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28章 半杯咖啡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48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方晟怔忡足有五六分鐘。

別看自己在三灘鎮搞得水起風生,尤其改制工作基本說一不二,到了縣城就成為無足輕重的小蘿蔔頭,除朱正陽幾個朋友外,沒有任何人脈資源。別說跟局級領導說不上話,平時辦事那些股級幹部還愛理不理呢。

如何破局?

無庸諱言,朱正陽卡的黨政辦位置對自己極其有利,能第一時間得到很多資訊,改制領導小組那邊也離不開他,幾個月來朱正陽主持了三十多場談判,替方晟分擔大量具體而瑣碎的事務。

失去朱正陽,方晟在三灘鎮的執行力起碼得打七折。

另一方面朱正陽的晉升也需要改制作為政績,一個被邊緣化的黨政辦主任,充其量只相當於書記的秘書,非但沒有話語權,還要為鎮領導班子承擔很多莫須有的責任。

可以說方晟與朱正陽是唇亡齒寒的關係。

朱正陽出去後,方晟獨自在辦公室裡抽了六七根煙,轉了足有上百圈,終於下了決心:

不能坐以待斃,豁出去了,主動出擊!

隨即打電話讓朱正陽調車,朱正陽猜到與自己有關,也不多問,安排了司機班裡口風最緊、最老實的司機。

到了縣城直奔縣府大院,來到江秘書辦公室,詢問韓書記有沒有空,能否進去回報工作。縣委書記的秘書實質地位比絕大多數局級幹部都高,除了縣領導班子,其他人想找書記回報工作必須經他這一關,他說有空就有空,說過幾天就意味著起碼三天沒機會。

不過對方晟,江秘書倒不敢托大——他可是韓書記上任後提拔的第一個科級幹部,而且是破格。當下笑道:

“稍稍坐會兒,許局正在裡面。”說著還親自給方晟倒了杯水。

方晟也不清楚許局是哪個局的,老老實實等了一個多小時,許局從裡面出來後江秘書先進去通報,然後示意他進去。

頭一次踏進縣委書記辦公室,方晟的心砰砰直跳,每一步象踩在棉花上,感覺暈乎乎的。

韓書記威嚴地坐在那兒,審視一番,道:“聽說小方鎮長的改制工作抓得不錯,那家紫菜廠快出效益了吧?”

“報告韓書記,上個月財務報表正好軋平,還是在薄灘了基建費用的基礎上,預計這個月肯定盈利!”方晟說。

韓書記點點頭,探詢地看著對方。他知道方晟今天來肯定不是回報紫菜廠扭虧為盈,在縣委書記眼裡連小事都算不上,十有八九碰到官場裡常見的麻煩,不得不尋求幫助。

但他的身份不會主動問。

方晟鼓足勇氣道:“不好意思打擾韓書記工作,但我實在沒辦法了……”遂將鎮村企業改制已基本完成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相關企業正積極準備報批,接下來每一步都很關鍵等簡要說了一遍,然後說,“可能出於統籌安排,聽說縣裡打算調整黨政辦主任兼改制領導小組牽頭人朱正陽的工作,而他本人並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離開,我也不希望因此影響改制進程,可人事上的事吧……唉,我到底年輕,臉皮又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好找到您這兒來了……”

韓書記哈哈大笑:“幸好臉皮薄,不然要坐到省委書記辦公室了……”

方晟心中一喜,暗想有門兒,趕緊裝作愁眉苦臉的樣子連連歎氣。

韓書記平時早看厭了那幫官場裡混成精的老油條的嘴臉,喜怒不溢於言表,萬事唯求謹慎,反而樂見象方晟這樣六神無主的樣子,感覺這才是真性情,是有血有肉的年輕幹部的形象。

另一方面韓書記很清楚,不管有意無意,方晟事實上已成為自己在黃海樹的第一面旗幟,這面大旗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否則會給政治對手識人不慧的口實。

至於方晟所說的情況,韓書記聽了一半就明白怎麼回事:正常來說鄉鎮幹部都削尖腦袋往縣城鑽,退而求之便是附近鄉鎮,朱正陽寧可留在最偏遠的三灘鎮,卻不願意調到黃桐鎮,本身就說明問題。黃桐鎮那個書記包攬了鎮長的活兒,鎮長幹的是副鎮長的工作,可以想像朱正陽去了之後能做什麼。

釜底抽薪,過河拆橋,這些官場常見套路發生在方晟身上一點都不奇怪。三灘鎮村鎮企業改制動靜太大了,方晟太紅了,有人不願意這面大旗迎風招展,甚至打算臨陣易幟,將來要踢走方晟換成自家旗幟!

以後必須多關心支持方晟,給予他更廣闊的施展空間!

