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Ⅱ The Monster Of Darkness 第九幕 戰鬥以及過往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271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00:07


2

  “你到哪裡去了?”我看著艾米一步步靠近,輕聲問道,“很讓人擔心。”

  “我只是……去打了一桶水。”她似乎看到了我劍上的血跡,因此回答的時候都有點遲疑。

  她把手上的水桶放下了,就像是犯錯了一樣,低垂著頭,在寒風中打著哆嗦,但卻不敢抬頭,也不敢靠近。

  名叫豆包的小貓和她一同走來,然後坐到了地上,搖著尾巴,暗金色的圓眼睛瞪著我。

  “先進來吧。”我拎起了水桶,拍了拍她的頭,“進來說。”

  她沒事……或許是她一時的決定和外出挽救了她自己吧,如果她一直待在屋子裡,可能就已經被撕碎了吧。

  她會被挑哪一段呢……手還是腿?

  好吧好吧,這個想法太噁心了。

  我看了一眼水桶,裡面的水澄澈無比。

 

  我把水桶放到了家門口,而艾米也安安靜靜地跟著我,而後和我一起走進了小屋。但她今天卻沒有坐在床上,而是一直站在我的正對面,一副低頭認錯的樣子。

  “為什麼去……打水呢?”我問道,“明明走路都走不穩。”

  “可是卡洛受傷了啊……應該會要一點清水的吧,我不太懂怎麼處理,但是弄些清水一定是沒錯的。所以我就去了之前卡洛帶我去洗澡的那邊,那邊的水很乾淨的,我就想那邊的會不會好一些……之類的。”她有點委屈地說,“我……做錯事了嗎?”

  “沒有啦……”我歎了口氣,有點無奈地安慰道。

  既聰明又單純的女孩……的確讓我發不起火。

  “因為一直都是卡洛照顧我……家裡人也都死了,我只能依賴卡洛了啊。”她說著緩緩地靠近了我,稍稍仰起小臉,露出可愛的表情。

  當她提起她父母之時,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負罪感。

  殺了別人的父母,卻隱瞞了自己是兇手的事實,像是白馬王子一般擄走了“公主”,卻又被像是恩人一樣對待著。

  鬼畜噁心到了極點的傢伙……那便是我。

  我甚至現在就想告訴她事實,讓她去憎恨我,用恐懼和憤怒的目光剜著我的心,這樣多少還讓我心安理得,但是我卻不敢去這樣說,我不想被一個女孩用這樣的目光去看待……絕對不要。

  “沒事沒事……”我說,“只是最近有一種怪物,專挑我們這樣的,注射‘冰冷’的人下手,你也得小心和機靈一點,我並不是時時刻刻都在的。”

  “那……卡洛還怪我嗎?”

  “沒有……相反我很感激你。”我摸著她的頭,在她的耳邊低語,“我的小艾米。”

  對啊……對……就是這樣……

“嗚啊~”她輕輕地蹭著我的手,順滑髮絲的觸感就像是絲綢一樣舒服。

  豆包搖了搖尾巴,輕盈地跳躍了幾下,落到了窗沿邊,脖子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

  接著它趴下了,蜷成了一個小毛球。

 

  “休息一下唄。”我移開了手,說道。

  “因為一直很受恩惠的原因,一直很想幫上忙呢。”她笑著,擠到了我的身邊。

  女孩的柔軟和香氣……真讓人著迷。

  “家人都死了呢……卡洛給了我屬於家的感覺,我一直很喜歡卡洛哦!”她輕聲說著,繼續蹭著我的脖子。

  拜託啊,別再說這件事了。

  “這麼喜歡啊?”

  “也不知道是怎麼的,卡洛一直給我很熟悉的感覺,很讓人安心的感覺呢。”

  就像是在拷問我啊,真夠殘忍的。

  “好了好了,別再說那些了,好好休

息吧。”我指了指她的右腿,“以後就別去那麼遠的地方了。”

  快點把話題岔開啊!

  “其實我的父母不是親生的,我是撿來的。”艾米沒有聽我說話,而是自顧自地說著,“我不太記得以前的事情了,感覺像是忘掉了很多事,我大概只記得自己到那個家之後的事兒了。”

  “嗯?”我有點驚訝地看向艾米的臉,此刻她的臉上寫滿了“追憶”之色。

  我有了一絲脫罪的僥倖。

  艾米大概是在五年前到那個畫家家裡的,那個時候的她還很小,只有九歲。但她已經快要忘光九歲以前的事情了。之後就被那對畫家夫婦注射新型的毒藥,然後一直“圈養”著。

  但她那個時候還沒有失去一切,那對夫婦還有一個兒子,大概比她大四歲。

  那是個與他父母完全不同的人,他開朗樂觀,富有熱情,就像是真正的兄長那樣照顧著艾米,在畫家不在的時候,他還會偷偷摸摸地背她出去玩。

  他給她的,便是她曾經失去的“意義”。

  那是連同被“冰冷”燒毀的記憶一起的,屬於生命的意義。

  但在兩年之後,那個少年消失了。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她失去了一切,包括意義,包括溫暖,包括……一切。

  她每天都生活在那個冷冰冰的小房間裡,衣來伸手,連走路都不需要。她所需的,只是每天待在那裡,等待那個畫家一次次地前來,撫摸她,而後把他所見的一切都畫下來。那部名叫《折翼天使》的作品,便是他最得意的傑作。

  這樣的生活,直到名為卡洛的人到來,就像是帶走公主的王子,就像是擄走女孩的強盜,但是無論如何,她離開了那個地方。

“我第一次見到卡洛的時候,就覺得很熟悉呢,就像是很久以前就見過了一樣,而且就像是他一樣,給我的是如同兄長般的安心感。”

  我看著她,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嘛……似乎說了很多不該的東西呢。”她擠出一個笑容,“明明卡洛都說了的,我應該閉嘴的。”

  “沒事兒啦。”我拍了拍她的頭,“會綁繃帶嗎?”

  “誒!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她愣了一下,之後才回答說,“其實不會的。”

  “我教你。”

  我拆開了手上的血紅的繃帶,拿出了新的繃帶,看著艾米的眼睛,壓低了聲音:“好好看哦。”

  “嗯!”她用力地點頭。

  “等會可就由你幫我換其他部位的繃帶了哦。”

  “啊呀……”她笑了出來,“我會努力的。”

  “那就好!”

  就算是有那樣的過往,也能像這樣歡笑嗎?

  失去了的意義,去哪裡找回來呢?

  我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3

  我想不起很多事情了,就像是隨著“冰冷”對神經的灼燒而消失了一樣,我只記得我第一次注射時的痛苦,仿佛腦海之中的一切都在被燒毀。

  我大概只記得最近五年的事情了。

  其他的一切都像是消失了一樣。

  我還記得什麼東西呢?

  童年,父母……都不記得了

  所記得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卻也找不到自己的意義

  過去的一切都無法回憶起了

  我……還剩下什麼呢?

  僅僅只有現在的這一副軀殼。

  但我還要戰鬥下去

  為了自己,也為了這個女孩。

  那是於心中燃起的……

  希望與贖罪的火焰。

  我也想……

  尋回自己的過往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