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問鼎

正文 第19章 同居一室

書名:官場問鼎 作者:梅花三弄 本章字數:236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38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不信你等著瞧。”智真大師很鎮定的說道。

丁長林歎口氣,說道:“大師,不是我不信你,我實在是信不起來,我現在可謂是真的是到了人生的最低谷了……”

“所以,否極泰來,再差還能差到哪裡去?”智真大師笑笑說道。

丁長林沒地方去,在靜安寺裡呆了一天,到了晚上,一個人走在街上,手指上夾著煙,前途漫漫,想著剛剛智真大師的話,丁長林依然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在哪裡?

一輛汽車從他的身邊駛過,停在了前面,他認出那是文思語的車,而此時文思語也下了車,站在路邊等他呢。

“你這是去哪,大晚上的,還帶著包。”文思語問道。

“唉,無家可歸,今天在靜安寺呆了一天,心裡能靜一靜,你這是去哪了?”丁長林問道。

“加班才回來,準備回家呢,你,和莉莉吵架了?”文思語問道。

丁長林搖搖頭,不想說這事,於是問道:“你還沒吃飯吧,要不然我請你吃飯吧,我也沒吃呢。”

文思語欣然同意,於是丁長林上了她的車。

“你想吃什麼?”丁長林問道。

“我知道一家小重慶火鍋,特別好吃,想去吃好久了,一直沒去,今天我們正好去,怎麼樣,你能吃辣嗎?”文思語問道。

“還可以,怎麼,這段時間這麼忙嗎?連去吃個火鍋的時間都沒有?”丁長林問道。

文思語笑笑,說道:“不是沒時間去,是一個人不想去,你沒聽說過這麼一個說法嗎,一個人去吃火鍋的孤獨感僅次於一個人過春節,你說,我一個人傻傻的去吃火鍋,唉,想想還是算了,不想去店裡被人指指點點。”

“有這麼誇張嗎?”丁長林笑笑,問道。

不過丁長林現在已經體會到了孤獨感是怎麼一回事了,無助的感覺真的可以要人命啊,所以文思語說一個人吃火鍋的感覺,他還是能理解的。

“有啊,真的有”。文思語很認真的說道。

丁長林知道文思語說的是對的,卻不知道如何接話,便不再說話,看著夜色,一時間就走了神,直到汽車停下來,他才察覺到了吃火鍋的地方。

火鍋店很火,怪不得文思語心心念念要吃呢,等了一會才有位置,上了鍋底之後先燒著,文思語說道:“喝點酒吧,很久沒有喝啤酒了。”

“喝了酒,你的車怎麼辦?這可是酒駕啊,查到不好的。”丁長林關切地看著文思語說道。

“不用,放在這裡就行,我家離這裡很近了,你不知道?”文思語望著丁長林問道。

丁長林看看門外,愕然想起,這裡離文思語的家是不遠了,記得上次去她家裡還是跟著齊莉莉一起去的,那時候他們還沒結婚,一晃他和齊莉莉卻要各奔東西了,時間這個東西真是一把殺豬刀呵,丁長林在內心長長地嘆惜著。

丁長林和文思語不是第一次一起吃飯,她是個很會伺候人的女孩子,只要是有她在的飯局,基本都能把大家伺候的很舒服,端茶倒水很周到,這一次

也一樣。

“來,這杯敬你,什麼事都是暫時的,時移世易這個詞現在送給你最好了,要向前看。”文思語說道。

丁長林沒吱聲,幹了一杯酒之後,文思語又給他倒上。

“我要離婚了”。丁長林低聲說道。

“離……為什麼?因為你現在的情況?”文思語皺眉問道,停下了手裡撈菜的動作,對於這個消息,她還是很震驚的。

丁長林搖搖頭,說道:“說不明白,可能是因為我們根本就不合適吧”。

“胡扯吧,你們都結婚兩年了,不合適現在才發現?”文思語說道。

丁長林不想再說這事,於是說道:“其實我發現,去馮道墓看墳也沒什麼不好,至少那裡很安靜,晚上能睡得著覺,這是我最喜歡的,反正有人給我發工資,看墳又怎麼了?我覺得挺好呢。”

文思語當然知道丁長林這不是真心話,但是也確實是想不起什麼話來勸她,兩人就這麼喝著酒,一杯接一杯。

丁長林的酒量本來還不錯,但是心情不好,所以這酒量就大打折扣了,到了後來,文思語還沒喝醉呢,他倒是先趴到了桌子上。

後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直到第二天早晨醒來,發現自己身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裡,還躺在一張大床上,身上蓋的被子還有一股脂粉味。

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還算是完整,慢慢坐起來,回想起昨晚的事,漸漸的,他想起來是怎麼回事了,於是起身下了床,出了臥室,看到文思語睡在了客廳的沙發上,身穿著粉色的絲綢睡衣,一截藕臂裸露在外,頭髮雖然有些淩亂,可是一副睡美人的姿態,令丁長林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有了另一種嚮往。

丁長林開門的聲音驚醒了她,睜開眼看到丁長林正在看著她,有些羞澀的坐起來,從一旁拿過來眼鏡戴上,問道:“你醒了,睡的還好吧?”

“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昨晚沒發酒瘋吧?”

“沒有,酒品很好,和人品一樣,喝醉了也不哭不鬧,回來就睡了,只是有點沉,是計程車司機把你背上來的,我多給了人家二十塊錢”。文思語笑笑說道。

在丁長林不好意思的道歉的功夫,文思語笑著轉身去收拾沙發上的被子。

絲綢最大的好處是貼身,所以,當她回身去收拾沙發時,正好是背對著丁長林,而且是撅著屁-股對著他,丁長林完整的看到了一個性-感的部位,而且還有裡面內-衣的勒痕,他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但是旋即意識到自己這樣簡直是太牲口了,於是轉移了目光,連人也踱步到了窗下,看著外面的風景,努力壓著這不該冒出來的欲火。

吃著文思語買來的早餐,文思語並沒有忘記昨天丁長林說的那件事,於是問道:“你昨天說和齊莉莉要離婚,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昨天說這事了嗎?”丁長林問道。

“當然,你別想賴,說,怎麼回事,要不要我從中幫你們調解一下?”文思語問道。

丁長林搖搖頭,說道:“這事調解不了,我懷疑她外面有人了,你說我能咽得下這口氣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