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3章 夜半急病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56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無須細問,方晟略一琢磨就明白朱正陽空降的目的:他在鄉鎮人事科四年了,因為沒背景沒後臺至今還是辦事員,機關編制一個蘿蔔一個坑,人事科科長才四十出頭,副科長三十六歲,靠熬資歷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唯有主動申請支農支貧,空降到偏遠落後鄉鎮解決待遇問題。黨政辦主任雖然只是股級,但由於其地位的重要性,一般來說如果就地提拔都會優先考慮,樂觀的話四至五年沒准能弄個副鎮長。聯想到很多幹部寧可降級或調到清閒的部門坐冷板凳,只能說朱正陽走了一步破釜沉舟的硬棋。側面證明一個血淋淋的事實:在縣城沒有關係,幹得再好也沒用。

大概興趣相投且有共同努力方向的緣故,方晟倒與朱正陽很談得來,早晚同進同出,白天有空朱正陽也陪他走訪企業,深入養殖戶、個體經營戶家中串門,瞭解第一手翔實的資料。晚上則在一起興致勃勃探討如何引進外來投資,挖掘海洋和漁業資源振興三灘鎮經濟。

一天傍晚兩人騎著自行車從振峰紫菜廠回來,剛準備進食堂,遠處急馳而來一輛紅色本田,正好停在兩人面前,降下車窗,竟然是趙堯堯。

“你怎麼來了?”方晟很吃驚。

趙堯堯瞟了朱正陽一眼,示意方晟走開幾步,遞來一個包裹:“喏,小容寄的海鮮,我怕耽擱久了會變質。”

方晟失笑道:“她在搞笑麼?我就在海邊工作,什麼海鮮吃不到?還隔那麼遠迢迢寄過來。”

“千里送鵝毛呀,”她明亮的眼睛在他臉上一掃,微微遲疑道,“你注意到沒有,最近三個月小容只寄了兩個包裹。”

“是啊,有問題嗎?”方晟表面裝作不在乎,心裡卻是透亮,不單是包裹,近來兩人之間的短信、QQ互動也明顯減少,通了幾次電話總不咬弦,每次都不歡而散。

距離根本不可能產生美,距離產生的是冷淡。

這樣下來終究有一天會有人主動提出結束,方晟希望不是自己。

“沒,那就這樣。”趙堯堯果斷結束話題,象來時一樣急馳而去。

看著車子背影,朱正陽道:“是宣傳部理論科的趙堯堯?”

“你也認識?”

“縣委大院一枝花,哪個不知道?就是比天鵝還高傲,平時壓根不搭理人,聽說過‘陳衙內’吧?縣委陳副書記的兒子,當眾捧著九十九朵玫瑰跪在她面前求婚,你猜怎麼著?她倒是接了過去,然後順手扔進旁邊的垃圾箱!朱正陽意味深長道,“依我看剛才她跟你說的話,比她科室同事一周加起來的話還多。”

方晟急忙擺擺手:“別誤會,她是……是我女朋友的朋友,幫我們傳遞包裹而已。”

“真這麼簡單?她專程跑三灘鎮這趟來回,汽油費比包裹還貴吧。”

“越說越扯,快進去吃飯!”

方晟也解釋不清,只得拖著朱正陽進了食堂。

幾天後,縣城方面突然傳來爆炸性新聞:原縣委書記被雙規,市里緊急空降一位姓韓的書記,所有人事調整全部凍結。

“好險,幸虧趕上那趟末班車。”朱正陽心有餘悸道。

正值週末,鎮領導們都無心上班,紛紛坐車去縣城打探消息——新領導的思路、風格,對前一輪人事調整的看法等等,需要在第一時間揣摩、分析。朱正陽也搭車回家團聚。

淩晨一點多鐘,方晟被手機鈴聲驚醒,只聽了一句便驚得坐了起來:

“小晟,我是方華,爸夜裡突發心臟病,已經送到省中醫院了!”

“現在情況如何?”方晟趕緊問。

“很糟糕,剛從呼吸機下來,大夫說要儘快做心臟搭橋手術,否則隨時有生命危險……”

“那就做吧!”

方華不滿地說:“你說得倒容易,省中院病床緊張,這會兒爸還躺在走廊裡,而且大夫說心臟搭橋手術要預約,估計要排到兩個月後……”

方晟失聲道:“啊!”轉念一想這種情況在省中院正常不過,兩年前媽媽做了個膽結石小手術還排了三個星期,“可是媽就在衛生服務站,本系統還說不上話?”

“省中院會把這種小單位放在眼裡?上個月臨秀區副區長老婆生病還在走廊睡了兩天才等到床位,”方華在電話裡深深歎了口氣:“媽讓你趕緊回來看看爸,防止……”

“我明白,我這就動身!”

