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夜眠之城

ChapterⅡ The Monster Of Darkness 幕間劇 Face T

書名:夜眠之城 作者:松露巧克力 本章字數:377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8日 00:01


幕間劇 Face The Horror

  1

  頂層的高塔在黑暗中閃耀,即便是在如此之高,那光也能照耀到這陰影中的角落。

  光耀之塔

  指引之塔

  希望之塔

  讓我等於黑夜中

  “亦不會迷失方向。”我輕聲念著,“追尋著神明的軌跡,尋求著……”

    於永夜之城的安寧

 

  2

  我穿過了狹長的甬道,抵達了受難者的房屋。

  這次的情形比以前還要糟糕。

  以前的混亂僅僅只限於屋內,比如說被撕爛的身體和噴湧的血,而這一次的混亂卻蔓延到了外面。

  小屋的牆壁上滿是血液的痕跡,宛如用血液作畫一般,就像是把番茄扔在牆上爆開一般的痕跡,由此聯想到的是把人不停地往牆上砸,直到腦殼爆開為止。

  我推開了門,裡面是新鮮的殘屍,溫暖的血肉還在散發著熱氣。

  這次我也懶得去“組裝”它了。

  “這算是什麼?邀請嗎?”

  我點燃了火把,照亮了漆黑的屋子。

  牆壁上似乎多了些東西……像是用血寫上去的。

  “A……M……Y”我靠近它們,一個字一個字地讀著,“艾米?”

  “那麼……你是誰呢。”

  我轉過身,看到了角落裡的一串小數字,似乎是受害者留下的,他那不甘的手指仿佛還在牆角顫抖。

  “999……嗯?”我撓了撓頭,“什麼意思……不太懂。”

  窗外傳來了磚瓦被踩破的聲音,那聲音在沉寂的黑暗之中格外刺耳。

  “好了好了……就那麼著急嗎?”

  我把火把插到了插槽裡,拔出了那把制式的長劍,走出了門。

  門外是寂靜而黑暗的世界。

  那麼……誰是獵物呢?

  3

  “別躲躲藏藏的了,出來吧。”

  我握著手上的長劍,像是挑釁一般地說。

  “我也有問題要問你。”

  我在說這些的時候,同時也小心地注意著它的動向,一點點聲響我都不會放過。

  “我有一個推測,你應該知道艾米吧?”

  之後我清楚地看到,陰影中的一部分完全剝離了出來,在微光下變成了一個小球,而後慢慢被撐起,最後變成了一個高大的人形生物。

  我提起劍,劍鋒直指向了它。

  “我猜猜看……你是誰呢?”

  高大的怪物走出了陰影,越來越靠近我,而我也看得越來越清楚,直到它身上的每一點紋路暴露在微光之下。

那是個被暴起筋脈和肌肉包裹住的生物,扭曲的骨片從皮肉的下方延伸而出,但我還能依稀看見他的臉部,那還帶著些許人類特徵的臉部,此刻遍佈著痛苦和疑惑。

  “艾……米……”

  它的聲音有如夜梟。

  “我猜的話……你應該是那個……”我低聲說,“艾米的那個……哥哥吧?”

  “沒……錯……”

  下一秒,它的身影在黑暗中被迅速拉長,而後於我的面前重新凝聚。

  如此之快!

  我向著黑暗揮劍,迅速地斬擊那一團如墨般漆黑的物體,而在我劍刃觸碰到那個物體的瞬間,如同機械咬合一般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身體裡,手臂一沉,就像是被重物直接壓彎一般彎曲。

  如此之沉!

  粗壯的手臂穿破了黑暗,畸變的骨片如同鋒刃一般,在我側身躲避的時候劃破了我的衣襟,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淺薄的傷口。

  如此之銳!

  手臂上傳來了刺痛和震盪感,就像是有東西壓緊了我的骨頭。

  它足夠強大,強大到了幾乎不能用常理來判斷。

  我必須尋找到突破的點,一個足夠擊潰怪物的點,否則我就必然會……死在這裡。

  它的手臂有如鞭子一般,在連續的壓制之後,我被逼退到了牆角,而後那手臂再次甩向了我。

  我敢打賭,如果我被這東西砸到,整條手臂都會開裂。

  我背後的牆壁就是最好的例子——從一角完全崩裂,細密的裂痕如同破碎的薄冰那樣迅速擴散。

  也幸虧我足夠快……於最後一刻在地上翻滾,從而躲了過去。

  快點,我得快點!

  就像是蛇的七寸,刺蝟的肚子一樣的弱點。

  我半跪在地上,盡力地舉起和揮動長劍,劍刃的軌跡如同破碎的上弦月——它在某一個瞬間停滯了,隨後我聽到了如同金屬破碎的響聲和皮肉綻開的輕響,就像是剝開酥餅時那樣乾脆。

  手臂上的骨片抵禦了大多數的衝擊力,而實際傳達到的傷害,並不算大。

  我抓緊時間收回手防禦,但似乎已經快要來不及了。

  腹部被重物猛擊!

