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11章 改制方案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50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韓書記擺擺手示意方晟坐下,繼續說:“小方同志原來是大學生村官,後來在經發辦工作,為什麼破格提拔?因為他真正做到紮根村組跟老百姓打成一片,真正用心思考企業扭虧為盈方案而不是簡單地應付工作,能夠獨立提出自己的思路而不是當領導的跟屁蟲,敢於出謀劃策解決當前鄉鎮企業面臨的困境,這樣的人材為什麼不破格提拔?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材,我勸在座各位在平時工作中都應該擦亮眼睛,勇當伯樂,這樣才能廣攬人材,為黃海縣經濟發展提供強大的推助力!”

接下來韓書記又滔滔不絕講了三個多小時,中心思想除了整風還是整風,要幹部們提心吊膽過日子,戰戰兢兢幹工作。中午在大院食堂統一就餐後接著開會,紀委凡書記宣佈對海佑鎮違紀違規幹部的處理決定,以及中午重新擬定經韓書記同意的對十五名機關人員遲到的處理決定——遲到十分鐘內的每人罰款100元,負責打掃本部門樓道一周;遲到十分鐘以上的停崗學習,半個月後通過考試再回單位上班,學習期間停發工資;以上人員所在的局辦一把手領導罰款200元,科室負責人罰款100元。

一系列重拳砸得參會者們頭昏眼花。

最後童縣長見會議氣氛沉悶,臨時取消關於當前經濟工作的長篇發言,只講了招商引資中要注意的事項,然後宣佈散會。

回三灘鎮的路上,丁書記頭一次拉牛鎮長坐一輛車,一番分析商量後覺得眼下方晟“聖眷正隆”,任何打壓措施都有可能被放大宣傳成“阻撓經濟發展”、“阻礙年輕幹部施展才華”,不如放手讓他搞,出了問題也由他背鍋。

小小年紀,能玩出什麼花?

胡委員要到醫院檢查身體,約定明天起早動身,朱正陽趁機約上原班人馬再次來到那家川菜館。才隔了幾十天,方晟的身份已從上次初出茅廬的小公務員變成副科級幹部,嚴華傑等人看他的表情都有點異樣。

聊天中方晟提到振峰紫菜廠改制問題,程庚明就在發改委投資科工作,認識不少私企老闆和投資商,都看好海產品二次加工的市場前景,因為這裡面涉及到健康食品和健體養生的概念,不過海產品加工產業向來是地方控制的一塊蛋糕,准入門檻很高,短時間內難以建立完善的購銷體系,往往令投資者望而卻步。

“以振峰為例,為什麼明知虧損卻一直不做改變,任由企業繼續滑坡?”朱正陽不解地問。

程庚明歎息道:“官本位思想嚴重,還有利益方面的考量,在現行體制下不管企業經營好壞,廠長以及一幫領導不會吃虧,還能利用職權謀取私利,幹幾年換個地方繼續撈,職工死活根本不放在心上;一旦改制首先怕丟掉位置,其次在投資商肯定要加大監督,嚴格管控財務、購銷網路,等於斷了人家的財路,最後還有傳統思想轉不過彎,總擔心改制就是賣祖宗的本,從感情上無法接受。”

楚中林表示同意:“從融資方面講,國企、集體企業就象銀行的親兒子,有求必應,虧損嚴重的到了年底甚至放貸款給他們發工資、福利,改制後銀行就變成後媽了,貸款申請時挑三撿四、百般刁難,一有風吹草動忙不迭提前收回本息,還號稱叫規避風險。”

“為什麼區別對待?擔心借錢不還嗎?”方晟問。

“國家集體的企業貸款出了問題,最終還是國家集體買單;私企就不同了,說沒就沒,貸款形成損失後銀行只能自認倒楣。”楚中林說。

方晟道:“因此不單是觀念問題,重要的是體制問題。”

“你們研究的學問太深了,聽不懂聽不懂,來,幹一個!”嚴華傑舉瓶叫道。

席間方晟讓程庚明提供了幾位元對海產品投資感興趣的投資商,又私下拜託嚴華傑暗地裡關注有人盯梢趙堯堯一事,嚴華傑其實略有耳聞,拍著胸口保證會辦得妥妥當當。

肖翔見兩人竊竊私話,打趣道:“華傑,你們公安大院那朵霸王花怎麼樣了,一大幫色狼餓虎真擺不平?”

這是在說白翎。

嚴華傑笑道:“說誰能在她手下撐過三個回合,才有資格知道她的名字;至於談情說愛,打敗她再說。關鍵是她出手特別重,稍不留神就被打得筋斷骨折,起碼得休養兩三個月,所以現在根本沒人敢跟她切磋。”

朱正陽搖頭道:“這種女孩再漂亮也不能娶,成天打打殺殺誰受得了。”

談談笑笑,一直喝到很晚才散席。

第二天趕到三灘鎮,黃有國已把辦公室騰空,方晟本來沒多少家當,進去後稍微收拾一

下便進入分管經濟的副鎮長角色。先聯繫幾位投資商詢問有無投資紫菜二次加工的意向,然後打電話請風正飼料廠的韋廠長過來。

“鎮裡打算對振峰紫菜廠進行改制,有沒有興趣參股?”方晟開門見山。

韋廠長眉毛揪成一片:“方鎮長還不清楚我的處境?興趣是有,關鍵我說了沒用。”

“必須餘財總批准?”

