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問鼎

正文 第7章 守陵

書名:官場問鼎 作者:梅花三弄 本章字數:222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37


“守陵這話說的太難聽了,這是工作,我們一個老同志在那裡一呆就是十年,任勞任怨……”

  “十年?崔局長,你不會是打算也讓我在那裡呆十年吧?”丁長林笑笑,問道。

  “不會不會,你還年輕,還有其他合適你的工作,只是暫時局裡挪不開其他的崗位,所以,你就先委屈一下”。崔金山說道。

  說是讓丁長林委屈一下,但是這位局長大人卻表現的很理所應當,而丁長林也覺得,自己要是去了所謂馮道墓,再想離開那裡,怕是不那麼簡單了,要麼辭職,要麼幹到退休了。

  但是丁長林現在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本,他仿佛也只有這一條路可走。

  房間裡的氣氛一下子凝重起來,崔金山不再說話,和丁長林對視著,最後丁長林不得不妥協,說道:“好,我去”。

  崔金山的心裡也松了一口氣,只要是他肯去就可以,反正那裡也是天高皇帝遠,時間長了,誰還記得丁長林這個人的存在?

  “好,你去老趙那裡開個證明,明天開始上班,你自己去那裡就行,單位用車緊張,都是自己解決”。崔金山說道。

  丁長林點點頭站起身向外走去,走到門口時他停了下來,回頭看了一眼崔金山,這一眼裡到底蘊含著什麼東西,崔金山一直都沒有想明白。

  “他們這是要逼你辭職,要不你辭職算了,我們兩個都拿那點死工資什麼時候能換大房子,我們單位的那誰……”

  丁長林回到家裡時,他老婆齊莉莉已經回來了,他也懶得問她昨晚去哪了,他在想著兩件事,一件是陳鶴的死,一件是自己去看守馮道墓,會不會也死在那裡。

  “虎落平陽被犬欺,我要是不辭職呢?他們會不會這麼一直整我?”丁長林說道。

  “樹挪死,人挪活,梁國富一死,你的仕途也就到頭了,你想想,人家以後談起你時會給你貼個什麼標籤?你就是那個上吊自殺的副市長的秘書,就是這樣,我看,你還是辭職算了”。齊莉莉說道。

  丁長林看了看齊莉莉,想說什麼,但是又覺得說了也是白說,所以就住嘴了。不過齊莉莉一直認為梁國富是自殺的,證明梁國富是他殺的消息並沒完全公開,看來章亮雨在有意識地保護他,他誤解了這個女魔頭。

  他和齊莉莉是經人介紹認識的,介紹人還是市政府辦公室的文思語,沒有別的原因,只是因為文思語和齊莉莉是大學同學,在一次週末的聚會上,齊莉莉跟著文思語去玩,這麼一來二去的就認識了,齊莉莉最大的優點是漂亮,比文思語漂亮很多,文思語最多只是標緻,而齊莉莉可以稱為驚.豔。

  漂亮不能當飯吃,齊莉莉在建設局,現在建設局比不上以前了,所以她老是想著出去開公司賺大錢,但是又沒有那個本事,以前還指望著丁長林能借著給領導當秘書將來大富大貴,但是現在看來,這基本不可能了。

  想到這裡,丁長林就感覺到很心煩,拿起煙出了門,看著丁長林這樣子,

齊莉莉憋了很久的怨氣終於爆發了。

  “窩囊廢……”這是丁長林關上門的瞬間聽到的齊莉莉對他的評價。

  他很想回頭和她大吵一架,但是轉念一想還是算了,吵破天有什麼意義?

  “喂,我是丁長林……”

  “我知道,我手機裡有你的號碼,說,什麼事?”文思語看看周圍的同事,拿著手機起身出去了。

  “嗯,沒什麼事,就是想給你打個電話說一聲,我去新單位報導了”。丁長林本來是想邀請文思語出來吃個飯,順便徵求一下她的意見,在丁長林看來,文思語的建議可能還是比較靠譜的,要不然能給領導寫大文章。

  “怎麼樣?”文思語問道。

  “一言難盡,唉,算了,那個,我沒事了,不耽誤你工作了”。丁長林說完就想掛掉電話。

  “嗯,我也該下班了,找個地方吃飯吧,老地方,怎麼樣?”沒想到文思語對他發出了邀請,這讓丁長林有些意外。

  “哦,好,我在老地方等你”。丁長林說完掛了電話,街角的公園長椅下遺留了七八個煙頭,那都是他抽的,最近他的煙癮特別大。

  老地方是一家飯店的名字,他們單位同事經常去那裡聚餐,主要是離市政府比較近,文思語並沒有因為他現在的落魄而換一個地方,好像根本不在意他去了哪裡,或者是攤上什麼事了。

  “我現在是人人都想躲著的瘟神,你還能來見我,謝謝”。見了面,丁長林為文思語倒了杯水,說道。

  “才一天不見,你學會客氣了,看來新單位對你的磨練不小啊”。文思語開玩笑道。

  丁長林苦笑一下,沒說話。

  “怎麼,新單位裡的人際關係不好處?”文思語看到丁長林的表情,問道。

  “好處的很,我今天去報到,從早晨一直等到了中午,你知道給我安排的什麼工作?”丁長林苦笑著問道。

  文思語搖搖頭,丁長林繼續問道:“你知道咱們靖安市的馮道墓嗎?”

  “嗯,我知道,還去玩過呢,墓園不是很大,門票五元”。文思語說道。

  “哦?你還真去過呀,下次你再去時就不收你門票了,他們把我派去守墓,說是接替一個快要退休的老頭,我當時一聽差點掀桌子,但是最後想想,還是忍住了”。丁長林說道。

  “什麼?他們怎麼能這樣呢?”文思語涵養這麼好的女孩子聽到這話都火了,難為丁長林當時還能忍住,確實是不簡單。

  “噓,回家後,齊莉莉說他們這是在逼我辭職,她也想我辭職去做生意,我想聽聽你的意見,你覺得我這輩子還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嗎?”丁長林問道。

  文思語盯著丁長林看,好一會都沒說話。

為了掩飾尷尬,丁長林接著說道:“你聽說了嗎,梁國富的司機陳鶴死了,官方的說法是墜亡,自殺他殺還沒說呢,我現在覺得自己好像是掉進了一個網裡,越是掙扎,網線就是越緊的束縛著我,想掙脫都沒有可能,你說,我該怎麼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