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18章 雙姝對峙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38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趙堯堯本也是極度高傲的女孩,但今晚的事明顯因她而起,不得不低眉順眼解釋道:“他女友明天結婚。”

白翎一怔:“周小容?”

“嗯……”

白翎憤憤拍了下方向盤,不再說話。吉普直開到住院部,兩個女孩雖彼此心存蒂芥,互不理睬,配合得倒很默契。白翎背著他出示證件,一路綠燈住到省醫院最僻靜、條件最好的療養區單人病房,趙堯堯則忙著辦住院手續,找醫生開各種檢查單並交費。

“病人主要是情緒過於激動,急火攻心導致昏厥;發高燒則是因為受了風寒加上平時過於勞累,潛伏在體內的熱毒發作所致,”急診醫生看著幾張檢查報告判斷道,“輸兩天液,休養段時間就沒事。”

等輸液袋掛到床頭,已是淩晨兩點多鐘。兩個女孩都沉著臉不說話,趙堯堯坐在裡側,睜大眼看著藥液慢慢往下滴,白翎在外側一會兒來回踱步,一會兒看著昏迷中的方晟,雙手絞個不停。

換袋時護士見狀好心提醒道:“一個人看護就行了,另一個可以換回去休息。”

兩人眼皮都不抬,仿佛沒聽見似的。

輸液速度很慢,到早上五點多鐘才結束,護士收好空袋瞥了兩人一眼,暗想氣氛很怪異耶。

見趙堯堯沒有離開的意思,白翎臉朝外面仿佛對著空氣說:“你回家休息,這裡有我照看。”

趙堯堯硬邦邦道:“我不走。”

“馬上白天來來往往的人看到他病房裡兩個女孩子,怎麼想?”

“我不管!”

這是耍小姐性子麼?老娘可不是吃素的!白翎火冒三丈,差點當場發作,轉而眼珠一轉:“要是昨晚那幫人再來騷擾,你抵擋得住?”

“我報警,他們不敢在醫院亂來。”

冷冷瞪著對方,白翎大感頭疼,心裡清楚以趙堯堯的脾氣真會不管不顧在病房裡守兩天兩夜,要是週一不出院她還會請假陪護;但自己不同,專案組那邊分分秒秒可能有新情況,一旦接到通知必須不容商量地回去。

眼下是方晟最痛苦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兩天兩夜陪下來結果可想而知。她盤算一番,忍住氣道:“考慮到影響,我倆白天最好別露面,我通知朱正陽和嚴華傑過來,一來他生病了也應該通知單位,二來嚴華傑是員警,足以震懾住那幫人,你看呢?”

趙堯堯一想有道理,遂點點頭。

打完電話,朱正陽第一時間趕到,見方晟仍處於昏迷中,而兩個女孩各站一邊對峙的模樣,暗想難道事態如此糟糕,把方晟急昏過去了?

白翎見他一臉怪異,知道想岔了氣,便簡單解釋了幾句,當然自動過濾掉不宜公開部分,最後道:“白天辛苦你們兩位,我晚上過來。”

趙堯堯在另一邊道:“我來。”

得,又掐上了!

朱正陽才不想攪入其中,笑道:“人太多反而影響他休息,這樣吧,趙小姐今晚值班,你呢明晚過來……”他不知道白翎名字,只能以“你”相稱。

白翎暗想明天沒准就出院了,晚上陪個屁啊,截口道:“我今晚。”

朱正陽腦子轉得飛快:“那就一個上半夜,一個下半夜,熬整夜對皮膚不好。”

兩個女孩都不吱聲,顯然對這個方案很不滿,朱正陽也懶得再打口舌官司,索性轉到外面打電話。

眼看其它病房探望的人越來越多,兩個女孩還是臉皮薄,一前一後悄悄離開。朱正陽輕輕籲了口氣,搖搖頭正待坐下,卻聽到方晟虛弱地說:

“扶我……上廁所……”

朱正陽卟哧笑道:“好小子,原來早就醒了?”

“你輸四袋水試試?快點!”

半小時前兩個女孩鬥嘴時,方晟正好蘇醒過來,聽到說話聲心一動,想聽聽她倆到底什麼關係,為何相互敵視。誰知兩人只是針鋒相對,並沒有實質內容,一想醒了處境更尷尬,不如繼續裝死。只是尿意越來越強烈,大有憋不住之感,然則此時全身乏力,連翻身都困難,根本沒能力自己到衛生間解決。讓她倆扶進去?還不如一頭撞死算了。

好容易捱到朱正陽出現,終於在膀胱漲破前送走了兩尊神。

排完有史以來的長尿,方晟倍感輕鬆,精神好轉了不少。朱正陽坐到床邊推心置腹道:

“喂,我說你怎麼犯糊塗了,大學女友再好畢竟遠在天邊,一年多時間裡她會認識多少

人,經歷多少事,豈是靠電話能維持?依我看她果斷結婚是對的,早些斷了念想,對雙方都有好處。”

方晟深深歎息,沒有說話。

朱正陽又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你看剛才兩位女孩子不是很漂亮嗎?都搶著陪護,還彼此吃對方的醋,幾輩子才修到這種福分?你說說,要幾輩子?”

