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當按摩師的那些年

正文 第026章 神秘女大款

書名:我當按摩師的那些年 作者:捲簾西風1 本章字數:2525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7日 16:38


是否應該聯繫下他呢?別看即是同學又是鄰居,謝東卻從來沒有秦楓的任何聯繫方式,拿著手機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撥通了林靜的電話,林靜應該有秦楓的電話號碼的,他想。

“你好。”林靜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一點疲憊,像是沒睡好的樣子。

“林……林小姐,我是……我是謝東。”一聽到林靜的聲音,他就有點緊張,莫名其妙的結巴了起來。

“你有事嗎?”林靜的聲音很低,透著一絲冷淡:“有什麼話快說,我沒時間。”

“我……我……”謝東的心裡很不是滋味,支吾了幾聲,還是勉強問道:“我只是想問一下秦楓怎麼樣了?昨天晚上……”

還沒等他說完,林靜接過話茬說道:“昨天晚上的事不要再提了。”

“我……昨天晚上是他……”

“我說過不要再提了,小楓也沒什麼事,過去就算了。”林靜似乎緩和了些道:“我知道你父親和我爸爸的關係,但還是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來我家了,也別再給我掛電話,房子到期後,就請你搬走吧。”

謝東正想再說幾句,卻發現林靜已經掛斷了電話,甚至連聲再見都沒有說。

儘管有心裡準備,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但這種冰冷鄙夷還是讓謝東感覺不舒服,更難以接受的是,這種鄙視來自誤會,而林靜又不給他任何解釋的機會。

奶奶的,這年頭的女人都怎麼了!就算我是個癩蛤蟆,起碼是個誠實的癩蛤蟆!憑啥連個說話的機會都不給我呢!

在心底將秦楓的家人問候了個遍,卻仍感沮喪萬分。

站起身來回在房間裡走了幾個來回,又灌了一缸子涼茶,心緒才漸漸平靜下來。

奇怪了……聽林靜的話茬,秦楓好像並沒什麼大礙,可看昨天晚上那德行,膻中穴應該是被點中了呀,難道是自己的力道不夠,穴道自行解開了?

穴道一旦受制,如果不經解穴,一般在十二個時辰之後,血脈可自行衝開,也許真是自己功力還不夠吧,他默默地想,不管怎樣,沒事總比有事強。

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聽到門外有動靜,抬頭一看,一輛計程車停在門前的馬路邊上,車門一開,從裡面走下一個中年女人。

女人的身材高挑豐腴,一頭烏黑的秀髮盤在腦後,顯得非常幹練,雖然看不太清楚樣貌,但從輪廓上判斷,面容很是姣好。只見她下了計程車,先是站在路邊往四下看了看,然後目光便投向了診所的大門,似乎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低著頭飛快地走了過來。

魏姐介紹的女強人?這是謝東的第一反應。他連忙坐直了身子,順手抄起桌子上的一本醫書,裝模作樣的看了起來。

不料女人走了幾步忽然停了下來,低著頭思索了片刻,轉身朝另外方向走去。

謝東有點急了,此刻他太需要一位元患者了,情急之下,索性起身打開門,朝著女人的背影大聲道:“不好意思,請問您是魏姐介紹的朋友嗎?”

女人停下了腳步,卻依然低著頭,遲疑了片刻,只見她從手包裡取出一副墨鏡帶上,這才慢悠悠的轉過身,似乎抬頭瞟了一眼診所的牌匾,然後微笑著點了點頭。

“那請進來吧。”謝東殷勤的笑著道。

女人往裡瞅了瞅,見診所裡沒什

麼人,略微遲疑了下閃身走了進來。

“你就是謝東謝醫生?”進了屋,女人也沒摘下墨鏡,上下打量著謝東問道。

“是啊,我就是。”

女人沉吟了片刻,然後用一種非常謹慎的口吻繼續問道:“你不是平原縣來的嗎?怎麼成了雄州醫院的理療部了?”

一句話讓謝東頓時明白了女人遲疑的原因,看來王遠的雄州醫院名聲實在不怎麼樣,像這種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啊。

“哦,我只是靠掛在雄州醫院下面,跟他們沒任何關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想單獨幹,可是門檻太高了,手續辦不下來。”他趕緊解釋道,為了避嫌,他連和王遠認識的話都沒敢說出來。

這句話顯然很起作用,女人目光中的懷疑似乎少了些,但還是很警惕的四下張望,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謝東是老江湖了,當然明白了其中奧秘。於是連忙起了身,將診所大門關了,然後打開了理療室的門,殷勤地道:“魏姐囑咐過,說您喜歡清靜,不願意被人打擾,所以請放心,為您治療的時候,我絕對不會接待其他患者的。”

聽謝東這麼說,女人微微笑了下,這才摘下了墨鏡,跟著謝東進了理療室。

理療室不大,只有十來平方米左右,除了兩張按摩床之外,再沒有任何東西。女人遲疑了一下,並沒有立刻坐下,而是朝外看了一眼,還是有些不放心地道:“魏霞說得對,我確實不喜歡被打擾,所以,最好把門關好了,我做理療的時間裡,不許任何人進來。當然,費用上你不必擔心,我會出雙倍的價錢。”

“沒問題。”謝東轉身直奔門口,索性連捲簾門都落了下來,然後又把大門鎖死,忙活完了,這才又問道:“這樣可以嗎?”

“可以。”女人點了點頭。

“您哪裡不舒服呢?”謝東說著,示意女人先坐下,然後又試探著問道:“需要我幫你把下脈嗎?”

“我……”女人支吾了下道:“這樣吧,你也不用把脈,你不是給魏霞看過病嗎,你就按照給她治療的手法給我按吧。”

聽女人這麼說,謝東心裡不免有點打怵。

一年前挨打的傷痛還記憶猶新,現在又是孤男寡女共處暗室,萬一要再被人誤會了,這省城人生地不熟的,一旦出事,恐怕不是挨揍那麼簡單了。

見謝東有些遲疑,女人低著頭沉吟片刻,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得道:“我知道給魏霞治療時鬧了一點誤會,不過你放心,在我這裡絕對不會出現類似問題,我……”說到這裡,她的臉微微紅了一下,然後含糊地接著道:“我最近總是腰酸背痛的,精力……也不那麼充沛,聽魏霞說,你的治療手段非常特別,而且效果非常好,所以……總之費用方面你不用擔心。”可能是有點緊張,女人說話都有些顛三倒四的,為了掩飾一下,她麻利的打開手提包,從裡面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放在了按摩床上。

聽女人這麼一說,謝東心中多少有了點底兒,尤其是看到那厚厚的信封,更是感覺說不出的親切和誘惑。

他微微點了點頭,先是讓女人趴在床上,然後去洗淨了雙手,拿來一塊白布蓋在女人的後背上,然後輕聲道:“咱們現在就開始吧。”

女人沒說話,只是嗯了一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