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詭靈檔案

正文 第六章 看門大爺的死

書名:詭靈檔案 作者:青山狐 本章字數:372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40


我們學校沒什麼錢,茅坑是臨時搭建的,而且因為年久失修,整個建築都微微顫顫,在後操場的最後面。在裡面上廁所,我總是屏住呼吸,儘量不說話,有時我覺得聲音稍微大點,那茅坑都可能垮掉。

可班長怎麼就掉進去了?

初聞這個消息,我哈哈大笑,不是幸災樂禍,但真忍不住。

幾個老師也是哭笑不得,飛快沖了進去,把班長同學給解救了下來,其實班長運氣還算好的,他沒完全掉進去,仗著屁.股肥碩,硬生生的卡住了。

最離譜的是灰墨焓,別人都看不見他,只有我能夠看見他,這傢伙居然在我面前學著班長的模樣,尖叫一聲,然後一臉呆滯的倒在地上,那模樣簡直了,我完全可以腦補出來,班長是怎麼掉進去的?

不過說來奇怪,他掉進去之前居然還看了一下坑底,好像被什麼東西嚇到了才會變成這樣。

班長的屁.股太過堅.硬,最後愣是沒辦法,幾個年輕力壯的老師,愣是把茅坑的那塊石板都卸了下來,才把班長給解救了。

他嚇得驚魂未定,估計特別感謝自己,肥碩的如同大磨盤子一般的屁.股。

拍著自己的胸口,不停的說道:“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我知道班長是害怕自己掉進去,連忙走上前去安慰他:“你放心吧,沒那麼容易掉進去的。”

“不是,下面有個死人。”

班長的一句話就讓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

幾個老師連忙朝著糞坑的方向看過去,接著就尖叫出聲。

再然後,村支書找了幾個年輕力壯的,把廁所裡面的死人給弄了出來,那是一個老頭,在學校撿垃圾,有時也打掃廁所衛生。

像這種不沖水的廁所,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清理底下的糞,老人估計不小心摔倒了,一口氣沒上來,於是死在了裡面。

老人的家屬立馬將那老人帶了回去,我以為這事兒就算完了,大中午的時候,看見一農村婦女站在學校門口叫駡著,叉著腰,嘴裡罵的話沒有一句重複的,端得是厲害。我想就算三舅奶奶來了,都得喊一聲佩服,說一句後繼有人。

校長灰頭土臉的出來,把那農村婦女生拉硬拽的拽走了,後來我才聽人說,那農村婦女是老人的兒媳婦。

其實在此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撿垃圾的老頭居然是村裡頂有錢的魏大富的父親。

魏大富是一個會鑽營的人,他是一個包工頭,什麼樣的活都幹,在鎮子上,裡面有一定的名聲,也賺了不少錢。

可是卻是出了名的不孝順,他父親腿腳不好,一直都撿垃圾為生,將他含辛茹苦帶大,可魏大富卻覺得有這麼一個爹,很丟人,甚至在有了媳婦之後,把他爹趕出家門。

村裡人真的都挺討厭他們家的,尤其是他那媳婦,潑辣無比,幾乎無人敢惹。校長覺得老人實在可憐,於是就接到學校裡做個看門大爺,但大爺覺得很閑,還是喜歡撿垃圾,並且這些垃圾倒賣出去還可以掙點錢,所以偶爾變作作,有時候也打掃一下廁所的衛生。

就這麼一個勤勞的老頭,下場居然是這樣,死在學校的廁所裡,無人問津。

我覺得這老頭比老張都要慘,老張雖說也是孤獨死去,但他至少沒幹什麼髒活累活。老頭明明有一個富得流油的孩子,卻一分好處都撈不著,還要做那樣的苦力,或許老人勤奮一輩子,已經習慣。

老人的兒媳婦到學校也不知吵什麼,校長最後把人給拉了進去,圍觀的也就散了。

我沒想到爺爺居然在校門口等我,很興奮的沖了過去,還沒到跟前,爺爺便問我:“發生什麼事兒了?”

我把中午的事情一說,爺爺翻了個白眼,“不是問你這個。”轉頭便看向邊上的灰墨焓。

後者反應迅速,沖著爺爺搖頭:“沒看見。”

“什麼東西沒看見?”我連忙問道。

爺爺盯著我看了一陣,突然露出了一個笑臉,笑嘻嘻的跟我說道:“小林子啊,想不想去鎮子上面吃火鍋?”

鎮子上最近開了一家重慶火鍋,我雖然不能吃辣,但也好奇吃了一把,儘管辣得直吐舌.頭,卻還喜歡上了這個風味。

爺爺平常都不允許我去的,今天也不知怎麼居然同意,我立馬興奮的直拍手:“當然要去了。”

爺爺看了我一眼,笑眯眯的說道:“那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去吧。”

那天爺爺帶我吃了頓好的,就連灰墨焓都跟著沾光,末了,爺爺拍著我的腦袋,笑嘻嘻的看著我說道:“吃飽了嗎?”

我連連點頭。

“吃飽了,晚上跟我去魏大富家。”

我一聽這話,臉就垮了:“爺爺,能不去嗎?”

