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25章 引資問題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49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經過對高益奇家的徹底搜查,專案組在廚房碗櫥櫃裡找到一隻破舊不堪的蒲包,打開一看,竟是兩疊轉帳憑證影本,所以邱組長緊急召回白翎參與調查。

之前專案組已發現書房書櫃裡的機關,暗門已被打開,裡面空空無一物。專案組斷定殺人兇手有足夠的時間清理、偽裝現場,解鎖自然不在話下。然而大家都沒想到高益奇的會計謹慎原則,不把證據放到一個籃子裡,狠狠擺了對方一道。

專案組立即組織人員對轉帳憑證清單追查,通過帳務跟蹤和流水帳分析,發現一個戶名為施成娟的卡號不定期給高益奇實際控制的銀行卡打款,每次金額一萬至十萬不等。高益奇收到款項後當天便轉移到李芸名下的銀行卡,再通過手機銀行轉帳、網銀轉帳等轉移了若干道步驟,最後藏到一個證券帳戶裡。顯然,炒股賺了錢是他最後一道防線。

專案組判斷這是洗錢的好處費,白翎和小李立即出動抓捕施成娟。本來是高度機密的行動,對方沒料到有證據落到專案組手上,自然不可能提前滅口,然而事有湊巧,吉普車開進施成娟所住的社區時,她正好從超市購物回家,見兩人下車直奔自己住的單元,面帶殺氣且右手按在腰間,猜到東窗事發,當即扔掉購物袋返身就跑!

白翎感覺身後有動靜急忙回頭,然後與小李緊追不捨。

週一上午街上車輛和行人都很多,施成娟又熟悉附近一帶路況,一會兒鑽進巷子,一會兒在攤子間閃避,好幾次差點擺脫追捕。

白翎有兩次開槍機會,槍口已瞄準施成娟大腿,還是擔心誤傷行人而作罷。

不過施成娟畢竟將近四十歲,又不象白翎保持高強度訓練,體力充沛,跑了半小時後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偷空拿手機快速撥號,喘息道:

“快救我,員警在,在後面追……”

對方很鎮定地問:“你在哪兒?”

“石榴街往,往北,馬上,馬上到,到平安巷……”

“沒事,等我過去接應!”

施成娟心中有底,打足精神在巷子裡躥來躥去,幸好白翎和小李追蹤技巧出色,雖沒有縮短距離,但緊緊綴在後面,打定主意要跑死這個女人!

又過了七八分鐘,施成娟終於被逼到一個死巷子裡,兩側和背後都是三米高院牆,巷口被小李封住,白翎緩緩逼上前。

“別過來,不然我就自殺!”施成娟無計可施只得掏出把水果刀抵在喉嚨口。

白翎稍稍停頓,冷然道:“自殺,你家十四歲的兒子怎麼辦?以後讓後媽照顧?”

孩子是天底下所有媽媽的軟肋,施成娟當時淚如泉湧,失聲哭道:“我也沒辦法,男人好賭,我在商場打工一個月只有八九百塊,跟他們幹才賺到點錢養家糊口……”

“洗錢是犯罪行為!”

“我不懂,也不曉得會那麼嚴重,竟然鬧到要出人命的程度,為防止暴露他們把高主任都殺了……”

“他們是誰?”

施成娟略一猶豫:“我說了就能放過我?”

“協助破案有功,法院會斟酌處理,我們還會保證你和兒子的安全。”

施成娟一咬牙:“好,他們,也就是我的上線叫鄭……”

“卟”,她額頭正中突然多出個血洞!

施成娟後面的話堵在嗓子眼,立即軟綿綿倒地!

狙擊手!

巷子兩側全是院牆,沒有攀爬隱蔽的地方,唯一能射擊的地點便是正對巷子,距離在兩百米外的一幢小樓!

小李瞬間轉身往小樓方向撲,剛踏了半步,又聽見“卟”一聲,子彈堪堪擦過他臉頰打在牆上,濺起大片碎屑。

“媽的!”小李惡狠狠罵道,卻不敢妄動。心裡很清楚以對方的狙擊水準完全能將自己立斃槍下,卻無意把事態鬧大——專案組出了人命,只會讓省裡加強人手,擴大調查範圍,因此這一槍純屬警告。

眼睜睜看著對面三樓第五間臥室窗簾輕微晃動,推測狙擊手應該已撤離。但小李還不敢動,防止激怒對方。

白翎跑到施成娟身邊時,她已斷氣,身上並無有價值的東西。白翎立即用她的手機撥打剛才通話的號碼,已經關機。

足足等了五分鐘,確定狙擊手肯定離開小李才敢呼來車輛處理現場,白翎則立即趕到施成娟家搜查,剛到社區門口只見裡面火光沖天,消防車呼嘯而至。

施成娟家失火了!

