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問鼎

正文 第8章 紅顏知己

書名:官場問鼎 作者:梅花三弄 本章字數:24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37


“那你告訴我,你還想從政嗎?你如果不想從政了,那你現在就借著這個機會辭職算了,如果你還想從政,即便是現在再難,你也得堅持下去,其實,你去馮道墓也好,那裡很清淨,沒多少人去玩,你可以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過上一年半載,我再找滕主任幫忙給你挪個位置”。文思語說道。

  丁長林點點頭,說道:“我從校門直接就進了單位門,你讓我去幹別的,我可能還真做不了,說句矯情的話,心裡那團火還沒滅”。

  “那不就結了,就算是去守墓,你還是在體制內,出去再想進來就難了”。文思語說道。

  丁長林點點頭,很認可文思語的話。

  “還有,你去了可以好好研究一下馮道這個人,還是很有意思的,號稱是五代十國不倒翁,無論做皇帝的是誰,他都能做高官,先後效力十位皇帝,始終擔任宰相、三公、三師之位,期間還向遼太宗稱臣,可以說在權術上很有一套”。文思語說道。

  “我以前倒是聽說過這個人,但是沒有你瞭解的這麼深”。丁長林說道。

  “所以我說,對你來說,現在去那裡不見得是壞事,沉澱一下也好,我這邊和滕主任敲敲邊鼓,說不定過上一年半載你就能調回來了”。文思語說道。

  對於文思語這樣的樂觀,丁長林是不敢想像的。

  上菜後,兩人的話少了很多,到最後,文思語看看周圍,忽然小聲問道:“丁長林,你告訴我實話,你和梁市長的事情到底有沒有關係?還有那個章局長老找你,有人說梁市長不是自殺,是他殺,你有殺人嫌疑,我才不相信你會是兇手,這事越傳越邪乎,如果真是他殺,兇手肯定對梁市長很熟悉,否則也不會知道他的行蹤,你想過會是身邊的誰呢?”

“唉,這個問題我也想過好多次,那個章局長糾纏過好多回了,我實在想不出來。這些天老是有人問我這些問題,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組織上也不給我個說法,就這麼把我從市政府踢出來了,我在大家的眼裡還像是沒事的嗎?如果我沒事,幹嘛把我踢走?而且,我,”丁長林皺眉說到這裡,又欲言又止了。

章亮雨對外沒宣佈梁國富是他殺,那麼丁長林這個嫌疑人只是在章亮雨眼裡是,他就不能對文思語暴露太多,免得她擔心他。再說了,梁國富與那個女子的情形,他怎麼說?而且他發誓爛在肚子裡,就決定不再告訴任何人了。

  “我是擔心你的安全,梁市長的事情在市政府傳的沸沸揚揚,我也聽到一些消息,有的說是梁市長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秘密,還有的說是他擋了別人的道,還有的說市紀委發現了梁市長的一些違規的地方,省紀委準備要找他談話了,沒想到他卻搶先一步自殺了,導致關於他的事情都必須停止,沒有新的線索,他的事也就只能是到這裡了。”文思語說道。

  “違規還是違法?”丁長林問道。

  文思語搖搖頭,說道:“不是很清楚,但是市里的大領導一定都清楚的很,既然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結帳時文思語搶先付了賬,兩個人走出飯店後就各奔東西了,丁長林選擇回家收拾東西。

  “你真準備去守墓啊?”齊莉莉倚在臥室的門口,看著丁長

林收拾衣服之類的,也沒有要過來幫忙的意思,問道。

  “我暫時還不想辭職,走一步看一步吧”。丁長林說道。

  “又是文思語給你出的主意吧?”齊莉莉問道。

  “文思語?我不知道,沒見過她”。丁長林說道。

  “說瞎話有意思嗎?還是你們倆真的有一腿,你回來之前我剛剛給她打了個電話,她說你們剛剛一起吃完飯,怎麼,要不要我打個電話對質一下?”齊莉莉忽然提高了聲音,問道。

  丁長林聞言,停止了收拾東西,轉身坐在床上,看著齊莉莉,說道:“我也不想這樣,老闆死了,工作別人撤了,這能怪我嗎?我現在心裡有多窩火你懂嗎?你就不能對我好一點,咱們還是夫妻嗎,一天到晚就知道抱怨,誰家老公賺多少錢了,誰家又買了什麼大房子了,齊莉莉,我就是一個小公務員,我能賺多少錢?我把話說在這裡,你要是想過,咱們就繼續往下過,要是不想過了,早點說,我成全你”。

  說完,丁長林草草的把東西塞到了包裡,背起包出了門,他本來是想明天去馮道墓的,現在在家裡也不想呆了,所以立刻就出門了。

  本來他就已經很窩火了,齊莉莉這把火燒的更旺了,這是丁長林少有的情緒失控的時候,齊莉莉一下子驚呆了,她想反擊時,丁長林早已走的不見了蹤影。

  丁長林從文思語那裡知道,馮道墓在長樂鎮,從靖安市坐車到長樂鎮,然後從鎮上租一輛拉客的三輪摩托才能到最後的目的地。

  丁長林這次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交通不便了,等到終於到了目的地時,差點把自己中午吃的東西都給顛出來。

  天色已晚,丁長林跳下摩托三輪後,司機一溜煙走了,丁長林看看眼前的馮道墓,還不錯,居然還有個院子,門口坐著一個老頭,長長的旱煙袋拿在手裡很有特點。

  “晚上不開放,要看明天來”。老頭說道。

  “我不是來參觀的,老柴呢?沒在?”丁長林問道。

  “我就是,你是……”老頭好像是有些懂了,問道,因為他今天接到電話了,要把他調回局裡了,有人會來接替他。

  丁長林抬頭看看門上的匾額,說道:“我叫丁長林,是來接替你的,本來是該明天來的,來早了”。

  老柴一聽說丁長林是來接替他的,愣了一下,問道:“你得罪誰了?這麼年輕被發配到這裡來,你這一輩子還能有啥盼頭?”

  丁長林不想和一個陌生人多說什麼,提著包隨老柴進了院子,院子不是很大,一看就是後期建設的,中間是一個碩大的土堆,黑黢黢的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奇特的地方,這個地方還是個文保單位,他實在是想不出來有什麼價值。

  土堆的後面是一排低矮的平房,老柴把丁長林領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說道:“你來早了,我還得在這裡住一.夜,你先在辦公室沙發上湊合一.夜吧,明早咱們交接”。

  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張長沙發,這就是老柴說的辦公室,丁長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覺得不是很舒服,乾脆脫了鞋,躺在了上面。

  不一會,老柴又回來了。

  “我勻給你一床被子,你明天要去鎮上買被褥,夜裡山風冷,要小心”。老柴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