“可不是,”韋廠長憤憤道,“上周我陪幾個客戶洗澡忘了叫他,結果費用送過去報銷硬被壓下來,到現在還僵著。他奶奶的,他自己勾引人家老婆、陪人家到省城買衣服鞋子的錢都塞到招待費裡處理。”

方晟微笑:“噢,這傢伙還好這一口?”

韋廠長見他對這個話題感興趣,一下子來了精神,湊過身道:“他原來在秦豐下面的一家食品廠當銷售廠長,就因為生活作風問題被人揪了小辮子,調到集團財務室坐了段時間冷板凳,後來控股風正,他費了好大勁才想方法過來當財務總監。怎麼說叫狗改不了屎呢,剛來的時候還算安穩,不到一年老毛病就發作了,幾年已經搞了六七個女人,中間還有家屬堵到廠門口鬧過事,後來都被他花錢打發了。”

“秦豐集團知道這些事嗎?”

“唉,對秦豐來說我是外人,姓余的才是自家人,哪有聽外人的話懷疑自家人的?人家還懷疑你誣陷呢。”

方晟笑笑將話題拉回來:“入股振峰是互惠互盈的好事,我建議韋廠長回去跟余財總好好商量,必要時向集團那邊報告。風正是三灘鎮知名企業,若有意向鎮裡會優先考慮。”

送走韋廠長,方晟想了會兒,叫來朱正陽從週邊調查餘少賓——自己畢竟是副鎮長,到處打聽人家八卦有失身份。朱正陽笑道我到計生辦坐坐,那裡集全鎮小道八卦之大全,所有資訊應有盡有。

“注意保密。”方晟叮囑道。

“當然,”出門時朱正陽道,“對了,振峰廠的胡廠長可能聽到改制風聲,大清早就跑到牛鎮長辦公室痛哭流涕。”

“這事兒可由不得他,”方晟道,“下午我就把改制方案分發給他們。”

週二上午召開鎮黨委擴大會,丁書記按程式宣讀了領導班子的最新分工,其實就是方晟接替黃有國的工作,接著各人介紹了分管工作近況,下一步計畫和措施,最後就是會議的重頭戲,討論研究振峰紫菜廠改制方案。

丁書記四平八穩說:“大家議議,有不同意見盡可以提,暢所欲言嘛。”

常務副鎮長肖遠山率先放炮:“我反對。以去年底淨資產估價出讓股份太虧,大家都知道振峰以前效益很好,最近幾年因為市場競爭激烈才有所滑坡,不過我們家底子厚實,熬過這陣肯定有起色,拿效益低谷期資料對企業進行估值,我看是賤賣集體資產!”

胡委員和秦副鎮長均微笑不語,心裡卻是透亮:肖遠山老婆在振峰掛了個副廠長,成天在家打麻將,一年到頭難得踏入廠門半步,可以想像改制後第一個下崗的廠領導就是她,難怪肖遠山沖在最前面,一上場就拿“賤賣集體資產”的大帽子扣住對方,這可是近來最敏感的話題,稍不留神就能被繞進去。

見大家都不說話,尤其是方晟穩如泰山並不急於反駁,丁書記只好點將:“關於肖鎮長的疑問,小方鎮長是怎麼考慮的?”

方晟故意停頓片刻,慢悠悠喝了口茶才說:“如果肖鎮長家摩托車剛買的時候花了4000塊,用了三年後估值1000塊,大家說願意出什麼價?”

肖遠山漲紅臉說:“根本不是一回事兒,作為一個企業有多年技術積累,有完善的供產銷管道,還有一批經驗豐富、操作熟練的技術工人,不能僅僅考慮廠房設備損耗因素。”

“這些因素當然要綜合考慮,但不是主要指標,”方晟說,“要是振峰廠的條件如肖鎮長形容得那麼好,我倒想請教,它為何三年累計虧損217萬?是市場競爭激烈嗎?為什麼海佑鎮兩家紫菜加工廠能連續三年盈利?那麼是不是人為因素呢?如果肖鎮長不同意改制,可以把現有廠領導班子全部撤掉,換人試試。”

肖遠山一驚,暗想臭小子是在釜底抽薪啊,改制的話私下協商老婆多少能有個位置,如果撤掉可就一無所有了,當下訕笑道:

“不是不同意,而是提出值得商榷的地方,再討論,再討論。”

肖遠山打了退堂鼓,專職副書記紀舟本來答應當面發難,見狀也不吱聲了,悶頭抽煙。

一幫窩囊廢!牛鎮長暗地裡罵道,不得不親自上陣,道:“我反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