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6章 初露崢嶸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32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韓書記饒有興致道:“這句話很有意思,繼續說。”

“振峰紫菜廠生產的是粗加工紫菜成品,我調查過市場,單黃海縣就有類似企業四十六家,都是計劃經濟時代上馬的,相同的生產線,相同的工藝,相同的產品,除了相互殺價根本沒有出路,可對三灘鎮而言,交通運輸就是最直接的額外成本,其次不注重人材培養,不能發揮機器最優效能,另外退休職工多,企業負擔日益加重也是虧損因素之一……”

“你看出問題了,很好,但怎麼解決?”韓書記緊緊追問。

“必須通過改制走精細化經營,二次加工的創新之路!”方晟道,“沿海發達地區快速崛起的鄉鎮企業,都是打市場‘短平快’,快速搜集市場訊息,第一時間搶佔市場份額,賺足利潤後在市場飽和前及時撤退。以紫菜二次加工為例,投入生產線、更新工藝都不算問題,關鍵是迎合消費者需求,用小袋裝、精品化、健康理念拓展市場,我專門分析過省城一家銷量位於全國前十的紫菜加工企業,它的市場定位就是針對小學生推出麻辣味、香辣味、清香味等小袋裝產品,可以當作零食吃,也是早飯的佐食,深受消費者歡迎,相比之下那些口感不好、包裝粗劣、圖案俗氣的產品自然遭到冷落。”

聽到這裡,丁書記、牛鎮長等人均心頭一驚,回想起這些內容方晟都在季度工作總結裡寫過,可惜他們根本沒注意看,看了也只是付之一笑,根本沒往心裡去。

韓書記沉默良久,道:“小夥子經常來這家廠?”言下之意因為靠近所以來的次數多些,其它企業就未必了。

“報告書記,我每個月都跑一遍鎮辦企業。”

“噢……如果這家紫菜廠交給你發展,多長時間能扭虧為盈?”

方晟斬釘截鐵道:“頂多一年!”

這時丁書記覺得不能不表態了,上前介紹道:“小方同志原來是大學生村官,今年剛通過公務員招錄,平時工作就認真負責,而且勤奮好學,很快就把經發辦工作抓上了手。”

“在哪個村當的村官?”韓書記問。

方晟道:“就在我們三灘鎮,方塘村。”

韓書記轉身就走:“到方塘村。”

上車時韓書記無意中看到黃副鎮長灰溜溜往小車裡鑽,手指點了點道:“那個你別去了,留下反省!小方同志一起去,”說著邊上車邊意味深長道,“能者上,庸者下。”

路上丁書記等鎮領導才聽說張局長中途被趕下車的事,聽說已打車回城,正在辦公室寫檢查,均暗自慶倖。瞧這陣勢韓書記今天是準備發飆的,事實上突擊檢查暴露的情況也應該發飆,幸好方晟出面抵擋了一陣,很大程度化解掉他的怒氣。

車子開到村部門口,裡面沒人,電話聯繫後得知村支書正在八裡灣魚塘。丁書記趕緊說:

“八裡灣是村委會號召發起的魚塘帶,走集約化養殖、規模化經營的道路,去年小方同志在這方面作了很好的宣傳發動工作。”他擔心回答不了韓書記神出鬼沒的問題,又把方晟拿作擋箭牌。

果然韓書記立即問:“搞魚塘帶的理由是什麼?萬一發病豈不容易全部傳染,一死死一片?”

方晟暗中掃了掃面色不善的鎮領導們,知道自己今天犯了官場大忌——功高震主,抛頭露面,而且明顯把黃副鎮長比下一大截,可想而知今後將是小鞋齊飛、亂棒打壓的局面。不過事已如此無法善了,必須硬著頭皮上。

方晟道:“魚塘養殖是門很精細的技術活兒,餌料投喂不當、水溫不適、漁具未消毒、塘水酸堿比例失調、放養密度過大以及操作不當,都有可能導致魚病,要從根本上解決魚病的關鍵就是專業化,讓真正懂行的人來管理,這就需要打破原來魚塘主各自為政、分散管理的模式,魚塘帶實質是將魚塘相對集中起來,選聘技術人員統一操作,批量購買魚苗、餌料、肥料等等,從而最大限度節約成本、提高魚塘管理品質。”

“一年下來有沒有成效?”韓書記問。

“首先魚塘發病率大幅降低,從前三年平均發病率27%降至11%;其次發病後能夠及時採取措施,最大程度降低損失,損失率從前三年平均47%降至9%;再次批量採購、集中定向銷售避免了魚塘之間相互殺價,同時也節約成本,收益率比前三年平均高出

二十六個點,最為重要的是解決了一批勞動力,使他們能投入到農經作物生產中。”

韓書記轉向丁書記:“考慮過推廣沒有?”

