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特種醫王

正文 第四十五章:報答

書名:特種醫王 作者:花園別墅888 本章字數:336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29


菲爾先生和翻譯官走了以後,王子陽想了半天自己面臨的處境,最後發現還是要靠自己。靠保鏢,等菲爾先生走了以後,留下來的保鏢會忠心?不太可能,菲爾先生也不會要求他們忠心,畢竟人都是,在需要你的時候怎樣都行,要多好有多好,等不需要你了你就是累贅。

歎了一口氣,王子陽給莫洪剛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菲爾先生這邊已經同意。隨後話鋒一轉,讓莫洪剛安排胖子過來,準備好中醫針灸需要的工具和儀器,藥粉,後天開始把連體嬰送進監護病房。

莫洪剛道:“啥意思啊?送你哪兒嗎?”

“不然我在外面治療?”

“每天如此嗎?你需要多久?”

“一周左右,一天兩個小時,不需要徹底治癒他們,事實上一周也不可能,我們只要他們能抵抗手術帶來的傷害就可以。最好是下午來吧,這個時間外面所有人包括你都不能進來,你和菲爾先生談談吧!”

“為啥我不能?”

“你會影響我,就這樣了,我睡覺了……”

任由莫洪剛在那邊大喊,王子陽這邊仍然掛斷了電話。

打開電視機看了一陣,抽了一根煙,理了理頭緒,王子陽打算睡覺,手機很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拿起來看了看來電顯示,是一個從山東那邊打來的固話號碼。

自己在那邊不認識人啊!

思索了幾秒接不接,最終王子陽還是決定接:“你好。”

“王子陽嗎?我是彈夾,白九。”

“白九?”王子陽也是想找他,無奈電話打不通,趕緊道,“有件事我對不起你,你戰友父母的葬禮我不知道什麼情況,沒送花圈。”

“我知道,你遇刺了,我一直在打你的電話,我的事已經辦完,我淩晨一點鐘的班機回南港報答你。”

“啥?報答我?什麼意思?”

“你救了我的命,如果哪天沒有你,我肯定已經完蛋。就算換了另外的人救我,如果不是醫生,醫術又不高明,我一樣是完蛋。所以我這條命應該是你的,現在你有危險,你需要我,我當初跟你說過,只要你有困難,無論我在何地,在做何事,都會立刻回去幫你。”

“這……”王子陽不知該說什麼話,他心裡很感動,他正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保鏢,如果這個保鏢還是自己救過一命的人,簡直完美。不過這好像太佔便宜,所以又打消了自己的念頭,“白九,白大哥,我是醫生,救人是我的天職,你的命還是你自己的,我的困難我能解決。”

“你怎麼解決?你上了一級暗殺令知道嗎?”

“你怎麼知道?”

“我是這個圈子的人,沒什麼不知道,就那個菲爾先生的那種保鏢,我告訴你,用處不大,你需要我。”

王子陽心裡一陣忐忑又一陣驚喜:“明天你回來了休息一天,晚上到中醫院後門,我找人接你。”

白九答應了下來,掛斷電話趕飛機。

柳暗花明,王子陽心情不免大好,不再那麼擔心殺手的問題。雖然王子陽沒有見過白九打鬥,但看他身上的傷疤就知道是身經百戰的人。而且受那麼重的傷還能堅持那麼長時間,以及恢復的那麼快,就知道是一個很強的人。自己有個這樣的人,又不花錢,還擔心什麼?

次日,早上,胖子剛下班就趕了過來。

胖子剛坐下,王子陽就開口道:“連體嬰的手術分期進行,先治療他們的心腎,讓他們有足夠的耐力抵抗手術帶來的傷害。明天就開始,我負責治療,你給我當助手,我已經跟莫院長說好,這個手術成功了分錢給你,不低於一百萬,人民幣。”

胖子目瞪口呆了十多秒,一串髒話就罵了出來:“臥槽,臥槽,臥槽,真的假的?你別騙我。”

“我騙過你?”

“那是真的了?哈哈,謝謝,謝謝,我給你拜一拜行不行?”不管王子陽樂不樂意,胖子蹭地站起來,對著王子陽就拜了三拜,“好兄弟,真心謝謝!我給你洗個水果。”胖子抓了一個蘋果就跑進洗手間,不過沒洗又轉出來道,“等一等,心腎問題你會治療?而且在這兒治療?”

