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問鼎

正文 第12章 殺錯了人

書名:官場問鼎 作者:梅花三弄 本章字數:309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37


“什麼,你說什麼,老柴死了?”丁長林驚呼道。

  “你喊什麼呀,走吧,回你住的地方再說”。章亮雨說道。

  丁長林本來還想會和馮書記打個招呼的,但是想了想,人家大喜的日子說這事不好,於是招呼沒打,就跟著章亮雨回馮道墓了。

  “老柴死了你們怎麼知道的?”丁長林疑惑的問道。

  “命案市局必須第一時間知道,我是主管刑偵的副局長,除非是出差,我一般都會出現場,在現場發現你的東西了,所以就覺得這個案子有些奇怪,對了,是老柴的兒子報的案,他開車來接他老柴回去,馮道墓的大門虛掩著,就進去了,看到他爹沒起床,說吧,你昨晚在哪?”章亮雨看著丁長林,問道。

“你覺得殺老柴的人是我?”丁長林怒道。

從梁國富到陳鶴再到現在的老柴,丁長林一路被章亮雨糾纏不休,而且他現在落到這個地步,章亮雨還不放過他,就連他想看一眼新媳婦,都被這女人把攪和了,丁長林不怒才怪。

  “沒說是你,我問你昨晚在哪裡?有沒有證人?”章亮雨也看到了丁長林現在的處境,見他發怒,反而有些內疚。

  “有,我昨晚……”從長樂村到馮道墓的這一段距離,步行十多分鐘,但是足夠丁長林把自己和老柴之間的所有事都講一遍了。

  “這麼說,新郎官可以為你作證?”章亮雨問道。

  “可以,從昨天去了他家裡,我就沒離開過,一直到你們來找我”。丁長林說道。

  章亮雨不再說話了,到了馮道墓後,他們早已偵查完現場了,章亮雨讓人給丁長林錄口供,丁長林不得不再把路上的話說一遍。

  “待會我們會找新郎官核實你說的話,不過我倒是想提醒你,從你說的這個過程來看,老柴好像是替你去死了”。章亮雨說道。

  “你什麼意思?”丁長林一驚,問道。

  “很簡單,你來了馮道墓,你昨晚就該住在老柴那間屋裡的,而老柴呢,也該昨天就回市區了,可是因為村裡的事耽誤了,那個殺人的人,不是來殺老柴的,是來殺你的,你還不明白?”章亮雨問道。

  丁長林聽了這話,覺得自己的汗毛都炸了起來,一時間居然大腦一片空白,媽媽的,要是真的像章亮雨說的這樣,自己在馮道墓早著呢,這不是在這裡等死嗎?

  “你說,當他們知道殺錯人了,還會再來嗎?”丁長林問道。

  章亮雨點點頭,說道:“我以為會的,可能他們現在已經知道殺錯人了,老柴是被人掐死的,殺手知道這裡只住了一個人,既然把人殺死了,還不得確認一下,或許他現在就在周圍某個地方藏著呢,等你再次落單”。

  “那你們得派人保護我啊”。丁長林說道。

  “保護你沒問題,我想知道的事情你還沒告訴我呢”。章亮雨說道。

“我告訴你什麼呀,我和梁國富的案子沒有任何的關係,除了現場有那畫,那筆外,再沒別的證據指向我,如果有,你早抓我了不是嗎?

陳鶴的死也與我無關,你肯定早就查過了,現在老柴的死更與我無關,你也說了是殺手殺錯人,至於梁國富其他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求求你了,章大局長,章大美女局長,你就放過我吧,我已經發過誓,以後再也不隨便畫女人,早知道會有這麼多事發生,拿槍指著我,我都不會畫你的。”丁長林說著,做了一個求章亮雨的動作。

可丁長林內心卻無比恐懼,這一系列的案件全是因為梁國富而起,那麼除了那個白衣女子,另外兩起案子一定還有同夥,一個女子沒有力量掐死老柴。

章亮雨見丁長林這樣,很有些點哭笑不得,但是一連死了三個人,案子沒進展,她這個分管刑偵工作的副局長對上,對下都無法交待,她的壓力,丁長林懂嗎?

