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13章 漫步海灘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85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方晟一骨碌翻身而起,將屋裡散亂的舊衣服、襪子、拆開的零食袋等等全塞到箱子裡,再將裡裡外外打掃一番,拿芬香劑四下亂噴十多下,等換好衣服開門,白翎正好開著威風凜凜的吉普停到宿舍門口。

一進宿舍,她皺眉吸了幾口,道:“收拾屋子也罷了,噴什麼芬香劑?我又不是衛生檢查團,還有,”她掀開牆角箱子露出皺巴巴的衣服襪子,“這些應該扔進洗衣機,藏到這裡還是一股味道。”

方晟乾笑道:“你只給了二十分鐘。”

“韓書記的風格,突然襲擊,”她也不見外很自然地坐到床邊,掏出錄音筆道,“開始回報調查情況。”

“你……”方晟氣結,但她已打開錄音筆,不好多說,只得搬了張椅子坐到對面,詳詳細細把幾天來明查暗訪瞭解到關於餘少賓的情況介紹了一遍,總體印象是他精於財務,深得雙余集團高層信任,但私生活混亂不堪,目前至少同時與三名有夫之婦暗中來往。

白翎聽罷靜靜思索了會兒,然後關掉錄音筆,笑道:“內容很翔實,足以支撐一篇報告了,多謝,我也會履行諾言,保證你在縣城的人身安全。”

“那個大麻煩到底是誰?”方晟試探道。

“別多問,知道了以後相見反而不自然,對你只有壞處,”她起身道,“海邊有啥好玩的地方,帶我去逛逛?”

“三灘鎮這段海域是泥質沙灘,不象電影上能光著腳丫在海邊追逐打鬧,不過空氣清新,視野開闊,散散心倒是可以。”

“那就去吧。”

白翎倒很乾脆,直接上車發動,也不問方晟是否願意,有沒有空。車子駛過鎮大院時正好談判臨時休息,朱正陽從會議室出來舒口氣,見狀呆在原地,心想這小子哪來的豔福,讓美女們紛紛開車跑到三灘鎮約會?

車子沿著海堤向北開了十多公里,白翎奇怪地問:“三灘鎮不是海邊小鎮嗎,怎麼離海這麼遠?”

方晟解釋道:“泥質海灘的特質就是泥沙不斷沉澱,海岸線持續後移,據資料統計,建國後海岸線已經向後退了七公里,所以現在跑的這條海堤實際成為鎮級公路,真正的海堤還要開八九公里。”

“海風好像有點鹹味。”

“不單如此,它還有腐蝕性,所以海邊的建築、橋樑、公路的壽命期要比內地短得多,海風還傷皮膚,你看三灘鎮上的女孩子臉上膚色都泛紅,冬天尤其嚴重。”

白翎一聽下意識摸摸臉:“糟了,早上出門太匆忙,忘記帶護臉霜。”

“一兩天沒關係。”

說到這裡方晟有點鬱悶。書上都說年輕幹部能在鄉鎮碰到豔遇,什麼風情萬種的留守少婦,什麼情竇初開的懵懂少女,在方晟看來全是胡說八道。放眼三灘鎮包括十幾個村組,沒一個能看得上眼,難怪朱正陽每週五必定要回家。目前為止方晟是認識三位元很漂亮的女孩,可惜最親密的周小容在千里之外,趙堯堯才拉了下手就遭到殺身之禍,還有一個坐在身邊的更不好惹,舉手投足間不是重傷就是致殘,令人敬而遠之。

感情問題何時才有著落?方晟也覺得茫然。

開到距海灘還有兩三公里,前方沒有路了,只能下車步行。迎著猛烈的海風,白翎大聲道:“風真的很大!”

方晟也大聲道:“很多海邊城市都考慮發展風力發電!最近我也密切關注這方面的動態!”

“真沒勁,陪女孩子出來逛還考慮工作!”

方晟暗自嘀咕:你象普通女孩子嗎?卻笑道:“噢,我應該說‘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還是‘小舟從此逝,滄海寄餘生’?”

她搖搖頭:“太消沉。”

“無窮江水與天接,不斷海風吹月來。”

“再雅致一點。”

“海風潮水發,山雨曉煙沉。歸到石橋日,應看瀑布吟。”

白翎笑吟吟道:“有點文采,哪個大學畢業的?”

“省城,瀟南理工大學經濟系。”

“跟趙堯堯不是同學啊,她學的中文系。”

“你跟她很熟悉?”

“一般般,不過,”她再次重申道,“離她遠點。”

“我很想知道原因。”

“沒有理由就是理由,”她突然轉身放聲大叫,響亮的聲音在海灘上空回蕩,然後道,“在大自然面前才知道自己很渺小,根本無力改變什麼。”

“你想改變什麼?從省城跑到黃海呆這麼久。”方晟試探道。

“一樁大案,很大,很重要……紀律原因我只能說這麼多,抱歉。”

方晟失笑:“很大的案子最終查到一個鄉鎮企業流氓財總頭上,很有意思。”

白翎欲言又止,良久才說:“此案複雜程度遠遠超乎想像,我們只是其中很小的一枚棋子,明白嗎?棋子。”

“也就是說……”

她打斷道:“不管你悟到什麼我都不能證實,專心看風景吧,你總把話題轉到工作上,真沒勁。”

兩人在海灘上逆風而行,雖

走得艱難,卻全身心放鬆,白翎一會兒張開雙臂作飛翔狀,一會兒大步跳躍在空中旋轉,完全象活潑好動的小女孩,哪有半點初次見面時那股凜然和淩厲?

