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當按摩師的那些年

正文 第009章 這酒店檔次也太高了

書名:我當按摩師的那些年 作者:捲簾西風1 本章字數:316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7日 16:27


待王遠詳細往下一說,他徹底傻眼了。原來,省城的醫藥市場基本上被一家叫做“維康醫藥”的民營企業壟斷了,除了公立醫院和國有藥房之外,幾乎百分之七十的個體藥房和診所,都隸屬于維康集團,他租房子地方正是維康集團總部所在地,經過十多年的經營,幾乎所有個體藥房和診所都被維康收購了,並按照居民區進行了重新佈局。現在,如果有人打算在路南區幹個體診所或藥房,沒有維康集團點頭,根本就幹不下去。

“這都啥年代了,欺行霸市搞壟斷難道就沒人管嗎?”謝東有些不解。

“這你就不懂了。”王遠掐滅了煙頭繼續道:“一方面,醫藥市場管理本身就是一件專業性很強的工作,關乎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所以,有關部門巴不得市場整合,這樣省了很多麻煩。另一方面,維康壟斷經營之後,也確實把藥品的價格給降了下來,個體診所的服務水品也上來了,這一上一下,在老百姓中的口碑還是相當不錯的哩。”

創業一定會有很多困難,謝東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可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還有這樣的麻煩。他愣愣的看著王遠,正打算開口說話,不料卻被打斷了。

“你是不是想先幹起來再說啊?”王遠笑著說道:“東子啊,這個念頭你壓根就別合計。”

看著他張口結舌的樣子,王遠繼續解釋道:“省城的情況你還不瞭解,這維康老闆張力維是個黑白通吃的角色,不然的話,能這麼明目張膽的搞壟斷嗎?官面上就不用說了,上上下下都喂足了,更要命的是,他手底下養著一幫混社會的,這些年,凡是和維康作對或者拒絕收購的,基本上都被弄殘了。”說完,他拍了拍謝東的肩膀,有點無奈地道:“這種事你沒法子不服氣,誰叫人家財大氣粗呢。”

其實,謝東哪裡敢有什麼不服氣,此刻,他心裡正後悔自己房子租的有點莽撞,現在是合同也簽了,房租也付了,真是進退維谷、騎虎難下。

實在不成,明天去找一下林靜,跟她商量一下,把房子退了吧。他在心裡琢磨著,一想到林靜那雙清澈透底的大眼睛,他又有些猶豫了。本來被秦楓一攪合,沒准對自己就有了三分鄙夷,如果再毀約,豈不是徹底讓她看不起了?可是轉念又一想,來省城是為了幹事業,一個不相干的女人看不起又有何妨?想到這裡,他無奈地道:“要不然改天我找房東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房子先退了,反正我才租了幾天,大不了給她點補償,總比干不起來閒置要強多了。”

“那是最理想的了,這種事你應該先和我商量一下,在什麼地方租房子都行,唯獨不能在路南區。”說完,給謝東續了點茶水,然後又問:“估計房東能給你退嗎?”

一句話把謝東又問沒電了。他歎了一口氣,無可奈何地說道:“試一試吧,實在要是不給退,那也沒法子。”

王遠低著頭沉思了片刻,卻忽然一拍大腿:“有了。”

“什麼有了?”謝東連忙問道。

“我想起一個朋友,沒准他能幫得上忙。”

聽王遠這麼一說,他不禁大喜過望,畢竟退房的事沒什麼把握,林靜如果不同意的話,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不料等王遠說出這位朋友的名字,他的心瞬間就涼了下來。

王遠所說的朋友竟然是秦楓。他們彼此早就相識,當年診所被查封,其實就是王遠通過秦楓的關係幫忙辦下來的。

“這哥們現在已經是省城衛生局的辦公室主任了,他和張力維非常熟,你們又平原縣老鄉,只要他開口說句話,什麼問題就都解決了。”王遠說著拿出手機就要打電話,謝東趕緊攔了下來。

“就算房子白租了,我也不找他幫忙。”他咬著牙說了這麼一句。

王遠被謝東的態度鬧懵了,愣愣的看著他,半天也沒說話。

“王叔,這事一言難盡,等以後有時間我再和你聊吧,總之,絕對不能求他幫忙,這樣吧,我還是回去跟房東商量下退租的事,如果實在不行的話,我再想別的辦法。”