這傢伙不缺腦子嘛!可惜自己不能和他說太清楚!王子陽道:“這些我明天上午再和你說,趕緊洗蘋果,餓死了……”

胖子帶著一臉糊塗又走進洗手間,邊洗蘋果邊在想,王子陽這兄弟

到底是什麼人?看來不是運氣好,而是真有料。奇了怪了,同讀一家醫學院,就聽說過他鬼手的威名,用手術刀刀工好的出神入化,可沒聽說其它。搞不懂,也不想去多想,反正跟著他絕對有好處,確定這點就夠。

晚上十二點多,王子陽讓胖子去後門接白九回來,接完了胖子回去睡覺,白九留在病房。

通過聊天,王子陽瞭解了白九的背景,白九的祖籍竟然是南港,在加拿大出生,現在的真實身份是加拿大華人。十八歲的時候,白九在加拿大參了軍,二十一歲去非洲維和,過了四年刀口舔血的日子。三個月前他和三個戰友從非洲回到加拿大,因有傷,他獨自留在加拿大休養,三個戰友保護一個政要去美國開軍事交流會。後來政要被刺殺,其中兩個戰友是內鬼,另一個戰友掌握了證據回到南港,兩個內鬼怕證據洩露追到南港,把掌握證據的戰友連同他父母殺掉,白九趕回來救援已經晚了一步。

雖然沒被兄弟出賣過,但王子陽仍然能想像那種痛苦,從北美洲去到非洲那種步步驚險的地方,一起並肩作戰四年,好不容易活著回部隊,其中兩個卻產生異心。這樣的事情很難接受,寧願是死在戰場,甚至死在敵人的手裡,至少那樣還是光榮的。

心裡一聲歎息,王子陽道:“我救你那天是兩個內鬼在屋裡伏擊你?”

白九點頭,拿給一根香煙點燃,煩躁地抽了幾口才道:“在此之前那個掌握證據的戰友已經被殺死。”

“證據呢?”

“我已經交給加拿大軍方,順帶我也辭了職離開部隊。我現在的身份是加拿大公民,華僑,以及你的保鏢。”白九這人說話非常爽快,王子陽可能想知道的他自己先說了出來,隨後轉移話題道,“兩次刺殺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事很反常,你手裡有什麼資料沒有?如果有,給我,我去調查可能還有機會把幕後的人找出來。”

“你?”王子陽有點懷疑,“你手裡有資源?”

“我沒有,我那個戰友有,上次你給我做手術那個房子就是他老家的房子,我在哪兒住過,也認識他的一些朋友,你手裡有資料給我就是。”

“我沒有,員警有,我想個辦法明天給你弄來。”

“好,我等你。”

白九走了,王子陽睡覺,早上起來給莫洪剛打了個電話,讓莫洪剛想辦法去弄刺殺案和下毒案的資料。

莫洪剛倒是神速,中午前已經把資料帶了來,王子陽看過一遍,竟然很清晰的照片都有,還是在各個監控裡面提取下來的。而令他感覺一身冷汗的是,他和他們碰過很多次面,那個女殺手甚至還在搖滾吧裡挑逗過他,而且是趙靜怡喝醉那天。

他媽的,莫非這事和趙靜怡有關?

這丫給自己裝竊聽器是自己誤會了想挖新聞,其實不是?

越想王子陽心裡越不安,趕緊給白九打電話,等白九來了交資料時,王子陽順帶說了說趙靜怡這事。

白九走了沒多久,胖子帶來午飯,剛吃完,四個醫護人員從外面搬進一台台中醫針灸儀器,在適合的位置擺放。等他們忙碌完,已經差不多兩點鐘,琳達和一個翻譯官,以及莫洪剛把連體嬰帶了進來。很不幸的是,莫洪剛竟然告訴王子陽,琳達要留下來。王子陽那個惱火,不是說了不能讓任何人進來嗎?不過也能想到是菲爾先生的意思,他無法拒絕,反正是外國女人,看就看吧,不會把自己的針灸術學了過去。

莫洪剛和翻譯官出去以後,胖子反鎖好重症室的大門,王子陽下了床,把連體嬰從大號嬰兒車裡抱到中醫床。琳達想幫忙,王子陽給她做著手勢,讓她在沙發裡坐好,她遲疑了一陣才走過去坐下,但目光仍然一刻不停看著王子陽這邊,搞的王子陽和胖子都很緊張、很不習慣。

連體嬰胖子是第一次見,這傢伙睜大眼睛看的提心吊膽。尼瑪,連成這樣要怎麼做手術?能成功嗎?他道:“哥們,看資料沒發現,看真人我是感覺到手術的難度了……”

王子陽道:“其實還好,重要器官只是心臟共用,而且是對稱連體,如果不是對稱連體,這手術根本就無法做,除非沒有共用器官。”

“現在我們要怎麼搞?”

“把針拆出來消毒,然後你打一盤清水把頻譜器擺好,準備好火罐。”王子陽指了指角落那袋藥粉,“這袋藥粉開好放在印貼上,針灸完以後貼在每一個針孔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