我以前也是這樣,一個人躲在角落裡忍耐,堅持不住時還要自己想辦法扎針。有付出才有回報,這是最簡單,也是最明顯的道理。

  苦難則是前進的動力。

  “差不多了,”我自言自語著,拿起了針筒,此刻艾米的神智都有點不清了,不過這樣挺好的,這樣她也不會再去做“那件事”了。

    就像是之前那樣,我把毒藥注入了她的右腿,也確實如我所想,她在身體迅速冷卻之後,睡著了。

  “挺好的。”我把被子蓋好,看著她的睡臉,那些痛苦的表情還尚未退去,而我也只能搖頭歎氣。

  總會有變好的一天的……不是嗎?

  我拉起了左臂的袖子,那些美麗的藍色血管,正在黑夜中閃光。

  但前提是……能夠通過這試煉。

  3

  在第二天的正中午,我帶著艾米出發了。

  “說實話我……”我有點犯難地撓了撓頭,“沒買過女孩子的東西。”

  而且很明顯她也沒有買過,至少看上去是這樣的,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我也好久沒出來了啊……”

  我拉著她的小手,看著亂糟糟的廣場和沿街的店鋪,一種難言的無力感湧上心頭。

  “試試看吧……”我牽著她的手,沒有了鐵鍊,這樣的出行也不再惹人注意了。

  而她還是只能拖著步子,奮力地跟上我的腳步,可能是錯覺,她這次似乎輕鬆了一點。

 

  廣場上的小販推著小車,車頂是白色的篷布,下面的車台就搭著很多衣服,車輪滾動時的泥巴偶爾會濺到衣角上。

  我和艾米就看著它在我們身邊停穩,然後看著他拉好車閘,之後一件件把衣服碼好。

  他有點疑惑地看了我和艾米一樣,而我們

也用複雜的目光看著他,兩方就這樣相互盯了十幾秒,要不是中間有個抱著箱子的人走過,我們估計還要乾瞪眼更久。

  “那個……卡洛……”艾米拉了拉我的衣角,欲言又止。

  “呃……我們走。”我說著,抓住了她的手腕,拖著她繼續在廣場上走。

 

  “卡洛,說起來,上面的東西會比下面的貴嗎?”她仰頭看著我,手指指向了關所,那是連接著上下的通路,也是連接著貨物的通路。

  “其實下層和底層的很多東西都是很像的,如果是販賣的東西,大部分品質都是一樣的,不過那邊更乾淨整潔一點。但是說實話,下層的東西比底層要貴不少。”

  東西明明是一樣的,但價格卻是兩倍。

  “這樣啊……”“如果在底層好好找找,總會有物超所值的東西。”我摸著她的頭,朝著她眨了眨眼,“就像是尋寶一樣,不是嗎?”

  “嗯!”艾米用力地點頭,發出了興奮的聲音。

  她單純的模樣可真讓人憐愛。

 

  我帶著她在廣場上晃了一大圈,也沒能找到合乎心意的攤販,或許是因為雜亂不堪的環境。又或許是因為帶著女孩,自己也有點講究了,換做以前,我早就買完衣服回家睡覺了。

  她看上去也有點累了,小腿在冷風中打著顫,不知是因為冷還是因為累。

  之後我們看到了一條深巷,裡面還有一個店鋪,我之前從未來過,或是注意過這個地方。

  是一家很正式的服裝店,暖色的木地板,搖晃的橘紅火燭,高貴的熏香驅散了底層的臭味,紅木的櫃檯,還有淺色的毯子和沙發,天花板上貼著繁複美麗的畫。這種服裝店就應該開在上層或是下層,而不是底層的這種角落。

  店長是個女孩子,看上去也不大,白金色的頭髮,五官精緻小巧,皮膚白皙,與其說是白皙,不如說是色素稀薄,因為她的眼睛顏色也是淺褐色,卻是屬於少見的類型。

  裡面很暖和,我都想把外套脫了。

  沙發上還坐著一個人,從體型和曲線上看,應該是個女孩,不過她一直低著頭,戴著帽子,倒也看不清她的臉。

  “歡迎光臨。”店長說道,“有什麼需要的嗎?”

