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Ⅱ The Monster Of Darkness 第六幕 追跡以及突襲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574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56


第六幕  追跡以及突襲

  1

  我迅速地離開了那個讓我毛骨悚然的地方,那黑暗之中的注視著實讓我感到不安和恐懼。

  檢查了一下火槍,並沒有損壞,也不會出現卡彈的尷尬情況,而且火藥和彈丸也算足夠,如果真要對付那個怪物,也還湊合。

  我算過自己的換彈時間,大約是八秒,或者稍長一點,我得規劃好我的東西,無論是刀刃還是火槍。要是安排不當,自己就很有可能落入被動,甚至於為此喪命。

  “我得快一點了。”我叨咕著,往奧蘭多的住所跑去。

  說實話奧蘭多的位置離這裡很遠,一個在上層的邊緣,一個在下層的邊緣,本來地勢就不平坦,跑起來就更加麻煩。

  但願收拾屍體的人沒有來。

 

  當我到達奧蘭多的居所時,他的屍體已經被清理乾淨了,家丁和他的家人正在裡面清理東西,裡裡外外地圍了好幾圈人。

  “天……”我用力地壓著額頭,一時間的氣血上湧讓我眼前發黑。

  我不可能去奧蘭多家裡尋找線索了,但我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去。

  我得快一點。

  2

  我看了一眼手錶,已經到了晚上了。說實話我對白天和黑夜一點感覺都沒有,沒有一點對時間的實感。從早到晚的光都沒有變化,唯一變化的只有時針和被消磨掉的精力,還有周圍的人——當他們差不多回家的時候,我也該往回走了。

  就像現在這種情況,街上空蕩蕩的,偶爾才能看到亮著的窗戶。

  這大概也算是一種……特別的時鐘了。

  我看了一眼天空,還有遠處的高塔,它們沒有任何的變化,就像無數年前就開始的那樣……一個光耀一個灰暗,從未有過改變。

  之前對時間的麻木感讓我感到了些許煩躁。

  我有點頭痛,對於實感的思考和精神上的折磨一直在壓迫著我的神經,黑暗中的東西還在盯著我,我現在應該先把那個無關緊要的東西放到一邊,專心面對自己的問題。

  “該死的守衛。”我緩了口氣,接著罵了一句。

  我現在要做的,是儘快趕到之前的那個,在底層邊緣的死難者的家中。但是在回來的路上,一個該死的小販子的東西撒了一地,導致關所堵了十幾分鐘,然後守衛把關所暫時封閉了一個小時才再次打開。

  路本來就長,還一拖再拖。

  “十點了……見鬼。”

  不只是路途的遙遠帶來的疲勞感,還有來自於黑暗之中的恐懼感和注視,我能感覺到,它還在跟著我,從未離開。我在黑暗的街角停了下來,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在搖晃著,額頭的汗順著臉頰滴落,在我眼中如同滴落的血珠。

  汗水在地上擴散,濡濕了大地。

  “呼……呼……”我大口喘著氣,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一個人。

  屋簷上的滴水獸影,如同黑暗的魔鬼。

  當我稍稍抬起頭的時候,映入眼中的是漆黑的城牆。

  “差不多到了。”

  我自言自語著,向著遇難者的房屋走去。

 

  我推開了門,內部的情況和我離開時差不多,還保持著半拼接的狀態,只是屍體腐爛得有些嚴重了,臭味和蒼蠅的嗡嗡聲讓我感到噁心和煩躁。

  我這才想起了自己沒有帶火把。

  不過自己的眼睛已經適應黑暗了,憑藉著微光中的輪廓也能大概判斷情況。

  我在門口深呼吸了一口,之後開始進去翻箱倒櫃,但……裡面大多都是空蕩蕩的。

  “好好想想!”我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試圖讓自己平靜一點。

  那個東西還在看著我,惡毒而嗜血的目光就像是鎖鏈一樣扼住了我的喉嚨,讓我的身體都在顫抖。

  腳下傳來了黏糊糊的聲音,那是粘稠的血液和被蛆蟲鑽破成液體的組織被踩踏時的感覺。

  “該死的。”

