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官場先鋒

正文 第29章 美麗瞬間

書名:官場先鋒 作者:岑寨散人 本章字數:346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46


過了兩天方晟又到縣裡開會,中午抽空請白翎吃了頓重慶火鍋,晚上又和趙堯堯膩歪了很久,突然有種腳踏兩條船的感覺。

大概趙堯堯算正牌女友,而白翎只是談得來的普通朋友吧。他自我安慰地想。一路哼著小曲回社區對面的巷子裡的快捷酒店,幾次回頭都沒看到有人跟蹤,心想要暗算自己的那夥人被白翎兩次痛毆,損失慘重,應該不敢隨便出手,何況現在把嚴華傑手機號設為緊急電話,兩秒鐘就能撥出。

走進酒店,有個帥氣大方的小夥子從椅子上站起來,帶著笑意主動伸出手道:

“等你很久了,小方鎮長,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建冬!”

陳建冬?難道就是一直追求趙堯堯的陳衙內?

方晟淡淡地與他握手,兩人到右側休息區坐下。

“剛從堯堯家回來?”陳建冬問。

方晟很不喜歡他居然叫“堯堯”,嗯了一聲。陳建冬似乎不在意他的冷淡,繼續說:

“一年前她剛分到宣傳部,我就被迷住了。坦白說吧,我有個有權勢的爸爸,自己開了家公司,雖談不上閱遍春色,反正黃海縣城範圍裡沒看得上的,連我自己都奇怪,二十八歲了還象毛頭小夥一樣,沉醉於她的一顰一笑,喜怒哀樂,你看這個……”

他遞過一本相冊,方晟打開一看大吃一驚!

裡面足有上百張照片,全是偷拍趙堯堯在工作、生活中的瞬間:低頭整理材料、對著電腦構思文章、開會時聚精會神聽講、在食堂排隊買飯菜、獨自一人吃飯、從超市購買生活用品回家等,每個瞬間捕捉得專業而有美感,都是一幅藝術畫,展現了趙堯堯特有的冷漠高貴的氣質。饒是方晟與她親密到現在的程度,也不曾發現原來趙堯堯有如此美麗的瞬間。

“如果她知道有人偷拍會很生氣的。”方晟道。

陳建冬苦惱地搖搖頭:“其實我不管怎麼做她都很生氣,是那種不屑一顧的生氣,唉!”

“天涯何處無芳草。”

“大道理誰都會講,落到自己身上就不同了,”陳建冬看著他,微笑道,“我有個建議。”

方晟直截了當道:“如果要我放棄趙堯堯,後面的條件就不用說了。”

陳建冬還是微笑:“聽聽何妨。剛才我說過有權勢的爸爸,再說得詳細點他是分管組織人事的副書記!你年紀輕輕就是副鎮長,很不容易,不過放到全縣二十六鄉鎮範圍,副鎮長就有一百多個,要是加上副書記、副科級幹部,這個數字超過四百!如果放到縣裡能幹什麼?對不起,副局級實職做不了,那是鎮長享受的待遇,運氣好到諸如綜合治理辦公室、衛生辦弄個排名七八位的副主任,以後再等機會。在鄉鎮就地提拔?任用書記鎮長必須經縣領導班子討論,跟副鎮長不同,組織部提名縣委書記認可就行,原則上必須全票通過,稍有爭議就得擱淺。一口氣說這麼多,明白嗎?”

方晟道:“繼續說,聽聽何妨。”

陳建冬笑意更濃:“如果我爸支持,可以保證你三年內調到縣城,除財政稅務工商幾個熱門局,別的任你挑,保證副局級實職!夠意思吧?對了,剛才我還說過自己有家公司,錢呢賺了不少,如果能談得來,你立馬能拿到這個數!”

他豎起一個手指。

方晟疑惑:“十萬?”

“一百萬!”陳建冬一字一頓道,“全部給現金,要是怕上面查,我還負責幫你洗得乾乾淨淨!小方鎮長,我說的兩點不是選項,而是同時到位——既幫你進城拿到副局級實職位置,又將一百萬收入囊中,怎麼樣?”

見方晟發呆,他推心置腹道:“老實說我也問自己出這麼大代價值不值,不就是一個女孩子嗎?可感情這事吧有點奇怪,非得讓我不惜血本。我知道你在外省有女朋友,跟專案組那個警花也走得近,趙堯堯並非你唯一選擇,可我是!你就當做個人情好不好?”

方晟終於回過神來,摸了摸相冊,道:“你很用心,趙堯堯和你在一起想必會幸福……”

“謝謝,謝謝,”陳建冬笑得合不攏嘴,“我立即叫人送現金!”

誰知方晟接著說:“……如果她願意的話!你給的承諾太豐厚,我無緣也無心接受,決定權在趙堯堯,她若最終選擇你,剛才那些話就當開玩笑,我不介意。”說著起身欲走。

“慢!”陳建冬臉上閃過一道陰影,又立即化為微笑,“我的理解是,你拒絕了我?”

