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特種醫王

正文 第四十三章:頭皮發麻

書名:特種醫王 作者:花園別墅888 本章字數:348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29


王子陽一陣頭皮發麻!

我個天,差不多一周前就密謀暗殺自己了?那是要有慶倖他們沒早點動手?當時菲爾先生可還沒到南港。當然王子陽也沒有救白九,事實證明這和白九無關,不是被牽連,而是這些殺手真沖他而來。同樣因為菲爾先生沒有來南港,手術沒有被外界所知,眼紅的人應該不存在。

如此一來,到底誰想殺自己?除了張大山之外,自己還和誰有那麼大仇恨?

思來想去,王子陽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莫院長,這事先不管。”反正菲爾先生那邊已經花錢找雇傭軍直搗殺手組織的老巢了,應該會有消息,王子陽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你告訴我術前的準備情況吧。”

莫洪剛道:“今天各大報紙、電視臺,網路都已經刊登了尋找會還魂九十六針的人,還有擁有HR陰性AB血型的人。”

王子陽心裡一陣難過,自己就會還魂九十六針,卻不能說出來,老金可是千叮萬囑過。很顯然他們是找不到除了老金之外第二個會的人,到時候自己還得想辦法把這事圓過去。當然,方案有三個,不一定就會用這個方案,所以這些事王子陽暫時也不煩惱。

莫洪剛繼續道:“連體嬰現在就在醫院,我們自己多做兩次常規檢查。另外吧,關於手術,主刀團隊已經經過商討決定下來。你主刀,周梧桐和白三奇,以及聖瑪麗那邊兩個重量級的外科專家,一個麻醉師,手術護士八個,我們四個,他們那邊四個,負責輔助。”

王子陽呵呵了兩聲:“除了周梧桐之外就沒有第二個人了嗎?我無法和他合作。”

“周老比較有經驗,我們需要他,不然只有從外面找專家,但那樣風險不更大嗎?而且我們之前已經有過共識,不從外面找專家對吧?”

“我覺得有周梧桐風險才更大,上次手術報告我來不及寫,因為他幾乎害死六門縣那雙連體嬰。”

“你意思是換掉他嗎?”莫洪剛一臉為難,“這可不好,我已經通知他,這樣讓他顏面何在?我們中院暫時來說還很需要他,所以子陽,你能不能通融通融?”

莫洪剛的潛臺詞是,等某天中院不再需要周梧桐,王子陽說怎麼滴就怎麼滴。王子陽自然能聽出來,但心裡沒有一絲愉悅感,原因是莫洪剛很殘暴,有一天他會不會像對待周梧桐這樣對待自己?答案是,絕對會。

走神了一會,王子陽的思維又跳回到是否讓周梧桐參與手術這件事上來。本來這個手術風險就特別大,每個環節都特別脆弱,再讓周梧桐參與進來,那老王八蛋看自己那麼不爽,給自己來個陰招後果要有多嚴重?左思右想,反正不用自己做醜人,王子陽還是堅持道:“莫院長,我真無法和周梧桐共事,我已經吃過一次虧,這次這個手術一旦失敗,後果將會很嚴重,我可不希望這樣,所以你要麼換掉我吧!”

莫洪剛想哭了:“哎呦,子陽你這不是為難我嗎?”

“你自己想。”

“周梧桐可是中院的氣旗幟啊。”

“我管不著。”

見王子陽主意已決不可逆轉了,這個手術又非他不可,莫洪剛只能咬牙答應下來。

莫洪剛走了以後,護士給王子陽送來早餐,王子陽邊看電視邊吃,心情還算不錯。而隔壁樓周梧桐的辦公室裡,周梧桐的心情就很糟糕了,他剛接到莫洪剛的電話,說連體嬰的手術做的時間太長,想到他年紀那麼大就不需要他那麼勞累了!周梧桐心裡很清楚,絕對是王子陽的要求,現在莫洪剛不敢得罪王子陽。

這個野小子,就這樣把自己的地位奪去了嗎?周梧桐一拍桌子,整個人青筋暴起,生氣異常。但他也不能如何,現在他更擔心男殺手被抓,如果男殺手被抓供他出來,別說做手術,還有命沒命都不好說。雖然從女殺手自殺這個事看,男殺手就算被抓都不會說,可萬一呢?

這事得想個對策。

思前想後,周梧桐仍然覺得這個手術必須參與,先不說獎金豐厚,可以聲名遠播。參與進去不至於讓王子陽一個人奪去功勞。關鍵還在於參與進手術,即便殺手那邊出問題了都還有討價還價的餘地,畢竟參與進手術,自己就有了無可替代的利用價值。再不行就心一橫直接來陰招讓手術失敗,和王子陽同歸於盡。

因為怕自己想漏,保險起見周梧桐又打了一個越洋電話給自己的乾兒子周步芳,把這邊的情況說了一遍。周步芳聽了是大驚失色,殺手竟然被抓起來,這怎麼回事?聽了周梧桐的解釋他才明白過來,心裡恨啊,咬

牙切齒道:“乾爹,這個王子陽真得快點解決,否則讓他過了這個手術,就沒有你的位置了……”

周梧桐也那樣想:“我知道,但現在比較困難,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找到男殺手查到我身上。”

“這方面你放心,他們不會出賣雇主,否則他們回不去總部。”

“你怎麼知道這些?”