  我開始摸索起牆壁,或許會有一些類似於暗格一樣的東西,但我什麼都沒有找到,床底下也是空的,我最後看向了屍體下面的那一塊地,稍稍下定決心之後,動手把那些屍塊全部扔到了一邊。

  腐爛的液體還有……黏滑的蟲子,我忽然有點反胃,強忍住才沒吐出來。

  但是他的身下依舊是空的。

  “什麼都沒有嗎?”我皺著眉頭,拼命地用手蹭著床單,想把那些東西擦乾淨,但最後,手上依舊殘留著黏糊糊的物質。

  如果估計無誤的話,我應該能找到那種……“液體”。

  我忽而想起了一些東西,那是上次我來這邊時碰到的,黏在門框上的,冰涼的液體。

  它還在上面,我碰到了它們。

  我縮回了手,儘量去看清手上的那些液體,但還是黑乎乎的,我根本看不清。

  稍作遲疑之後,我把手指上的液體送到了我的舌尖上。

  就像是汽油和苦藥混雜在一起的詭異感覺。

  我把它吐了出去,隨後把口袋裡小瓶子裡的“冰冷”倒了一些出來。我記得“冰冷”大多數都是無味的,偶爾還會帶著些許花香,但這麼多年以來,我從來沒有去嘗過它。

  我把“冰冷”放到了嘴邊。湧入鼻子和嘴巴的,是極其苦澀的藥味和刺鼻的汽油味,同時……就像一道強光刺入了我的眼睛,我透過那幻覺中的強光,看到的是搖動的樹影和青色的小河。隨後大腦便如同被撕裂一般痛苦,如同利劍刺穿大腦。

  那些幻覺如此陌生……卻又如此真實,就像是自己親眼見過一般,但那如同碎玻璃割破大腦的痛苦,卻也是實實在在的。

  劇烈的腦部衝擊和詭異的味道讓我不住地咳嗽了起來。

“應該是一樣的東西……”我緩了口氣,作出了判斷。

  真是讓人厭惡的感覺。

  那些碎玻璃應該也是裝藥液的瓶子,我大概能想像出當時的情況:遇難者在發現了入侵的怪物之時,手忙腳亂中把藥瓶扔了出去,但是沒能命中怪物,而是砸到了門框上。

  那麼,這就和我的推測不謀而合了。

  首先受害者都是“倖存者”,都是在“冰冷”停止流通之後還一直搞得到藥品的一類人,這樣也倒不難理解他們為什麼都是獨居者了——沒有人會想要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家人。

  但是還有一個奇怪的疑點,既然他們都是吸食“冰冷”的人,那麼他們的屍體為什麼不是滾燙的呢。

  “疑問越來越多了。”

  我起身,轉身走了出去。

 

  那種注視近在咫尺。

  出於本能的反應,我在走出大門的瞬間拔出了短刀。

  之後我瞥到了於身旁小巷口的,一個高大而詭異的黑影。

  它似乎……笑了一下……慘白的牙齒在黑暗中閃耀。

  而後……它鑽入了黑暗巷子中。

  我看著漆黑的深巷,突然想到了一點:受害者都是無一例外的“倖存者”,“冰冷”的吸食者。

  那麼,我也是……目標了。

 

  3

  我盯著那個巷口,小心地後退,這一帶的殘街斷巷很多,而且燈火非常稀少。

  我往後看了一眼,後面是完全漆黑的巷道,側面是封死的石牆和倒塌的建築物。而正面是怪物退去的方向,我現在根本不想和那個怪物交手,至少我得找些個幫手才有機會,那個怪物的力量已經到了恐怖的境地了,我可沒有自信和把握將它打倒。

  “總之先跟阿道夫彙報一下這件事。”我騰出手,把散開的長髮先攏在了身後,同時摸到了後腰上的火槍,它還在,隨時可以射出毀滅性的彈丸。

  我退後了幾步

,而後轉身跑了起來。

  必須儘快離開這塊區域。

 

