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問鼎

正文 第18章 離婚吧

書名:官場問鼎 作者:梅花三弄 本章字數:226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38


“你,你這是幹什麼?”齊莉莉仿佛是意識到了什麼,問道。

“齊莉莉,我現在已經夠倒楣了,我也不在乎再倒楣一次,我也不想知道那個男人是誰,離婚吧。”丁長林抬頭看著齊莉莉,冷冷的說道。

“丁長林,你說什麼呢?你給我說清楚,你剛才說什麼?”齊莉莉把手裡的菜刀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喝道。

丁長林一動不動,更沒有被齊莉莉的氣勢嚇到,再次冷冷的說道:“今天跟你去買衣服的那個男人是誰?”

齊莉莉一愣,丁長林本來是不想揭穿這件事的,夫妻之間把臉撕得太破也沒什麼意思。但是他看夠了齊莉莉的強勢,他這段時間受的委屈太多了,所以他心有不甘,這才想反擊一下。

齊莉莉先是一愣,接著手裡的衣服袋子還有一個鞋盒子掉在了地上。

“你跟蹤我?”齊莉莉怒道。

“我不是跟蹤你,我也沒那個時間,我是湊巧遇到,還有,那個男人來過家裡,是吧?”丁長林的話像是一記重錘,結結實實的砸在齊莉莉淺薄的謊言上,將她意識裡最後的防護擊得粉碎。

做過一件事,和沒做過一件事,人的表現是不一樣的,不但是從自己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來,做事者內心這一關就過不去,丁長林是秘書出身,察言觀色是基本功,齊莉莉難道有那些領導的心思難猜嗎?

“沒有。”齊莉莉否認道。

丁長林點點頭,長吸了一口氣,說道:“好聚好散吧,我們倆也沒什麼財產,所有的存款都在你那裡,這房子還有不少房貸,我不要了,也給你,明天民政局見,好吧,給彼此一點尊嚴。”

丁長林說完,提起早已收拾好的包出了門,包裡是他隨身的衣服,還有在這個家裡必須帶走的一點東西。

看到丁長林出門,齊莉莉這才意識到了什麼,她很想去拉住丁長林不讓他走,可是她的自尊心讓她沒有動,從認識開始,她就一直是個強勢的人,就因為她從小在城市裡長大,而丁長林的家在農村,她就自然地高他一等。

在兩個人的生活裡,齊莉莉一直都是生活的主導者,所以,她不想去求他,她也開不了這個口,哪怕她很想挽留丁長林。

直到聽到防盜門咣當一聲關上了,齊莉莉才明白,他們的緣分或許真的盡了,為什麼?因為他不再是領導的秘書,因為他這輩子都不可能東山再起,這是齊莉莉沒辦法接受的現實。

出了門的丁長林無處可去,坐在街角公園裡,抽了幾支煙後,看看手裡捏著的一本結婚證,自嘲的笑笑,塞到了衣服兜裡,然後提起包去了七天酒店。

第二天一早丁長林去了民政局等著齊莉莉,但是到了八點多齊莉莉一直沒出現,丁長林不得不給她打了個電話。

“我在民政局,你怎麼不來?有膽做沒膽承認?”丁長林問道。

“丁長林,你這個混蛋,我做什麼了?你抓到我了還是怎麼滴,

離婚是吧,好,老娘就和你離,不過不是今天,你這個混蛋暈菜了,今天是週六。”齊莉莉罵道。

丁長林確實是有些暈了,這幾天的生活如過山車似的,他都不知道今天是週末了。

看看民政局,今天確實是不上班,背著包在街上轉了一會,不知道怎麼滴又轉到通往靜安寺的路上了,想想也是無處可去,不如去寺裡求個簽,問問老和尚自己這黴運啥時候是個頭?

這裡的簽很靈,梁國富雖然不信佛,但是每每有事,就會到這裡來求籤,其實這也是領導不傳的秘密,領導越大,越是迷信,信什麼的都有,但是丁長林比較信靜安寺的老和尚,梁國富也說這個靜安寺的和尚本事了得。

將包寄存在門口,進了門,今天是週末,人居然不多。

“大師,今天人不多啊”。丁長林看到了時常為梁國富解簽的智真大師,問道。

“還不都是你那領導鬧的,唉,你說他什麼地方不好選,偏偏選了我們這個地方,本來這裡的香火就不好,這下好了,來的人更少了。”智真大師很是無奈的說道。

丁長林看著智真大師這個樣子,心還是酸了一下,畢竟全寺日常開支都靠著香火錢呢,但是他沒有接智真大師的話,而是跪在了蒲團上,磕了三個頭,將一百元塞到了玻璃箱裡。

智真大師的臉色一下子好看了很多,以往都是梁國富磕頭,丁長林投錢,現在變成了自己磕頭自己投錢了。

“大師,我抽只簽”。丁長林說道。

智真大師問道:“施主問哪方面的事?仕途嗎?”

丁長林搖搖頭,說道:“仕途是沒戲了,問問姻緣吧”。

於是智真大師拿過來簽盒子,丁長林跪在蒲團上,拿著簽盒不斷的搖晃,直到一隻簽掉了出來,把簽盒還給了智真大師,彎腰拾起掉在地上的那支簽。

他自己先看了看,雖然還沒解簽,但是他的心裡就涼了半截。簽文是:山河萬里路崎嶇,歷經生涯走四夷,鑿石淘金空費力,良金美玉更無取。

果然,這支簽遞到了智真大師的手上,大師搖搖頭,說道:“後堂說吧”。

丁長林一愣,自己這支簽這麼爛嗎,還得後堂說。

到了後堂,智真大師坐在椅子上,把簽放到了桌案上,說道:“這支簽是一支下下簽,第一句話意思是你的情路會很曲折,第二句的意思是在感情的路上你付出再多也是一場空,第三句是你為了感情四處奔波,第四句是到最後是人財兩空”。

丁長林雖然不是很信這些東西,但是他現在正處在人生的低谷,不由他不信。

“這確實是夠爛的一支簽,看來我是背到家了”。丁長林說道。

“也不見得,所謂情場失意,官場得意,我看你離否極泰來不遠了”。智真大師說道。

丁長林一愣,說道:“官場?大師,你到底會不會解簽啊,我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還說我會官場得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