話說到這份兒上,王遠也不便多問什麼,於是又閒聊片刻,便張羅著留謝東吃晚飯,可偏偏醫

院臨時出了點狀況,一時無法脫身,謝東本來就沒什麼心情,見此情景就起身告辭了。出了醫院,他沒捨得再坐計程車,換乘了兩次公車,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才回到了公安廳招待所。眼見天已經黑了,他胡亂吃了些東西,回到了房間,便一頭拱在床上。

萬事開頭難!俗話說好事多磨嘛,別洩氣!他默默的安慰自己道。沒有張屠夫,難道就吃不上豬肉了嗎?不就是一個秦楓嘛,憑什麼自己總是繞不過去這傢伙。雖然這樣想,可一念及那五萬塊錢房租和林靜那驚愕的表情,難免又心亂如麻、百感交集。

翻來覆去的也睡不著,索性起了身,在床上盤膝打坐起來。

當年師傅曾教過他一種叫丹陽功的氣功,據說修煉到一定程度,能以身為鼎、凝聚精氣神為內丹,是道家全真派上乘的功法。開始的時候他也日夜苦修,可隨著發現師傅的一些不齒行為之後,漸漸覺得所謂神功,其實不過是一些呼吸吐納之法而已,於是便荒廢了。自從去年看了那兩本古醫書之後,他又重新開始練習,近一年來已經頗有收穫。

隨著呼吸和意念的調整,他漸漸進入了物我兩忘的境界,神游於太虛之外,思緒也平靜下來……

第二天,他是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的。抓過手機一看,竟然是王遠的來電。

“東子啊,你小子吉人自有天相啊。”王遠的語氣很是興奮:“先不用和房東談退租的事了,這件事有辦法了。”

一聽這句話,他立即就精神起來,只是仍有些擔心的問道:“王叔,你不是找了那個秦楓吧?”

“當然不是,你不同意的事,我能硬辦嗎。這樣吧,我上午有點事,你還是昨天那個時間過來,我和你詳細談,然後今天晚上咱倆就把這個事給定下來。”王遠急匆匆的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事情有了轉機,心情自然就好了起來,他趕緊起身,簡單洗漱之後,頓感身輕如燕、神清氣爽,渾身上下似乎有使不完的氣力。算算賓館只能再住一個晚上了,於是打聽了省城舊物市場的位置,飯也沒顧上吃,便急匆匆的趕去了。

在舊物市場轉了一陣,經過一番討價還價,買了床和桌子,雇了個三輪車運了回來,又跑去附近超市買了個電磁爐和一箱子速食麵。有了這些東西,起碼暫時是可以應付了,他想。

反正也沒事可做,索性徹底打掃一下衛生,將所有的玻璃都擦了一遍,一口氣幹了兩個多小時,整個房間窗明几淨,煥然一新。他站在灑滿陽光的屋子裡,忽然有一種感覺,好像夢想馬上就要實現了。

看看時間也快到了,匆匆洗了把臉,便直奔雄州醫院而去。

王遠的能力確實不一般,就這一晚上的功夫,他通過好幾層關係,七轉八繞的居然聯繫上了一位重量級的人物,此人姓丁,早年在省城的社會上綽號“四孩兒”,如今任維康集團保安部經理,其實就是打手兼保鏢,因為傍上張力維這棵大樹,所以社會上都尊稱為丁四爺。王遠昨天在電話裡與這位元丁四爺大致說了下謝東的事,本以為還會費些周章,不料對方卻爽快的答應了,並約好今天晚上見面詳談。

“這個丁老四在張力維面前說話是有一定分量的,咱們只是開個小理療部,對維康不構成任何影響,所以應該沒什麼問題,晚上請他吃頓飯,再給點這個,一切就都解決了。”王遠說著,伸出兩個手指做了個數錢的手勢。

請客送禮,當然在謝東的預算之中,儘管有些肉疼,可也知道是難以避免的事,總比去腆著臉皮找林靜退房子要省事得多,再說,就算林靜真答應把房子退了,自己也未必在短時間內就找到更一個合適的地方,在省城耽誤幾天,連吃帶住的費用也不小,如果這樣算下來,可能最後的花銷和請客送禮也差不太多,於是把牙一咬,點點頭道:“行,一切就全聽王叔你安排了,晚上找一個檔次高點的酒店,正好咱爺倆也好好喝點。”

“那你就不用操心了,晚上就聽我安排吧。”王遠笑著說道。

謝東說是要找一個檔次高點的酒店,但是,等和王遠下了車一看就傻眼了,這酒店的檔次也太高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