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8章 快速升遷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40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丁書記等人腦子裡閃過兩個念頭:一是現在縣裡的幹部都學韓書記的作風,不打招呼突然襲擊;二是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大駕光臨,肯定與人事變動有關,莫非黃副鎮長還是難逃一劫?

果然寒暄了幾句後,黃副部長要求立即召開黨委擴大會,有重要事項宣佈。丁書記立即叫朱正陽通知其他鎮領導,黃副部長又加了一句:

“叫方晟同志也參加。”

丁書記與牛鎮長不著痕跡對視一眼,暗想要是當眾宣佈方晟任經發辦主任,咱們的老臉可就丟盡了。

不對呀,經發辦主任的任免向來是人事局負責,跟組織部有啥關係?

幾個人滿肚子疑問來到會議室,黃副鎮長臉色最差,猜到自己八成脫不了干係。

人到齊後,丁書記宣佈會議開始,黃副部長沒說廢話,直接宣讀了組織部關於三灘鎮領導班子任免的決定:

免去黃有國同志三灘鎮副鎮長的職務,任海佑鎮黨政辦主任,保留副科級待遇;

任命方晟同志為三灘鎮副鎮長,分管工業經濟、專案、安全生產、招商、統計、科技工作。

任免決定宣讀完畢後,會議室裡鴉雀無聲,連同方晟在內所有人都驚呆了!

昨天鎮黨委才決定把方晟調整到社會事務辦公室,今天就踢走黃副鎮長,負責他原來分管的一攤子,簡直是顛覆性變化!

要知道方晟考取公務員後才工作了七個月,還沒過試用期呢!

足足冷場了兩三分鐘,黃副部長不滿地乾咳一聲,丁書記醒悟過來,帶頭表態擁護縣委、組織部的決定,今後鎮領導班子要團結一致,齊心努力,共同把三灘鎮經濟抓上去。牛鎮長等人也不痛不癢說了幾句場面話,輪到黃有國表態時,他勉強擠了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表示服從安排,自己會正確認識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到新崗位後要擺正位置,從頭再來,在平凡的崗位做出不平凡的成績。

最後是方晟發言。

從聽到自己被任命為副鎮長那一刻起,他頭腦象炸開似的亂成一團:激動、惶恐、狂喜、震驚、欣慰……複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久久都無法平靜。

關於自己的命運,這幾天和朱正陽私下分析過若干種可能,而接到通知參加會議瞬間,暗想大概會弄個經發辦主任的頭銜,撐死了當鎮長助理,享受股級待遇,沒想到竟然一步到位,從普通辦事員破格提拔到副科級。

見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他定定神,道:“首先感謝縣委、組織部對我的信任,破格將我放到主抓經濟工作這樣一個重要的崗位,既是對我的考驗,也是對我的期望;其次我感到責任重大,三灘鎮經濟發展長期滯後,老百姓生活條件、居住環境得不到改善,因此必須開拓思路、銳意革新,把經濟搞上去,讓老百姓享受到實實在在的改革紅利;最後我向縣領導、以丁書記為首的鎮領導保證,今後一定腳踏實地、虛心學習,全力以赴,配合鎮領導班子共同振興三灘鎮!”

黃副部長帶頭鼓掌,微笑道:“小方鎮長,別忘了在韓書記面前立下的軍令狀,過陣子發改委要會同有關部門檢查你的工作進度呢。”

大家都一愣,隨即想起站在振峰紫菜廠大門口前,韓書記問扭虧為盈要多長時間,方晟說最多一年。沒想到韓書記還惦記著這事——這也給大家提了個醒,以後不能隨便在韓書記面前誇海口。

黃有國心裡暗自竊笑:振峰紫菜廠已經連續虧損了七年,這期間鎮裡不知想了多少辦法,給了多少優惠政策,還是無濟於事,要說能一年內扭虧為盈,他還真不信。要是實現不了許下的諾言,方晟騙來的副鎮長也當不長吧?

想到這裡他情緒好了不少。

方晟一臉自信地笑道:“這幾天我一直在撰寫振峰紫菜廠的改制方案,我相信只要措施得當,方向明確,一定能取得令領導們滿意的成績!”

“好,到時我們都會來參觀喲。”黃副部長笑著說。

接下來又閒聊了幾句,黃副部長起身告辭——他還要趕到海佑鎮宣佈人事任免決定,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會議氣氛可不會有這麼好。臨行前他順便說明天上午召開全縣科級幹部大會,班子成員全體參加,估計中午前後市委辦會有正式通知。

黃有國也跟黃副部長一同乘車過去,與海佑鎮新領導班子見面。

目送黃副部長的專車離開,丁書記等人瞅瞅方晟,都有點尷尬,遂藉口分

頭準備明天的會議,新班子會議以後再說。各自散開後,丁書記低聲吩咐朱正陽把昨天黨委擴大會的會議記錄送到辦公室,然後當面撕下來燒掉。

中午方晟沒在食堂吃飯,和朱正陽跑到小鎮郊區的一個農家樂慶賀。朱正陽舉著啤酒瓶說:

“還是那句老話,‘苟富貴,勿相忘’,以後還靠兄弟提攜!”

