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誰主沉浮

正文 第4章 幕後有一隻手

書名:誰主沉浮 作者:木大師1 本章字數:217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你在這兒等著。”一種恥辱感狂卷而來,是可忍孰不可忍。李景明轉過身,輕聲對胡馨文說。

“你幹嘛呀?!拳打鎮關西嗎?”

胡馨文說。

的確,目下的情形,只有二個選擇:

一是出手,以暴制暴。這樣的話,自然會讓事態進一步惡化,於事無補,也沒有技術含量。二是慪氣,忍氣吞聲,就坡下驢子,那不是李景明的風格。

二者都不是李景明的選擇項。

關鍵的關鍵,他很想知道,到底有沒有人指使,誰在指使,目的是什麼。

來者不善哪。

“今日這事情,我已經基本瞭解。人家就是預先給你設了一個套,要你低頭,或者,做出低姿態,或者,付出代價“,胡馨文少校喝了一口茶,等他明白話中深意後,才繼續說道:”你可以去跟楊所長商量商量,迂回一下再說。先打掉幫兇,再揪出後臺!我相信你。記住,不要跟惡虎正面交鋒,弄不好第一天就被狗咬了,不值當,讓人看笑話。”

英雄所見略同。胡馨文分析得很到位,畢竟是部隊教官嘛。

李景明表示認可,言聽計從,“首長高見。就算這是虎狼關,又如何。”

李景明跟她招一下手,帶上門,下樓去了。胡馨文則留守觀陣。

楊凡見到李景明下來,把李景明堵在樓梯間。

“書記,您先回去吧。這兒由我出面,要更妥當一些。”他也是一番好心,極力維護著新來的書記。

“別慌。這打虎,跟打狗的站位不一樣,方法也不一樣,軟的硬的都不行。讓我來吧,我就想看看,他接下來會亮什麼牌。咱找個合適的機會就將死他,以絕後患!”

李景明謝絕了楊凡,像個深藏不露的棋手,邁步走到走廊裡。

那年輕人見他們兩個在說話,踱到了胡大毛身邊,從他背後的褲腰上、把李景明丟失的那個手包扯出來,拿在手裡,就朝他們這邊走廊走了過來。

一切都按照他的劇情在推進。他果然在這兒等著李景明出將入相呢。

“這是新來的書記。你們吵到他了,曾平。”

不張也不弛,楊凡不錯。

這就是曾平了。正主兒出來,這就是胡大毛身後的那一隻黑手。

“小民拜見書記大人。新書記走馬上任,在下沒有遠迎,實在抱歉!大水沖了龍王廟,不好意思,哈哈!”他雙手拿著包,陰陽怪氣地說著套話。

誰都沒有伸出手,都沒有想握手的意思。

“你不正在這迎著嘛,呵呵。龍王廟在古鎮上、大河邊,這裡沒水也沒廟。”李景明沒好氣地說,他很鎮定,言語中,輕蔑與藐視盡顯。

滾刀肉!你跟李景明打哈哈,少來了。

“早就聽說,書記回到故土發展,造福鄉梓,我們這一方小百姓有福啦!”

曾平把手包視為自己的一般、夾到腋下,騰出手掏出煙來。

遞給李景明一根,被他拒絕了。

“我不抽煙的……

有句話:福落福田,聽過嗎。我回來只是想做一番事,談不上什麼發展,只是盡忠職守而已。”

正如李景明所言,在此之前,自己就已經對他有所耳聞了。其實,在縣政府,他們倆打過很多照面的,只是這曾平狐假虎威,牛逼哄哄的,從不跟誰親近,李景明也懶得搭理他。惹不起躲得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從沒有主動跟他打招呼。

知道嗎?你言不由衷的奉承,是很不值錢的。

曾平略微一窘,自己點燃一根,叭叭著,適時拋出了誘餌,“這是不是書記的包?”

“是。”李景明肯定地說。他曉得,這人決不是特意來還包、討好的。

“那就好說!”曾平見軟的無效,接下來會來硬的?

那好。正面衝突,我從不畏怯。以李景明的功夫底子,自信三招之內,讓你趴下。哼!你個高衙內。難道是犯傻。

要看銀山排天浪,開窗放入大江來。

李景明從軍隊轉業回到重安以後,在縣政府辦公室度過了快三年的時間,早已練就了沉著冷靜、穩重老道的性情。他牢記著師父送給他的“雷霆手段、菩薩心腸”八字訓。一直以來,無論大事小事,他都沉得住氣,無論辦快事慢事,都有一套自己的風格。

今日的局面,恐怕無法善了,李景明始終保持著足夠的機警。

能夠與強敵和高手比試、過招,他既有點興奮,又很欣慰。他心說,我本善良,決不姑惡。就你這一套,嚇唬嚇唬鄉里婦孺,也許還管用,用到我身上,豈不是耕牛發癲,找抽?!

不過,這曾平,貌似也不傻。

這麼些年,人在江湖走,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他經歷了這麼多,處事處世當然不會是初級水準。而是,黑帶級別的滾刀肉。

該輪到曾平出招了。

“今日的事情擺在這裡,書記想拿回包可以,當著所長的面,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有種。直截了當,不繞彎子,不用浪費時間。

“說來聽聽。”我就等著你繼續出牌。

李景明有濃厚的興趣,很想看到他的底牌。很想。

有句話叫好奇害死貓,此言不虛。

“我曉得,我們培元鄉的農貿市場改造工程,正在規劃設計,專案很快就要出來了,您曉得哇?這事,您是主管領導,必須同意,交給我的公司來做。至於其它的招標投標、疏通環節的事情您不用操心,只要交給我就行。當然,我們合作也可以,至於好處嘛……”

曾平一向很自信,他估摸著,新來的書記在上任之前,一定對培元鄉的社情有過充分的瞭解。而當地政府的立場,最多是不參與、不撈錢,充耳不聞,得過且過。

如果想跟他頂著幹,這樣的人還沒見過,沒出生。

衙內的作派,總是飛揚跋扈,目空一切有恃無恐。

他不會給對手更多的選項。所以,他毫不避諱,也不想藏著掖著、偷偷摸摸。

好啊!你的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勞資偏偏不信邪,就要揪出你的尾巴,斬斷你的狗爪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