“你以為我想找你啊,接二連三的死人,下一個指不定就是你,除了你和梁國富親近一些外,你是他死時唯一陪在他身邊的人,我不找你,你讓我找誰切入這個案子?而且你是最大的嫌疑人,不是我替你頂著,你早被收進來了。還有那個白衣女子,你真的一點都沒看清楚嗎?”章亮雨儘管很是生氣,還是不甘心地問著。

關於這個白衣女人,章亮雨找丁長林問的次數太多了,可是丁長林形容很模糊。

“你這麼說,那我還得對你感恩戴德,感謝你的不抓之恩是不是?而且那個白衣女子,我最後再說一次,距離太遠,只知道一頭金髮,一襲白裙。”丁長林陰陽怪氣地抵了章亮雨一句。

“你,-------”章亮雨氣得又想抬腿往死裡踢丁長林,就連她男人方勝海都在怪她不該放丁長林出來,否則梁國富的案子可以揭案了,至於陳鶴,來個畏罪自殺就行,她也不至於這麼大壓力。現在倒好,陳鶴墜亡,又多了一個不相干的老柴,看她怎麼向上面交待,向市民們交待。

“王八蛋。”章亮雨壓住要踢人的衝動,沖著丁長林罵了一句。

“誰王八蛋了?你要是有本事拿出證據來,就把我抓進去,要是沒本事破案,就別再來煩我,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剋星,從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老子就一直黴運不斷!”丁長林氣急敗壞地沖著章亮雨吼著。

  不遠處的員警聽到丁長林和章亮雨的爭吵,不由地看了過來,章亮雨這才住口沒再罵丁長林,可她冷冷地看著丁長林說:“我警告你,你現在很危險,你只有和我合作,才可能保住命”。章亮雨說道。

“章局長,我倒是很想和你合作,問題是我什麼都不知道,誰問我也是這麼說,我接觸到的梁市長,一直都是不溫不火,幹事認真,而且從來沒有和人爭執過,我哪知道他得罪了誰,誰要他死呢,這些我都不知道,我告訴過你好多次了,再說了,我知道的梁市長,還沒你男人知道得多,你與其糾纏我,不如去問你男人去,他可是市里的大領導,肯定比我們這些小蘿蔔頭知道得多。”丁長林說這些話時,明顯帶著濃濃的情緒,可不知道為什麼,丁長林提到章亮雨的男人時,目光很些不懷好意地瞟了章亮雨一眼。

  章亮雨狠狠地瞪了丁長林一眼,不再理他,走到了一邊打起了電話。

  “他一直都說什麼都不知道,我也幫不了你了,要不然等等再說,也可能他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呢”。章亮雨說道。

  “章姐,謝謝了,無論如何你都要保護好他,我訂了回去的機票了,我必須要回去,我們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所以,等我回去再去找他,在這期間他不能死了,和我父親有關的人接連死去,我感覺這事沒這麼簡單,這是有人在殺人滅口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好吧,我儘量在這段時間內保護他,你有必要回來嗎?”章亮雨皺眉問道。

  “我必須要回去,這事我就算是查不清楚,我也不能就這麼算了,他們要給我個說法”。

  章亮雨無奈,道了聲再見就掛了電話,遠遠的看了一眼蹲在牆角的丁長林,她對他又是同情,又是氣不過,被趕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居然還有人不放過他。

  到了下午,馮書記家總算是清淨下來了,幫忙的村裡人也都走了,丁長林帶著章亮雨和兩名員警去了馮書記家裡。

  “哎呀,小丁,我還說待會去找你呢,你這孩子,怎麼不吃飯就走了,奧,對了,這幾位員警同志是來幹啥的?”馮書記一看丁長林進門,急忙迎上來,也看到了門口的三名員警,其實有人告訴他了,丁長林被員警帶走了,沒想到這會又回來了。

  “馮書記,是這麼回事……”丁長林想要解釋一番呢,但是被章亮雨一把推開了,丁長林沒防備,人參出老遠,幸好馮書記搭了把手扶住了他,他才沒摔倒。

  “你不用說了,我們又不是沒長嘴”。章亮雨推了丁長林不說,還如此擠兌著丁長林,氣得他內心不斷問候著章亮雨,但是卻不敢瞧她一眼。

  於是,章亮雨帶著一名員警隨著馮書記進了堂屋裡,丁長林則蹲在大門口,有一名員警看著他,丁長林掏出來一支煙遞向這名員警,對方搖搖頭,於是丁長林自己抽起來。

  丁長林的嫌疑很好洗脫,他和老柴又沒有什麼矛盾,而且他有不在場的證據,但是馮書記對老柴的死很是內疚,一個勁的說要是不留下他就好了,章亮雨卻說,老柴不死,死的就是丁長林,這事和馮書記沒關係,他才好受一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