丁書記連忙說:“我們正打算向縣裡打報告,計畫在九個地質條件符合要求的行政村進一步推廣魚塘帶,同時推出配套優惠政策,並組織人員到附近城市拓展市場,解決魚塘豐收價格下跌的老問題。”

“我要儘快看到報告,”韓書記不容置疑道,這時一名農民大伯挑著肥料筐往田地走,韓書記叫住他,“這位元大伯,請問你認識這小夥子嗎?”

農民大伯咧嘴笑道:“方大學生啊,咱方塘村哪個不認識?跟咱們同吃同住,戴著草帽扛著鋤頭一起下地,大熱天還蹲在田裡學怎麼除蟲怎麼除草呢。”

目送農民大伯晃悠悠離開,韓書記感慨地說:“我們的幹部哪怕做一點點事,老百姓都一點一滴記在心裡啊。”

人群後面,梅部長正忙著打電話。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韓書記說“能者上,庸者下”,方部長正好在旁邊聽得清清楚楚。不管韓書記是不是暗示什麼,也不管是不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總之既然聽到了就必須有所反應。他當組織部長已有五年時間,這點官場上悟性還是有的。

剛才常務副部長黃秋翻閱檔案後回報,說方晟取得公務員才七個月,還沒滿一年試用期,不符合幹部任用條件。

方部長氣得火冒三丈,暗想這傢伙陰險毒辣,關鍵時候給老子下絆子,面對強勢的縣委書記,現在是講原則的時候嗎?遂壓著火氣道:“黃部長,我們提拔任用幹部既要講原則,也要充分考慮群眾呼聲和能力,該靈活就得靈活,頭腦僵化反而會阻礙年青幹部的成長。”

黃秋為難地說:“可是方部長,一年試用期是硬杠子,不能隨意違反規定啊,否則將來上級查起來我們都要負責的。”

方部長循循善誘:“小方同志怎麼沒過試用期?他明明當了一年大學生村官,鎮黨委對他的考評是優秀嘛。難道大學生村官不算基層幹部?再告訴你吧,韓書記十分欣賞小方同志的工作作風,這會兒正在探討推廣魚塘帶的問題。”

“噢——我這就完善手續!”黃秋恍然大悟,暗罵你這條老狐狸,早說是韓書記的意思不就行了嗎,非要設個圈套給老子鑽!

韓書記等人在村裡轉了一圈,,看到低矮的磚瓦屋,簡陋的生活條件,還有滿身髒兮兮到處亂跑的孩子,感歎必須儘快把三灘鎮經濟抓上去,改善農民生活環境。一直沒插上話的牛鎮長趁機談了些促進經濟發展的設想,提出今後努力方向。韓書記明顯心情好轉不少,沒有頻頻發難提些刁鑽古怪或者具體資料方面的問題。

回到三灘鎮,一行人就在食堂吃的工作餐——丁書記已多少摸到韓書記的脾氣,不敢上酒,不敢搞大魚大肉,嚴格按公務接待標準四菜一湯,只是四個菜裡有三個是海鮮,這也好解釋,畢竟是海邊小鎮嘛。韓書記沒說什麼,五分鐘就吃完出去,其他吃得慢的也只好放下碗筷緊跟其後。本來丁書記還想請他們休息會兒下午作專題回報,沒想到韓書記直接上車,說了一個字:

“走。”

公務車迅速離開三灘鎮,開出十幾分鐘後韓書記臨時決定去海佑鎮,依然不准提前通知搞突然襲擊。

海佑鎮沒有方晟這樣的福將,一下子被弄得雞飛狗跳:書記中午喝多睡在辦公室沙發裡,鎮長帶著一幫幹部洗澡、按摩,黨政辦、經發辦等辦公室要麼鎖著門,要麼在玩遊戲、炒股、看電影,整個鎮院子沒一個正經工作的。

韓書記勃然大怒,在三灘鎮抑下的火氣到這裡一起爆發出來,指示紀委的人把這些情況都拍下來,過幾天在全縣科級幹部大會上公開播放。當場責令書記寫五千字書面檢查,包括鎮長在內的一幫在浴城的幹部全部停職,等待紀委和組織部的處理意見,其他鎮領導有的直接免職,有的停職,有的要接受組織調查,總之將海佑鎮鬧得天翻地覆。

過了兩天,方部長來到韓書記辦公室,提交了這次突襲考察中暴露問題的處理意見,建設局張局長調到科協任副書記;其他包括海佑鎮書記、鎮長在內的一批幹部不是免職、降職,就是調到邊緣部門或鄉鎮,同時還有記大過、記過、通報批評等紀律處分,唯一提拔的就是三灘鎮方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