方晟微微搖頭:“不是你想的那樣……”

上次趙堯堯深夜開車去省城,他已隱隱感覺到一絲情愫——若普通朋友,哪怕再要好的同事,斷斷不會這樣做。還有在別人眼前冷漠高傲的她,能在自己面前開心地吃飯、聊天、散步,要是再看不出別具意味,那簡直是情商低到負數的呆子。然而他很清楚,想必趙堯堯也同樣苦惱,那就是周小容的存在,初戀情人加正牌女友的身份擺在那兒,趙堯堯只能是舍友身份的中轉站,這是攔在兩人之間的鴻溝,也是無形的道德枷鎖,在此陰影下兩人有且只有小心翼翼維持著一種特殊狀態的關係,誰也不敢越池半步。

至於白翎,方晟一直不太明白。第一次的鬧劇使他對她印象很差,幸好後來因禍得福,稀裡糊塗成為公務員——他始終懷疑是她打的電話,可沒有證據。第二次她突然出手救了他一命,使他好感度狂飆而上,然後第三次就是她突然跑到三灘鎮,在海灘上逛了三個小時。她喜歡自己嗎?方晟覺得不能自我陶醉。人家是省城空降的專案組,身份背景深不可測,地位與自己懸殊,或許感到無聊,或許僅僅談得來,或許有那麼一點點好感但不至於談戀愛,大學裡類似現象太多,朦朧美是最美好的,一旦說破就沒意思了。

因此方晟心裡一直認為,這兩個女孩不適合談婚論嫁。

“唉,弄不懂你們年輕人。”

朱正陽老氣橫秋點評道,過了會兒嚴華傑也趕過來,聽說昨晚遇到的險情不禁咋舌,分析說黃海治安向來不錯,鮮有此類明目張膽劫持的案例,一是說明方晟得罪的人勢力很大,二是可以判斷對方一直在暗中監視,不排除還有後續手段。當下商量了會兒,決定安排兩名輔警日夜盯住住院部,發生可疑人員進去立即報告。

程庚明、楚中林等人聽到消息後都跑過來,中午丁書記等委託胡委員代表鎮領導班子探望,下午朱正陽愛人帶著孩子找爸爸,病房裡始終歡聲笑語,倒也沖淡方晟情感遭受重挫後的頹喪。

傍晚時分夜幕還沒降臨,趙堯堯就拎著保溫桶進來,說用瓦罐煨的烏雞人參湯,喝了補氣養生。朱正陽打開蓋子聞了聞,脫口說“怎麼有股焦味兒”,她一聽很受打擊地抿抿嘴。方晟有點不忍心,說味道是次要的,關鍵原材料滋補。遂讓朱正陽舀了一小碗倚在床頭喝,趙堯堯嘴角又流露出笑意,眼眸裡寫不完的溫柔。

為彌補剛才的失言,朱正陽故意問:“瓦罐煨湯得很長時間吧?”

趙堯堯漫聲道:“四個小時。”

方晟一愣,湯喝在嘴裡竟品嘗出甜意。見湯很快喝完,她又搶著去舀,朱正陽笑眯眯看著兩人,不無惡趣味地想:待會兒那朵霸王花來了,看你倆怎麼玩?

說曹操,曹操到。人影一閃,白翎推門進來,手裡也拎著個保溫桶,見趙堯堯正遞了碗湯給方晟,臉頓時寒得似落了一層冰霜。朱正陽見勢頭不對,趕緊說“我先走一步,明早再過來陪你”,說完不等方晟挽留快步出去,走出大門仰天大笑數聲,心想沒有豔福人生毫無樂趣,豔福多了卻又消受不起,真是“此事古難圓”。

病房裡,方晟如坐針氈。剛才為了表示不厚此薄彼,捏著鼻子又喝了碗白翎送的湯。老實說兩種湯味道都一般般,還不如朱正陽愛人中午急火熬的效果,不過現在能有幾個女孩子靜下心“素手烹佳餚”,單兩保溫桶湯已讓他“難消美人恩”。

兩個女孩子自然相互不搭理,方晟也找不到共同感興趣的話題,索性半躺著閉目養神。晚上九點多鐘時護士送來輸液袋,病房裡靜得仿佛聽到藥液在管子裡流動的聲音。

突然手機鈴聲打破寂靜,三個人都象嚇了一跳,再看原來是趙堯堯的手機,她沒看號碼便按下接聽,就聽到裡面有個哽咽的聲音“堯堯”,臉色大變,脫口道:

“小容?!”

下意識瞟了方晟一眼,匆匆跑到走廊。

白翎冷哼道:“新婚之夜打電話給前男友,曬幸福嗎?真是天下最毒婦人心!”

好像她不是女人似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