“你非這麼想我也沒辦法。”

陳建冬歎了口

氣:“有些話其實我不願意講,但到這個程度只能……有些日子有幾個兄弟辦事不力掛了彩……”

方晟終於確實他就是白翎所說的大麻煩,目光一凝:“我奉勸你做事別太過分,多行不義必自斃!”

“負點傷不過多花幾個醫藥費,再給幾個錢就能打發了,”陳建冬的笑仿佛粘在臉上,“你說一百萬能雇多少打手前赴後繼?有朝一日我失去耐心,叫上兩卡車的人殺過來,憑那位警花恐怕無力回天,得端著機關槍掃射才行,對不對?”

方晟沒再說下去,轉身大步回到房間,然後貼著窗簾縫看到陳建冬上了車飛快地離開。

趕緊打電話給嚴華傑匆匆述說剛才的場面,嚴華傑沉吟道

“陳衙內果然囂張,竟然明碼開價了,不要緊,我讓同事把110巡邏車停到快捷酒店門口,再派兩個輔警坐酒店裡值勤,要是還敢硬來,我請治安大隊的兄弟過去!”

方晟這才放心,但夜裡睡得很不踏實,陳建冬那張臉始終在夢裡晃悠,晃得他心煩意亂。

早上司機將車開到酒店門口,上車時他瞥見滿眼血絲的嚴華傑過來,說夜裡的確有動靜,他接到通知後叫了四位治安大隊的朋友過來鎮著,那夥人轉悠了兩三個小時才離開。

方晟感動地拍拍嚴華傑,沒說什麼便離開了。

回到三灘鎮,坐在辦公室裡想了想,他還是打電話給白翎,將昨晚到今早的事說了一遍,當然隱去部分敏感內容。

“現在你明白自己的處境了,”白翎不滿地說,“那傢伙很難纏,而且是不達目的不甘休的主兒。”

“我說的重點不是這個,而是嚴華傑。”

“替朋友兩肋插刀,很好啊。”

“一個無權無職的小刑警招惹縣副書記的兒子,接下來恐怕是被穿小鞋、邊緣化。”

白翎也是冰雪聰明的女孩,立即明白他的暗示:“你想讓我幫他一把?”

“好人一生平安啊,”他隨手送了頂高帽,“你是省裡下來的領導嘛,說話肯定管用。”

“光說好話沒用,來點實用的。”

“火鍋,正宗重慶火鍋。”

她笑道:“這還差不多。”

兩周後嚴華傑突然被提拔為派出所副所長,括弧副科級。他簡直樂瘋了,想不到局裡沒靠山沒後臺,送禮都找不到門路的自己居然一步實現夢想,不過他終究在基層跌打滾爬了五六年,深知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背後肯定有人出手相助。遂暗中打聽,最後得知是專案組特意打的招呼,誇他在配合相關行動中雷厲風行、作風硬朗,是值得培養的好員警。

專案組?

嚴華傑是配合專案組出過兩次外勤,但時間很短促,彼此照個面而已,人家應該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想來想去,能跟專案組聯上線的朋友只有方晟,而他跟白翎之間有種特別古怪的關係。

他打電話問朱正陽,朱正陽笑道別多問,種瓜得瓜,種豆種豆,反正兄弟是羡慕得要命。

去黃桐鎮的事沒人再提?嚴華傑也知道他的煩惱。

朱正陽爽朗地說韓書記的話誰敢不聽,華傑呀,今後方晟那邊咱都得跟緊點,我看好他將來大有可為!

方晟辦公室,和苠塗料廠仇廠長正在彙報改制方案。

“……方鎮長,改制的事您一直幫著我們,鞍前馬後做了很多工作,昨天我跟投資商琢磨和苠塗料廠應該劃出百分之五幹股給您,不需要出一分錢,每年分紅的錢打到工人卡上再轉給您,而且放心這事兒絕對保密,連我在內不超過三個人知道。”

方晟看著對方腦子裡冒出個大大的問號。

鎮幹部利用改制機會吃幹股,在基層算是潛規則,大家都心知肚明。據方晟所知不少企業都給丁書記、牛好文等領導送了幹股,分紅則如仇廠長所說,先打到某個工人卡裡,然後繞一大圈後轉到領導實際控制的帳戶。

水至清而無魚。

方晟沒有干涉這件事,只要他和朱正陽不拿一份幹股就行。

但最近有點蹊蹺,連同仇廠長在內已有三位廠長在他辦公室提及送幹股的事,而且說的時候聲音有意無意抬高,用的句式也極為相似:

“方鎮長……華雨塑膠廠應該劃出百分之六幹股給您,不需要出一分錢……”

“方鎮長……大方鑄造廠應該劃出百分之三幹股給您,不需要出一分錢……”

明確的人物、企業名稱、幹股數額,特意強調不出錢,這不是擺明瞭設置陷阱、偷偷錄音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