  黑暗的巷道錯綜複雜,而且我是不太認得路的,只能靠著感覺朝來時的方向靠近。“就快了……”我感覺自己已經快要走到正路上了,光越來越亮了,至少現在我能清楚地看到巷道和交錯的小路,而並不是單純依靠輪廓來分辨路徑。

  我第一次這麼感謝這座塔。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聽到了上方傳來的,像是屋頂瓦片破裂的聲音。

  我還記得那些痕跡,那無疑反映出了它恐怖的彈跳力。

  那麼,它就在我的上方。

  “啊……”嘶啞的聲音在黑夜中回蕩開。

  就像是一隻大手抓住了我一般,我停下了腳步,抬頭望向了夜空,而後轉向了黑暗的小巷。

  有什麼東西破風而來。

  我側過了身子,那個東西從我的眼前穿過,而後落到了地上。

  只是一塊石頭。

  我看向了石頭扔來的方向,那是一個被微光籠罩的小徑,我看不到盡頭。

  牆壁的摩擦聲和磚瓦的破碎聲再次傳來。

  “這次該露面了吧?”

  我站在路口中央,左手抽出了短刀,右手握住了火槍的柄,神經緊繃。

  寂靜包圍了我。

  而後是……迅捷到難以置信的攻擊,而後是血液迸出的華彩。

  冰藍與猩紅交織之色。

  那是從側翼穿來的一次撲擊,我反手的刀刃把它的手臂割開了,血液噴濺。

  之後那個黑影落到了暗影之中,再迅速地爬行到了屋頂。

  “它是怎麼接近我的?”雖然一擊得手,但我仍然感到了極大的不安。

  出手絕不能遲疑,這是一次教訓得來的經驗,而我也把它銘記於心。那是我和一個人對峙時得來的東西,那時的我們在巷道中纏鬥,而我在回頭見到他時,因為確認自己的判斷而遲疑了一瞬,從而輸掉了那場戰鬥。

  當你判斷敵人在你的側翼或是後面時,無論是揮動砍刀還是拔槍開火,都不能有一絲一秒的遲疑和思索。要相信自己的判斷和經驗,那便是生命的距離和時間。

  就像現在這樣,我身處黑暗,通過聲音和狀態,還有一些預判和經驗,可以迅速地判斷出敵人的位置,構想出敵人的狀態,為自己的反擊做好充分的準備。

  我抖掉刀刃上的血,全神貫注。

  來自左邊的吐息聲……

  沒有任何遲疑的,我揮刀砍向了側面,刀刃在空中如同彎月。

  然而那裡是……空無一物的,但我還是感覺到了一閃而過的黑影。

  背後的聲音!

  如同條件反射一般,我拔出了腰間的火槍,同時拉開步伐旋轉身體,我甚至能看到自己的流動的發梢。

  火藥與空氣擦碰的聲音響起,瞬間迸發出的火舌照亮了我的前方。

硝煙與爆鳴聲之外,依舊是空蕩蕩的。我瞪大了眼睛,握著火槍的手停在了空中,不安和驚恐的感覺如蟲子一般爬滿了我的大腦。

  “找到……我了嗎?”

  嘶啞而讓人膽寒的聲音……

  有一個黏糊糊的東西伸到了我的耳垂上,而後是刺痛感……就像是被倒鉤刺到了一般。

  長滿小刺的舌頭黏上了我的耳垂。

  我看到的是一副青筋暴起的,扭曲的,恐怖的人臉。

  我握著刀,反手刺去。

  頭部如同被拉扯一般疼痛,強烈的拉扯力和疼痛讓我的頭不住地後仰,後腰上也挨了一拳,突出的骨刺如同指虎一般,在帶來痛苦的同時,也留下了一道傷口。

  我在那一刻,失去了平衡。

  “啊……新鮮的……”