家裡燒得乾乾淨淨,著火點專業而高效,半點有價值的東西都沒留下。

從高益奇追查的線索至施成

娟軋然而至,專案組調查又陷入困局。

更令專案組不安的是狙擊手的出現。能在兩百米開外一槍擊中施成娟,再一槍警告小李,都沒有補槍,可見狙擊手何等自信,狙擊水準何等精准,肯定來頭不小。

從施成娟打電話聯繫,到狙擊手滅口,中間只有十四分鐘。說明狙擊手早就潛入黃海,處於隨時待命狀態,換而言之整個專案組都可能是他的打擊目標,只要對方覺得形成足夠威脅。

“狙擊手!”邱組長好像牙痛似的捂住下腮,“目前我們的隨手武器都不足跟狙擊步槍對抗,射程遠遠不夠。”

白翎不服氣道:“主要狙擊手在暗處,我們在明處,不然兩個人打配合未必會輸。”

邱組長搖頭:“專案組是來查案的,不是賭氣玩槍戰,這件事我會向上級報告,同志們也要加強防範,今後外出查案必須雙人,戴頭盔穿防彈衣,另外還是老生常談的設置安全時間。明白嗎?”

“是。”白翎等人應道。

週一召開的鎮黨委擴大會上,牛好文與方晟又發生爭執。

這段時間牛好文心情很差,一方面改制過程中雖然不停地給方晟下絆子,使陰招,但人家當兒戲似的,從容化解,根本沒放在心上。根本原因是方晟以及朱正陽從沒想過從中撈好處,所有方案、措施和配套政策都出於公心。自己腰杆子硬,說話就硬氣,也有說服力,不管什麼矛盾最終都能協商解決。

另一方面全縣都知道小方鎮長在三灘鎮轟轟烈烈抓改制促經濟,原本鎮領導班子認為空中樓閣的幾條產業帶也初具規模,每次縣裡開會領導總要問下“小方鎮長有沒有來”,好像忘了書記鎮長的存在。丁書記倒沒什麼,本來就是側重黨務和人事,牛好文臉上卻掛不住了,憑什麼副鎮長壓鎮長一個頭?

縣裡那位靠山也暗中警告,說身為鎮長卻拿不出貨真價實的政績,將來研究人事怎麼開口?總不能說鎮長在副鎮長的領導下改制工作初見成效吧?

牛好文絞盡腦汁,動用一切能動用的資源四處聯繫,終於找到一位老闆願意在鎮西郊投資興建耐火材料廠,承諾一期投入不低於五百萬元。他如獲至寶,興沖沖整理了一份材料上午分發給領導班子,要求下午開會討論。

“太倉猝了吧?”丁書記皺眉道,不過體諒牛好文急迫的心情,嘀咕了兩句還是答應。

會議開始後牛好文激情四溢:“五百萬真金白銀呐同志們,而且是一次性到賬,不同於之前改制中那些投資者零打碎敲,讓他們掏錢比要命還難,有的還以機器抵股權,以商標等無形資產入股,完全糊弄人嘛。人家承諾一旦簽訂合同,兩周內五百萬全部到位,同時開始修建廠房、購置設備、培訓工人,爭取明年六月底前正式投產,速度夠快吧?說明人家真心想在咱三灘鎮安家落戶,幹一番事業!”

肖遠山聽了怦然心動,道:“只要對方在政策方面要價不過分,依我看應該儘快達成協議,五百萬不是小數目,而且是改制外的直接投資,內容和性質都是亮點。”

這句話表明身為常務副鎮長,在招商引資方面肖遠山的壓力同樣很大,要是真能落實這筆投資,縣裡下達的任務基本上就算完成了,因此必須堅定地站在牛好文這邊。

秦副鎮長深知牛好文與方晟的矛盾,他的原則是對事不對人,只擁護對的,反對錯的,遂道:“同意。”

紀舟笑道:“這等好事哪個反對?”無疑也同意了。

胡委員眯著眼不說話,想先聽方晟表態。上午他粗略看過材料,隱隱覺得似乎哪兒不對,但他對經濟不是很在行,又說不出原因,所以使出拖刀之計。

“小方鎮長呢?”丁書記直接點名。

方晟慢斯條理翻材料,牛好文心懸得老高,擔心他嘴裡蹦出“反對”兩字,轉念又惱怒不已,暗想我為什麼怕他?

這一刻他才感覺到方晟已不知不覺在黨委擴大會上形成權威,每個議題,每個事項,好像都得特意問一下方晟的態度。而他無論是年紀,還是資歷,以及在領導班子的排名都是最末位!

“這位老闆叫薛景山,老家印臺鎮,目前在印臺、蔭照兩個鎮都投資耐火材料廠……”

牛好文暗罵:查得倒細,這筆投資老子拉來的,關你毛事!卻笑道:“兩家廠主攻方向不同,印臺偏重酸性耐火材料,蔭照偏重中性耐火材料,薛老闆說咱們這邊主要是煉鋼用的鹼性耐火材料,因此市場供給環節不會產生衝突,他也有很好的銷售管道。”

方晟道:“可是還有一個問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