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問鼎

正文 第25章 整人

書名:官場問鼎 作者:梅花三弄 本章字數:334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38


丁長林幾句簡單的話,把自己摘了個乾淨,自己最先發現的不假,自己彙報了,也給局裡打了電話,但是局裡沒人值班接電話,而且自己也沒下到水裡去,更不要提去塌方的小墓室裡去了,所以,墓室裡發生的一切都和自己扯不上關係。

“你叫什麼名字?”秦局長盯著丁長林問道。

“丁長林,剛剛調來的”。丁長林回答道。

秦局長點點頭,沒再說別的事,毫無疑問,秦局長來的時候是一腦門子官司,走的時候也是一樣,還得提著鞋,光著腳趟泥回到鎮上去,他的車還陷在半路,不知道拖出來沒有。

趙主任也想跟著走,但是被崔金山安排留下來指揮墓道裡排水,墓道不能老是泡在水裡,還要等著排乾淨水進行發掘呢。

“你呀,這次把崔局長得罪到頂了”。領導們走後,趙主任對丁長林說道。

“我幹什麼了?”丁長林疑惑道。

趙主任搖搖頭,沒說話。

得罪就得罪,有本事把老子開除了,那你也得拿出來開除老子的章程來,老子犯法了還是違規了?

領導們走了,再努力勞動,表現給誰看呢,所以這個時候誰也不願意下去往上面提水了,此時趙主任想要指揮丁長林,奈何丁長林也不聽他的,坐在院子裡的樹下抽煙喝茶,就是不去墓道裡排水。

“我看你剛剛和一個這裡的老鄉說話,你們認識?”趙主任走過來喝了一杯茶,問道。

“長樂村的書記,咋了?”

“沒咋,你去找他,讓他找幾個人來,帶著水桶和水瓢,把墓道裡的水排出去”。趙主任說道。

“白幫忙?”丁長林問道。

“怎麼能是白幫忙呢,適當給點煙酒錢就行了嘛”。趙主任說道。

丁長林搖搖頭,說道:“趙主任,現在人工這麼貴,你以為農民就便宜,一點都不便宜,你不給工錢,我找不來人,你說個數,我去找人,工錢合適才能找來人”。

趙主任盯著丁長林,說道:“你是文物局的人,你怎麼能和他們站一起,你先把人叫來,我再說錢的事”。

丁長林不為所動,趙主任不說多少錢,丁長林一動都不動,不捨得出錢,有本事你們自己去排水,管老子屁事,塌了更好,老子不用在這裡守著了。

丁長林不是故意為難他,而是覺得這個趙主任也不是什麼好鳥,在局裡等的時候丁長林就感覺到了,自己做過市長秘書,這點眼力界再沒有還做什麼秘書?

也許做副市長的秘書這段經歷是丁長林這輩子最光輝的經歷了,所以他時不時的想起,可是這段經歷好像已經離他越來越遠了。

“好好,每人一百,一天,你去找人吧”。趙主任好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道。

“一百?夠嗆,這幾天下暴雨,農民都在忙著規整自己的梯田呢”。丁長林說道。

“你先去試試看”。趙主任不耐煩的說道。

丁長林去找馮書記說了這事,馮書記二話沒說,用他的話說,那是他老祖宗的墓地,進了水當然要去幫著排水了,什麼錢不錢的。

“哎哎,老馮,你怎麼這麼實在呢,是,那是你老祖宗的墓地不假,但是那不也被人給挖了嗎,現在是和公家做買賣,一百塊錢不多,你要是多要點,我也幫你去要,其實這個墓地撥了很多錢下來,都讓這些狗日的給挪用了,你還給他們省什麼錢?”丁長林不忿的說道。

“那要多少?”馮書記一愣,問道。

“二百,一人一天,你和你兒子海濤去排水”。丁長林說道。

“這傢伙沒在家,在家裡呆不住,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幹啥了”。馮書記說道。

“你一個人不行,再找個人吧”。丁長林說道。

此時,恰好米思娣從外面回來,馮書記把這事一說,爺倆就決定去賺這四百塊錢,米思娣從丁長林身邊走過時,丁長林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脂粉味。

