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誰主沉浮

正文 第11章 緊咬著不放

書名:誰主沉浮 作者:木大師1 本章字數:237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曾平的一股韌勁上來,緊咬著不放。

“去風石渡?那好,就風石渡吧。我等會請我叔叔,一起參加。”

隨機應變,適時增加權重,曾平接話的水準不低呀!

一環套一環,還打出了一張大牌。

“替我向曾書記問好。真不巧,我這兒來了北京的朋友,實在不好意思啊。”

李景明不想再打哈哈、虛與委蛇。

“我知道……您在辦公室跟著我叔叔的,自家人嘛,有必要見外嗎?能不能請您北京的朋友一起參加?您的朋友就是我曾平的朋友,我也好表示一下心意,盡盡地主之誼。”

打蛇隨棍上,這個滾刀肉,這是勢在必得的節奏。

”女朋友。真不方便。”

李景明不屑周旋。他打了一個炸彈。

有必要見外。真的。

“……嫂子啊?那更加應該隆重地請一請啦!今天她是主賓,我叔叔和你是陪客,咋樣?保准定最好的酒店,最高的規格,最有風格的口味。”

靈活多變,以結果為導向,隨時尋找突破口,算你小子有些厲害。

李景明並沒有開免提的習慣,但是今日例外。室內很安靜,字字句句,誰都聽得真真切切。

“她是北方人,不喜歡南方口味,也不想見外人,抱歉。”

與你為伍?似乎沒有商量的餘地。

李景明一味地回絕,來了個風捲殘雲,柔和地抵消他的必殺技。既有爭鬥,無非就是要將對方掀翻。李景明咧嘴笑道,心頭卻隱隱刺痛。

在座的,誰都可以聽到他們的對話。他們的對話也很有意思,雖然不急不躁,沒有火藥味,如果一字不慎就可能跑偏靶子,一招不恰當,就可能把手裡的牌打得稀爛,落於下風。

“外人?咱不能見外吧?實話告訴您了,剛剛我叔叔又給我打電話了,你們今明兩天肯定會要見個面的。上次你過來,是組織部長帶來的,前後才呆了半個小時,我是一點也不知道。今天,為這事,不知道我們跟叔叔當面見了以後,他還會給我一頓怎樣的臭駡。您的面子該多大呀?!您不要生氣,今日,我的確是短了路了,不要命了、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務必再給兄弟個面子,給我一個道歉的機會。”他以後悔不迭、內疚不已的口氣,頓了頓,又接著說:

“莫非,您還在生氣不成?面子已經給您完全掙回來了,不應該呀。”前有胡蘿蔔,後有棒子。

言外之意,你若再不答應,就是小氣的人。看你還有什麼退路。

難怪,你丫被人拿捏著要害、卡住了脖子呐!

呵呵。所謂何來嘛?李景明暗笑著。

“我能夠生什麼氣,你今日有姿態,知進退,知錯能改,已經表現出了非常誠懇的態度。的確,也完全消除了對我不利影響,你叔叔瞭解我,我可沒那麼小氣的。見面還不容易,你現在就可以過來呀,以後也可以天天見。”

李景明一把梭哈,他特意突出了“非常誠懇”這四個字,不信他不尷尬。

你這小子,勞資不綿裡藏針

地刺你一下不行了。一言不合,就是針尖對麥芒。

“……呃,那好吧……我回頭跟叔叔彙報一下,咱們兄弟坦誠相待,好吧?既然來日方長,就改天再約。請一定代問嫂子好……咦,北方人?就我所知,嫂子不是叫李莎嗎?她不是美國人嘛?讀書的時候,我還見過一面的。奇怪!她是美國人,在英國讀博士,這事情稀奇,十裡八鄉都知道的呀!我們還等著喝您的喜酒呢,怎麼又有北京女朋友了?您這是唱的哪一曲,咱得好好聊聊……”

曾平一定是眼看著這一把沒有起色了,不妨迴旋一下,留了個包袱。

條理清楚,有禮有節。

看得出,曾平辦事還是很老道的。你剛剛難道吃錯藥了?誰給你出的昏招?!

“謝謝!下次再聊,我有電話進來!”

就你,還兄弟了?還嫂子,還真的沒完沒了啦!李莎!李景明只有快刀斬亂麻。

我哪裡有什麼袖裡乾坤咯。

伏虎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

這一局,打了個平手。

較量結束。

李景明現在當然不知道,自己在日後、經過幾番權衡之後,居然會跟他縮短距離,而且徹底改變了他的格局,把他服服帖帖地納入麾下。

世間事,總是時刻都充滿變數的。

所以,有趣。

哈哈!施主太唐突了。

這是一個狂妄而有心機的流氓。

李景明慌忙地掛斷曾平的電話,隨手把手機放到桌面上。

他籲了一口氣,跟大家說自己的看法,“這小子,囉哩囉嗦,七裡八裡地,果然是滾刀肉,名不虛傳。看上去,拿得起也放得下,還工於心計,難怪,一路走得順風順水的。大家找到什麼線索沒有?他這套路使的,可以講,承轉啟合、環環相扣呀。至少,比他剛剛在樓下導演的那蹩腳戲碼,有料、精彩多了……是吧。“他心裡有顧忌。

誰聽不出哦,齊刷刷地把眼光投向了少校。

胡馨文的心思,似乎沒跟他們攪合在一起。

她看著手裡的瓷杯,把素雅的國畫蘭,轉過來,轉過去,出神。

李景明暗道僥倖,好險。

現在可以判斷,曾平並沒什麼新一輪的遞招,起碼新局還未生成。他多次搬出他叔叔來壓陣,聽上去、似乎在求和,化解矛盾。

交手過後,彼此心知肚明,他應該不會再整什麼壞心思。後來,他越說越遠了,還美國,還英國,你小子不會是成心上眼藥的吧。

你再講下去,貌似要壞菜。

他看著大家,又看了一眼胡馨文。

見她淡定如菊,李景明心裡不由慶倖。

不過,這個女軍頭,她的順風耳,有沒有聽到一些隻言片語、或者某個關鍵部分呢?

難說。

“楊所長,何主任,你們剛剛聽到什麼了嗎,我只聽到誰誰轟動了十裡八鄉。”

伍小元,你什麼意思,李景明揮拳打去,重症落在他的脊背上。

伍小元哈哈笑著,一邊騰出手往後招架,一邊落荒而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