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12章 壓住陣腳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48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丁書記微微皺了皺眉,心想前天才在車上說好拋開成見支持方晟抓經濟,怎麼轉眼又變了?說好的事還能不算數?

豈不知牛鎮長也是有苦說不出。

昨晚他接到縣裡那位元靠山的電話,指示必須全力狙擊振峰紫菜廠改制,最好能拖到明年韓書記給的一年期限,要是依然虧損,領導只看結果,可不管是不是改制受到阻力,到時大家群起而攻之,爭取拿掉方晟的副鎮長。

可眼下方晟是紅得發紫的人物,要想狙擊談何容易?丁書記態度曖昧,不願與方晟正面碰撞;胡委員因為上次調整方晟工作的事一直心懷不滿,不可能合作。其他三個人經他反復做工作,紀舟勉強同意,肖遠山自然要衝鋒在前,秦副鎮長則顧慮重重,最終答應保持中立,如果硬要投票表決就棄權。

三票對兩票,就算丁書記想幫方晟也只是雙方打平,方案還是無法通過。

然而肖遠山怕老婆位置不保臨陣退縮,紀舟也模棱兩可,想靠投票表決否決方案已無可能,唯有自己強勢反對,令丁書記產生顧忌,只得暫緩方案,待拿出修改意見後再議。

胡委員頂了一句:“牛鎮長是反對改制,還是反對方案具體條款?”

牛鎮長並非為反對而反對,也提前做了準備,道:“改制是大勢所趨,我怎會反對,不過怎麼改制,如何在改制後堅持鎮黨委領導,我看才是重中之重!前陣子縣裡專門發檔指出,很多鎮村企業改制後,沒有黨小組了,不設黨組書記了,工人們別說想入黨積極向黨組織靠攏,老黨員的黨費都不曉得怎麼交,這樣下去,難道眼睜睜看著鎮村企業成為私營老闆們的私家花園?”

這一炮放得又響又亮,也深合丁書記心意,他點點頭道:“牛鎮長的擔憂是有道理的,這一點必須在方案中有所表現。”

沒等方晟開口,牛鎮長搶先道:“可惜方案中已寫得很明確,改制後鎮裡只控股49%,也就是說小方鎮長把實際控制權拱手交給外人,還怎麼保持鎮黨委領導?”

“喔?”丁書記看著方晟,“是這樣嗎?”

方晟笑道:“鎮黨委主持改制工作算不是保持領導地位?要說實際控制權,鎮黨委控制振峰廠這麼多年,為何連連虧損?我認為當前重點不是誰控制誰,誰領導誰,而是誰能把效益搞上去!只要企業賺錢,三灘鎮增加稅收,老百姓得到實惠,這才是民心所向的大事!外行領導內行,這方面我們吃的苦夠多了,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讓真正的行家來經營?投資商不是慈善家,不會把自己的錢白白扔下水,讓出控股權就是讓他們有施展能力的空間,齊心協力把生產經營抓上去!”

“但是……”牛鎮長要插話。

方晟打斷道:“但是黨小組要保留,不僅保留還要加強,我在方案附錄裡專門有企業改制後如何繼續開展黨建工作的建議,不知牛鎮長看了沒有?”

小王八羔子!

牛鎮長知道自己上當了。改制方案洋洋灑灑四十多頁,附錄更多有六十多頁,單是方案他就足足研究了五六個小時,附錄隨手翻了翻,發現主要是各種表格,也沒細看,沒想到狡猾的方晟把黨建工作建議夾在中間。

他裝模作樣往後面翻找,道:“總之事關重大得仔細斟酌才行,我覺得大家再慎重一點,花個幾天時間把方案細細琢磨一下,集思廣益才能盡善盡美。”

方晟看出他的拖刀之計,直截了當道:“可惜時間不等人,振峰廠改制的事不能再拖,如果牛鎮長執意反對,我提議投票表決!”

這話說得有點重,朱正陽心頭一凜停住筆,緊張地看著大家。

果然牛鎮長沉下臉,道:“小方,說句不知輕重的話,我參加工作時你小學還沒畢業,副鎮長的位置你也才坐到第四天,不談黨內資歷,對老黨員同志最起碼的尊重還要有的,象你這種態度,以後沒法配合工作了!”

胡委員趕緊打圓場:“小方鎮長不是著急嘛……”

方晟隨即頂回去:“我在韓書記面前承諾一年,並沒有考慮牛鎮長所需要的討論時間,如果你非要一直討論下去,我必須在方案封面注明第一次提交鎮黨委擴大會的日期!”

