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27章 坦誠心跡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38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週三肖遠山參加會議後下午便趕回來,將牛好文、秦副鎮長和方晟叫到丁書記辦公室,簡要介紹了會議精神。內容與程庚明透露的基本一致,另外童彪縣長提出兩點要求:

第一,風電項目牽涉的三個鎮要全員動員,全力以赴,營造良好的投資環境;

第二,必須配合做好地質勘探和野外施工,涉及到田畝補償的既要保護鎮和農民利益,也要合情合理,不准無端滋事、漫天要價,影響項目推進;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明年上半年大批風電配套企業即將落戶,各鎮要本著全縣一盤棋的原則,協同做好規劃,不得自行其事,打小算盤,胡亂許諾,擾亂大局。若發現以上行徑,縣裡將嚴肅追究班子責任。

其實是要求各鎮不准到省城跑專案,由縣裡統籌安排,防止相互殺價,縣裡一碗水端不平產生矛盾。

牛好文罵道:“無原則的平衡,風電專案絕大部分在三灘鎮境內,配套企業也應該適當傾斜,海佑鎮和五陵鎮憑什麼分肥?”

丁書記也皺眉說:“該爭的還得爭,三灘鎮經濟相對落後,也應當多分點才對。”

肖遠山賠笑道:“會後我專門找過,童縣長就強調要服從大局,並說從長遠看風電項目將給三灘鎮帶來好處。”

幾個人都有些憤憤不平。

方晟看出大家沒明說的意思:童彪老家是海佑鎮的,又在五陵鎮歷任副鎮長、副書記、鎮長,對兩鎮很有感情,比較而言三灘鎮就是後娘養的孩子,最終肯定會吃虧。

丁書記道:“小方鎮長主意多,覺得這事兒怎麼辦?”

想了會兒,方晟道:“當務之急是配合做好風電專案施工,讓人家感受到三灘鎮的誠意,風電配套企業落戶問題上,我個人覺得浩瀚風電有一定建議權,不妨從這個角度開展工作。”

大家均眼睛一亮。風電配套企業說穿了就靠風電項目吃飯,給不給訂單,給多少訂單、定價權等等都是浩瀚說了算,只要專案實施中搞好關係,到時落戶到哪裡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縣裡統籌有毛用?

當下便研究分工,方晟主要精力仍在村鎮企業改制,風電專案對接由牛好文主導、肖遠山協助,秦副鎮長則負責涉及移墳和田畝補償方面的協調工作。

等於把方晟排除於風電項目之外。

誰都看得出,今後兩三年內風電建設以及配套企業落戶將是全鎮首要工作,既容易出成績,又能抛頭露面增加人氣,是坐在家裡數鈔票的美差。牛好文自然不可能錯過天賜良機,順便打壓方晟,免得那小子太倡狂。

丁書記雖然稍微有點愧疚,但並不完全反對。一個強勢副鎮長的存在,對鎮領導班子來說不是好事,童彪要在縣裡搞平衡,丁書記也要搞平衡,畢竟鎮裡的工作不是某一兩個人做,而要大家齊心協力,鎮領導班子只有一個中心,那就是自己,而非方晟。

丁書記覺得很有必要讓方晟明白這一點。

方晟似乎若無其事,出了辦公室便拉朱正陽去工地視察。路上朱正陽忍不住道:

“真不參與風電專案?那可是全縣十大重點工程,每個季度都要做專題報告的。”

“人家不讓,有什麼辦法?”

“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方晟沉思良久,道:“樹木于林,風必摧之。前陣子風頭出得太勁了,低調點才符合兵法之要,再說風電是炙手可熱的熱門專案,作為排名最後的副鎮長若翻臉跟他們搶,既有失風度,也無濟於事,不如退避三舍冷眼觀望,”他笑了笑道,“你以為憑牛好文能擺平那麼大的事兒?坦率講,以他的閱歷、才識和水準,比省城那些大企業專案經理差不止三個檔次,到最後還得拉下臉來求我,你信不信?”

朱正陽呆呆望了他半晌,失笑道:“陰險,實在是陰險!”

轉眼又到週末,不必說,趙堯堯一下班就驅車直奔三灘鎮。半路與朱正陽等人的車相向而過,胡委員笑道:

“咱小方鎮長真有魅力,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主動開車送上門,嘿嘿嘿嘿……”

朱正陽說:“很多女孩子怕海風對皮膚不好,不敢去三灘鎮。”

“這就是愛情的力量。”胡委員難得說出如此文皺皺的話。

照例還是晚上一起看電視,白天或到附近景點遊玩,或在海灘散步,偶爾方晟壯著膽子拉一下她的手,她雖紅著臉不拒絕,但過

會兒便悄悄抽離。兩人之間始終彌漫著曖昧的氣氛,卻無法有所突破。

究其原因,一方面可能趙堯堯沒下定決心,只是出於好感和柔情保持若有若無的距離;另一方面方晟也猶豫不決,對他來說趙堯堯的身世背景簡直是個謎,巨大的不確定性,以及隱隱約約周小容的因素,使他遲遲不敢邁出關鍵一步。

白翎沒有來。

案情陷入僵局後,專案組反而輕閒下來,但出於安全考慮,白翎不敢獨自開車去三灘鎮——在暗中窺視的狙擊手給專案組成員的壓力太大,她只打了個電話給方晟,頭一次告訴他自己的手機號碼,並問:

“她又去了?這會兒在你旁邊?”

