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誰主沉浮

正文 第10章 捉摸不透

書名:誰主沉浮 作者:木大師1 本章字數:247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這個結局,實在是出乎大夥兒預料。

“佩服我沒用。你不一直在看著呢嗎,我什麼都還沒做啊。”

是誰、能夠力挽狂瀾、扭轉乾坤呢?!

李景明自己,同樣是滿頭霧水。這個曾平,今天好端端地破壞了自己的好心情,真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他既然這樣興師動眾,不擇手段,應該是力圖扳倒自己假想的敵人,可是突然這麼撤兵示弱,讓自己一臉的落寞。自古英雄皆寂寞。李景明想到,現實依舊是如此的殘酷,不容樂觀。

“天王蓋地虎,四兩撥千斤。袖裡乾坤,不顯山,不露水,太不可思議了。老同學,真看不出,我服啊。”

鄉長伍小元說。他的身份有點特殊,既是李景明的下屬,同時也是他的中學同學。

李景明被他這一誇,哭笑不得。“啥套路。迷蹤拳的套路。你們快想想,會是誰,在暗地裡使力呢?得找到這個在關鍵時刻、施以援手的隱身大俠。真得查查。”

他望望大家,似乎想在大家的臉上,尋找出答案來。不過,他失望了,因為誰都是一臉迷茫。

李景明說著,他又轉向胡馨文:

“我的首長,今日這事情,從頭至尾你都看著,不妨幫我分析一下,來龍去脈,因果關係。”

胡馨文抿了一口茶,輕描淡寫地答道:

“分析什麼,他根本沒想跟你對打。霍布斯說過,不帶劍的契約都是一紙空文。至於,缺乏前後關聯性,只能怪他導演的劇情太狗血,何必在意。再說,我聽不大懂,看不大清,當然也不明就裡。”少校虛晃一劍。其實,她的話,很中肯了,休想在她這兒得到答案。

禍兮,福兮!

大家思來想去,還是一籌莫展。

真是奇怪。

難不成,自己上任的第一天,就被綁上舞臺,如木偶一般,被迫出演了一個蹩腳劇本中讓人哭笑不得的角色。

他們在辦公室裡,挖空心思地假設著,排查著,推敲、琢磨著,把詭異的棋局,複盤,再複盤。還是沒找到關鍵的節點,毫無頭緒。

伍小元沒有找到地方坐。少校旁邊倒可以容一個人,他又沒有膽子硬插進去,只有來回踱著步,說:

“別費勁想啦!這事詭異,總會水落石出的,總有真相大白的時候……反正,不管什麼原因,老同學,了不起!你不戰而屈人之兵,有魄力,有本事!”

他再一次伸出大拇指,點贊。

李景明可受不了這一連串的稱讚。

遂轉向伍小元等人,介紹胡馨文,首長。

“姐姐,你好威風哦……你經歷的場面多,是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詭譎的結局?剛剛這情況,真的有太多的懸念。”何俐殷勤地先給胡馨文、再給大夥兒斟上第二道茶,笑微微地贊道:“徒手伏虎。這一把火燒得好,有創意,書記!”

無功不受祿。這本來是一個意外。

“大家都商量商量吧,排查排查。群策群力嘛,群眾的智慧往往是無窮的。”若說新官上任都有三把火,李景明覺得,曾平今天奇怪的表現,還有他口裡的強大幕後黑手,反而讓他感到被一把陰暗而炙熱的烈火、燒了屁股了。

相信,這幾個人,地頭人頭都熟,應該能夠抽絲剝繭,找到起因。

這當兒,伍小元的電話響起。

“曾平來的。”他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再看看李景明。

“這個曾平,他又想幹嘛?這是什麼路數。”伍小元打開了免提,靠在辦公桌的一端,站著接聽。

這曾平,又開始翹翹什麼黃鼠狼的小尾巴呢。

電話的那端,嘻嘻哈哈的話語傳過來,手機的聲音很清晰。

“伍鄉長,今天實在不好意思。小弟為了表示歉意,晚上想請你們幾個,特別是書記大人,在田園擺酒,以示誠意。”

可進可退,說話也不像沒文化的樣子嘛。

這流氓,很可怕。

“這事啊?我得請示一下書記,看看他的意思。”

伍小元給李景明遞了一下眼色。

大家都聽得一字不落。李景明當即搖了搖手,表示無聲的拒絕。

“呃,書記說很忙,他今天剛來,還得處理一些事情。”

伍小元能不能起到堤壩的作用,就看他的份量,和他的站位了。

“行,伍鄉長,那我直接打書記的電話吧,不打擾你啦。”

曾平顯然不把他當一回事,沒有跟他多說一個字。

電話直接被掛斷了。

李景明暗忖:

吃飯?兩國已經收兵,勝負已分,就沒必要擺鴻門宴吧。

你丫的,今日虎頭蛇尾,大動干戈、又灰頭土臉地收場,是什麼原因?本來這個結還沒解開,現在見硬的不行,來軟的?想來個曲線救國?台下交易?想都不用想啦,免談。

幼稚。

天真,無鞋。

沉默了十幾秒鐘以後,李景明的電話鈴聲響起來。悅耳的英語歌。

他拿起手機,看著螢幕念叨著,“陌生號碼,尾數三個八。”

“是曾平。”

伍小元還起身看了一下。

奇怪。

TMD,怎麼搞到我的手機號碼的。

舒緩的英語歌唱了一會,李景明伐開綠鍵,決定接聽,聽聽他的臺詞,或許可以尋得蛛絲馬跡。

他也打開了免提,為大家的順藤摸瓜加點料。

“您好!書記!我是曾平。”

他一開腔,語氣是極盡謙卑的。

“哦!你好。有事?”

李景明在口裡平和地應付著,心裡底又開啟了對弈模式。

你又想動什麼花花腦筋呢。

“今日之事非常抱歉,讓您為難了。小弟有眼不識泰山,實在該死。為了表示真誠的道歉,晚上特意在田園牧歌酒家擺酒……我保證不帶任何其它目的。請您給個面子,一定要大駕光臨。傍晚六點鐘,行不行?”他一步緊似一步,儘量不給對方推諉的餘地。

不識泰山?泰山我擔不起,比起你叔來,我李景明還差著幾千里,哪裡算得上啊。

他想打出什麼牌?

莫名其妙。

“我晚上要去風石渡,另外還有事,對不起了。”李景明儘量讓自己心情也得到平和,把語氣調適得自然、動聽一些。

你還小弟了?我會有你這樣的兄弟嗎?

藐視對手。也是棋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