難怪給我吃那麼好吃的東西,魏大富絕對是我在村子裡面最害怕的一個人。

因為他對我

從來都沒有露出過笑臉,總是拿我母親的事兒說事兒,哪怕爺爺上了門,偶爾見到我,還會刺激我那麼一兩句。

而關於母親的事情,我問了無數次,我爺爺都是同樣的答案,他告訴我,我一定是我母親和父親的孩子,只是那時我父親身份特殊。

那個時候的爺爺,瞻前顧後,並沒有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我,他沒跟我說,我娘懷我的時候,我父親根本就不是人……

而我那時候又蠢,爺爺三言兩語把我給矇騙了。

從此之後,我挺討厭魏大富,覺得這人緊抓著某件事情不放,況且從頭到尾,我又沒有得罪過他。

一聽說去他家,我的臉拉的很長,但拗不過爺爺,還是去了魏大富的家。

魏大富家連個靈堂都沒辦,從外面看,甚至還喜氣洋洋,紅磚綠瓦,院子裡面停著小車,和一台巨大的挖掘機。

魏大富的房子,可以說是整個村子裡面最好的。

近來村子裡的人人心浮躁,雖說許多人都知道,魏大富不是什麼好人,他對自己的親爹都這樣,能對別人好到哪去?

可魏大富家裡有錢,許多人都巴結著。

他家門口種著一棵老槐樹,數百歲的年紀,四人合抱才能抱得下。

爺爺帶著我走進他家的門,魏大富正高談闊論,見我爺爺進來,臉色變了變,又嗤笑的看了我一眼,胖胖的臉上露出了鄙夷:“老爺子這是又給孫子找場子來了?”

“你最近又胡說了?”爺爺淡然的說道。

“哪兒能呢?”魏大富笑嘻嘻的,讓人看不出錯處:“您老爺子老當益壯,老來得子,我哪能亂說?”

魏大富這麼一說,原本圍在他身邊的村民們也哈哈大笑,那幾個村民都是村裡面不怎麼幹實事兒的痞子。

爺爺不跟他計較這個,淡然的問:“你爹呢,葬禮不辦嗎?”

“葬禮怎麼可能在我這裡辦?”魏大富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早就把我逐出門外,不認我這個兒子了,誰愛辦誰辦去。”

爺爺狐疑的看了魏大富一眼,表示自己知道,轉頭就走,但剛走了兩步,轉過頭來看魏大富:“那你爹現在的兒子是誰?”

“校長唄。”魏大富說完,他身邊的幾個年輕人又哈哈大笑。

校長的年紀也不小了,快60歲,若是說校長是看門老大爺的兒子,那真的就是在罵人。

可我爺爺一點都不生氣,卻還笑了笑:“原來如此,那我就去找校長,把你爹原先託付給我的那件東西,還給校長,也算是了卻了老魏家的一點心事。”

爺爺說完這話,立馬扭頭就走,我也跟著他身後。魏大富沖了出來,一把拽住爺爺道:“老頭你可說清楚,什麼東西?”

“你也知道的,你們家祖上是幹什麼的。”爺爺臉上帶著莫名的光。

魏大富低頭,想了一陣,臉上帶著笑,眼睛冒著精光,仿佛看到了金疙瘩一般看著我爺爺道:“您說的,是摸金校尉?”

魏大富剛說完,站在他身後的李二順立馬說道:“魏哥,您瞎說啥呢?”

“滾一邊兒去,”魏大富似乎跟李二順玩的挺好,轉頭沒好氣的說了一句:“我家祖上可是大名鼎鼎的摸金校尉,我家祖上最早的時候還有一些古董的,若是沒有那些古董,我怎麼發家致富?難不成老頭手上還藏著一件大貨?”

爺爺淡然的說道:“是不是好東西我不知道!但最起碼跟你沒有一點關係了。”

爺爺說完甩袖就走,魏大富跟在爺爺身後,那叫一個頓胸垂足,一坨肥肉在他的身上不停的顫.抖著,他迅速的追上了我爺爺,一把拉住,就差直接跪下來了:“爺爺,你是我的爺爺,這東西不能交給校長啊。”

魏大富一開口,就把我嚇了一跳,我爺爺何時多了這麼一個孫子?我又何時多了這麼一個兄弟?

“為何?”爺爺淡然說道。

“這還用說嗎?”魏大富那叫一個氣:“我才是老魏家的種啊,校長雖說也姓魏,但他到底不是我爹的兒子,憑什麼拿著東西?”

“可你剛才說了,你不是你爹的兒子。你爹死了,你不下葬,你爹的屍首還不知在什麼地方?”爺爺審視的看了魏大富一眼:“看來你真不是你爹的兒子。”

魏大富傻眼,愣愣的看著爺爺,可爺爺已經帶著我離開,大約過了十幾分鐘,才聽得身後一聲大吼:“我明白了,老爺子你等著。”

爺爺走在前面,臉上露出一抹笑意,我不禁問:“看門老大爺給你什麼東西了?”

“什麼都沒給。”爺爺倒是很光棍。

“那要被發現了該怎麼辦?”我大吃一驚。

“不是有你呢嗎?”爺爺眉開眼笑的看了我一眼,頓時讓我寒毛直豎,這什麼意思?難不成到時候他拿不出東西了,要把自己最心愛的孫子拿出去抵給魏大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