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誰主沉浮

正文 第2章 井水不犯河水

書名:誰主沉浮 作者:木大師1 本章字數:211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李景明遞給楊凡一支煙。他自己沒有抽煙,而是就勢反向地倚坐在辦公桌邊沿,與他們倆面對面。

李景明沒有繞彎子,平和地道:“說說吧。這誰呀。”

楊凡歉然一笑,直說了:“書記,實在抱歉。正是在門口嚷嚷的這個人,他偷了您的包。”

之前,當他在歡迎儀式上,意外地得知新書記第一天上任就丟了手包,很是吃驚,曉得事情的嚴重性,馬上打電話到所裡。

“指示必須立即找到,直接帶來。”

很快,一個協警就有了消息。 山門街也就這麼大。

黃鼠狼還不知道哪裡有什麼雞?才怪。

“書記的包,在這胡大毛手裡……去他的,這個傻兒。”楊凡嘴裡罵著。

接下來,楊所長把情況說了個大概,“這個胡大毛呀,書記可能不知道,他是山門街上的屠夫胡雷的兒子,從小弱智,有精神病,住過院。不是很嚴重,很少發病,他卻把精神病當做護身符。 他讀書唯讀了一冊,智力卻不止小學水準。 很不安分……有一次,他將一個司機砍了兩刀,我們將他抓起來,送到縣局。他在縣拘留所裡關了一星期,他的老爹胡雷不急不躁,把他在醫院做的檢查報告往上一遞,最後,局裡只得放人。口頭警告……嗨,這下子,他更加來神了,時不時手舞足蹈,走路像螃蟹,很臭屁。 唯恐天下不亂的尿性。他念著喇嘛吃狗肉,誰挨著他自認倒楣。”

“包現在哪裡?” 李景明不想聽這些詞。今日等著他去辦的事兒,多了去了。

“包應該就在他那。”

楊凡站起身,走到視窗,跟書記分析。

“就在中午,幾個協警上門去取包。這胡大毛,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一雙手牽著兩條大狼狗,裝瘋賣傻,又哭又笑,呵呵,讓人靠近不得。所以,有點棘手。 ”

這不是一個白癡嘛?誰那麼無聊,把一泡濃鼻涕摔在我的胸口,砸不死我,是想噁心死我嗎。臥槽。

李景明幾乎被這陰溝裡的小丑氣得直翻白眼。

“我不信,就沒法子治他?”少校吃驚地道。

“要治他,忒簡單。這狗人,雖然吹不能吹,打不能打,可是,可以把他餓著!”楊凡坐下來,繼續喝茶,“書記,他這人啊,從來不做啥正經事,偷雞摸狗是常態,有時候乾脆明偷。這樣的角色,是鄉里的刺頭……他爸爸胡屠夫,經常指使人在國道上做車匪路霸,我們只要把他逮起來就行……問題是,這傻兒有獨具一格的優勢啊,犯事還不用坐牢,頭腦又簡單,闖禍不怕大,用來充卒子、做先鋒,最好不過。果然,他很快就被人相中,被利用上了,東撞西碰的,成了一條為虎作倀的狗。”

“虎?誰?”李景明不由好奇。現在是什麼年代,華南虎都絕跡幾十年了,虎患已經早就

成為了傳說。既有老虎就有武松。

“曾平。您有沒有聽說過?”

楊凡喝了一口茶,沒心思去品茶的味道,接著道:“這曾平,是培元鄉的一霸,在重安縣,乃至重安市範圍內,都很有名氣。他那幫手下人,都跟胡大毛差不多的角色,好逸惡勞,又無惡不作, 影響極壞,嚇住了很多人,包括前幾任的培元鄉的鄉委書記……他的格局高多了,心氣很大。為嘛?因為,他有個顯赫的身份,就是我們重安縣縣委書記曾昭展的親侄子……在鄉下,家族血脈有時候比性命還被看得重。族長比家長村長牛逼多了,基層幹部往往退避三舍,不敢輕易去招惹。”

話扯遠了。曾昭展曾書記呢,祖上三代單傳,傳到他這一代才有繁茂之勢,他有一個哥哥,還有一個妹妹。曾書記自己只有一個獨生女,曾瑜,在縣裡組織部上班。曾平呢,是他哥哥曾樹榮唯一的兒子。他說過,“其它都好講,繁衍不能再出問題”,在曾昭展書記這一代,已經無力再改變什麼,他自然把曾平視如己出,寶貝得了不得。

“偏偏這個曾平、自小就被慣壞了,不大用心讀書,卻很有經濟頭腦。他跟著親叔叔見的世面多,頭腦活絡,眼光高,看事情看得准,也做得出。雞毛蒜皮,他自然看不上,怕跌了自己的身價嘛。他常常打著自己親叔父的牌子,到處承攬工程,削尖腦殼,不擇手段地到處搞專案。他叔父的勢力範圍有多廣,他的手就伸多長。……我們培元鄉唯一的沙礫碼頭,是當地一個很大的利益增長點,那就是他曾平開的。我們鄉,靠著大江,有豐富的砂石資源,在全縣有著獨一無二的資源優勢,這無疑是一個金飯碗。原來的碼頭主,一共有十幾個,都被他一統江山。也不曉得他是用哪些手段,明裡暗裡,這些人都被他欺負得不敢放屁,乖乖地拱手相讓,連占點雁毛小股都不消講……提都不敢提。我們的鄉醫院,就在原基礎上追加了一百二十萬投入,衛生局都想哭了,卻奈何他不得,更不敢得罪。這人的確有一手。他才不會買各領導、各部門的賬……在其它方面,他也存在著各種問題,大事不犯,小事不斷。我們管不了,也不好管。”

李景明向來無視潑皮無賴的行徑,說:“倒是聽說過。這是很頭疼的事情……如此一來,他豈不就成了稱霸一方的實力派?”

“可不是?他自視甚高,為所欲為,自認為是培元鄉的權力中心,基層部門只是傀儡而已。說實話,大家都是投鼠忌器,敢怒而不敢言……這個人,您得小心了,肯定跟您有堂拜哦。您既然來了,我就提醒您,要格外小心了。前任的陳書記,就是這樣被他擠走的。”

“估計,如果能夠做到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就是最佳結果了。”李景明忿忿道,感覺喉嚨裡跟吞了綠頭蒼蠅一般的噁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