方晟第一反應是打電話給朱正陽調配車輛,隨即想起所有公務車都跟鎮領導們去縣城了,總不能跟領導搶車吧。緊接著打電話給鎮上的幾輛黑面的,司機聽說去省城均一口拒絕,擔心被查出非法營運。無奈之下方晟說先把我送到縣城行不行?到那邊

再想辦法找正規計程車。黑面的司機說最近省城對外地計程車查得很緊,動輒罰款停運,估計沒人敢觸黴頭。

說不定是見父親最後一面,可自己竟然沒法趕過去!方晟放下電話瞬間感到深深的悲哀。

在屋子轉了兩圈,陡地眼睛一亮:趙堯堯不是有車嗎?儘管平時跟她不熟,一年多來說的話不超過二十句,緊要關頭或許她能看在周小容的面子上幫忙,再不濟就等明天去省城最早的班車。

方晟立即打電話叫來黑面的趕往縣城,路上司機聯繫了七八位縣城裡開夜間出租的,答覆都是不去省城。方晟歎了口氣,硬著頭皮撥打趙堯堯的手機,還好,沒關機,不過顯然熟睡正酣,響了十多聲都沒人接聽。

糟了,她設置了無聲!

正準備掛斷,對方突然接通了,緊接著傳來一聲帶著濃濃鼻音的嬌憨的聲音:“嗯?”

跟平時清冷而有距離感的聲音判若兩人,方晟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急忙說:“深更半夜打擾你真不好意思,現在情況是這樣……”

他將父親病重住院的事講了一遍,然後說,“縣城計程車都不敢去省城,能不能把車借給我用一下?”

一氣說完後他緊張地等待她的反應,手機好像沒信號了,半晌聽不到她說話,方晟有點洩氣,打算說“不方便就算了,我另想辦法”,這時趙堯堯才說:

“你什麼時候學的車?不經常開吧?”

“在大學裡學的,偶爾也……開過幾次。”

“夜間駕駛要求更高,你又不熟悉我的車,”說到這裡方晟以為是委婉的拒絕,誰知她接著說,“我開車送你。”

“啊!怎能辛苦你開長途?我找駕駛員!”

趙堯堯淡淡地說:“我已經決定了,你直接到我家會合。”說完便掛斷電話。

方晟呆呆看著手機螢幕,司機在一旁悠悠地說:“人家小姑娘看上你了。”

“別亂說,我有女朋友。”

“結了婚還能離婚呢,何況只是談戀愛,”司機大笑著幫他分析,“方主任你想想啊,如果是普通朋友關係,人家願意夜裡開三個多小時的車陪你去省城?”

“她,她是我女朋友的朋友,也算有點交情……”說這句話方晟自己都覺得沒有說服力。

快到縣城的時候,趙堯堯又打來電話要他把父親的姓名、病情、掛哪個科急診、目前的狀況等發短信給她,方晟雖不知何故也依言而為。

黑面的把他送到她所住的望海社區門口,趙堯堯已站在車邊等待。月光下她一襲紫衣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長髮披肩,眉目如畫,皎潔的月光灑在臉上反襯出象牙般聖潔的白色,精緻的腳踝上套著纖細的白金鏈,晚風吹拂,衣袂和長髮微微飛揚,仿佛翩翩起舞的仙女。

方晟第一個念頭是:這麼短的時間她居然來得及打扮一新?

第二個念頭是:她為什麼打扮一新?

事實上第二個念頭更他感到不安。

趙堯堯見他過來也不說話,直接上車發動,“轟”,猛踩油門急馳而出。刹那間方晟心臟如被猛擊,忙不迭系上安全帶,強笑道:

“沒想到你開車挺霸氣。”

“不是趕時間嗎?”她輕描淡寫道,接下來按說要聊些關於他父親的病情之類,可她一言不發,兩眼直視前方專心致志開車。

鼻際間縈繞著女孩子車上特有的溫馨的香氣,方晟心裡覺得非常愧疚:他與周小容從大二開始談戀愛的,三年間出入她宿舍上百次,對包括趙堯堯在內的其他三位舍友基本無視,從沒正眼打量過,也從沒瞭解過她們的情況。到黃海工作後,綜合周小容零星介紹來看,趙堯堯的家可能在省城,但母親可能住在黃海,趙堯堯可能為了陪伴母親放棄在省城找工作,她父母可能很早就離了婚……

一連串可能,說明周小容對這些資訊並不確定。

方晟打破沉默說:“這趟太辛苦了,到省城後我幫你找個賓館休息一下,明天或後天你先回黃海,我那邊時間沒准,到時坐班車回來。”

隔了會兒她淡淡說:“我正好回家看看,到時通知我。”

方晟注意到她決定的事就不容商量,不便拂了她的好意,遂笑著問:“你父母都在省城工作?”

趙堯堯抿了抿嘴,搖搖頭,不知道是表示父親不在省城,還是母親不在省城,或者父母親都不在省城。

車速極快,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個超速,平常三個多小時的路程只用兩個半小時,開到省中醫院門口時方晟與方華聯繫,問父親是不是在急診病房外的走廊,誰知聽到方華興奮的聲音:

“爸已進了手術室!”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