紛繁複雜想得如此深遠,在方晟眼裡韓書記不過喝了口茶的工夫,遂道:“年輕同志自願到偏遠地區開展工作,縣委當然

支援,也充分尊重本人意願,不能影響人家的積極性嘛!這件事我會過問一下。小方鎮長啊,以後遇到困難別跟自己較勁,臉皮厚一點,多往縣裡跑跑,怎麼樣?”

方晟一陣激動,大聲道:“謝謝韓書記關心!”

韓書記擺擺手示意談話結束,道:“順便叫江秘書進來一下。”

至於韓書記怎麼吩咐江秘書,江秘書怎麼打電話給人事局干預此事,方晟已不再關心,只知道韓書記非常支持自己,有這一點就夠了。

本想達到目的立即回三灘鎮,不料在院裡走的時候被趙堯堯從窗戶裡看到,非打電話纏著一起吃午飯。方晟無奈,跟司機約好中午動身時間後獨自到大院對面巷子裡,過會兒趙堯堯喜孜孜開著豐田出來,前往城南一家偏僻且雅致的咖啡廳。

路上聽說他為朱正陽的事獨自找韓書記,不由捏了把汗,說那可是喜怒無常的主兒,別惹惱他。方晟說他態度不錯,還暗示以後有困難再找他。趙堯堯歎道人與人之間有時感覺很奇怪,對了脾氣怎麼都好,不對脾氣再奉承也不行。方晟笑道我感覺你不是說韓書記?趙堯堯甜滋滋地白了他一眼。

停好車後進咖啡廳,側門也進來幾個人,其中有人叫道:

“方晟!今天怎麼有空在這兒?”

竟是兩人此刻都不想遇到的白翎!

方晟乾笑道:“到縣委有點事,剛剛辦完……”

趙堯堯冷著臉拉著他的手就往右面拐,方晟只來得及說聲“失陪”便被拉進過道裡,隨便尋了個單間坐下。

“打個招呼是禮數,人家同事在旁邊呢。”見趙堯堯別過臉,他知道這是她非常生氣的表現,解釋道。

趙堯堯正準備說話,不料白翎突然將門推開半條縫,似笑非笑道:

“方晟,忘了我警告過的話?別後悔喲。”

“警告什麼?”白翎一離開趙堯堯隨即問出口又很快反應過來,煞白了臉,咬著嘴唇道,“我知道了。”

方晟心一軟,握住她的手道:“放心,我承諾過的話決不會變。”

她慘然搖搖頭:“也難怪她……家庭因素始終是我的軟肋……”說著竟怔怔流下淚來,方晟趕緊過去摟住她,她倚在他胸前更是難過,抽抽答答哭了好一會兒。

這頓飯吃得沒滋沒味。

吃完飯兩人匆匆喝了半杯咖啡,擁抱後告別。

回三灘鎮的路上,手機響了,方晟見是白翎的號碼,氣不打一處來,質問道:

“影響別人用餐情緒,這麼做有意思嗎?”

“喲,她還真生氣了?”白翎很意外,“那你敢不敢問她,我說的話有沒有一個字是錯的?”

方晟啞然:“兩碼事……”

“小方同志,別怪我囉嗦,我一而再再而三警告是有原因的,現在當然不便說,沒准若干年後解密你就明白了。”

“你當自己在說UFO吧!”方晟諷刺道,隨即心念一轉,試探道,“不過她一氣之下也說了你的底細。”

白翎一怔:“你騙人!”

“沒騙你,是真的。”

“哼,老實說吧,她絕對不敢透露我的情況!”

“這麼自信?”

“當然也是有原因的,不過……”

方晟替她說下去:“等若干年後解密我就明白了。”

白翎停頓片刻,情緒仿佛一落千丈,幽幽道:“我和趙堯堯的秘密……對你來說都是不公平的,但我們本身也受到很大影響,如果——只是說如果你當我是朋友,就別想得太多,開開心心就好。”

方晟內心深處的弦仿佛被觸動了一下,又不想在司機面前流露出真情實感,遂打著哈哈道:

“我是想開心,可吃頓飯都有人打擾,到現在牛排還堵在嗓子眼。”

“噎死你!”白翎氣憤地說,“我救過你兩次命,連茶都沒賞一口!人家倒好,嬌滴滴擺個造型牛排就到嘴了!”

方晟卟哧笑起來——每次跟白翎聊天總是很放鬆,道:“好,下次回城一定請你吃牛排!”

“不吃!才不象她那麼矯情,我要吃火鍋!”

方晟暗想倒也符合她的脾氣,笑道:“一言為定!”

回到鎮裡,遇到朱正陽時方晟擺了個OK手勢,朱正陽心裡定當許多。接下來幾天人事局那邊毫無動靜,牛好文心急火燎打電話催促,李副局長滿肚怨氣說你還好意思問,韓書記都知道這事了,說不能影響年輕幹部主動到偏遠鄉鎮開展工作的積極性,瞧你辦的啥事兒!

牛好文驚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