“乾爹你不用管,照做,現在王子陽不是在病房躺著麼?找人假扮護士進去下毒,或者直接給他一針,蛇毒什麼之類。這次我幫你安排,這樣追查不到你身上。”

“不好吧?還來,失敗了怎麼辦?”

“失敗了就在手術裡做手腳,總之絕不能讓他成功,否則你的死期不遠,因為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今天不知道,明天不知道,未來你敢擔保?”

周梧桐被自己乾兒子嚇的臉無人色,趕緊道:“就按你說的做吧!”

“放心,乾爹,有我呢!”周步芳奸笑了兩聲。

“對,差點忘了告訴你,病房裡面有保鏢。”

“幾個?”

“一個。”

“知道了,我想想對策。”

淩晨一點鐘,王子陽所在的住院部高幹層靜悄悄一片,護士站的值班護士都趴在值班臺上睡了過去。而這個時候,有一個白色人影從消防梯閃出來,這是一個男人,身穿中院的白大褂,戴口罩。他走路的步伐很小、很輕,眼看就知道要做什麼不軌行為,可惜並沒有人發現他。

口罩男悄悄走到走廊盡頭的房間前,打開門。

病房燈亮著,裡面有兩個人,一個躺在病床上,正是王子陽,一個坐在沙發上,是菲爾先生新安排的保鏢,馬來西亞人梁同,三十歲,會說國語,這也是為了方便他和王子陽交流。

見有人進來,梁同很警惕的小聲道:“做什麼的?”

口罩男做了一個手勢,表示自己是來給王子陽做檢查的,讓梁同別聲張,免得吵醒王子陽。

取得梁同的信任以後,口罩男快步走向王子陽的病床邊。

王子陽正做著美夢,並沒有發現危險,直到一支針紮在自己的手臂上才痛醒過來。因為也是醫生,王子陽知道巡房的時間,更知道對面自己這樣的病情,進病房後該做什麼事,打針顯然不對,所以他一手抓住對方的臂膀道:“你幹什麼?”

“鎮定針,讓你睡好點,你好好睡吧。”口罩男說完掙開王子陽的手往門口跑。

鎮定針?自己需要什麼鎮定針?這絕對不是醫生。

王子陽趕緊對梁同道:“攔住他。”

梁同也是已經意識到不妥的,快速攔在前面,抓住口罩男的衣襟,一拳打在他的面部,然後把他按在地上。

口罩男大喊道,“誤會了,鬧誤會了,我是醫生。”

王子陽想下床,發現自己整個人很不對勁,一陣陣麻痹傳遍全身,呼吸急促,要窒息的模樣,趕緊按了一下呼叫器。

不到一分鐘,護士沖進來,王子陽對她道:“快把我送去急診。”

護士睡的迷迷糊糊,聽見王子陽這樣說,嚇的臉色刷白:“王醫生你感覺哪兒不舒服?”

王子陽加大了聲音道:“送我去急診,沒看見這裡面的情況不對嗎?快去。”

護士這時候才清醒過來,趕緊往外面跑。

三分鐘後,急診部的人上了來,手忙腳亂把王子陽推出去,送進急診。那會王子陽已經整個人不能動,尤其被打了針的手臂,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呼吸也是很不順暢,帶上氧氣機都感覺不管用,而且全身在發熱,仿佛體內有一團火正在從裡面往外面狂燒。

急診部的人急壞了,眼看王子陽就要不行,卻查來查去不知病因。

莫洪剛、白三奇以及幾個主治醫生聞訊也是前後趕了回來,正束手無策慌神間,梁同沖進來,他手裡拿著一支針,裡面還有些液體,莫洪剛一看,立刻吩咐醫生拿去做緊急化驗。

化驗結果也很快出來,是混合蛇毒,其中一種是眼鏡王蛇,另一種一時間分析不出。莫洪剛一聽幾乎暈死過去,高幹層外人很難進,況且王子陽的病房有保鏢,怎麼搞成這樣?想著這些問題,他慌亂地吩咐白三奇給王子陽打血清,盡一切努力把人搶救回來。

白三奇完全蒙了,兩種毒只化驗出一種,另一種需要的血清無法打進去,能解眼鏡王蛇的毒,另一種毒怎麼辦?但時間已經容不得多想,只能先打眼鏡王蛇的血清,讓化驗處重新做化驗,和報警送一份去公安化驗所化驗,爭取儘快搞清楚毒性對症下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