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問鼎

正文 第2章 歡喜怨家

書名:官場問鼎 作者:梅花三弄 本章字數:254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37


丁長林被章亮雨這一腳踢得壓不住了,沖著她罵:“死娘們,老子又沒犯法,你再踢,老子就投訴你!”

丁長林的話一落,章亮雨從審訊桌上抓起一張紙和一隻筆砸在了他臉上,冷冷地盯著他說:“丁長林,這兩樣東西落在了梁市長被勒死的現場,你怎麼解釋!”

“你說梁市長是他殺?”丁長林顧不了身上的痛,也顧不上惱怒,驚恐地看著章亮雨問道。

“丁長林,收起你的偽裝,別演了!看看地上的兩樣東西,認識吧!”章亮雨鄙夷地看著丁長林說道。

丁長林這才從地上撿起了章亮雨砸過來的紙和筆,一看,直接就傻掉了。

那是他畫的章亮雨,那一對大肉球,此時格外滑稽地壓迫著他的視線,讓他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再也不敢抬頭看章亮雨一眼。

章亮雨在現場堪測時,在竹林不遠處的草叢中發現了這兩樣東西,當然還有梁國富屍體邊的那根白色的禮品繩。

這支鋼筆上寫著丁長林的名字,章亮雨知道丁長林是梁國富的秘書,昨天英模表彰大會上不斷打量她,她就覺得不對勁,沒想到這賤人居然一直在畫她,而且畫得又流氓,又下作,特別是看到那句:“一棵又鮮又嫩的白菜被方肥豬給拱了”時,章亮雨恨不得剝了丁長林的皮才解氣,如果他在她眼跟前的話。

丁長林不再說話了,大腦裡一片空白。

審訊一下子陷入僵局,章亮雨重新回到了審訊位置上,壓了壓自己的情緒後,這才盯著垂著頭的丁長林說:“交待吧,為什麼要殺害梁市長?”

“我沒有殺害梁市長,我不是兇手,我不是兇手。”丁長林急了,那個美得如仙子的女人是殺人兇手?可是他怎麼說呢?而且他沒聽到梁國富半點求救之聲。

丁長林一直以為梁國富是那一炮打得太興奮了,心臟病發作才掛掉的,萬萬沒想到背影絕美得讓人想入非非的女子,下手這麼乾脆俐落。

“那鋼筆寫著你的名字,那畫像也是你昨天畫的,你不是兇手,這兩樣東西怎麼就在案發現場?”章雨亮的聲音冷得如塊冰,令丁長林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冷顫,這兩樣東西他記得清清楚楚,昨天明明留在秘書室裡,這女子去過梁國富辦公室?

一想到梁國富是他殺,而自己也被人盯上了,丁長林後背全是冷汗。

“章局長,你現在派人去梁市長的辦公室查一查,昨晚一定有人進過他的辦公室,而且這人也翻過我的辦公桌,這兩樣東西,昨天散會後,我,我就放在辦公桌上。”丁長林越想越害怕,此時求救地看著章亮雨說道。

一聽到丁長林居然將這樣的畫像放在辦公桌上,章亮雨就恨得再上前把這賤人直接踢飛,可理智告訴她,丁長林作案動機不明顯,極有可能他說的是真的,兇手另有其人。

“好,你跟我們走一趟,如果辦公室被人動了,你的嫌疑就解除掉,如果辦公室完好無損,你就得回到這裡老老實實交待!”章亮雨說著,起身出了審訊室,接著進來兩名幹警,把丁長林架著出了審訊室。

警車直奔市政府大樓,到了政府大樓停車場,車一停穩,章亮雨推開車門走在了最面前,而後座的兩名幹警又要架丁長林,丁長林想丟開他們的手,沒想到一下車,他們一左一右把他夾得更緊。

