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當按摩師的那些年

正文 第021章 點穴?

書名:我當按摩師的那些年 作者:捲簾西風1 本章字數:3592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7日 16:27


學醫出身的秦楓對這種劇烈的疼痛頗感恐慌,毫不猶豫的給自己來了一個全面檢查,但是結果卻出乎意料,一切正常!

真是怪了,他默默地想道,剛才難受得都堅持不了,怎麼會什麼都沒查出來呢?一旁的林靜見他拿著各種檢查單子沉默不語,便關切的道:“會不會是這裡的水準不行,不然的話,咱倆再去北方醫院在查一下吧。”

秦楓卻擺了擺手。目前這家醫院雖然比不上北方醫院權威,但也是三甲醫院,檢查設備都是一樣的,就算再去北方醫院,估計也查不出啥來。

在謝東打中自己之前,身體應該是一切正常的。他閉著眼睛認真回憶著當時的細節。可想來想去,除了那一下,沒有任何可能引發身體劇烈不適的情節。不可能啊!就那小子的身體條件,就算吃了興奮劑,也不至於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呀!剛想到這裡,體內的氣流又開始翻江倒海的折騰起來,胃部開始劇烈抽搐,不由得又幹嘔了幾口。

“不行,這裡看不明白,咱倆現在就去北方醫院吧。”林靜一見這情況,急得眼淚都下來了。

“不用的,我心裡有數。”秦楓強挺著道。

“都難受成這樣,還有什麼數。”林靜握著他的一隻手,滿眼都是焦急。半晌,見秦楓的神態逐漸恢復了正常,這才又問道:“到底是這麼回事,保安說你和一個挺瘦的男人鬧著玩,後來就成這樣了,大半夜的,你和誰鬧成這樣?”

“還能有誰!”秦楓閉著眼睛哼哼唧唧地說道:“就是那個姓謝的唄。我正好在路上遇到他,見這小子鬼鬼祟祟的,就多問了幾句,沒想到他屬狗臉的,說翻就翻,結果咱倆就動起手來了。”

“是他把你打成這樣?”林靜有些吃驚。

“那到不是,就他那德行,能打過我嗎!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感覺像是神經性疼痛吧,來得特別突然……可我平時也沒這毛病啊。”秦楓說著,指著胸口對林靜道:“你幫我看看,這裡到底這麼了?”

林靜解開他的襯衣定睛一看,不禁驚呼了一聲:“我的天啊!”

“怎麼了?”秦楓被她鬧得挺緊張,連忙追問道:“我現在脖子有點發硬,低不下頭。”

大半夜的,急診中心裡患者也不是很多,林靜慢慢扶著秦楓,走到一面大鏡子前,仔細一看,他真的點傻眼了。

胸骨正中突出的部位有一個兩三釐米直徑的紅斑,紅斑的中心已經呈醬紫色,而且似乎還有擴散的趨勢。

“這是咋回事!”秦楓不由得冷汗直冒,就算再嚴重的外傷,也不應該是這個樣子。莫非是啥怪病不成?他極力在腦海中搜索著學過的醫學知識,卻發現根本對不上號。

“這個謝東簡直就是喪門星,把我爸爸喝得大醉,又把你弄傷了,等明天我非把房子收回來不可!”見心上人傷成這樣,林靜眼淚差點落下來,她一邊嘟囔,一邊試探著問道:“咱們還是去北方醫院吧。”

“你說什麼,謝東跟林叔喝酒?你沒開玩笑吧,他們倆個怎麼湊一塊去了?”

“別提了。”林靜無奈地回了一句,便將父親和謝東相認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怪不得這小子大半夜在社區晃悠……”秦楓嘟囔了一句,心裡卻猛的一驚,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

謝老狗居然和自己未來老丈人是故交好友,這絕對不是好消息,照這個局勢發展下去,謝東和林靜一家人早晚要走到一起的,就等於謝東有了一定的話語權,如果這小子哪天將海馨龍宮的事捅出來……林靜這傻丫頭倒是好辦,幾句話就能糊弄過去,可林老爺子就不那麼容易了對付了。

一旦老爺子起了疑心,絕對吃不了兜著走,女朋友吹了都是輕的,搞不好都能捅到紀委去,那可就麻煩的!看來,必須讓這個傢伙滾遠點,而且是馬上!他想。

“是秦主任吧?”忽然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秦楓回頭一看,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醫生笑眯眯的站在身後,正是這家醫院的副院長,由於工作關係,兩個人倒也算相熟。於是只好苦笑著打了招呼道:“任副院長,這麼晚還在醫院?”

任副院長滿臉陪著笑,走過來熱情地拉著秦楓的手道:“今天晚上我值班,遠遠的看著有點像您,沒想到還真是。怎麼,是身體有什麼不舒服?”

還沒等秦楓說話,一邊的林靜焦急地說道:“院長,您快給看看吧,快兩個多小時了,什麼都沒查出來,症狀越來越嚴重了。”

聽林靜說完,任院長微微一愣,秦楓忙在一旁介紹道:“哦,這是我女朋友。”

“是嗎?我看看。”任副院長說著,先是朝林靜微微點了下頭,然後從她手中接過一大摞化驗

單和報告,飛快地看了幾眼,又抬頭看看秦楓,小心地問道:“秦主任,您有什麼症狀嗎?”