“你——”牛鎮長拍案而起,指著方晟就要罵!

丁書記迅速起身拍拍牛鎮長,直把他拍坐下來,才笑道:“今天同志們展開了激烈的爭論,是好事,有意見直接說出來總比背後較勁好,是不是?面對振峰廠改制這種大事,要是大家一團和氣反而出問題了。”

果然生薑還是老的辣!朱正陽暗暗佩服。

丁書記接著說:“當前縣裡中心工作就是發展經濟,三灘鎮也必須短期內出成果,因此小方鎮長著急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態度和方式略微欠妥,當然牛鎮長的考慮也是對的,小方鎮長一個人弄出上百頁材料,錯別字還難免有幾個呢,肯定還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我的意見是這樣,改制工作要儘快啟動,方案邊實施邊修改邊完善,重大變動和改制重大進程必須提交黨委擴大會討論,怎麼樣?”

話音剛落,胡委員道:“我同意。”

方晟道:“我同意。”

肖遠山猶豫片刻,低聲道:“我也同意。”

“我保留意見。”牛鎮長冷冷道。

秦副鎮長與紀舟同時說:“我棄權。”

丁書記立即道:“那就算通過了,散會!”

話音剛落,牛鎮長重重哼了一聲,捧著茶杯大步往外走。

朱正陽大聲說:“朱鎮長,待會兒我把會議記錄送給你簽字。”

牛鎮長沒理他,逕自出了門。

胡委員笑哈哈道:“有失領導風度啊。”

丁書記瞪了他一眼,暗想你還在添亂!

方案還需提交縣發改委以及相關部門審批備案,不過純粹走個流程而已——鎮辦企業改制已成為當前經濟發展的主流方向,黃海實際上落後了至少七八年。

中午吃飯時,朱正陽悄悄說:“看出沒有,牛好文是鉚足勁跟你鬥,恐怕不單單為外甥的事。”

“嗯,他很瘋狂……”方晟開會時就聯想到那夜快捷酒店巷子裡發生的事,懷疑仍與幕後那個執意追求趙堯堯,一心致自己於死地的大麻煩有關。

“你猜他下一步會幹啥?”

兩人邊吃邊想,突然同時停下筷子,瞪著對方!

“糾集工人堵門、鬧事,製造群體事件!”方晟說。

“對!”

兩人扔下碗筷,急衝衝跑到振峰紫菜廠,果然工人們正三三兩兩走進廠門,有的滿臉憤怒,有的竊竊私語,有的愁眉苦臉。朱正陽留在門口以防不測,方晟一路小跑來到廠長辦公室,一推門,胡廠長正和幾位廠領導低聲商量什麼,見了他都露出驚愕的神情。

“幸好來得及時!”

方晟暗想,當即嚴肅地說:“胡廠長,立即通知全體職工開會!”

“開,開什麼會?”胡廠長吃驚地問。

方晟瞪眼看著他,語氣不善:“我需要事先向你彙報嗎?”他指指其他幾個廠領導,“你們分頭打電話,十分鐘後在食堂準時開始。”

幾個人應了一聲,趕緊出去,胡廠長也想跟著溜走,被方晟攔住:“你留下!”

胡廠長忐忑不安回到座位上,方晟轉身關門,突然提高聲音嚴厲地說:“唆使工人鬧事觸犯刑法,是要坐牢的!”

“我沒有,我沒有。”胡廠長沒料到他一語戳破,故作鎮定道。

“你以為公安機關是吃乾飯的?查閱電話記錄,再抓幾個順藤摸瓜,稍微審訊一下就能查到源頭!”方晟道,“我這會兒召開會議是給你機會,是否配合全看態度,改制成功了你不會吃虧,要是改制失敗,我非得把你拖下水!明白我的意思?”

這等於明示改制後會給他一個好位置,胡廠長心裡懸著石頭重重落地,半小時前牛鎮長在電話裡的承諾威脅早被拋之腦後——縣官不如現管,方鎮長才是主抓改制的領導,安逸的位置比那些空頭支票實在多了,滿臉笑容道:“我代表廠領導班子表態,全力支持鎮黨委對振峰廠的改制工作!”

