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小村醫日記

正文 第11章 婆婆的秘密 上

書名:小村醫日記 作者:漫越時空 本章字數:235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28


趙義清用錢硬生生治好了李春香的哥哥,這是大楊村裡誰都知道的事實。

但趙義清早就在省城結婚了,眼下已經有個二十出頭的兒子了,這卻是大楊村裡誰也不知道的事實。

當然李春香和她婆婆是知道的。

趙義清這個名義上的女婿對李家的好,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李春香說她的母親和哥哥心中雖然不忍她就這麼守活寡,他們心理上卻也不忍去傷害趙義清。

他們還反過來卻苦勸李春香再忍耐幾年,等她婆婆雙眼一閉不再睜開,她就可以自行嫁人去了,這是趙義清親口告訴他們的。

秦天一聽了心裡也非常的為難,趙義清這是在用錢買李家人的良心,讓他們在良心上過不去,而不會去告他犯了重婚罪啊!

除了重婚和沒盡到丈夫的床上責任這兩件事情外,真的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女婿和丈夫了。

但就這麼生生的讓李春香在大楊村裡,守著活寡替他照顧老娘,這在人性上來說,卻是非常殘忍的。

眼下最關鍵的問題,在於李春香的婆婆身體還硬朗著,再活個十幾年是不成問題的。

十幾年後的李春香,已經是年近四十的大嬸了,再去嫁人的話,也不可能嫁給年輕後生了。

這對李春香來說,是多麼不公平的一件事情啊!

秦天一突然想起,趙義清為什麼不將老娘接到省城同住呢?

聽秦天一問起這個問題,李春香一臉困惑道:“趙義清倒是經常打電話回家,勸他老娘去省城一起住,但他老娘就是堅決不肯去。甚至趙義清在省城的那個老婆,都親自打電話求她婆婆去省城住,老人還是說什麼也不肯。”

秦天一原先還以為是趙義清在省城的那個老婆不同意,他才沒有接老娘去省城同住。

聽李春香這麼一說,秦天一突然發現這其中定然有什麼不足為外人道的緣故。

看來趙義清不管是擔心重婚被告發,還是不忍心讓李春香在大楊村守著活寡替他照顧老娘,決定放李春香一條自由之路,也替他自已免去牢獄之災了。

也許,李春香正是因為這一點,才硬不起心腸去告趙義清吧!

秦天一不禁脫口問:“春香嫂子,為什麼她不肯去跟兒子一家團聚?有福不享,這沒有道理呀”

李春香一副哭喪臉望著秦天一,道:“就是嘛!可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不去呀!”

連伺候了她婆婆五年多的李春香,都不知道她婆婆為什麼不去省城跟兒子一家團聚,秦天一覺得她婆婆必然有不去的理由。

但什麼樣的理由,使得她一定要以犧牲李春香的青春年華,及她兒子被告發犯重婚罪的風險,寧可呆在大楊村這個異常偏僻的山村裡,也不去省城跟兒子、孫子一起生活呢?

看來,李春香要想說服她婆婆,就必須先行瞭解她婆婆不去省城跟兒子一家團聚的原因。

這個還知道內情的原因,就是解開李春香她婆婆不去省城的心結。

李春香只有解開了她婆婆的這個心

結,才有可能用兩全法說服她婆婆,放她一條自由身的路!

秦天一在心裡尋思著,要怎麼幫李春香去瞭解她婆婆心裡的這個結。

這時,一名大六十多歲的婆婆,雙手扶在腰上彎著腰走進診所來。

李春香見了站起身來,親熱地喊了聲:“八婆!你這是怎麼啦?”

被李春香叫作八婆的老婦人,唉聲歎氣道:“午睡醒來起得急了,把老腰給閃了,疼死了我!”

秦天一聽了嘻嘻一笑,道:“八婆,沒事,我幫你推拿一會就好了!”

八婆側起臉來望著秦天一,驚訝道:“秦醫生還會推拿呀?那太好了,就是別太用力,我擔心這副老骨頭會散架的!”

秦天一聽到老骨頭這三個字,心裡不由一動。

瞅八婆都這把年紀了,或許知道些李春香她婆婆早年的事情!

主意打定,秦天一笑嘻嘻地指著檢查台,道:“八婆,我幫你推拿後,你要是覺得不舒服,我不收錢的!”

八婆在李春香的攙扶下向檢查台走去,道:“秦醫生不怕我舒服了故意說不舒服麼?”

“你老是那樣的人麼?”秦天一咧嘴燦然一笑,道。

李春香扶著八婆躺到檢查臺上,笑嘻嘻的退出來。

八婆望著李春香,狡黠的目光在李春香和秦天一之間梭巡了幾個來回,突然問:“春香呀,你也生病了麼?”

李春香不虞有詐,脫口道:“沒呀?八婆怎麼這樣問呀?”

在農村是不能問別人你也生病了麼,儘管是在診所裡遇到對方也不能這樣問,李春香才會這樣反問八婆的。

八婆盯著李春香的臉,不答反問:“那你來診所找秦醫生做什麼呀?”

秦天一聽了,不僅不覺得八婆的問話有窺探別人隱私的味道,反而覺得是打開八婆話匣子的好機會,便主動解釋道:“八婆,春香嫂子正跟我講她婆婆為什麼不去省城跟兒子一起住的話呢!”

八婆聽了臉色一變,脫口道:“她怎麼可能會去?”

李春香幾乎跟秦天一同時問:“為什麼呀?”

八婆聽了有點做作地重重歎了口氣,仿佛在回憶似的道:“秋菊發過毒誓的,是不可以離開大楊村,也不能回她的娘家魏家的!”

原來李春香的婆婆叫魏秋菊!

李春香央求著道:“八婆,你告訴我吧,我心裡憋屈得很,就是想不通我婆婆為什麼不願去省城的。不然的話,我不是也可以跟著她一起去省城,跟義清一起生活了麼?”

八婆再一次重重一歎,道:“春香,你想跟義清一起生活,得熬到你婆婆上西天以後了。當年,義清他爸摔死在西山懸崖下的時候,他還在他媽媽肚子裡沒爬出來呢!”

趙義清竟然是遺腹子!

秦天一已經知道,大楊村的年輕後生都結婚早,十八九歲已經算遲結婚的了。

按八婆所講的,魏秋菊守寡的時候,應該還未到二十歲。

這麼年輕守寡,魏秋菊為什麼不去改嫁,反而發下毒誓不離開大楊村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