秦楓本不想聲張,但實在挺不過去,再加之這位任副院長也算是省內比較出名的外科專家,於是指了指胸口,有氣無力地道:“我也說不清楚到底怎麼了?我自己判斷可能是神經性的,可是現在看又不太像,總之是搞不清楚了。”

聽秦楓說完,任院長連忙將他請進一間空著的觀察室,扶著躺好後,用手指輕輕叩了叩前胸,見秦楓疼得呲牙咧嘴、滿頭大汗的樣子,再解開上衣一瞧,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邊,為秦楓把起脈來。

“你還會號脈?”秦楓喘著氣問道。

“別看我是個外科大夫,我可是正經八百的中醫出身。”任院長說著又給秦楓換了一隻手,診完脈象,單手托腮,半晌沉默不語。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任院長的表情讓秦楓和林靜不免有點緊張,兩人不約而同地問道。

“這個……”任院長似乎欲言又止,他低頭思忖了片刻,猶猶豫豫地道:“秦主任,您這個脈象非常奇怪,按理說我也算是個有點見識了,可是現在還真有些不敢確定了。”

“我不懂中醫的脈象,有啥事你就直截了當的說吧,我們都是學醫的,你也用不著瞞著我。”秦楓支撐著身體坐了起來,急切地說道。

“哦。您誤會了,倒不是有什麼需要隱瞞的,只是我對脈象所做的判斷,讓我感到有點匪夷所思。”任院長稍微停頓了下,似乎下了很大決心:“秦主任,以我的診斷,您應該是被人點穴了。”

“點穴?”秦楓和林靜都瞪大了眼睛,這種只在文藝作品中才會接觸到的詞彙讓二人感到異常驚詫,秦楓更是大惑不解,好端端的怎麼會被人點了穴?他的腦子裡猛的一閃念,莫非是被謝東那小子點的!不可能呀,他一個赤腳醫生的徒弟,除了坑蒙拐騙,咋可能會什麼點穴呢!

任院長倒是非常認真,又仔細地查看了一下秦楓胸口處的紅斑,發現已經擴散到巴掌大小,中心處的醬紫色也變成了黑色,用手輕輕按了下,秦楓立刻疼得冷汗直冒。

“秦主任,這是膻中穴受制的標準症狀,如果不能及時解穴,後果會很嚴重的。”

“解穴……?”秦楓還是有點不大相信的樣子。

“是的,點穴和解穴都是非常高深的功夫,我一竅不通,如果秦主任信得著我的話,我倒是可以幫您推薦一位民間高手,應該可以幫您。”說完,見秦楓的表情還是有點狐疑,他看了看手錶,試探著問道:“您開始有症狀,大概是什麼時候?”

“大概兩個小時之前吧,怎麼了?”

“哦,是這樣。”任院長小心翼翼的看著秦楓的臉色,繼續說道:“要不這樣吧,您明天上午再去北方醫院檢查一下,看看他們能否拿出個什麼結論,明天中午十一點之前,如果症狀還沒緩解的話,我再幫您聯繫一下那位高人……”

秦楓聽罷,起身坐了起來,他擦了一把額頭的汗珠,整理了下衣服,笑著說道:“這疼痛也是一陣一陣的,現在就輕鬆許多,我估計還是和神經方面有關,至於你說的點穴嘛,這個好像……”說到這裡,他呵呵的乾笑了幾聲,然後朝任院長伸出了一隻手,面帶微笑地道:“今天真是麻煩你了,謝謝啊。”

任院長趕緊伸出兩隻手,身體微微傾斜著謙恭地道:“哪裡哪裡,您太客氣了,咱們都是一家人嘛!”說完,也識趣地起了身,打開了觀察室的房門。

和任院長道了別,秦楓一言不發,拉著林靜出了醫院,在回家的路上,坐在計程車後座上的他又開始疼了起來,那疼痛好像一條毒蛇在噬咬內臟一樣,令他渾身哆嗦,大汗淋漓。幸好時間並不是很長,咬著牙硬挺了過去。

折騰了大半夜,休息不好的林靜又開始暈車了,而且,暈得非常厲害,坐在秦楓身邊,雙眼緊閉,面色慘白。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車,蹲在路邊便劇烈的嘔吐起來。秦楓的臉色還有點難看,但疼痛卻緩解了許多,邊拍打著她的後背,邊輕聲安慰著。

好大一陣,她才漸漸地緩過勁兒來,搖晃著站直了身子,滿臉歉意地道:“瞧我這毛病,真是沒辦法,還得讓你來照顧我。”說完,接過秦楓遞過來的礦泉水,漱罷了口,又吃了一塊薄荷味的口香糖,這才感覺清爽了些。

“你好點了嗎?不然還是讓任院長把那個會解穴的專家找來吧。”林靜不放心的道。

“別聽他胡說八道了,又點穴又解穴的,拍電影呀。”秦楓強忍著難受,裝作若無其事的道:“我就是學醫的,那些都是扯淡的事,今天晚上先觀察下,一切等明天再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