三人拿著工具出了門,丁長林在前面走,邊走邊和馮書記說著話。

“要是鎮上的公路能通長樂村就好了,剛剛省裡的大領導提著鞋進來的,臉色很難看,也就不用下雨一身泥了”。丁長林說道。

“唉,這要不少錢呢,鎮上沒錢,有錢也不會用到這裡,那群玩意,都把錢吃喝了,大錢沒有,小錢吃了,修個屁”。馮書記說道。

三人到了梯田的坡頂,又看到坡下面有人往上爬。

開始時丁長林還以為省裡領導又回來了,走近了一看,才知道不是,是一群掛著相機的人,有七八個人,還背著背包和墊子,看來這是要在山上宿營了。

“老鄉,到上面還要爬多久啊?”其中一個掛著單反相機的人問道,丁長林知道,這個長鏡頭的相機不便宜,他問過市里專門給領導照相的,要一萬多,那還是一般的貨色。

“你們要去坡頂啊,要爬半個小時吧,也快了”。馮書記說道。

“你們這是來幹啥的?”丁長林問道。

“拍照采風的,來拍這裡的梯田”。

丁長林點點頭,也沒在意,三人翻過山坡到了馮道墓,在丁長林這一路上的教導下,馮書記堅持田裡的農活很忙,要是不給二百就回去忙農活了。

趙主任無奈,只好答應,於是馮書記爺倆,一個在墓道裡往桶裡舀水,一個往上提水。

“天不早了,你在這裡盯著,墓道裡不能再有人下水了,丟了東西找你算帳,盯著他們把水排乾淨,明天一早給我打電話”。趙主任說道。

“行,沒問題,你先把錢留下,別到時候不好結帳”。丁長林說道。

“什麼錢,就這幾百塊錢害怕不給他們?”趙主任有些惱火道。

丁長林不吱聲,此時正在提水的馮書記也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了,知道丁長林是在幫著自己,於是放下水桶,說道:“對嘛,把錢先給我,我一定把水給你們弄乾淨了,不然,這活我沒法幹,幹完了我找誰要錢去,找他?”

“你別找我,我沒錢”。丁長林一看馮書記指著自己,急忙說道。

趙主任雖然在馮道墓還沒走,但是作為辦公室主任,早已為領導安排好了一切,所以等到秦局長他們回到鎮上時,出現了這麼一個場景。

在汽車能到達的路段,十幾把椅子已經擺好,每一把椅子前都放著一個臉盆,旁邊還站著一男一女,男人腳下有個水桶,而女人的手裡抱著暖瓶。

很明顯,這是為領導洗腳準備的,趙主任在領導們從馮道墓出發回去後,他甚至給留守在鎮上的局裡人員打電話,讓他們再找幾個擦鞋的,一定要讓領導乾乾淨淨的走。

“崔局長,你準備的不錯嘛”。秦局長這個時候才有了點笑摸樣,說道。

“哪裡哪裡,這次領導下來視察,我們是準備不足,我們回去一定檢討這件事,到時候我會去省裡向秦局長檢討”。崔金山誠惶誠恐的說道。

崔金山和秦局長他們坐在椅子上享受著面前漂亮女人洗腳,然後用潔白的毛巾擦乾,甚至還帶來了襪子,那邊幾個擦皮鞋的也把領導們的鞋擦乾淨了,於是秦局長和大家一起上車離開回了市區。

但是這些洗腳的沒走,因為局裡還有趙主任沒回來呢,關鍵是他們要等趙主任結帳。

這些洗腳妹和男生都是鎮上一家洗腳店的,接到了趙主任的電話後,局裡人員立刻就在鎮上佈置起來,這才有了領導到了鎮邊上就坐下洗腳,乾乾淨淨的回市區的結果。

“秦局長,我們準備了點工作餐,您看……”崔金山陪著小心問道。

“飯就不吃了,我要去見個領導,估計這時候還等著我呢”。秦局長說道。

崔金山本來想說叫上一塊吃個飯,但是沒想到秦局長的秘書掏出手機打電話,幾句話之後就掛了。

“秦局長,我和李秘書聯繫了,齊書記還在等您”。秘書彙報道。

“好,我知道了,開快點,老齊該等急了”。秦局長說道。

崔金山又不傻,一聽秦局長的話裡有話,還聽見秦局長的秘書是給李秘書打電話,李秘書還是齊書記的秘書,心裡還能沒底?

市里只有一個齊書記,而這個齊書記的秘書也恰好姓李,而這個齊書記不是別人,正是靖安市的市委書記齊高明。

“那,秦局長,我改天去省裡彙報吧,對了,專家的事,還要麻煩秦局長幫著物色一下,我們下面的專家不行,還是從省裡調吧”。崔金山說道。

“那好,保護好現場,對了,那個丁長林是個什麼情況?”秦局長問道。

崔金山很意外,丁長林只是和秦局長見了這一面,他怎麼會問起他呢,但是既然領導問起來了,又不好不回答,於是就這麼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秦局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