“你們放開我,我自己走!”丁長林抗議地說著。

“你現在是犯罪嫌疑人,最好配合點!”章亮雨扭頭冷冷地丟下了這句話。

丁長林想辯解,

可章亮雨已經大踏步地朝政府大樓走去,兩名幹警也懶得和丁長林廢話,直接架起他就跟了上去。

一進政府大樓,認識的,不認識都向丁長林投來異樣的目光,丁長林也知道他掙扎無效,得罪了章亮雨,不被她當成兇手,他就是萬幸了,至於別的,他現在不敢有任何奢望,前途和未來在得知梁國富已死的那一刻,他就心灰意冷了,現在只求能證明自己不是兇手就行。

電梯到了五樓,如同在一樓一樣,丁長林被人指指點點地猜疑著,各種不友好的聲音侵擊著他,他把頭垂得死死的,仿佛他真成了殺人犯一樣,只求梁國富的辦公室快點到。

那段長長的過道平時是丁長林最喜歡走的,傳說梁國富是市長的有力競爭人選,市長和書記不是很對付,省裡為了地方團結搞經濟,一直想把市長調走,所以市里傳言作為常務副市長的梁國富是最有可能接任的,前段日子,他自然成了政府口這邊的大紅人,被各種友好的目光和聲音恭維著,讓他很有些飄飄然,要不也不敢跟著梁國富去市公安局時,畫了那樣的一個章亮雨。

梁國富這下倒好,班沒有接到,被接到了閻王爺那裡去了。可他這一走,害苦了丁長林。

丁長林此時雙腿如灌了鉛一般沉重,整個人完全靠兩名幹警架著才能行動。那些平日裡友好的目光和聲音全消失了,倒是章亮雨沿途被人不斷地問好著,而他們卻視丁長生如個陌生人。

丁長林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梁國富辦公室前的,兩個架著他的幹警總算放開了他,任由他掏鑰匙開門。

丁長林完全沒力氣,掏了幾次都沒掏出來,一旁的章亮雨看著這樣的丁長林,愈發覺得他猥瑣,掏個鑰匙都不會,她想也沒想,直接把手伸進了丁長林的褲子口袋裡。

夏天的褲子那麼薄,那只蔥白的小手一探進去,丁長林整個人如通了電流一般被啟動著,那地方噌地一下,如長滿了精蟲似的支了起來,越想壓制越發一柱摯天,被章亮雨瞧了一個正著,羞得她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鄙夷地看著丁長林說:“齷齪!”

丁長林此時的尷尬比畫像落在章亮雨手裡要強烈萬倍,那玩意真是活見鬼了,愧得他恨不得把頭埋進褲襠裡,好在,章亮雨已經打開了門,丟下他,率先進了秘書室。

丁長林跟在章亮雨身後走了進去,他的目光急急地掃向了自己辦公桌,辦公桌上的東西沒見任何異樣,該在的東西全在,丁長林頓時如木頭一般地立在了秘書室,大腦裡一片空白。

章亮雨看著丁長林,重重地“哼”了一聲,接著她打開梁國富的辦公室,辦公室也是整整齊齊,看不出來有被動過的痕跡。

章亮雨示意兩名幹警和她走進了梁國富的辦公室,他們四下認真地堪查了一番,能取指紋的地方,他們全部取了指紋,章亮雨示意一名幹警送回警局進行指紋辯別,而她和另一名幹警繼續堪查。

很快,幹警帶來了消息,除了梁國富和丁長林的指紋外,沒發現其他人的指紋,倒是現場那根禮品帶上留有丁長林的指紋。

章亮雨意識到自己被丁長林耍了,從梁國富的辦公室出來後,她看也沒看丁長林一眼,丟下一句話:“把人押回警局!”

丁長林嚇壞了,急著申辯說:“章局長,我錯了,我不該偷偷畫你,我以後不敢了,求求你,別帶我走,我真沒殺人,殺手另有其人。”

丁長林的話一落,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想回收來不及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