朱正陽說的是真心話。

雖然聽到任免決定刹那泛起一絲嫉妒——這小子怎麼反爬到我頭上了,但他很快調整好心態,決心緊緊跟著方晟。無他,這小子運氣太好了,似乎冥冥中總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關鍵時刻推他一把,公務員招錄面試如此,破格提拔副鎮長又是如此。如果說上次是背後有人為因素,這回完全是歪打正著:嚴苛的縣委書記、失職的經濟副鎮長、百廢待興的三灘鎮經濟。當然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若方晟之前沒有踏踏實實的調研、不知疲倦的鑽研,絕對沒有勇氣在韓書記面前侃侃其談。

方晟創造了怎樣的奇跡?

在縣一級官員體系裡,要想升職到副科級,必須經歷副股級、正股級兩道門檻。也就是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一名考上公務員的大學生從試用期開始,按兩年提一個級別的正常幹部任用標準,七年才能達到副科級,這只是理論時間,中間不能出半點差錯,否則有可能卡在其中任何一個環節,也許直到退休都無法前進半步。

而方晟只用了一年七個月的時間。

相比同齡人,朱正陽算是提拔比較快的,工作四年就副主任主持工作,享受正股級待遇,一方面本身在人事局工作,領導多多少少有照顧的意思;另一方面他是自願到偏遠落後的鄉鎮任職,政策上允許提升半級,即從副股級直接到正股級。不過後果是也許這輩子都回不了縣城——很多鄉鎮幹部寧可降半級進縣城工作也是同樣的道理。

方晟正色地說:“不,相互提攜,官場上從來沒有人靠單打獨鬥走到最後。”

“深有同感,”朱正陽重重點了點頭,“對了,上午我剛剛通過人事局的線人查到一件事,與你有關。”

“什麼?”

“知道牛鎮長為什麼始終拉偏架,幫黃有國對付你?因為第一份出爐的公務員錄取名單中有他的外甥,隨後第一份被迅速收回銷毀,第二份錄取名單中增加了你,他外甥沒了。你說這個仇結得深不深?”

方晟倒吸一口涼氣:“深,太深了,想不到他才是我最大的對手。”

“必須好好提防,姓牛的比黃陰險多了,縣裡也有靠山,平時能不惹儘量躲遠點,最好別撕破臉。”

“當然,他畢竟是領導嘛,來,幹瓶!”

兩瓶酒下肚,朱正陽來了興致,一一打電話約嚴華傑、肖翔等人晚上喝酒,方晟微笑著並不阻止,他也想在寬鬆熱鬧的氛圍裡享受微醺的感覺。

下午四點多鐘,鎮領導班子都乘車進城,有的趁機回家,有的找縣裡的關係聯絡,有的打聽最新人事變動。方晟資歷淺,和胡委員、朱正陽坐一輛車。

行至半途,突然接到趙堯堯的電話。

“恭喜。”她只說了兩個字。

方晟很驚訝:“你怎麼知道的?”

“機關大院都傳遍了,年僅25歲就破格提拔副鎮長,”趙堯堯難得一口氣說這麼多,“還有宣傳部準備寫關於你的材料,領導讓我負責。”

“不行不行,我就是動動嘴皮而已,根本沒有實實在在的成績,不能宣傳!”

她語氣中竟然有幾分俏皮:“你拒絕我採訪?”

“怎麼會?”說到這裡方晟不知出於什麼心理,突然試探了一句,“我這會兒回縣城,晚上一起吃飯?”

“好,”她答應得很乾脆,“到了打電話給我。”說完就掛斷了。

她總是這樣,決定的事不容反對。

朱正陽和方晟坐在後排,剛才的通話聽得一清二楚,因此沒等方晟開口就主動說:“得,晚宴取消,我不說你重色輕友。”

方晟臉一紅:“你誤會了,上次她幫了我一個大忙,這叫答謝。”

朱正陽似笑非笑:“哪個她?我還不知道是誰呢。”

方晟大窘。

與趙堯堯接觸一年多,他確實感覺她對自己有點特別,最明顯的就是上次深夜開車去省城。但她是周小容的舍友,又是兩人的聯絡人,應該不會存在過多的想法……

不過感情的事有誰說得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