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Ⅱ The Monster Of Darkness 第七幕 繃帶以及陪伴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30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0:16


第七幕  繃帶以及陪伴

  1

  我的頭很沉,就像是失血過多的眩暈一樣,但我還能正常醒來,那就說明不是失血過多——應該只是單純的疲憊而已。

  身上的傷口被黑紅色的血痂覆蓋著,但是我只要稍稍動一動,它就會破碎鬆動,而後就是疼痛感,就像是用小刺在紮我一樣。

  胸口很悶,我支撐起身體,用力地咳嗽了幾聲,從嗓子眼裡流出的是血和痰的混合物。

  “完了……”我小聲叨念著,小心地把床鋪上髒物抹去了,但還是留下了深黑色的血跡,“又把床鋪弄髒了。”

  我掙扎著起身,看到了趴在我身邊的艾米,看上去她昨天晚上也是直接倒頭就睡的,被子還卷在床頭,而她看上去也有點冷,一直都縮著身體。

  左手上的傷口還覆蓋著火藥沙土和血液的混合物,在擦碰的瞬間,疼痛感就穿透了我的整個手掌和神經,手掌上的經脈都為此而緊縮,鼓脹得就像是肥大的蚯蚓。

  頭髮雖然被扯斷了一些,但頭上沒留下傷口,今天早上倒也不疼。

  腿腳上的傷口大都是碎石刮蹭的擦傷,看上去有點血肉模糊,但實際上受傷並不嚴重,相反是手上和肩膀上的傷口嚴重。

  “好疼……見鬼。”我碰了碰手掌上的傷口,那道傷口幾乎貫穿了我的整個手掌,或許昨天還沒什麼感覺,但到了現在,那種疼痛感如同潮水一般上湧。

  我看了看手錶,現在才只是6點多。

  家裡應該準備有清水,這算是我的一個習慣,之前有過一次傷口沒能及時清洗而肌肉完全壞死的情況,我不得不去剜去自己的一部分肉,傷疤現在還留在大腿上。

  櫃子裡也應該還有一點治療的藥品,比如說外敷的草藥,一卷紗布和一堆繃帶,還有一些可以抽出膿血的薄紙。我必須儘快處理傷口了,不然後果會比較嚴重。

  我在櫃子的一角摸到了一個很小的瓶子,還有柔軟的紗布。

  “應該還有點藥酒……”我自言自語著,把櫃子下層的小抽屜打開了,墨綠色的瓶子滾了一下,在我的手邊停下了,清澈的液體在瓶中晃蕩著。

 

  深秋的水可真冰啊,手都在發抖。

  我蹲在家門口,沖洗著手上的傷口,冷冰冰的水本來就扎手,更何況從傷口的深處流過。

  手因為疼痛和用力而變形,繃起的骨骼和筋脈就像是樹枝一般扭曲,血水順著手掌和指縫滴落,混雜著些許黑色的碎渣和血痂。

在沖洗之後,我得以看清傷口的形狀,那是一道長而深的裂口,就像是被刀刃切開一樣。因為冰水而凍紅的手,連彎曲都有些困難,但這也有好處——它麻木了我的神經,多少減輕了一些疼痛。

  我小心地擦乾了上面的水和血,然後擰開了藥酒的蓋子,把淡黃色的液體淋到了手掌上。我有時候覺得酒真是個好東西,既能夠喝下解愁,也能夠清理傷口。

  冰涼的藥酒流進了我傷口的深處,我咬緊了牙關,在疼痛感穿透手臂之後,取而代之的是麻木感與疼痛混合的感覺。

  還好沒有太多渣滓留在傷口裡,就算是有藥酒麻醉,我也很難去把那些碎片都挑出來,那種疼痛太難忍耐了。

  我記得上次處理傷口的時候,好像也是幾個月前了,我記得好像是一個刀斧手砍傷了我的胸口,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樣把胸口的淤血擠出去,再綁上繃帶的。

