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誰主沉浮

正文 第9章 風雲突變

書名:誰主沉浮 作者:木大師1 本章字數:243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曾平的塊頭,明明跟他差不多一般高,眼下卻顯得幾乎矮了半個頭,奇怪,真是搞不懂了。

“你叔叔常說,凡事謀定而後動。人啊,貴在有自知之明,知道幾斤幾兩、曉得天高地厚,這樣子才好……你也沒資格跟我這比狠、耍橫。說說,是不是你叔叔逼你的?!”

李景明能夠想到的幕後黑手,最大的可能就是縣委書記了。不過,直覺告訴他,不可能。

曾平聞言,已是驚呆,他哪敢把髒水引向自己的親叔叔啊,那豈不是自尋死路?他忙不迭地解釋道:“不是不是!絕對不是。實話告訴您,就是我叔叔他剛剛打電話讓我馬上收手的!您是他外放的愛將,他怎麼可能會跟您玩這樣的手段呢?是一個更加可怕的人,他可以要我的命啊!您體諒一下,我真的不能說出來。”曾平連連否認,看上去不像是假的。

要你的命?!

更加可怕?!

這也忒誇張了吧。

李景明思忖,自己直到現在,一直小心加小心,從來沒有樹什麼敵人,真想不到會有這個人存在!咱無端端的,怎麼惹到黑白無常了?小心駛得萬年船,自己憑心處世,也沒做什麼虧心事啊。

誰會是幕後這個可怕的敵人?看他這麼說,只能以後再理論了。

“好吧,你去吧!”他揮一揮手。

曾平如從沙場上撿得一條命來,臉上時青時白,唯唯諾諾地轉身而去。

他沒有食言,走到大門外,面對門口的那一大群人,高聲喊道:

“我曾平今日有眼不識泰山,縱容胡大毛,冒犯了新書記的天威,在此向父老鄉親和書記公開賠罪,保證下不為例……今日事情到此為止,大家都給我散了吧。”

他還真煞有介事。

這檢討,夠深刻。

“什麼意思呀?”“幹他,老大!”他的嘍囉們起哄著。

“還幹個屁!滾回去,我請你們喝酒。”曾平下不來台,怒目吼道。

風雲突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李景明對這人倒有了一些新的認識,他除了有驕橫托大、做盡了欺行霸市的勾當的一面,還有另外一面,就是能夠不拘小節,大開大合,提得起放得下,倒是一個性情中人。

不失率真,爽快。

院外的人們,都驚訝莫名,“啊”,感歎世事難料,瞬息萬變。

“真想不到。”

“這個情節也太跌宕起伏啦!”

“咦!這是什麼鬼把戲。莫名其妙。”

……

人們覺得無趣,紛紛搖著頭,有一個沒一個地漸漸散去。

胡大毛六神無主,作勢欲哭,曾平踢了他一腳,“還不快滾蛋!”

傻兒更傻了,也不是他能夠看得懂的了。

他瞪著魚泡眼,一人二狗跟在曾平後面,倉皇地逃出了他的陣地。

二個保安小夥兒,如釋重負,乘機打掃戰場,收復勢力範圍。

“他這個太子爺,今日寧願把自己的面子剝下來,還踏上兩腳,也要把書記的面子找補回來,這是哪一曲啊!太狗血了。”

院內的人,似乎驚掉了下巴,

這劇情找不到脈絡,也找不到邏輯啊!

他們議論紛紛,嘀嘀咕咕地各歸各處,意興闌珊地回到工作崗位。

呵呵。

李景明毫無表情,頭也不回地上樓去了。

楊凡皺皺鼻子,跟在後面,丟了二個字:“嘛的。”

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喧囂落盡,歸於寧靜。留下一地雞毛。

一場潑瓢大雨,說下就下。豆大的雨點,毫無顧忌地砸在水泥地上,砸出一股青煙,很快就匯成溪流,夾雜在果皮紙屑、煙頭塑膠袋,熱熱鬧鬧地朝著低窪處流去,泥沙俱下。

“好雨啊!”老人大主席蕭志祥感歎著,家裡的豆角茄子辣椒有救了。

其餘的人,哪有心思看雨啊,跑在後面的,被淋了個屁滾尿流。

今天這事兒弄的,太蹊蹺,得好好想想。

李景明回到了辦公室。

楊凡、何俐,還有鄉長伍小元也跟著進來。

“首長,我今天第一天上任,就讓你看到我當眾丟臉,實在羞煞,太不好意思了。”

李景明對胡馨文說。表情很有點不自然。

胡馨文雖然在北京長大,卻差不多猜得懂李景明說的重安的本地話,可能是跟他打交道打多了的緣故。胡馨文是第三次來重安了,他說的當地方言跟成都話很神似,她甚至能夠唧唧歪歪地說上幾句。

如果是其他人說快了的話,她就完全抓瞎了,哪怕罵她她也不曉得。

今天這幕劇,她能不能聽懂臺詞,就得問她自己了。

不過,曾平這一咋一鬧,一進一退,配上惟妙惟肖的表演,胡馨文一定看得真真的。

看起來的確很唐突,讓李景明很沒臉面。

“其實不是。誰說丟臉了?這分明是在給你漲面子。老虎說,拳打南山猛虎,你都不用打,就可以伏虎了,我覺得,你比武松厲害多了,也威風多了嘛。”

胡馨文輕描淡寫地說著,這話也只有她說得出。

她的推理,讓李景明有點哭笑不得。

楊凡進辦公室後,把手包放在李景明的辦公桌上。

“書記,您第一天上任,就出了這樣的治安案件,是我的管理疏漏,辦事不力,對不住!“

楊凡的態度很誠懇,”包裡的東西真的沒有多、也沒有少?您還是仔細看看為好。”

李景明又認真核實了一遍。

這個包,它今天平白無故地見證了戲劇性的變化。首先,它成了曾平的道具,而後,又成了他的燙手山芋,結果呢,最後成了李景明的伏虎棒。

不過,裡面的東西的確原封未動。

何俐熱情地給每個人都泡了一杯茶,當然是用新書記的龍井。她的記性好著呢。

“我剛剛著實捏了一把汗,在監控旁邊看著場外摩拳擦掌的架勢,最後偃旗息鼓,灰溜溜乞降,這曾平,真是莫名其妙!您到底使了什麼手段?真高明!書記,太不可思議了,真給力!愛死你了。”

何俐喜笑顏開,哪裡掩得住喜形於色。

回過神來,小姑娘自知失言,慌忙倒茶。好在大家的心思都還在戲裡,沒全部撤回來,沒有覺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