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特種醫王

正文 第四十章:陰招

書名:特種醫王 作者:花園別墅888 本章字數:342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29


坐了幾分鐘,王子陽忽然聽見一陣腳步聲,抬頭往出口望去,見到一個女人。

這女人身穿黑色運動服,紮馬尾,很清爽幹練的模樣,身材還很曼妙,走起路來腰肢一擺一擺很是迷人。她手裡拿著手機在聊電話,正一步步走進公園,而聊天中,聲音帶著哭腔。

看來是和男朋友鬧分手啊!王子陽心裡這麼想,搖了搖頭看著她,然後他突然發現,這美女竟然走向自己。

雖然沒有意識到不妥,但條件反射,王子陽還是站了起來,這時候她聽見美女對電話道:“你不相信我在南港市我找個人讓你問問,你等著。”說完捂住電話走到王子陽的面前,“先生請幫個忙,電話對面是我老爸,他以為我跟什麼人跑去廣西亂了,不信我在南港市,你能給我證明一下嗎?”

王子陽苦笑道:“你爸會以為我是托,我恐怕幫不了你。”

“沒關係,就說兩句。”美女把手機遞了過去。

好吧,美女有要求,成功與否是另一回事,能幫就幫吧!

就在王子陽伸手接手機的刹那,眼前的美女眼神裡面突然露出一絲很陰森的殺氣,猛地抓住王子陽的手。

幾乎同時間,後面的草堆也跳出一個人。

嘩啦一聲,王子陽感覺後背非常陰寒,絕對是有什麼東西要往自己的身體紮來。

王子陽畢竟是會功夫的人,知道自己落套了,下意識一甩手,轉身就往公園外面跑。

很危險,王子陽只是快一秒,要是慢一秒,後面的男殺手就會把手裡的匕首戳進他的背部。

女殺手沒有完整的關於王子陽的資料,不知道王子陽會功夫,一時大意被甩開,心裡是極其的氣憤。她奮力去追,總歸是訓練有素,三幾步追上,劈啪把王子陽撲倒在地,摔了一個狗吃屎,眼角瞌破,瞬間腫起一塊,視線嚴重受阻。關鍵是痛,幾乎不想再動,但他知道此時不拼命逃走,只會是丟命的下場。

憑著求生欲,王子陽翻過身,雙腳往後蹭,用力蹭開女殺手。

那會兒男殺手已經追到,整個人跳起撲下,一招獅子撲兔,握緊匕首對準王子陽的心臟。

王子陽大驚,別說是個醫生,即便不是醫生都知道這個部位被刺中絕對會一命嗚呼。情急中,王子陽就地往右一滾,叮一聲,匕首紮在彩磚地上,濺出一陣火花。王子陽在慶倖,男殺手則在氣惱,一擊不成,迅速發動第二擊,仿佛一隻獅子一樣,雙腳一蹭,整個人又跳起來,雙手仍然抓著匕首,往王子陽的胸膛插。

王子陽想繼續滾動身體往一邊躲,一隻腳突然被女殺手死死壓住,他心想這次完了,好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怦一聲,一隻垃圾桶砸過來,直接把在半空中的男殺手撞開。

隨後,嗖一聲,一道寒光激射過來,女殺手瞬間放了手捂住腹部,血從指縫滲出。

王子陽雖然只有一隻眼睛能夠看清楚東西,但仍然看見女殺手的腹部插了一把匕首。

下意識地,王子陽昂著脖子往後面看,還沒看清狀況就感覺一雙大手向自己抓來,拉住自己的衣服往後面一拖一摔,整個身體就在半空中一陣飛旋,最後劈啪落入杜鵑剪出來的花球裡,那會外面也響起了打鬥聲。

等王子陽爬出來往外面看時,發現男殺手已經不見蹤影,女殺手則被控制起來。

而控制女殺手的是兩個男人,一個白人,一個亞洲人,菲爾先生的保鏢。

回頭又看看身後,有輛車,一個翻譯官正下車往自己的方向走來。

看來自己是安全了……

王子陽暗暗松了一口氣,跨了一步踏出人行道,趴在人行道上,這時翻譯官已經走到,蹲下來一臉焦急道:“王先生你有事沒事?”

“別動,我肋骨折了,從我口袋拿手機給莫院長打電話派輛救護車過來,順帶把那個女人帶回去。”

“不報警嗎?”

“怎麼報警?這些再說,快。”

翻譯官照做,打完電話以後對兩個保鏢說了幾句話,兩個保鏢就把女殺手打暈過去。

五分鐘不到,一輛救護車開過來,跟車的除了標準配置的醫生和護士之外,連莫院長都在上面。

下車弄清楚了狀況,莫洪剛心裡那個氣急!

天啊,竟然出這事,王子陽要有個三長兩短,手術怎麼搞?