  這種近乎自虐式的傷口處理,雖然很暴力,但的確行之有效。

  也是在這自我虐待之後,我才能把綠色的草藥塗抹上去,再小心地纏上了繃帶。

  這種纏繃帶的方式倒像是練習拳擊和劍術時的那種纏法,先固定住手腕,然後再把繃帶的一端繞過手掌心和手指,再到手腕上綁一圈,如此交替之後再重新綁回手腕。

  關鍵是它能護住手腕,多少能夠減輕些衝擊力。我戴上了手套,之後用力地握緊,固定之後的疼痛感會減輕很多,藥效也在擴散,我現在多少也要保護

一下它了。

  但是繃帶在綁完手和腿上的傷之後就用完了,藥酒也快要沒有了,但後腰和肩膀上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

  “真夠糟糕的。”我轉過身,把外套扔到了床上,換上了件比較乾淨的衣服,裡面的衣服已經被血液浸透了,等會我就得把它扔了。

 

  艾米還縮著身體,我看了一眼她,有點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把她輕輕托了起來。

  她很輕,就像是抱起一隻小貓那樣容易。

  “卡洛……你還好……”她半睜著眼睛,有點含糊不清地說著。

  我把她擱在了床頭,然後給她蓋上了被子。

  “好好睡一會兒,等會我回來的時候就會變得好好的了。”我哄著她,輕手輕腳地起身。

  “要快一點哦……很擔心呢……”

  還沒說完,她就睡著了。

  我啞然失笑,轉過身,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本來如同女孩一般的漂亮臉蛋上,多了一道血痕。後面的耳垂上也多了一些極細微的傷口,它讓我想起了昨天晚上那個怪物的詭異舌頭,不由得讓我皺眉。

“真……煩人啊。”我甩了甩頭,拿出皮筋,把散開的頭髮紮在了一起,不過今天並不是顯眼的高馬尾,而只是比較隨意地從中間束好而已。

  之後我推開門,走了出去。

  2

  血還在不斷地往外滲。

  當我買下新的繃帶之後,手上的繃帶不知不覺已經被血液浸透了。

  “再等等好了……”我想著,“先把藥買到再說。”

 

  藥店大約8點才開門,我在寒風中站了大約十來分鐘,才看到那個厚重的木門被打開。

  老闆是個地中海,就是那種頭頂上缺了一大塊頭發的髮型,看著多少有點滑稽。

  “……”他打了個哈欠,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等到他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停在了他的面前。

  “買藥的,快點吧。”

  “一大清早……唉,年輕人真好啊。”他說著意義不明的話,帶著我走了進去。

  說實話藥店裡面的氣味還不錯,混雜著木頭和草藥的清苦味讓我安心。

  “恕我多嘴一句。”老闆看著我,說道,“是什麼樣的傷口呢?”

  我把手套脫了下來,拆開了繃帶,把那道猙獰的傷口展露在老闆面前。

  “哎呀……”老闆雙手環抱在了胸前,歎了口氣,稍稍思考了一下,之後才說:“我這裡有一種新的藥,不知道你想不想試一試。”

  “給我看看。”

  老闆拿出了一個針管,放到了櫃檯上,暗金色的針管裡,淺綠色的液體在輕輕蕩著。

  “要不是你手腫的這麼嚴重,我也不會推薦這種藥品。”老闆撓了撓他的頭,把針遞到了我的手上,“可以試一試,這是新出現的藥物,數量很少而且價格不菲,但可以很快消腫。”

  我拿起了它,眯起了眼睛,雖然說藥液是淺綠色,但透明的質感讓人覺得心安。

  “確定不會死人嗎?”

  “在你之前有不少人用過了。”老闆攤手,說道。

  “那就試試看吧……”我看著它,而後握緊了它,“如果把針一併買下來呢?”

  我是突然想起要買針的,之前的那個實在是髒舊得沒辦法了,出門的時候又老是忘記,一直拖到了現在。

  “買針嗎……”老闆皺起了眉,稍稍遲疑了一下,他似乎也在顧慮著什麼。

  因為買針頭的大多都不是什麼正當用途。

  “一共就賣你三個金幣,兩個金幣是藥錢,一個金幣是針的錢。”他伸出手,說道。

  “也行吧。”我把錢扔到了他的手上。

  我先固定好了手腕,把手指張開,而後把藥注射了進去,說實話液體注射的感覺並不好受。

“差不多了。”我把針收好,重新換上了繃帶,舒展了一下手指。

  腫痛的感覺在迅速消退。

  (抱歉要開始分章了呢……如果出現了閱讀問題……可以留言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