明知如此還問,方晟瞟了一眼趙堯堯,含糊地“嗯”了一聲。

白翎鄭重其事道:“我已經提醒過你多次,離她遠點,否則……我再多透露一句,她本身的麻煩比你目前面對的麻煩還大!”

什麼意思?方晟心裡格登一聲。

通完電話,趙堯堯淡淡地問:“是她?”

唉,女孩子天然的敏感,好像料事如神,方晟只得說:“她的身份挺神秘。”

趙堯堯剖開只蒲公英,噘著嘴全部吹上天,看著滿天悠悠蕩蕩的小白傘,突然說:“其實你也覺得我的身份挺神秘吧?”

方晟汗顏,竟答不上話。

“所以你一直很有壓力?”她轉頭看他,神情認真而專注,“因為周小容,你不想錯第二次,對不對?”

每個字都好像敲在他心底最深處,實在想不到平時沉默寡言的她一旦開口竟如此犀利。

“我……”方晟心裡轉了無數個念頭,卻感覺無法組織更好的說辭,“關於周小容我早有承擔失敗的準備,只是……沒想到敗得那麼慘,讓我……”

“我能理解……”兩人在飛舞中蒲公英中間漫步,隔了幾分鐘她說,“大學畢業後我下決心中斷與媽媽聯繫,隻身來到黃海,就是想擺脫她和他們,但後面發生了兩件小事,我不得不主動開口央求,所以她又不依不饒地糾纏,上次約在省城見面就是其中一次……”

方晟聽得滿心疑惑,感覺飄飄渺渺似乎捕捉到什麼,但一時理不清頭緒。

“我早已表明決裂的態度,所以不管她怎麼想、用什麼辦法,我都會抗爭到底……你會支持我嗎?”

她澄碧無瑕的眼睛盯著他,目光中充滿了期待,還有說不清的情緒。

瞬間他心頭湧出一股暖流,早把白翎的警告拋到爪哇國,一把攬過她的肩頭說:“我發誓,一定會陪你到永遠!”

她羞得滿臉通紅,閉著眼睛靜靜偎依到他胸前。他緊緊摟住她,鼻際裡滿是長髮的芬香和女孩特有的溫馨溫婉的體香,兩人站在一望無垠的曠野一動不動,任憑蒲公英打著旋兒落到頭上、臉上、胸前。

當晚的節目還是看電視,不過有了小小的變化。無須邀請,方晟主動躺到唯一的床上,而她躊躇良久還是蜷縮到他懷裡,眼睛雖盯著電視,哪有半點心思看?不過她始終躲避著他的嘴唇,頂多讓他親吻額頭。

體驗著他男性的氣息,她內心又迷亂又甜蜜,又慌張又激動,迷迷糊糊間不覺睡著了。他不敢亂動,小心翼翼保持著原有姿勢,就這樣直到天亮。

周日傍晚趙堯堯也不提回城,又和他耳鬢廝磨了一個晚上,天沒亮就趕緊起床開車而去。

週一早上朱正陽過來說了件事:昨天下午人事局李副局長突然打電話,問他想不想調到離縣城稍近的黃桐鎮工作,還是黨政辦副主任主持工作,但每天下班可以坐公交回家,只有二十分鐘路程。

方晟奇道:“這是好事啊,多少人擠破頭都想不到呢,還猶豫什麼?”

朱正陽連抽幾大口煙,眉頭緊鎖:“老婆第一反應也是這樣,叫我趕緊答應,晚上還得給李局送點禮,可黃桐鎮書記是全縣有名的強勢領導,鎮長則是牛好文的鐵哥們,在這兩個傢伙手底下日子不好過啊!要知道我主動下鄉是為了有晉升空間,如果想安逸就留在人事局了,跑到三灘鎮幹嘛?如今拿靠近縣城來誘惑我,還不是一石雙鳥,既讓你少個得力幫手,又讓我前途無望,你說是不是?”

經他分析,方晟琢磨過味來,倒吸口涼氣道:“好毒辣的招數,以前真小覷了牛好文!”

“他已說通人事局相關領導,就算我不同意,一紙調令也必須過去,怎麼辦?”朱正陽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