想都不想,莫洪剛大吼著指揮急救醫生趕緊把

王子陽和女殺手弄上車,送回醫院急診室。

在急診室被擺弄了一個小時,王子陽才被放在輪椅上推出來。

莫洪剛就在外面等待,還有翻譯官,他們都一臉焦急,見王子陽出來了,翻譯官先開的口:“王先生你沒事吧?”

“還好。”王子陽說的很輕鬆,其實很痛,沒斷過肋骨的不知道,斷過就不想再嘗試了。關鍵是氣憤,平白無故搞這種事出來,要不是菲爾先生的保鏢突然出現,還不是斷肋骨的事,“女殺手現在情況怎樣?”

莫洪剛道:“已經救回來,現在在病房裡面,菲爾先生和他的保鏢在進行審問。”

“報警沒?”

“菲爾先生說先不要報,等看你的情況再決定。”

“我們上去看看。”

“還是算了吧,你得去病房休養。”

“我等會再去,走。”

翻譯官趕緊推輪椅,由莫洪剛帶路,坐電梯上三樓,走廊最角落的一個病房。

打開門,確實看見菲爾先生兩個保鏢,一個翻譯官在裡面。

菲爾先生坐在靠近病床的椅子裡,兩個保鏢一個站在他邊上,一個站在床的另一端,而他隔壁是翻譯官,正在向被紮帶綁住雙手躺在病床上掛點滴的女殺手問話。不過看情況是沒有收穫,翻譯官顯得很緊張,女殺手則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或者說訓練有素的模樣。

見王子陽做完手術上來,整個人看上去問題不大,菲爾先生松一口氣。他原來很擔心,也很緊張,甚至憤怒,因為他覺得是因為他約了王子陽才導致王子陽遇上意外。其次就是,王子陽是主刀醫生,他有什麼不幸,牽連的是他一雙兒女。所以,王子陽對他而言十分重要,傷害王子陽等同傷害他的兒女。

通過翻譯官,菲爾先生和王子陽交流了幾句,其中兩句是湊在王子陽耳邊說的,告訴王子陽這個女殺手一直沒開口,但他們的保鏢已經從她的紋身裡辨認出來,這是有組織的職業殺手。王子陽嗯了一聲,滾動著輪椅過去審視了女殺手兩眼才道:“為何殺我?誰讓你們殺我?”

女殺手總算開口,對著自己行動失敗的人咬牙切齒道:“你死了這條心吧,我什麼都不會說。”

“我只問一遍,說是不說?”王子陽壓著聲音說出這句話,顯得很冷。這事給他帶來很大的震撼,沒想到自己會遇上職業殺手,這一次比上次和張大山面對面拼命更加令他感到恐怖,因為張大山殺他,他知道為什麼,這些人殺他,他完全不知道,因為未知而感到恐怖。

“你殺了我吧!”

“殺了你是便宜你,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報警,我會想辦法讓你開口。”王子陽望了莫洪剛一眼繼續道,“你是職業殺手,肯定接受過一些被抓捕起來逼供的課程,不過你肯定不知道最恐怖的逼供場所是醫院,我們有各種機器,有各種藥物,可以折磨到你半死再救回來再折磨,我們還有催眠專家,你自己考慮吧!”

說完,王子陽轉過輪椅滾動著出病房,莫洪剛和翻譯官,菲爾先生跟出去,剩一個保鏢在裡面。

剛關上門,莫洪剛就道:“子陽,這是醫院,我們不能亂來。”

王子陽道:“我是恐嚇她,我知道這是醫院,看看她說不說吧,要是不說,明天早上報警,讓員警調查。”

“對對對,就該這樣。”莫洪剛暗暗抹了把汗,要是王子陽真打算那樣做,他真不知道如何處理了,因為菲爾先生肯定會幫王子陽,他可以拒絕王子陽,卻無法拒絕菲爾先生。

翻譯官道:“王先生,菲爾先生說,如果你們不介意,他有辦法查出女殺手的雇主,不過要把女殺手帶走。”

王子陽開口前,莫洪剛趕緊道:“不用麻煩菲爾先生,我們能搞定。”

莫洪剛的意思翻譯官沒理會,目光落在王子陽身上,很顯然這要王子陽決定。

王子陽能如何?他倒是相信菲爾先生能辦到,但這事不能這樣辦,他們是外國人,搞不好這得成為國際事件,到時候就不是他能承受的了:“就按照莫院長的意思吧,我們自己能搞定,萬一搞不定了再麻煩菲爾先生不遲。”

翻譯官和菲爾先生交流了幾句後又對王子陽道:“菲爾先生尊重王先生你的意思,他能提供的幫助是再調幾個保鏢過來保護王先生你的安全,希望王先生你不要拒絕。”

這事關乎到自己的生命,王子陽當然不會拒絕:“沒問題,代我感謝菲爾先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