好不容易等她安靜下來,方晟問:“能否透露下,你這付好身手從哪兒學的?”

本以為這是絕密資訊,肯定被一口拒絕,不料她不經意道:“警官大學,後來入選某特種部隊練了兩年,哎,這是機密,不准洩露給其他人!”

“你也是省城人?”

白翎搖搖頭,默默走了一段後突然問:“你終究會回省城,對吧?”

刹那間方晟想到周小容,苦澀一笑,道:“如果五個月內回不去,以後回不回對我來說已無意義。”

白翎不解地望著他,凝神想了想笑道:“明白了,你有個女朋友在省城,給你下最後通諜了,對不對?”

“雖不中亦不遠矣。”

“依我看這種女孩子過於現實,不要也罷,”白翎很率直地說,“她會不停地給你制定中長期目標,然後一直在後面鞭策你前進,稍不滿意就拿分手啊離婚啊來威脅,你覺得呢?”

“說得太尖刻了,其實她只是渴望和我在一起……”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到黃海?”

“她父親是外省很大的官,所以……”

白翎譏諷道:“有多大?省委書記?省長?就算如此,她真把自己當作公主,不肯輕易下嫁給平民?”

方晟感覺抵擋不住,連忙搖手道:“事情不象你想像的那樣,何況愛情也不是在真空裡,多少受到社會因素的影響……”

“狡辯!”

“你有男朋友嗎?”

“談過幾個,都分了。”

“感情不合?你要求太高?”

白翎悻悻道:“都是才見幾次面就想動手動腳,不是耍流氓麼?被我一掌劈到脖子上……”

方晟下意識一縮脖子,心有餘悸道:“沒劈暈過去吧?”

“還好,三個昏迷,一個好像有點後遺症,成了歪脖子。”

“敢情跟你不是談戀愛,是玩命啊。”

白翎不服氣道:“誰叫他們亂來?”

兩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沿著海岸線步行了五六公里,白翎一看表便拉他返回,說要趕在中午前到縣城,下午開碰頭會。方晟奇道週六也加班?白翎說專案組就是這樣,沒有規律可言,今天能溜出來玩半天已經不錯了。

方晟覺得和這樣開朗率直的女孩在一起聊天很放鬆,不必動太多心眼,也不必提防什麼,有啥說啥。

回去途中突然接到趙堯堯的電話,說那篇材料已形成初稿,但有幾處細節需要核實。

方晟不假思索說:“沒問題,材料發到我郵箱,今天傍晚前就能返給你。”

不料她慢悠悠道:“我正在去三灘鎮的路上,大概二十分鐘後到。”

又是二十分鐘,為什麼這些女孩子都喜歡事先不通知直接跑過來,還設定一個很尷尬的時間?方晟大傷腦筋。

白翎聽得分明,冷笑道:“是趙堯堯?打著工作的幌子跑過來,很漂亮的藉口喲。”

方晟心想你不也是過來談了半小時工作然後玩了三個小時?遂辯道:“宣傳部關於我的材料,豈能不仔細把關?”

“哼,還是那句話,離她遠點!”

駛至宿舍,白翎將他放下後急馳而去,剛開了幾百米,趙堯堯那輛紅色豐田拐了個急彎沖過來,兩輛車幾乎緊貼著擦身而過,險些撞到一塊兒,方晟看得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豐田駛到他面前軋然刹住,趙堯堯望著後視鏡皺眉道:“剛才白翎跟你在一起?”

兩人果真認識,也許還是冤家對頭!

方晟道:“她委託我秘密調查一個人,哎,剛才很危險的,差點出車禍!”

“她不讓我,我憑什麼讓她?”再度皺眉,趙堯堯冷冰冰道,“離她遠點!”

與白翎說得一字不差,真懷疑兩人事先約好的。

“你們之間有過節?她也是省城人?”

“不提她了,”趙堯堯很掃興,“喏,這是材料……”

“先吃飯吧,我中午看完讓你帶回去。”

她搖搖頭:“不急……我還沒見過這邊的海,下午過去逛逛。”

“啊——”

方晟瞬間以為她知道自己陪白翎在海灘玩了半天,故意折騰他,但見她眼中隱隱期待的神采,不似作偽,只得一口答應。

中午在鎮上一家特色漁家菜館吃了幾道海鮮,趙堯堯顯然心情不錯,難得每道菜都吃了不少,然後冷不丁說“總和你一起吃飯我會長胖的”,這句話讓他回味了很久。

飯後喝了會兒茶便開車去海灘,同樣是邊走邊聊,同樣往返十多公里,不同的是她很少說話,一臉恬靜地聽方晟說,偶爾開心地微笑,笑容一閃即逝。直逛到夕陽西下,趙堯堯沒等材料便開車回城,方晟本想休息的一天卻走了近三十公里,累得小腿肚直抽筋,晚飯沒吃就上床休息,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