  呢喃一般的聲音……隨時會把我逼瘋。

  但我仍然刺向了它。

  金鐵交錯的聲音和皮肉破裂的輕響傳到了我的耳中。

  我的短刀被打飛了……而手心和手背上,都多了一道恐怖的傷口,血液噴湧。

  “呃……啊……”

  它抓住了我的手臂,反手把我扣在了地上,而後以極其暴力的手段,拽著我的頭髮和肩膀,就這樣拖在地上。

  就像是拖動牲口一樣……頭髮上的疼痛感越來越強烈,頭髮斷裂的聲音就像是弓弦崩裂那樣清脆,頭皮像是隨時要被掀起來一樣。

  “啊……”我咬著牙齒,但聲音仍然從喉嚨深處上湧。

  崎嶇不平的小路讓我的雙腿和屁股都在疼,尖銳的石頭割破了我的腿腳,在地上留下了鮮紅的痕跡。

  “啊……你應該……能填補我的……饑餓了。”

  令人膽寒的邪惡發言。

  我看到了那只手臂,骨刺如同刀刃一般尖銳,皮膚就像是長滿膿包一樣噁心,隆起的肌肉和皮膚扭曲著,就像是老樹的皮一樣凹凸不平。

  我得快點從它的手上脫離。

  所幸的是火槍還在,但我必須填補好彈藥。

  腰上的火藥罐和彈丸還在。

  我想騰出手,但肩膀上和手臂上的疼痛越來越強烈,在我用力時,我再次聽到了皮肉開裂的聲音。

  “啊……好熱……好熱……”

  它只是自顧自地說著意義不明的話,一味地拖著我前進。

  黑色的火藥灼燒著傷口,一部分和我的血液混在了一起,就像是結痂一樣附著在了那裡。

  “快。”我默念著,吃力地抬手填裝著彈藥,一切只能憑藉著感覺和經驗——我是看不見手的,拉扯頭皮讓我的眼睛都無法正常轉動。

  原本是八秒,而實際上用了十幾秒。

必須冷靜下來……至少要到一個適合脫離的地方在開火。“迫不及待……迫不及待了!”

  我仿佛聽到了它牙齒相互擦碰的聲音。

周圍都是一片漆黑,而我還在這條巷道上,現在就算能打爛它的手臂,也沒法脫離。

  我必須冷靜……身體上的疼痛一直在折磨著我,隨時會讓我崩潰。

  幾秒鐘後,我看到了一道亮光。

  “現在。”我伸出了手,反手扣下了扳機。

  充滿衝擊力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迴響,抓住我的手在此時鬆開了,我得以脫身。

  我能感覺到頭髮上傳來的,與沙土摩擦的聲音,那是我向前翻滾時擦碰到的東西。

  我到了大路上,身邊有幾個行走的路人,他們驚訝地看著狼狽不堪的我,同時也給了我些許安心的感覺。

  我握緊了手上的槍,迅速地換上了彈藥,指向了巷口。

  它沒有追出來。

  路人看著我,有點恐懼地退了幾步,而後繞開了我,可能是我手掌和腰腿肩上的傷口讓他們感到害怕了吧。

  “呼……”我皺著眉,捂住了自己的肩膀,蹲了下來,血液從衣服的裂口滲了出來。

  趕緊回去吧……太晚了。

  不知道那個小傢伙睡著了沒有。

  4

  當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到達家門口時,我看到的是一個扶著門的女孩,光潔的腿在微光中散發著皎白的光,藍色的絲線更是增添了幾分美感……下次或許可以捏捏看。

  她看上去很困,但一直強行打起自己的精神。

  那只名叫豆包的小貓,正坐在她的腳邊,和她一起望向了我。

  “卡洛……”她輕輕地叫著我的名字。

  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驚慌。

  “還沒睡啊你……”

  “因為我在等你啊……”

  “好啦好啦……別擔心。”

  我歎了口氣,摸了摸她的頭,而後一頭栽到了床榻上。

  恍惚間我聽到了她的聲音。

  真是的……只要睡一覺就沒那麼痛了……

  下次再告訴她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