  那是來自於怪物的猛烈一拳,我甚至都聽到了腸胃扭曲攪動的滑膩聲響。

  還有扭曲骨片穿透腹部的聲音。

  還有血液與肌肉摩擦的聲音。

  我在那個瞬間失去了平衡

,弓著身體連連後退。

  我看到了怪物的下一拳穿風而來。

  多年戰鬥而形成的本能拉扯著我的身體,就像是有一袋沙子拉著我的身體下沉,在那最後一瞬間,我躲過了可以打破我頭蓋骨的拳頭,也感覺到了背後石牆開裂的震動。

頭皮有些刺痛感……頭髮也被卷掉了不少。

  但我無暇顧及這些。

  我只知道現在是反擊的時候。

  我繃緊了手臂,在那個瞬間把劍甩向了那個怪物的腹部,手臂如同鞭子一般揮動,而劍刃的軌跡如同一個完整的圓弧。

  它的血液迸流,那是夾雜著灼眼的冰藍和邪惡猩紅的,兩種交織的色彩。

  而後我的劍不能動了……之後被粗暴地抽離。

  它抓住了我的劍,絲毫不畏懼疼痛地奪過了它,而後把它甩向了我。

  該死……

  我側身躲避,在躲過的瞬間拔出了腰間的短劍,於停頓的那一刻,格擋住了橫掃而來的攻擊。

  我的肺仿佛因為恐懼而顫抖。

  我退了幾步才穩住身體,而它則緩緩地退進了黑暗之中。

  “我不介意……替你解脫。”我拔出了火槍,指向了它退去的方向,“你還真是著急去死啊。”

  回應我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我握緊了手上的火槍,繃帶下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

  無言的恐懼和沉默包圍了我。

  就像是一雙大手抓緊了我的咽喉,讓我的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腹部的血液正在汩汩流出,所幸的是傷口並不大。

  它躲進了黑暗,如同毒蛇一般在房屋間潛行,隨時準備給我致命一擊。

  現在的我,可以玩一個有趣的小詭計。

  我握住了火槍的柄,咬緊了牙關。

  上面的聲音!

  我伸出手,毫不猶疑地開了一槍,而後迅速地換上了彈藥。

  背後……

  我側過身,手指扣動了扳機,射向了黑暗的小路。

  再迅速地裝彈。

  我的汗順著鼻翼滑落。

 

  這一次的聲音無比接近!

  那是在我的側面,幾乎可以撕破耳膜的破風之聲。

  我揮動短劍,斬向了那一邊,而那裡是空蕩蕩的。

  聲音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背後。

  我抬起槍,甚至都沒有去看,就毫不猶疑地開火。

  我的手臂因為緊張而有些顫抖。

  和第一次遭遇如出一轍。

  “真沒創意……”我的嘴角緩緩上揚,“就不能換點東西嗎?”

  我聞到了它身上的臭味。

  也感覺到了抵在我後心口上的尖銳物體。

  身體在那一刻因為恐懼而變得冰涼,但又再次因為血液的流動而發熱。

  在面對這種恐懼之時,是人,都會為之戰慄。

  但我的身體在不由自主地感到亢奮,亢奮到可以無視致命的威脅,亢奮到從指尖到胸口都如同被火焰點燃。

  總算上鉤了……你這個醜東西……

“夠……了……”它的聲音仿佛破碎的玻璃。

  “是嗎?”

  再狡猾的狐狸,也會被獵人誤導。

  我製造的“單發火槍”的假像,在它靠近之時,變成了“雙發火槍”的事實。

  呵……

  我的手腕迅速扭轉,扣下扳機,我的指尖都能感覺到機括改變的聲音,也能感覺到火舌噴吐的灼熱。

  鐵砂和彈丸刺破了它臉上的皮肉,它的身體也因此連連後退。

  我似乎也傷到了它的眼球,它連續退了好幾步都沒有站穩。

  我的左手鬆開了火槍,與右手一起握住了反握的短劍。

  在下一秒,我撞進了他的懷中。

  那個骯髒恐怖的……熱如火爐的懷抱。

  劍刃一轉。

  開膛破肚。

  整個的腹部被我撕裂開,它的慘嚎也於那一刻回蕩在了夜空之中。

 

  4

  它的屍體就倒在了我的腳邊,恐懼感還未完全散去,我點煙的時候火柴都掉了三次。

  我俯下身子,把它的血液裝進了小瓶子裡。

  而後把腳用力地踩到了它的臉上。

  “我知道我該尊重死者。”

  “但是……你不配。”

 

  之後我聽到了衛兵圍上來的雜亂腳步聲,由遠及近,最後停在了我的身邊。

  他們不敢說話,更不敢走近屍體。

  “交給你們了。”我說著,緩緩走開了。

  腳尖冰冷得沒有一絲真實感。

 

  我看向了手中的小瓶子,它已經被分成了冰藍和猩紅兩個不同的部分,看上去既神奇又詭異。

  我望向了天空,那依舊是灰暗而空洞的天幕。

  如今,似乎……又多加了一條罪惡呢。

  儘管是為了無辜者而做的。

  但如今我該……如何去面對……艾米呢?

  殺死她每一個家人的兇手,如今卻和她相擁而眠。

  (各種……求投石啊QAQ)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