聚在食堂裡,義憤填膺的工人們也莫名其妙,本來各車間約好到鎮辦公大樓前鬧事的,沒想到又改變計畫到這裡開會,而且新上任的方副鎮長親臨現場,這當中曲曲折折令一些參與者摸不著腦袋。

方晟走到工人們中間,站到長椅上,大聲道:“聽說改制,很多人很害怕,怕什麼呢?丟了鐵飯碗!好,我來看一下你們所謂的鐵飯碗裡有什麼——上月車間工人平均工資976元,包括加班費、誤餐費和所有福利。大家再看風正飲料廠,那是民營控股的老國營,裡面沒有鐵飯碗了,所有工人全都是合同制,上月車間工人平均工資1646元,不含獎金!前陣子胡廠長已經算了筆賬,振峰廠如果這樣虧損下去,將要進一步精簡人員節約開支,採取包括內退、半班制、削減福利等措施。大家想想,是面子重要,還是裡子重要?”

有人叫道:“資本家剝削工人,可以隨意開除人!”

“天底下哪有不賺錢的老闆?要讓你到我家當保姆不給錢,你願意幹?”方晟通俗易懂的話贏得工人們一片會意的笑聲,“至於開除,我想認真解釋幾句,也請大家認真聽,聽懂了才有利於安心工作,改制後更好地工作。首先我們設置有保護性條款,限制資本方隨意開除工人;其次作為合同工,權利義務都以法律為依據,明確寫在合同裡,隨意開除是違法行為,我們會出面支持打官司;再次資本家過來要賺錢的,不是成天找碴開除人,廠裡有了效益,產量進一步提高,只會增加人手,怎可能輕易把熟練工開掉?除非你懶惰懈怠、不務正業,這種人到哪兒都不受歡迎,大家說對不對?”

“是啊,是啊。”工人們紛紛點頭議論。

方晟繼續說:“改制的根本目的不在於大集體性質或是合同制,而是引進資本,增加投資,一是對現有生產線進行升級換代,二是投入新生產線在原來基礎上精加工,也就是二次加工,直接賺消費者的錢。要通過改制讓振峰廠煥發新機,讓大家多拿工資,多拿資金,有沒有信心?”

“有!”

“聲音不夠響亮!”

“有!!!”工人們哄然叫道,隨即哈哈大笑。

本來胡廠長還準備講幾句場面發動一下,見方晟完全控制住局面,而且將工人們勁頭鼓動起來,也松了口氣,躲到一邊悄悄擦了把冷汗。他覺得方晟身上有股橫衝直撞的鬥志,在旁人看來有點莽撞,只有站到他對立面才會感到強大的壓力。

看到方晟一臉輕鬆走出食堂,朱正陽豎起大拇指,兩人相視而笑,為及時化解一場危機由衷地高興。

回到辦公室,方晟請示丁書記後從財政辦、新農村工作辦公室等部門抽了三名工作人員,成立了以丁書記為組長,牛鎮長和方晟為副組長的振峰廠改制領導小組,朱正陽作為聯絡員也加入其中。

接下來幾天方晟連續接待之前聯繫的投資商,經過幾輪實地考察、試探底線和實質性接觸後,基本確定合作方為鑫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鑫園的前身是黃海縣糖煙酒公司,經過複雜的股權分拆和變更,現在老闆叫喻波,四十多歲,熱衷於在鄉鎮收購、控制實體產業,欲打造以海產品精加工為主導的海洋食品體系。

對於跟鄉鎮幹部談判,喻波自詡有豐富的心得,可隨著談判進程的逐步深入,發現之前的一套在方晟面前都不管用。終於,又一次塞紅包無功而返後,方晟失去耐心,直接打電話給喻波說:

“喻總,大家都很忙,沒必要在一些方面浪費時間。三灘鎮要企業扭虧為盈,鑫園想把振峰納入產業體系,大家求同存異,加快談判進度好不好?”

“方鎮長,我會叫他們全力配合。”喻波雖然馬屁拍到馬蹄上,內心反而很高興。

轉眼到了週末,朱正陽和三名小組成員繼續與對方展開第六輪談判,方晟這些天弦繃得太緊,想躲在宿舍裡埋頭睡一天。不料週六早上不到七點手機就響,一看號碼居然是“未知”。

“我是白翎,還有二十分鐘到三灘鎮。”

方晟一掃淩亂的宿舍,大汗:“你……稍微提前通知好不好?”

“這不是提前二十分鐘嗎?”她大笑道。

“可是……你都沒問我有沒有搞到所要的東西,不怕來個白趟?”

“從上次佈置任務到現在已經好幾天,以你的能力只要想認真調查,能有的都有了,查不到的時間再長也不行,這方面我們都有研究的,不說了,馬上就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