  漆黑輕薄的小裙子,白金的髮絲被挽起束起,勻稱的雙腿,以及柔軟的腰肢讓我無法移開視線,暴露於空氣中的鎖骨與肌膚有著令人窒息的美感,光是站在那裡,便是極為耀眼的存在。

  我忍了半天,才忍住了吹口哨的欲望。

  “我膝蓋上有什麼東西嗎?”她歪頭看著我,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沒有……”我攤了攤手,“抱歉。”

  我這才注意到她腿上綁著的短火槍和短刀,沙發上坐著的那個人腰間也別著這些東西,能在這裡開店子,除了經濟實力,還得有一點暴力和震懾的手段——為了驅趕那些搗亂的小無賴。

  “啊……買些衣服。”我伸手拍了拍艾米的背,把她推了出去,“就這個小傢伙,就拜託你了……我也不太會挑。”

  我又補充了一句:“她腿腳不太好,拜託了。”

  “好好好……”店長接過了艾米,然後仔細地打量起了她,“您可以在那邊等等。”

  我走到了邊上,看到了那些掛好的衣服,上面的標價的確不菲,但確實有著不低的品質。

  “幸虧搶了一袋子。”我低聲念叨著,把煙叼到了嘴上。“如果要抽煙的話,請去門口哦。”店長輕輕地說,但是雙手不停,依舊再給艾米量著尺碼。

  “好好好。”

  我推開了門,外面是和內部溫熱馨香氣氛完全不同的環境,那是冷冷的,帶著鹹味和臭味的環境。雖然裡面的香氣和美女讓人留戀,但自己似乎還是習慣於外面這種。

  我吸了一口煙,而後用力把煙吐了出來,我一時間有些頭暈目眩,眼睛有些發麻。

  今天會花掉了一大筆錢,雖然不是為了自己,但終究是為了享受而花費。我以前想著的,就是如何活下去,而現在卻開始想起了別的,除了生存以外的事情,這些東西似乎都是艾米帶來的,就像是燃起我對生活希望的火種,雖然這希望終究是毒藥,只能夠欺騙自己。我會經常想起阿道夫問我的問題,為什麼不去享受?或許是我覺得生命沒有什麼希望吧,但我卻又努力地去活著……很矛盾很奇怪的生活和想法。

  但現在……

  “卡洛!”艾米喊道,“那個……我選好了。”

  “好,我這就來。”我掐滅了煙,轉身走了進去。

 

  她的臉從深褐色的帽子中探了出來,那是與深色外套一體的兜帽,上衣的白色領口處有著精緻的紋飾和飾物,下身的裙擺一直延伸到她小短靴的上方,那是厚實防風而又不失優雅的設計,深色的外套也是為了保暖而特意選的厚實,同時也顯得她的皮膚更加白皙。

  她拉下了帽子,輕輕地轉了小半圈,之後面向我停住,雙手合十,放在自己的身前,肩膀微微收緊,而後露出了嬌羞的表情。

  “就像是長大了一樣。”我歎了口氣,“真好看,很適合你。”

  “嗯……”她手指交纏著,悄悄地把臉別到了一邊,但眼睛還是不斷地往我這邊看。

  店長看了我一眼,多了一些柔和的感覺。

  之後她搖晃了一下她手上的另一件裙子,那是件極輕薄的黑色短裙,款式和店長的很相似,說實話店長穿著的感覺是性感而不失優雅的,我實在不敢想像艾米穿上它會是什麼樣的。

  艾米看了我一樣,再看了一眼店長,露出了些許局促的表情。

  “我倒無所謂,可是你要穿的話,只能等到明年春天了。”我聳了聳肩,說道。

  “一定可以的!”她幾乎是瞬間說出了這句話。

  店長和我對視了一眼,欲言又止,而後歎了口氣,把衣服裝好了。

  “一共是17金幣。”她靠近我,小聲說道。

  “還真是貴得離譜。”我聳了聳肩,把錢袋遞給了她,“但是,你似乎多收了一些。”“對於有今日沒明日的人,多收點倒也算不得什麼虧心事兒。”她掩嘴輕笑,朝著我挑了挑眉毛。

  “你怎麼知道她活不到那天呢?”

  “那這樣吧。”她把手伸進了錢袋,從裡面摸出了五個金幣,遞到了我的手上,“如果是對生活有希望的,我就姑且當她能活到那天吧。”

  我看著她的眼睛,面色複雜。

  “讓我派小伊送你嗎?”店長說著這話的時候,坐在後面一直不動的那個女性,無聲無息地抬起了頭。

  “謝謝,不必了。”我拉起了艾米的手,“艾米,我們走。”

  艾米提起了裙擺,向著她們致謝。

  “謝謝您。”

  她說完後,挽上了我的手臂,就像來時那樣,一瘸一拐地走著。

  4

  或許,我在改變自己。

  就算是困獸猶鬥。

  那麼,我能讓她活著穿上那套裙裝嗎?

  無論如何……

  都必須……

  這是我難得燃起的……

  鬥志……

  與希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