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弑神王者

正文 第16章 心寒

書名:弑神王者 作者:思神 本章字數:234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6


只因,此時上臺的正是曾與南門楓一起並肩作戰的牧鵬程。在南門楓心中,已經把牧鵬程當作朋友,生死依託的朋友。

可如今發生在眼前的,讓他心寒。

憤怒的表情變得淡然,南門楓緩緩起身,面無表情的走上擂臺,軒轅劍憑空而出,冷漠道:“請!”

南門楓的表情落入牧鵬程眼中,後者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心中莫名一痛,輕聲道:“你相信我嗎?”

信任!在殘酷的世界彌足珍貴,簡直是一種奢侈。

那一刻,南門楓讀懂了牧鵬程的眼神,輕輕點了點頭,原地坐下吞了兩顆丹藥開始療傷。

牧鵬程目光一亮,變得異常熾熱,那是一種被信任的感激,一種由情義燃起的火焰,炙熱、滾燙、溫暖人心。

“戰吧!”

牧鵬程一聲大喝,手中血煞槍抖出血紅的槍花朝著南門楓刺去。而此時的南門楓,雙目緊閉、盤膝而坐如入定老僧,絲毫察覺不到當胸刺來的長槍。

牧鵬程只覺體內的血液沸騰了,相交不過一日時間,南門楓能將性命交給他,這種信任、情義,怎能讓他不熱血澎湃?

“好!這個朋友交了,這個兄弟我牧鵬程認了。”

熾熱的槍花從南門楓臉龐擦過,吹起散落的長髮,目光依舊緊閉、面色也就淡然。

“好厲害的護體元氣。”牧鵬程大叫一聲,腳步嗆啷,一連奔出好幾步方才止住身形,望向南門楓的眼神滿是駭然之色。

台下人群一片寂靜,雙眸中全是愕然之色,“他在搞什麼?把我們當白癡嗎?”人群怒了,牧鵬程簡直是在侮辱他們的智商,如此拙劣的表演出現在靈榜之爭的擂臺上,讓他們如何不怒?

“滾下來!”

“無恥之徒,滾出紫雲學府。”

眾人群情激憤,牧鵬程他自己不戰,反而浪費了這大好時機,隨便上去一人擊敗此時的南門楓易如反掌。

在眾人開來,牧鵬程搶走了他們的一此機緣,還在臺上侮辱了他們的智商。

樂在其中的牧鵬程對台下的喝罵聲視若無睹,腳步圍著南門楓打轉,神情鄭重,似乎在尋找南門楓‘無敵防守’的弱點。

血煞槍不時揮動兩下,開始還偶爾呼喝兩聲,最後乾脆懶得開口,只是一味的繞著南門楓打轉。

擂臺一角的灰衣老者目光陰沉的快滴出水來,廊間的晟王莞爾失笑,年輕人的情義他懂,因為他也曾經年輕過。

“住手!”灰衣老者再也忍不住,怒聲喝道:“徇私舞弊者,逐出學府。一炷香之內分不出勝負,全部淘汰。”

“敢問前輩,何來徇私舞弊之說?”牧鵬程恭聲問道:“如果在下這是徇私舞弊,那方才前輩出手偷襲南門楓,又算什麼?”

“放肆!”灰衣老者怒髮衝冠,鬚髮皆張,“你是在質問我嗎?”

“在下不敢。”牧鵬程淡淡道:“只是學府自有規矩,不是一個人可以左右的。再者說,公理自在人心,是非曲折在場這麼多人看的明明白白。”

“若是沒有前輩那一掌,在下又何必多此一舉,討人嫌!”

“混帳!”灰衣老者氣的臉都綠了,先是南門楓,又是這小子,眾目睽睽之下讓他顏面何存?

“以下犯上,現在起你不再是紫雲學府的弟子了。”

“哈哈哈哈!”牧鵬程仰天大笑,片刻之後方才道:“如果這就是紫雲學府的道理,那這學府不進也罷!”

牧鵬程轉身面向長廊,拱手朗聲道:“敢問在座各位前輩,這就是紫雲學府的道理嗎?”

“以強淩弱,這就是紫雲學府的規矩嗎?”

“以權壓人,這就是紫雲學府的法度嗎?

廊間的晟王若有所思,卻沒有動。此地,雖說他的身份最為尊貴,可畢竟不是由他主事,目光望向一旁的白袍老者。

白袍老者若有所感,歎息一聲,嘴角泛起一絲苦笑,被晚輩當面如此發問,任誰也臉上掛不住。

可任由事態發展,恐怕會寒了人心。牧鵬程的話他聽進去了,聽懂了。事情必須有個了斷。

該如何了斷呢?白袍老者左右為難。

許垚的錯?那豈不是自掃學府顏面?

南門楓、牧鵬程的錯?事情經過有目共睹,會寒了眾人的心。

少頃之後,白袍老者淡淡道:“方清破壞規矩在前,南門楓不聽號令在後,許垚執法不嚴、錯手傷人,牧鵬程徇私舞弊,四人都有過錯。”

“方清已死不予追究;南門楓中掌,此事接過不提;許垚執法不嚴,罰俸半年;牧鵬程半個時辰內結束擂臺,否則兩罪並罰。”

台下人群頓時無語,各大四十大板,這不是和稀泥嗎?不過眼前的情景,這或許是最好的結局。

此時,臺上的牧鵬程索性坐了下來,戲都懶得演了,觀看對面擂臺的戰鬥。

這已經是扶空的第三戰,對手同樣是靈境八層巔峰,二人戰得難分難解,不過扶空隱隱落了下風,先前兩戰還是給他帶來不小的影響。

片刻之後,形勢對扶空越來越不利,就在眾人以為扶空將要落敗之時,異變陡生。只聽扶空一聲怒喝,氣勢一變,肅殺之氣充斥著整個擂臺,手中長劍突然迸發出驚人的劍意,呼嘯斬下。

與扶空對戰之人大驚失色,可是眼看勝利在即心有不甘,瘋狂催動元力,身前騰然黃芒閃耀,一團土黃色的光芒攔在身前。

利劍斬在土黃色的光芒之上,略一受阻,輕輕一顫,隨即繼續向下斬去。那人頓時驚慌失措,腳底一動急忙向後退去。

一聲“我認輸。”剛剛喊出口,長劍停在了那人頭頂不足三寸之處,被劍芒斬斷的長髮隨風輕舞,那人冷汗潺潺,拱了拱手,下了擂臺。

扶空,第一個靈榜席位終於確定。

劍意?又是劍意!

想不到今年的弟子之中,已經出現了兩名領悟劍意之人,還有多少驚喜隱藏其中?

廊間眾人面帶笑意,對扶空的表現很是滿意。特別是二王子和八王子,望向扶空的眼神炙熱一片,就連身旁之人都察覺到了二人的情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